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林天華跟黃敏瑞在劇痛、全身不由自主抽動、以及自己的慘叫聲中醒來。劇痛停止之後,他們聞到一股焦臭,彷彿身上某的地方的肉被烤焦了一樣。或許是對方的肉,不是自己的,他們只能抱持這點微薄的希望。林天華感覺自己背靠一根鋼柱,手腳都被綁在柱上,而黃敏瑞則跟他靠背而立,綁在同一根柱子上。他環顧四周,看見斑剝掉漆的牆壁、生鏽的鐵櫃、殘破的隔間簾、冰冷的點滴架、還有一張血跡斑斑的病床。這是一間病房,格局跟追夢人那間差不多,或許是同一家醫院的病房,只是很恐怖。

 

「Boy?你還好嗎?」

 

「我好像哪裡燒焦了!」

 

「啊啊啊!」

 

兩人再度慘叫,全身再度疼痛不堪、劇烈抽動。這一回他從眼角兩側跟胸口上的幾條電線看出自己是被人電了。短短幾秒鐘的電擊讓他感覺近乎永恆。當電擊再度停止後,他發現嘴角、下巴、跟脖子上都是自己的口水,鼻孔下方的液體感覺不出是鼻涕還是鼻血。他不知道再多電個幾次會不會被電到屎尿直流。天啊,他希望不會。

 

眼角閃過一襲白色的衣衫。他定睛一看,發現自己右走邊走出來一個護士小姐。這個護士身穿標準的日本A片護士服,白衣天使裙短到屁股都快露出來,偏偏還沒穿褲襪。上衣扣到肚子上緣,大大的V型開岔露出大量巨乳。整體打扮理應讓人宛如置身A片場景,偏偏詭異到讓他聯想到沉默之丘裡的恐怖護士。幸好當她轉過頭來時,臉上五官俱全,笑容如花,並非電影裡的那種無顏怪物。護士笑呵呵地湊到林天華面前,半裸的乳房整個貼上林天華胸口,吹氣如蘭地問道:「你們來幹什麼?是誰派你們來的?」

 

林天華深吸口氣,臉色爽快,享受著護士的體香,說道:「小妹妹,這裡是哪裡?你為什麼把我們綁起來?啊!啊啊啊!」

 

一陣電擊過後,小護士揚起手上的電擊開關,笑著說:「這裡不就是松山療養院囉?我把你們綁起來,不是為了折磨你們,只是進行電擊治療。你們病了,不用擔心,護士姐姐會照顧你們的。」說完又按下電擊開關。

 

這一次叫完之後,黃敏瑞說話了:「護......護士姐姐!我病好了!快放我下來!」

 

護士的笑聲如銀鈴般清脆悅耳。「在我們這裡,會說自己病好了的病人通常都沒有好。」

 

「請問!請問!請問!請問!」林天華趁她還沒有按下按鈕前趕緊問道:「要怎麼樣才算病好,可以結束電療療程呢?」

 

「齁齁齁......」護士笑容燦爛。「當然是要到護士姐姐我高興的時候囉。」

 

「啊啊啊!」

 

「老師,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黃敏瑞趁電療空檔說道。「我小鳥要被烤熟啦!」

 

「反正你也沒在用,烤了就烤了。」

 

「你講那是不是人話啊?小鳥又不是只有一種用途,我尿尿也有用到啊!」

「放心!沒小鳥還是能尿尿!」

 

「你們兩個很幽默嘛。」

 

「啊啊啊!」

 

護士小姐走到旁邊的儀器前。「我要調高電量了。你們好自為之。」

 

「等一等!」黃敏瑞大叫,接著轉頭對林天華說:「老師,好漢不吃眼前虧。不如告訴她是誰派我們來的吧?」

 

「也對、也對,」林天華說。「護士姐姐是小角色,說不定聽到他的名號就嚇得屁滾尿流。」

 

護士走到黃敏瑞面前,說道:「還是你乖,別學那個中年大叔油腔滑調。來,告訴姐姐,是誰派你來的?」

 

「是黃易派我來的!」

 

護士跟林天華異口同聲:「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護士按鈕電療,電得比之前都久,一直到兩人嘴裡都冒出白沫之後才鬆手。她將電療開關放回儀器上,扭腰擺臀地走向門口,邊走邊道。「看來電療法對你們沒用。我去問問醫生,看要不要做腦前葉切除手術好了。」

 

「喂!」林天華大聲道。「妳不要嚇我,現在沒有人在做這種手術了!」

 

護士伸手掩嘴,咯咯嬌笑,開門離去。

 

「老師,怎麼辦?」黃敏瑞等護士關上房門後問道。「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松山療養院有這麼可怕的病房嗎?」

 

「這不是幻象,不然你看不到。」林天華說。「我想追夢人的冷如霜已經佔領療養院了。」

 

黃敏瑞慌道:「那怎麼辦?她不會真的來搞腦葉切除吧?」

 

「我是束手無策,只能著落在你身上了。」

 

「我?怎麼做?」

 

「你要進入潛意識去聯絡宅聖。」

 

「潛意識又不是說進去就進去。」黃敏瑞搖頭。「你當我也是網路上的鬼魂嗎?」

 

「只要失去意識,你自然就會進入潛意識了。這個簡單,我來幫你。頭往右靠。」

 

「這樣?」

 

林天華後腦狠狠一撞,當場就把黃敏瑞給撞昏。

 

***

 

黃敏瑞摔倒在地,接著覺得眼前一亮,剛剛的殘破病房突然變得煥然一新。他回過頭去,看見林天華被綁在一根莫名其妙出現在病房裡的鋼管上,但是自己卻已經脫離束縛。他走過去想幫林天華解開繩索,結果完全拉扯不動。林天華腦袋後仰,毫無動靜,彷彿停留在把他撞昏的瞬間。

 

黃敏瑞輕輕走到門口,打開房門,但是門外大霧朦朧,什麼都看不到。他關上房門,走回病房,嘴裡喃喃唸道:「宅聖......聯絡宅聖......要怎麼聯絡那傢伙呢?」他開始在病房內翻箱倒櫃,試圖找出任何可供利用的東西,最後如他所願,在床底下撿出了一支藍芽耳機。他把耳機掛在耳朵上,自口袋中取出電話,對宅聖發出訊息:「Call我。」

 

宅聖立刻打電話來。「你們在哪裡?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松山療養院出事了。從今天傍晚開始,整棟精神科大樓再也沒有人出來過。不管是醫生、護士、病人、員工、還是進去調查的警察,通通沒有再出來的。你們八成找錯人了,我敢說問題一定出在那個追夢人身上。你......你為什麼是在夢裡跟我通訊?」

 

「你說呢?」

 

「雪特!你們在松山療養院裡?」

 

「有個護士姐姐說要切除我們的腦前葉,我們需要你幫忙!」

 

「怎麼幫?他們把監視器通通關掉了,我連你們在哪裡都看不到。」

 

「你不能追蹤手機訊號嗎?」

 

「你又不是真的在打手機。」

 

「你快想想辦法!我們剛剛已經被電療到小鳥都要燒焦了!他們說要切除腦前葉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給我一點時間嘛。」宅聖說。「好了,我恢復監視器畫面了。哇,怎麼這麼恐怖啊?這簡直是百年凶宅。」

 

「找到我們沒有?」

 

「有,你們在六三一病房,護理站隔壁。呃......」

 

黃敏瑞緊張:「怎麼了?」

 

「沒有。看到一些其他病房監視器的畫面。我不想讓你分心,不過你們最好儘快解決這裡的事情。」他隔了一秒,說道:「你跟華哥被綁在房間中央,旁邊有台大型電療器。好,我在電壓上動了些手腳,她下一次再來電你們的時候將會造成開關短路,幸運的話會把她自己電昏。」

 

「要不幸的話呢?」

 

「電不死你們的。」

 

黃敏瑞很不放心:「可是萬一護士帶著醫生回來說要切除腦前葉呢?」

 

「可惡,吉姆,我是情報分析師,不是外勤探員!」宅聖說。「好了,暫時而言,現實裡的情況不是你能掌握的。先把心思集中在你能處理的問題上。」

 

「什麼問題?」

 

「你說這一切都是追夢人幹的?」

 

「追夢人想像中的冷如霜。」黃敏瑞說。「我們不確定那個冷如霜是不是真的出自追夢人的想像。高富帥說追夢人是個潛意識力量強大的先知,可以接觸集體潛意識,看見過去跟未來。而那個冷如霜,不管她究竟是哪裡來的,則在利用追夢人力量興風作浪。」

 

「說得通。」宅聖說。「醫院現在的情況並非幻覺,但也不是實際的真相。那個冷如霜強化了追夢人的力量,讓他的夢境在現實中扎根。」

 

「你講這些話有沒有根據啊?」

 

「最好的猜測就是這樣了。」宅聖說。「別忘了,我掌握了很多你所不知道的資料庫。我所做的猜測不管聽起來多荒誕無稽,背後一定有某種程度的邏輯支持。相信我就對了。」

 

「我覺得你一副就是在向觀眾或讀者解釋不要在乎劇情中不合邏輯的地方的樣子。」

 

「我只是在跟你解釋而已。」宅聖繼續。「總之,既然是追夢人造成的,就能由追夢人來反轉。我要你去找到追夢人,把藍芽耳機給他,讓我對他下達暗示。精神科大樓這一百多條人命就靠你啦!」

 

黃敏瑞楞住了。這樣講還真是重責大任。

 

「時間緊迫,還不快去?」

 

黃敏瑞回過神來,說:「我門外一片霧茫茫的,什麼都看不到。」

 

「那是因為你的夢境跟追夢人的夢境交疊的關係。」宅聖解釋。「整座精神科大樓都已經陷入追夢人的影響之中。不管現實還是夢境都無法脫離他的掌控。你看到一片大霧,是因為你不知道外面是什麼。只要我跟你描述,你就會清楚了。聽我說,門外正對著護士站,左邊是廁所,右邊是條走廊,追夢人的病房位於樓層另外一側,你必須沿著走廊......」

 

黃敏瑞推開病房門,只見門外霧氣變得比之前稀薄,而且還在持續消散。根據宅聖鉅細靡遺的描述,護士站越來越清楚,走廊的可見範圍也越來越遠。黃敏瑞深吸口氣,開始往六樓另外一側的病房前進。

 

***

 

病房門「呀」地一聲開啟。一看到護士姐姐不是一個人走回來,林天華心裡就涼了半截。跟她回來的是個醫生,身穿全套手術服,手術帽、口罩、手套等一應俱全,而且全都染滿鮮血。林天華倒抽一口涼氣,隨即被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嗆得差點嘔吐。他說:「嗨,護士姐姐,妳帶朋友回來呀?」

 

「對呀,中年哥哥,這位是我們精神科梁主任,他可是台灣精神界有頭有臉的人物。我超崇拜他的。」護士姐姐說著勾起梁主任血淋淋的手臂,神態親暱地靠上他的肩膀。「我剛剛幫你問過了,現在真的沒人在切除腦前葉了耶。不過你運氣好,因為梁主任今天興趣來潮,一個晚上就連切了四個,終於找回傳統技藝。是不是呀,主任?」

 

梁主任捏著護士姐姐一雙豪乳,笑呵呵地說:「一點也沒錯。我已經掌握訣竅了,只要一根鐵釘、一支鐵鎚,從眼睛敲下去,就跟電影裡演得一樣。我保證在你的神經能夠傳達痛覺之前,你的腦子就已經不知道痛了。」

 

「這跟一槍爆頭有什麼差別?」林天華問。

 

「傻啦,差別就在於你不會死呀。」梁主任說著放開護士姐姐,走到林天華面前。護士姐姐從口袋裡拿出兩樣東西給他,分別是長鐵釘跟小鐵鎚。梁主任笑嘻嘻地說:「自從看了殺客同萌之後,我就一直想要敲敲看啦。」

 

林天華吞口口水,拖延時間:「你工具有沒有消毒過?話說,同一套手術袍可以連開好幾台刀嗎?」

 

梁主任在鐵釘上吐口口水,然後夾在腋下反覆擦拭。「好了,消毒過了。我們來吧。」

 

就看見火光一閃,病房中光明大作,接著燈泡爆裂,房中陷入一片黑暗,只剩下門外傳來的微弱光芒。熟悉黑暗之後,林天華跟梁主任看見護士姐姐躺在地上,右手焦黑,白煙陣陣。

 

林天華趁著梁主任尚未回神前死命掙扎,試圖把握最後機會掙脫束縛。可惜沒有成功。梁主人嘆了口氣,說道:「你知道我想上她多久了?今天終於有機會得償所望,而你竟然把她給電焦了?我告訴你,這下子是私人恩怨。我一定要把你釘得跟養鬼吃人海報一樣!」

 

林天華大叫:「你聽我說,那不關我的事啦!」

 

一道黑影閃入房門,遮蔽門外的光線,令梁主任皺起眉頭。他神色不耐地回頭,大聲喝道:「什麼人打擾本主任......」話沒說完,倒在地上,林天華眼前就只剩下一條背光的黑影。林天華瞇起雙眼,細看對方,過了好幾秒鐘才終於看出端倪:「楊......楊詰?」

 

楊詰的鬼魂走到林天華身前,點頭示意,然後伸手抽出他襯衫口袋裡的一張塔羅牌,走到側面順勢一揮,當場切斷綑綁兩人手腳的繩索。林天華向前一踏,站穩腳步,但是黃敏瑞卻筆直倒地,撞得鼻血直流。林天華伸展一下筋骨,隨即蹲下去查看黃敏瑞傷勢。確認他還活著,只是昏迷不醒後,他把他抱到病床上放好。拿出手機打給宅聖。不通。他無從得知宅聖跟黃敏瑞在計畫什麼,只能假設他們有所計畫。他回頭看向楊詰。

 

「你怎麼在這裡?」林天華問。

 

「我一直都在這裡。」楊詰說。「為了保護我心愛的人,不讓她繼續受到傷害。」

 

「你......」林天華訝異。「你自殺不是為了殉情?」

 

楊詰搖頭。「走吧,我們去找冷如霜。」

 

林天華本來已經要走,聽到這話又停下腳步。「冷如霜?你是說追夢人的冷如霜?」

 

「他現在已經是冷如霜的追夢人了。」楊詰踏出房門,林天華立刻跟上。門外的護士站還有兩個護士跟一個醫生,一看到他們出來立刻撲了上去。楊詰不閃不躲,身體穿透醫生的拳頭,然後反手將他打昏。「這些都是正常人,只是讓追夢人迷了心智,可以的話,打昏就好了。」

 

林天華施展詠春拳法,原擬三招兩式擺平兩個護士,想不到那兩個護士如同發瘋一般,不但力氣甚大,而且出手狠辣,一個專攻眼珠、一個專攻下體,好像跟他有什麼絕子絕孫的深仇大恨一樣。林天華握住攻眼護士的手指,順勢凹斷,然後一拳擊中太陽穴,將她打昏。跟著他以膝蓋頂住下體護士的利爪,趁勢跳起,夾住護士頸部,帶動她倒落地面。他又夾了一會兒,直到護士暈去為止。

 

「我上次來的時候,追夢人說你來找過他們,還想抓走冷如霜?」林天華邊走邊問。

 

楊詰點頭。「我不是冷如霜的對手,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被她囚禁在他們病房的廁所裡。今晚冷如霜疏於防範,我才趁亂逃了出來。」

 

走廊上陸續有醫療人員上前攻擊他們。他們一邊打架,一邊交談。「你為什麼會找到這裡來?又為什麼如此毫不遲疑地叫她冷如霜?這個魔頭的目的就是要讓冷小姐得不到幸福,就算她長得像冷如霜,你也......」

 

「因為她真的就是冷如霜。」楊詰說。「或說是冷如霜的一部分。死人可以看穿不少真相,而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就認出她身上帶有如霜的負面靈氣。如果真命天女代表『愛』的話,她就是如霜體內的『恨』。我認識如霜的時候,她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她身上看不見任何負面的恨意。我為此而瘋狂地愛上她,直到見到這個冷如霜後,我才知道如霜心中無恨的原因。」

 

林天華問:「你到底在說什麼?」

 

「如霜受過重大的打擊,心裡產生了難以壓抑的恨意。這股恨意脫離了她的身體,成為追夢人身邊那個恐怖的冷如霜。」楊詰說。「她確實是冷如霜,但是一個心中只有恨的冷如霜。」

 

林天華閃過一名護士的玉腿,一腳將其踢倒在地。他邊打邊想著蕭慕龍聽他提起追夢人身邊有個冷如霜時的模樣,對照楊詰此刻的說法,似乎他立刻就認定了這個冷如霜就是真冷如霜的分身一樣。「要真是她,可就麻煩了。」蕭慕龍這麼說。姑且不論冷如霜的分身有何麻煩之處,根據冷如霜的說法,蕭慕龍跟她分手應該不至於產生如此強大的恨意才對。除非......

 

「高富帥有事瞞著我。」林天華放開被他扣昏的清潔媽媽,繼續跟著楊詰前進。

 

「高富帥?」楊詰問。

 

林天華把今天一整天聽到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楊詰聽完之後,說道:「那他把你們兩個丟來這裡之後,上哪兒去了?」

 

「希望是在做什麼阻止冷如霜的事情。」

 

兩人一路打過去,直到轉過最後一處轉角,來到追夢人病房所在的走廊上。跟之前的情況相比,這條走廊看起來十分正常,沒有斑剝的牆壁、鏽蝕的門板之類的異象,也沒有詭異的醫生、護士在折磨病人。儘管如此,這裡還是給林天華一股更加恐怖的感覺,因為追夢人就站在走廊中央,冷冷瞪著他們。

 

林天華跟楊詰絲毫不顯懼色,大步迎向前去。來到距離追夢人十步左右時,追夢人開口了:「華哥,你知道我很敬重你,但是你不該為難如霜!」

 

「我沒有為難她。」林天華立刻說道。「至少上次的衝突真的是誤會。」

 

「那這次呢?」追夢人問。「你來幹什麼?」

 

「其實我並不是自己要來的。」林天華心想說真話會當場激怒他,於是開口打迷糊仗。「我是被人打昏了丟進來的。剛剛有個護士把我綁起來電擊,還有個醫生說要切除我的腦前葉。華弟,你知道這裡的情況嗎?這一切......是你幹的嗎?」

 

「我願意為了如霜做任何事。」

 

「但是如霜為什麼會要你做這種事?」林天華說。「你有沒有想過?如霜那麼溫柔、那麼善良,為什麼會要你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如霜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追夢人說。「這是真愛,你不懂的。」

 

「唉!」林天華故做受傷模樣。「我林天華綽號大愛情家,你說我不懂真愛,這太污辱人了。」

 

追夢人搖頭:「如霜說你不懂真愛,因為你失去了真愛。一個沒有辦法愛人的人,有什麼資格教人談戀愛?」

 

「如霜說我失去了真愛?」林天華問。「我跟她又沒有那麼熟,她怎麼可能知道我有沒有失去真愛這種事情?想一想,華弟,這一切都沒有道理可言。」

「如霜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追夢人上前一步。「她要我阻止你們,我就阻止你們。」他兩手揚起,憑空拔出兩把手槍,二話不說就朝林天華跟楊詰開槍。

 

林天華跟他相距甚遠,難以撲上前去奪槍,只能著地翻滾閃躲。他原指望楊詰能夠不怕子彈,飄過去解決追夢人,想不到追夢人眼看子彈傷不了他,立刻拋下右手的手槍,憑空抽出一張符咒,往楊詰額頭上丟去。追夢人左手槍指林天華,右手捏個劍訣,凌空操縱符咒,左彎右拐地追著楊詰飛過去。楊詰眼看難以閃避,突然間全身模糊,化為虛實不定的靈體試圖穿牆盾走。追夢人冷笑一聲,牆壁在他的想像中化為某種鬼魂無法穿越的材質,楊詰「碰」地一聲,結結實實地撞在牆上,摔倒在地。

 

林天華拋出塔羅牌,「唰」地一聲將符咒釘在對面牆壁上。接著在追夢人想到要開槍前抱起楊詰,撞開旁邊一間病房大門。一人一鬼著地撲倒,滾出幾步,隨即閃到廁所後方的牆壁旁,矮身貼牆而立。林天華抽出塔羅牌。楊詰則自腰後拔出一把藍波刀。

 

楊詰語氣緊張:「這裡是他的地盤。他可以為所欲為。我就算一刀砍在他身上,他也不當一回事。這我已經試過了。」

 

「這麼厲害,你剛剛怎麼不先提醒一下?」

 

「我以為你有辦法。」

 

追夢人來到病房門口。「華哥,別躲了。念在我們相識一場,我可以放你出去。只要你答應我,從此不再來找如霜麻煩。」

 

「華弟,我跟你老實說。你跟如霜早就分手了,現在跟你在一起的那個根本不是如霜!她只是在利用你而已,千萬不要被她騙了!」

 

「你說謊!」這三個字吼得如同雷鳴,震得林天華雙耳嗡嗡直響,差點摔倒在地。「你說謊!你說謊!你說謊!」

 

林天華把手裡的塔羅牌塞回襯衫口袋,伸手到揹袋裡拿出一塊塔羅布,取出包覆其中的「沾染死人血的死神牌」。楊詰拉住他的手。

 

「華哥,我給你這張牌是要你防身,不是要你殺人。」楊詰低聲說。

 

林天華皺眉:「這張牌會殺了他?」

 

「肯定會。」楊詰說。「死神出手,見血封喉。」

 

聽著追夢人逐漸逼近的腳步聲,林天華無奈地將牌夾在手上。「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楊詰說不出來。

 

「華哥,」追夢人的左腳踏出牆緣,進入林天華的視線範圍。「你去死吧!」

 

林天華右手上揚,染血死神牌朝向追夢人的脖子劃去。就在牌緣即將接觸到脖子的前一刻裡,病房中突然出現奇特的空間扭曲。林天華和楊詰渾身巨震,全身彷彿突然結冰一樣,再也無法移動半分。透過眼角,他們看見身邊扭曲的空間閃出細微的電光,接著黃敏瑞憑空走了出來。

 

「劉先生?」黃敏瑞不理林天華,也看不見楊詰,只是雙眼直視追夢人,伸手取下右耳上的藍芽耳機。「不好意思,有你的電話。」

 

追夢人神情無比困惑,因為早已習慣奇怪夢境的他竟然遇上了令他不知所措的情況。他楞楞地接下耳機,一時卻不戴上,只是抬頭看向黃敏瑞,問道:「你......你在做夢?」

 

「我從我的夢裡跑到你的夢裡,這可不容易呀。」黃敏瑞說。

 

追夢人困惑的表情逐漸露出笑意:「這麼厲害?那我們可以交流交流。」

 

「沒問題。」黃敏瑞朝藍芽耳機比一比。「不過你先接這個電話吧。」

 

追夢人戴上耳機,說道:「喂?嗯,是。你哪位?喔?這樣啊?你等等喔。」他側身閃過林天華的死神牌,往病房內走去,來到外側牆壁,打開窗戶,看著窗外面臨的隔壁大樓外牆。

 

「真的耶。好漂亮喔。我之前都沒發現窗外有如此美麗的景象,如此浩瀚的銀河。」追夢人抬頭往上看,欣賞著他口中的浩瀚銀河,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台北市的夜空裡看不見幾顆星星。「嗯......呃......是......」他繼續聽著耳機裡宅聖下達的暗示。「我......我想我知道......我想我一直以來都知道,只是不願意對自己承認。我知道我不正常,不可能擁有正常人的幸福。所以當我有機會抓住一點幸福的時候,我就執著地不肯放手。你知道你在要求我放棄什麼嗎?」

 

林天華好想知道宅聖在跟他說什麼,但是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透過追夢人單方面的對話來拼湊原貌。

 

「但是你怎麼能夠保證捨棄之後,未來能夠得到更好的?」追夢人說完,又靜靜地聽了一會兒。「啊…...是啊…...知道未來,確實不是什麼美好的事情,我現在應該已經懂了這個道理才對。」他回頭看看林天華等人,環顧空蕩蕩的精神科病房,然後又轉回去凝視窗外。「你是說醒來之後,我就永遠不會再做夢了?你真的做得到這一點?啊,有道理,有道理。」他暫停片刻,深吸口氣,抬高音量:「華哥,你下次見到如霜,告訴她我愛她。」接著他斜嘴一笑,又對耳機道:「好。那就數到三囉?」

 

在場眾人不約而同於心中默數三下。三下數完之後,林天華跟楊詰突然又可以動了。四周黯淡的色彩轉為明亮,詭異的氣氛一掃而空,追夢人的夢境終於結束,而追夢人也在他們的眼中消失了。

 

追夢人夢醒了。

 

林天華眨眨眼,不明白追夢人為什麼也會消失。接著他發現黃敏瑞也跟追夢人一起消失。他轉頭看向楊詰,在那雙鬼眼之中看見同樣困惑的神情。

 

宅聖打電話來。「冷如霜為了怕追夢人肉體受創,影響夢境,所以老早就偷渡他的肉體離開醫院,只留下潛意識在醫院繼續做夢。如今他夢醒了,人就離開了。」

 

「冷如霜沒有囚禁他的肉體吧?」

 

「放心,有得話我會搞定。」

 

林天華問:「你真的能夠讓他永遠不再做夢?」

 

「我下了很深層的暗示,讓他從此都能一夜好眠。」宅聖說。「不過就算他做夢,也不會造成什麼問題。這段日子以來,冷如霜幾乎已經把他的力量搾乾了。」

 

「Boy呢?也醒了嗎?」

 

「還沒。他在他的夢境裡看著你們。或許還有什麼用得到他的地方。」

 

「好吧。」林天華轉向病房門口。「冷如霜在哪裡?」

 

「我不知道。攝影機沒照到她。」宅聖說。「但是我知道高富帥在追夢人的病房裡。」

 

林天華掛斷電話,跟楊詰一起走向追夢人的病房。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