Girl2  

 

打開病房門後,他們立刻看見蕭慕龍坐在靠窗的桌子前面的椅子上,神色專注地閱讀一本筆記。林天華認得那就是當天追夢人從衣櫃後面翻出來的筆記本,記載了蕭慕龍口中以夢幻魔法烙印預言與真相的筆記本。林天華走過到他旁邊,靠著桌緣站好,問道:「有什麼好看的?」

 

「就追夢人的日記呀。把如霜調查得清清楚楚的,所有秘密都藏不住,包括如霜自己都不知道的祕密。」蕭慕龍合上日記,望向廁所門。「妳就是看了這本日記,才對我由愛生恨,恨到搞出這麼多事情來的,是不是,如霜?」

 

廁所門又像上次那樣打開,散發出強大的邪氣,整間病房的溫度當場下降十幾度,林天華呼氣都在嘴前形成白霧。冷如霜身穿白衣,踏著赤腳走出廁所。廁所門在一陣七〇年代恐怖電影的關門聲中呀呀關閉。

 

「你是魔鬼。」冷如霜對著蕭慕龍冷冷說道,此刻在林天華眼中,冷如霜比蕭慕龍更像魔鬼。「你奪走了我一輩子的幸福。我恨你。」

 

蕭慕龍放下筆記本,溫文儒雅地說:「我很後悔。」

 

「我都已經站在這裡,冷如霜都不再是完整的冷如霜了。」冷如霜說。「現在說後悔,來得及嗎?」

 

「害你不幸的人是我。」蕭慕龍說。「妳沒必要再去折磨妳自己。」

 

冷如霜冷笑:「你說什麼?」

 

「放過外面的冷如霜吧。」蕭慕龍勸道。「她跟妳已經毫不相干了。」

 

「哈!」冷如霜皮笑肉不笑。「我這麼痛苦,憑什麼她能得到幸福?」

 

「妳哪隻眼睛看到她幸福了?」蕭慕龍問。「她空虛寂寞冷,難道妳不知道嗎?放過她吧。待在這裡。我陪妳。」

 

「你陪我?」冷如霜氣勢一變,室溫再降十度,林天華當場冷得發抖,人中結出白霜。「你奪走我的幸福、欺騙我的感情、還帶著折磨我一輩子的心態跟我交往。我犯賤呀?幹嘛要你陪?」

 

「因為妳愛我。」

 

冷如霜臉神一變,殺機湧現。林天華連忙開口:「如霜!」

 

「幹嘛!」冷如霜轉頭看他,彷彿把氣發在他身上般。林天華正面結霜,血液凝結,連忙運起體內的力量與之抗衡,足足過好了幾秒才恢復體溫。

 

「我......我只是想說......」林天華喘幾口氣,在嘴前陣陣白霧中說道。「你們也曾......快樂過。記得嗎?妳這輩子最快樂的那一年......就是跟他一起度過的。兩個人之間,不管鬧得多不愉快,都沒有必要反目成仇。」

 

「喔,傻子,」冷如霜朝他揚起玉手。「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楊詰搶上一步,站在林天華面前,擋下冷如霜手中灑出的陰邪寒氣。那道寒氣威力強大,就連鬼魂也承受不起。冷如霜笑道:「手下敗將,關了你這麼久,居然還來丟人現眼。躺下了。」話一說完,楊詰已經化為冰柱,倒地不起。

林天華感到一陣窒息,寒氣加身,頸部以下頓時結成一大塊寒冰。他集中精神,努力維持體溫。

 

「你如果真是大愛情家,這點冰塊怎麼困得住你?」冷如霜搖頭道。「可憐呀,人家奪走了你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竟然還傻呼呼地幫人辯護。唉......」她神情感慨。「留你這個糊塗愛情家,只會在世界上亂點鴛鴦譜。」

 

蕭慕龍說:「如霜,別說了。」

 

「哈!」冷如霜諷刺笑道。「大丈夫敢做敢當。你現在是怕我揭你瘡疤了嗎?」

 

「這是妳跟我的事情,與他無關。」

 

「怎麼會無關?」冷如霜問。「要不是你幹出那種事來,我們兩人世界,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她轉向林天華,問道:「林先生,這些年來,你是不是覺得感情空虛,記憶中有缺口,沒有辦法愛上任何人呢?」

 

林天華感到一陣寒意,發自內心的寒意。他顫聲說道:「妳......要說什麼?」

 

「我要說的就是,其實我們很年輕的時候就相遇了,你跟我。我們在一起度過一段很快樂的時光,無憂無慮、私定終生。真命天女的故事,其實在那時候就該已經畫下句點。只可惜這傢伙出現了。」她指向蕭慕龍。「他為了破壞真命天女的愛情,使用邪惡的手法,封印了我們的記憶。你的、我的、所有認識我們的人的。我們再也想不起來那段美麗的時光,不知道生命中曾經有過彼此的存在,忘記一生最刻骨銘心的愛情,從此在感情中留下缺憾,永遠無法填補空虛。」她比向擺在桌上的筆記本。「一切的一切,都記載在追夢人的真相筆記裡。我也是跟追夢人在一起,偷看了這本筆記之後,才終於得知真相。本來我好愛他,一心只想跟他復合,後來才知道,一切都是一場騙局。」

 

蕭慕龍站起身來,神色誠懇地說:「我愛妳。」

 

「你放屁!」冷如霜放聲吶喊,氣勢爆發。林天華跟楊詰變冰塊了,所以定在原位不動,但是蕭慕龍卻站立不穩,把身後的椅子都給撞倒。玻璃窗整塊粉碎,四周牆壁出現裂縫,天花板上撒落大片泥灰。

 

「你懂了嗎?」冷如霜待塵埃落定之後,繼續對林天華說。「原先屬於你的力量,愛情的力量,就這樣不知不覺被他奪走了。你本來可以成為很成功的愛情家,如今卻這淪落到這個不上不下的半調子,幫不了多少人,還去學黑魔法。」

 

蕭慕龍繼續阻止她。「別說了,如霜。要是讓他取回力量......」

 

「怕什麼?」冷如霜語氣不屑。「我只是告訴他真相,又沒有恢復他的記憶。他的記憶被你封鎖在內心深處,除了你之外,沒有人可以解開,不是嗎?」

 

蕭慕龍搖頭道:「如果他認識能夠接觸深層潛意識,又超級擅長解碼的高手就可以。」

 

冷如霜眉頭一皺。林天華瞪大雙眼。就在此時,他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一塊隱密的部位動搖了,深藏許久的祕密呼之欲出、強大純淨的力量凝聚成形。他深吸一口氣,下半身的冰塊迅速消融。力量越滾越熱,充斥在全身上下,彷彿要擠爆他的皮膚,破體而出一樣。他呲牙咧嘴,痛苦大叫,在壓抑即將突破極限時吼道:「走!你們快走!」

 

冷如霜神色微微驚慌,但卻沒有要逃的意思。林天華渾身緊繃,忍耐不住,慘叫一聲,全身爆出數百條紅線,無堅不催地插入地板、牆壁、天花板中。冷如霜向後飄開,噴出寒氣,但卻絲毫無法阻擋竄向她的數十條紅線。眼看她就要讓數十條紅線穿體而過,蕭慕龍飛身上前,擋在冷如霜面前,當場被插成血肉模糊的大刺蝟。

 

林天華咬牙切齒,強行收回力量。紅線失去張力,慢慢縮回他的身上。

 

冷如霜神色震驚,一把抱住倒入他懷中的血人,跟著坐倒在地,一手摟著蕭慕龍,一手撩起裙擺,擦拭蕭慕龍臉上的血跡。「你......你......」她越擦越慌,手也越來越抖。她心情激動。

 

「嘿......」蕭慕龍伸起血手,輕輕握住冷如霜幫他擦臉的手掌,氣若游絲地說:「我......救了妳一命耶......」

 

「你......我......」

 

蕭慕龍面露微笑:「能為妳死......好值得。」

 

冷如霜哽咽一聲,終於流出眼淚。

 

蕭慕龍奮力揚手,撫摸她的臉頰,擦拭她的淚水。「可不可以......親我一下?看看迪士尼的真愛之吻......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

 

冷如霜點頭兩下,伸長脖子,毫不遲疑地吻了下去。

 

沒有燦爛的魔光、沒有感人的音樂、沒有迪士尼卡通中真愛之吻發威時所搭配的任何效果。但是真愛之吻真的發威了。那一吻好真誠、好愛戀,具有強大的感染力,讓旁邊的林天華淚流滿面,楊詰也甩開冰霜,坐起身來。真愛之吻持續發威,蕭慕龍身上的血逐漸乾枯,傷口慢慢癒合,但是冷如霜卻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透明。在兩人都知道時候到了之時,蕭慕龍推開她的唇,哭著說道:「我愛妳。」

 

冷如霜向上飄升,化為烏有。在她徹底消失前,那句完全不帶有任何恨意的「我也愛你」在現場所有人心中留下了一滴眼淚,包括楊詰在內。

 

尾聲

 

一段不知道算不算適當的時間過後,林天華走上前去,扶起躺在地上的蕭慕龍。他讓他坐在病床上休息,然後拿起桌上的水壺,倒了杯水給他喝。他不知道那個水乾不乾淨,不過他想蕭慕龍不會在乎。

 

蕭慕龍喝完水後,林天華在他身邊坐下,長嘆一聲,問道:「一切都在你的算計之中?」

 

蕭慕龍沉默半天,這才轉過頭來,看著他道:「這是最好的結局了,不是嗎?如霜得到了真愛。你取回力量。我贖了罪。沒有比這樣更好的了。」

 

「是啊。」林天華點頭。「是這樣,沒錯。」

 

黃敏瑞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他的潛意識跟宅聖在幫助林天華釋放記憶之後,立刻就被愛的力量轟得脫離夢境,甦醒過來。接著他從一開始的電擊病房找回這裡,路上碰到幾個需要幫忙的醫生和護士,他也稍微幫了一下忙。來到追夢人病房,看到這種情況,他雖然沒有親眼目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也可以大略猜到。畢竟,他也是當愛情家的料子。

 

「呃......大樓恢復正常。很快就會有警察進來了。」黃敏瑞說。「我們是不是該離開這裡?」

 

「不用怕。」蕭慕龍心不在焉地說。「我們只是剛好來這裡看朋友。這種小事,我來處理就可以了。」他說著站起身來,打開旁邊的衣櫃,挑了一套追夢人的衣服,把自己身上的血衣換掉。「事情結束了。大家互不相干。以後能不見面,就不用見面了。」說完就要離開病房。

 

「蕭先生。」林天華叫道。「我想請你明天來大愛情家一趟,跟冷小姐碰個面,把兩年前的戀情做個收尾,再看看未來怎麼樣。」

 

蕭慕龍站在門口,沒有回頭。「我的冷如霜,剛剛已經收尾了。如今你知道了真相......去跟你的真命天女在一起吧。」

 

林天華搖頭:「對我來說,如霜已經是個陌生人。將近二十年過去,你說當年的感情哪有這麼容易可以再度拾起的?她現在的心放在你的身上,從前那些對她而言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就不需要再提起了。」

 

蕭慕龍轉過頭來,透過肩膀問他:「你放心把她交給我?」

 

「嘿,你願意為了她死。誰還需要更多證明?」

 

「明天我要上班,晚上吧。」蕭慕龍揮揮手,繼續往門外走。

 

「蕭先生!」這次輪到黃敏瑞叫他。「謝謝你救我一命。」

 

蕭慕龍回頭看他,笑道:「不管多傷心,以後都不要酒駕了。」說完離開。

 

林天華伸手握住黃敏瑞的手臂,以愛的力量幫他治療剛剛的電擊傷勢。黃敏瑞感覺渾身逐漸舒坦,問道:「老師,他是......邪惡妖怪耶。真命天女跟他在一起,會幸福嗎?」

 

「有愛無類,記得嗎?」林天華教訓他。「你要談戀愛,人家邪惡妖怪就不用談戀愛嗎?只要兩情相悅,他們就會幸福。再說,我現在已經取回愛的力量。他要是敢欺負冷如霜,哼哼。走吧。」

 

他們一起走出病房,從樓梯間下樓,一路離開精神科大樓。儘管樓下圍了不少警察,不過大家忙著處理受傷的醫護人員和慘遭折磨的病患,完全沒人來管他們這兩個還能自行行走的閒人。他們就這麼離開了松山療養院。

 

林天華幫黃敏瑞攔輛計程車,塞了三百塊給他。「回去休息休息,先別想Girl的事情。明天到大愛情家來,我幫你從長計議,好嗎?」

 

黃敏瑞點頭:「老師,你不要擔心我。傻事已經幹過,我不會再幹了。」

 

「嗯,」林天華點頭。「那明天我們就順便來討論一下調戲跆拳道國手的事情。」說完拍拍車門,讓司機開車。

 

楊詰跟他一起目送黃敏瑞離開,然後說道:「好了,我也要走了。」

 

「你接下來去哪裡?」林天華好奇。「下地獄呀?」

 

「地你媽啦。」楊詰瞪他。「先去關渡看看我的骨灰,然後再想辦法爬回人間。」

 

「什麼東西呀?」

 

「我是『克服死亡的男人』,記得嗎?」楊詰說。「我不會這麼容易就不復活的。」

 

「你的屍體已經火化了耶。」

 

「我沒有說不困難呀,但也不是不可能。」楊詰說。「我大概會先去研究一下蓮花化身可不可行吧。總之,改天再來找你。」說完消失不見。

 

「喔。」林天華看著他剛剛存在的空間。「這傢伙還真不辜負他的綽號。」

 

他又攔輛計程車,回大愛情家。半夜十一點多,要是平常的話,大愛情家早就打烊了。但是儘管一切都已經打理完畢,小貞、阿強、和小彤卻還坐待在店裡,沒有回家。

 

聽見開門的鈴聲,小貞連忙衝出吧台。「華哥!敏瑞呢?他怎麼沒有跟你回來?」

 

「都幾點啦?我當然叫他回宿舍囉。」

 

「敏瑞沒事吧?」小貞語氣著急。「宅聖說你們在松山療養院,急死我們了啦!」

 

林天華嘖嘖兩聲。「敏瑞呢、敏瑞呢?敏瑞沒事啦,啊妳就都不用管我就對了啦!」

 

小彤推開小貞,一把抱住林天華。「華哥,你沒事就太好了。」

 

林天華摸摸小彤的頭,輕輕把她推開。「沒事,我們都沒事。很晚了,你們先回家吧。詳細情形,我明天再告訴你們。」他轉向阿強:「阿強,幫我把她們送到家。」

 

「沒問題!」

 

三人收拾包包,離開大愛情家。小彤走最後一個。她站在門口,回頭看看林天華。「華哥,你真的沒事嗎?」

 

看到小彤關心的神態,林天華突然心裡有點激動。他點了點頭,說道:「小彤,妳後天晚上如果沒事的話,我請妳吃飯看電影,好嗎?」

 

小彤有點難以置信,接著笑容燦爛。「好啊,慶祝什麼嗎?」

 

「慶祝我......」林天華想了一想,笑道:「慶祝我終於又能談戀愛了。」

 

小彤放開門把,走到林天華面前,墊起腳尖,在林天華臉頰上親了一下。「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她伸手撫摸他的臉,大拇指輕輕擦拭剛剛留下的淡淡脣印。「我們好好慶祝慶祝。」說完快步離開大愛情家。

 

林天華在寧靜的咖啡廳裡靜靜地站了一會兒,享受片刻的清閒。接著他走到吧台後方,在水槽前洗了把臉,然後打開冰庫,抓了兩顆冰塊,丟到小貞臨走前幫他調好的冰咖啡裡。他端起冰咖啡,又從冰箱裡拿出一塊檸檬派,然後走到咖啡廳後方角落靠窗的座位坐下,面對獨自坐在那裡出神的Girl。

 

林天華喝口咖啡,吃口檸檬派,清空嘴裡的食物後,這才說道:「Girl。聽說你們這次吵很兇喔。」

 

Girl神情苦惱:「我只希望做得絕一點,能夠痛醒他。你知道,長痛不如短痛。我真的沒想到他會去喝酒,然後騎車。他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他想尋死......我這樣做錯了嗎?」她抬頭問林天華。「林老師,我知道突然這樣跑來很沒禮貌,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我不知道我還能怎麼做。我一點也不想傷害他。但是彷彿不管我怎麼做,都只有越傷他越深。」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註定會承受人生最無奈的悲痛,而這種痛是妳沒有幫他承擔的,孩子。」林天華繼續吃派,狼吞虎嚥。剛剛那下愛的力量大爆發真的消耗了他不少體力。把派吃完之後,他拿面紙擦擦嘴巴,這才正坐說道:「妳是來請我給點意見的嗎?」

 

Girl點頭:「我已經沒有主意了。請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林天華點點頭,建議道:「妳可以現在打電話給他,說要見他,帶他去找間旅館過夜,給他一個終生難忘的夜晚。明天早上醒來之後,妳再把藉口告訴他。」

 

「藉口?」

 

「說妳要出國留學,或妳要出國工作,隨便找個遠行的理由,就此跟他道別,然後希望時間沖淡一切。」林天華凝視她片刻,嘆了口氣,然後繼續說:「又或許妳選擇說出真相,告訴他......說妳出了車禍,已經死去半年。說妳放不下他,所以一直留在他的身邊。說妳終於了解到妳這麼做其實是出於對他的愧咎,是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但拖累的卻是他。說妳不想看到他痛苦,但卻不斷造成他痛苦。說妳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疏遠朋友、脫離人群。妳可以告訴他,他最近常常莫名其妙的哭泣、心裡那股淡淡悲傷......都是有原因的。告訴他妳愛他。告訴他妳一直深愛著他。告訴他妳很後悔你們沒有在一起過。如果能夠從來一次,妳絕對不會浪費一分一秒。」

 

Girl哭紅了眼。林天華也淚流滿面。

 

「告訴他......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個永遠無法忘懷的遺憾,但是遺憾過後,人們還是能找到一生的伴侶。告訴他妳希望他有個美好的未來,而不是受困於痛苦的過去。告訴他珍重。告訴他再見。告訴他......妳會永遠想著他,也希望他不要忘了妳。」

 

Girl泣不成聲:「我......真的......好愛他。」

 

「我知道。」林天華伸手過去,輕撫她的肩膀。「但妳必須放開手。」

 

「你會......幫我......照顧他。」

 

林天華點頭:「我會幫妳照顧他。」

 

「謝謝你......林老師。」Girl說。「非常謝謝你。」

 

Girl離開後,林天華又繼續坐了一會兒。他喝完冰咖啡,把餐具拿到吧台去清洗,放到定位晾乾。接著他揹起揹包,走到門口,關上所有電燈開關,只留下門外大愛情家的招牌亮著。他關上店門,回家去了。

 

大愛情家(完)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