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萬華途中,黃敏瑞把昨晚跟宅聖打交道的情況說過一遍。林天華開得很快,黃敏瑞也講得很仔細,一直到兩人下車之後才剛好講完。「宅聖真的是網路裡的鬼魂嗎?」黃敏瑞講完後問道。

 

「應該吧。」林天華看著手機,叫出地圖,確認附近的巷道位置,然後開始往萬大國小前進。「我依照他給的地址去過他家,也在那裡見到一個植物人。至於那個植物人是否真的就是透過網路跟我聯絡的宅聖?除了選擇相信他的說法之外,沒有其他證明了。你覺得有理由懷疑他嗎?」

 

「有啊,你不覺得聽他講背景故事的時候,腦子裡一直浮現基努.李維嗎?」

 

林天華大笑:「相信我,他長得一點也不像基努.李維。他是現實裡的駭客,不是電影裡的駭客,真要說起來,他比較類似生活大爆炸裡的宅男。」

 

「我突然覺得有點悲哀。」黃敏瑞說。這時他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他拿起手機一滑,發現是宅聖傳來簡訊。

 

「我看到你們了。」宅聖說。「我監聽了這個區域所有電信及網路訊號,也切入了里鄰跟交通監視器。」接著他傳來一張地圖,將萬大國小附近的巷道分紅色跟綠色標示出來。「綠色是監視器畫面有照到的部分。你們就負責巡邏紅色區域吧。」

 

林天華研究地圖,稍微規劃一下巡邏路徑,然後就開始四下找尋長得像陳緣的人。上午十一點左右,太陽大得跟神曲裡的煉獄一樣,他們不過走了十來分鐘就已經汗流浹背,頭昏眼花。兩人商量片刻,決定改變策略,在紅色路段上找了家便利商店,進去買了兩杯冰咖啡,然後找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吹冷氣,觀察路過門口的人。

 

宅聖傳訊:「我有便利商店的監視器畫面,你們不用待在這裡。」

 

林天華拿過黃敏瑞的手機,輸入「我們就是要待在這裡,怎樣?」然後傳送。

 

看了一會兒,閒著無聊,黃敏瑞可就問了:「老師,剛才你那個大學同學⋯⋯是小甜甜嗎?」

 

林天華斜嘴一笑:「不告訴你。」

 

「我想你也不會說。」黃敏瑞決定大聲思考。「我認為搞不好就是囉。雖然大家都覺得以你大愛情家都不願提起的過去肯定是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不過年輕時代涉世未深,平凡的戀情就能在人心裡留下深刻的影響,是吧?或許就是因為小甜甜的故事太平凡了,不合乎眾人的期待,所以你也不好意思承認,乾脆就不告訴大家?」

 

「你很能掰嘛。」林天華笑道。「看來你很快就會掰出自己的版本了。」

 

「一定的呀。我又不像你們經驗豐富,故事的主軸早就定了。問題在於細節怎麼填補。」黃敏瑞邊說邊想。「強哥的是靈異故事,彤姐的是奇幻。我本來也想掰個都會奇幻的,但是昨天聽了宅聖的故事,又覺得科幻故事也不賴。」

 

「科幻故事沒市場喔。」

 

「好故事不怕沒市場。」

 

「年輕真好。」

 

黃敏瑞喝口咖啡,沒加糖。他不瞭解為什麼幾乎所有便利商店店員都會在口頭確認客人要加糖之後還是忘記加糖。他走到櫃檯旁邊拿了糖漿和攪拌棒,自己打開杯蓋加進去。「說起科幻故事,」他邊攪拌邊說。「你當初是怎麼幫宅聖找女朋友的?」

 

「就一樣呀,依照他的條件找適合的囉。」林天華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

 

黃敏瑞問:「請問一個植物人,肉體動彈不得,意識整天在網路上徘徊,專門偷看監視器的偷窺狂, 還能進出他人夢境,下達暗示,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人心的人,適合怎麼樣的女孩子呢?」

 

「當然是科幻界的女孩子呀。」林天華說得理所當然。「一開始我還抱著一絲指望,想幫他找些正常的女孩。比方說願意照顧植物人的看護、超級有愛心的特殊教育班老師之類的。不過我很快就發現心理正常的女人不太可能會跟植物人產生情愫,除非在對方變成植物人之前就認識許久。可惜宅聖在變成現在這樣前就已經是宅聖很久了。現實生活中,他根本不認識任何女人。而他那幾百個在網路上言語曖昧的女網友⋯⋯好吧,你也知道網友是怎麼回事。見網友只要長相稍微不如預期就可以掰掰了,要是見到一個植物人,你覺得會有搞頭嗎?」

 

黃敏瑞皺眉:「所以你換找心理不正常的女人?」

 

「我也很無奈呀。」林天華兩手一攤。「我幫他找了幾個心理受過創傷的女孩。你知道,有愛情受傷,不肯相信男人的;有童年創傷,喜歡控制男人的;還有出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就是愛上綁架自己的綁匪的那種,不過那是亂槍打鳥,跟宅聖的情況關係不大。本來有個控制慾強的女人還滿有希望,不過顯然她有一些特殊的性癖好會讓宅聖的肉體出現無法抹滅的傷痕,所以只好作罷。再接下來我們就進入了一個自暴自棄的階段,開始找些宗教狂熱份子、惡魔崇拜者、戀屍癖的之類女人,幸虧都不適合。」

 

黃敏瑞目瞪口呆,張口結舌,欲言又止數次後,說道:「癖?」

 

「記住,我們是不做批判的。不管什麼癖,萬物都有戀愛的權力。」 林天華也不管黃敏瑞能不能接受,繼續說道:「在確定正常的關係都不可行後,我們就開始走科幻與靈異的路線了。」

 

「這兩種路線你都有門路就對了。」

 

「可不容易。」林天華說。「我們先從跟他類似情況的人找起。就是腐女駭客背景,後來變植物人的人。老實說,這種人沒有想像中多,而且長得都不像崔妮蒂。我們在世界各地找到三個這樣的案例,然後開始從她們變成植物人後追查還有沒有符合她們之前慣用手法的駭客活動。找不出來。顯然宅聖的案例很獨特。之後我們監看全球網路活動,留意不尋常的智能實體,也就是想找找看還有沒有其他『網路上的鬼魂』。找是找到了幾個,不過大部分都被宅聖排除了,因為他們都只是技巧高超的駭客。唯一一個宅聖追查不出身份的傢伙⋯⋯在追蹤一〇八個遍佈世界各地的中繼節點之後,他發現對方的網路訊號源自深太空,然後就沒有足夠的設備能夠追查下去了。」

 

黃敏瑞評論:「簡直越來越神奇了。」

 

「如果NASA那個曲速太空船的研究有所突破的話,宅聖或許能夠建立子空間通訊,繼續追查對方的實體位置。但是以目前地球上的科技水準⋯⋯」林天華無奈搖頭。

 

黃敏瑞苦笑:「我覺得自己聽得懂你在說什麼,也真他媽夠宅了。」

 

林天華轉回話題:「確定找不到類似情況的女人之後⋯⋯順便一提,類似情況的男人也沒有。如果能找到類似的男人,我想宅聖也不會介意改變性向。畢竟,在缺乏肉體的現實下,性別又有什麼意義呢?」

 

「超有哲理的。」黃敏瑞說。「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好好想一想。」

 

「總之,我們開始朝人工智慧的研究來找。」林天華繼續說。「老實說,我認為詹姆斯坎麥隆是現代先知,而魔鬼終結者就是新世紀啓示錄。人工智慧產生自我意識的那天肯定就是人類與機器的戰爭開端。不過那暫時還不是重點,因為當今世上的人工智慧完全不能跟天網相提並論。當然也不可能去跟宅聖談戀愛。不過我倒是考慮過設定一個人工智慧去假裝愛上宅聖,說他想聽的話,提供他想要的掙扎⋯⋯因為講實在話,世界上許多戀情到頭來也不過就是如此。然而宅聖此人,獨一無二,我並不想唬弄他。」

 

「所以你最後如何處置?」黃敏瑞問。

 

林天華聳肩道:「我跟愛神小蜜蜂齊心協力,幫他弄了一台機器人。」

 

「啊?」

 

「日本那種擬真型的機器人,就是很像AV女優的那種。」

 

「啊?」

 

「日本人的硬體應用已經十分成熟,只要軟體搭配得宜,這種機器人可以說是⋯⋯該怎麼說呢⋯⋯男人的浪漫啊。」

 

「但是人工智慧怎麼辦?」黃敏瑞問。「我在網路上看過日本AV機⋯⋯是日本女機器人的影片。她們只能處理很基本的一些動作,不管外表做得有多逼真,根本不會有人把她們誤認為真人。說到底,人工智慧還是機器人科技裡最弱的一環。」

 

「所以女朋友的人工智慧就交給宅聖自己去寫囉。」林天華道。「很少有人有機會可以量身打造自己的夢中情人,而宅聖就是這少數幸運兒之一。他引進了處理器多核心多工的概念,把自己的意識分成兩個部份,一個部份維持自我,處理正常工作,另外一部份則專門負責改進他女朋友的人工智慧。目前為止,他女朋友已經可以處理他日常生活起居,所以他也不需要再請看護了。每天兩人世界,說不出有多恩愛呢。」

 

「這樣⋯⋯」黃敏瑞非常遲疑。「真的能算恩愛嗎?」

 

「那就看你怎麼看囉。就像我之前說的:世界上許多戀情到頭來也不過如此。」他喝口咖啡,貌似感慨。「或許在世人眼中,宅聖的愛情有點畸形,但這已經是所有可能的狀況中最好的狀況了。很多人也跟宅聖一樣,不滿意現狀,一心只想改變女朋友或男朋友。但至少在宅聖的案例裡,他真的有可能改變他女朋友。你質疑他是真愛?可在我看來,他是愛她的;他花在她身上的關愛與努力絕對不比任何男人少,而她能為他提供的照顧與慰藉也不會輸給任何女人。」他突然笑了一聲,似乎想到了個好笑的笑話。「另外,他花在她身上的錢也可以跟真人女友比美。」

 

黃敏瑞緩緩搖頭:「我覺得很酷,但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她讓他保有人性。我覺得這就夠了。」林天華說。「至於他最後究竟能不能幫她找到人性?好吧,我希望全天下的有情人都能擁有皆大歡喜的結局。」

 

黃敏瑞心生感慨:「我也希望能有皆大歡喜的結局。」

 

林天華看他一眼:「還沒跟Girl和好?」

 

黃敏瑞搖頭:「我有一種⋯⋯這次很難和好的感覺。我覺得她在刻意把我推開,而我也⋯⋯」

 

「你怎麼樣?」

 

黃敏瑞搖頭:「我也不知道。我想說我心態也在改變,但我覺得都只是一時衝動的想法。或許這麼久了,我疲倦了。不過天知道我能疲倦多久。我覺得我好愛好愛她,可是一個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男生,跟一個沒有真的在一起過的女生⋯⋯老實講,我感覺到的真的是愛嗎?」

 

林天華拍拍他的肩膀,沒有多說什麼。

 

黃敏瑞手機聲響。宅聖傳簡訊來。「Boy,紅色區域四號有點異狀。」黃敏瑞打開宅聖之前傳來的地圖,找出他標明的紅色四號區。那是一條大巷子,路旁有座親子公園,往來行人並不算少。「約莫三分鐘前開始,所有路過這個區域的人都呈現潛意識緊張的狀態。這表示儘管表面上沒有異樣,他們的潛意識都已經察覺到危機。那裡很快就會出事了。我不肯定跟陳緣有沒有關係,但是你們最好過去看看。」

 

「這麼玄?」黃敏瑞揚眉問道。

 

「就跟地震發生前,動物會先跑一樣。」林天華一口喝乾咖啡,拿去垃圾筒丟。黃敏瑞照做。接著兩人離開便利商店,朝紅色四號區快步趕去。「宅聖擅長接觸他人的潛意識。這種事情他最清楚了。」

 

黃敏瑞一邊跟著林天華走,一邊問道:「會出什麼事?會不會很危險?如果很危險的話,我們不該避開嗎?為什麼要趕過去?」

 

「趕去幫忙呀,孩子。」林天華說。「我們歌頌愛情之人,如果只管男女情愛的話,那就還差一點點。」

 

「差什麼一點點?」

 

「看來周星馳真的沒以前紅了呀。」林天華感慨道。「總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兩人趕到親子公園,附近情況十分普通。時值正午,烈日當空,不過因為親子公園有百年榕樹的關係,所以還是有幾個媽媽帶著孩子在溜滑梯玩。這時附近的公司行號還沒有放飯,巷子裡行人不算很多,但是由於附近有座傳統市場的關係,路上還是隨時都有路人走動。林天華跟黃敏瑞走到一棵大樹旁,觀察四周情況。黃敏瑞覺得心跳加速、頭皮發麻。

 

「我覺得心跳加速、頭皮發麻。」黃敏瑞說。「好像有預感什麼事情要發生。」

 

林天華看他一眼,揚起一邊眉毛。「你要嘛就是接受了宅聖的暗示,不然就天生潛意識敏感。宅聖不是說你不是普通人嗎?」

 

黃敏瑞電話響了。他接起電話,聽見宅聖的電子嗓音。他現在知道那不是宅聖本人的聲音,而是用軟體合成出來的了。

 

「看到什麼了?」宅聖問。

 

「沒有,一切都很正常。」黃敏瑞說。

 

「你開相機,用攝影,原地繞一圈,把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畫面都拍下來給我。」

 

黃敏瑞照做,拍完後問他:「拍好了,要上傳給你嗎?」

 

「不用,我已經拿到了。」

 

黃敏瑞皺眉:「請問我手機裡的東西你都可以拿到嗎?」

 

宅聖說:「可以呀,你又沒裝防火牆。」

 

「誰沒事在手機上裝防火牆呀?」

 

「注重隱私的人就會。」

 

黃敏瑞正要抬槓,突然間聽見一下巨響,接著路上一個男性路人摔倒在地。巷子裡和親子公園裡的人都聽見那聲巨響,但卻不是所有人都看見路人倒地。一時之間,大家都停止動作,東張西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天華跳過親子公園的矮欄杆,衝向倒地的路人。就在此時,第二聲巨響傳來,公園中一個媽媽大叫一聲,大腿鮮血四濺,當場跪倒在地。這一下所有人開始慌了,驚叫聲此起彼落,紛紛開始往他們自以為安全處逃竄。第三聲槍響時,跑到轉角路口的一個歐巴桑身體離地而起,撞上停在路邊的摩托車,導致摩托車如同骨牌般一台撞倒一台,現場一片混亂。她附近的人嚇得不知所措,立刻又轉身跑回親子公園。

 

林天華奮力將第一個倒地的男人拖到路邊一輛汽車後方,大聲叫道:「離開道路,找地方躲起來!」

 

有些人聞言照做,有些人繼續跑,不過繼續跑的人在又有一個人中槍倒地後通通就地找地方掩蔽。黃敏瑞在混亂中抱了兩個在遊樂場中大哭的小孩送還給他們媽媽,因為電影裡總是會有人去救小孩,而救小孩的人通常不會死(通常)。他其實心裡十分害怕,偏偏又覺得自己有義務做這些事情。或許是受到林天華的感召,也可能他天生流有英雄的血。他把親子公園中的媽媽和小孩集中在百年榕樹後面躲好,然後看準林天華所在的汽車衝了出去。遠方傳來槍響,子彈劃過他的耳際,刮得他左耳一陣火辣。他跳過矮欄,憑著最近練功夫煉出來的矯健身手著地翻倒,最後重重撞上林天華藏身的車輛後方。

 

「唷?練得不錯。」林天華稱讚道。

 

黃敏瑞坐在地上,大口喘氣,看著林天華跪在他拖回來的男人身旁,雙手壓在對方胸口上,試圖阻止傷口失血。在看到林天華雙手都被鮮血染紅,傷者上半身也都紅成一片後,黃敏瑞突然心裡一陣害怕,登時整個人都抖了起來。「他......他還活著嗎?」

 

林天華沒有回答,只說:「襯衫脫下來。」黃敏瑞照做。林天華接過他的襯衫,在傷者上身纏了一圈,然後在傷口旁用力打個結。「我們幫不了他。有人報警了嗎?」

 

「我剛剛看到有人在打電話。」

 

「好。」林天華在自己衣服上擦拭雙掌上的血跡,然後抓起藏身車輛的照後鏡,一把扯了下來。「把宅聖轉到擴音。」

 

黃敏瑞這才想起自己的手機還在跟宅聖通話中。他按下擴音鍵,立刻聽到宅聖的聲音。「......聽到沒有?你們有沒有事?」

 

「我們沒事。」林天華道。「提示我。」

 

宅聖發出一下氣音,大概是在模擬鬆了口氣的感覺。「根據Boy提供的環境影片還有路口傷者中槍的方位計算,槍手位於東園街一百五十六號五樓之二…...」

 

「先別管地址。」林天華說著右手舉起照後鏡,透過車前蓋觀察巷子另外一邊的樓房。他左手拿起黃敏瑞的手機,開啟攝影鏡頭,對著他的照後鏡。「有看到嗎?」

 

宅聖說:「右邊一點......往上一點......」林天華依言調整照後鏡。「好了,就是那棟。頂樓有藍色水塔的舊公寓。」

 

林天華仔細打量宅聖口中的公寓。「槍手有特定目標嗎?」

 

「不知道。我只有透過巷口監視器看到一個歐巴桑摔在機車上。她肩膀中彈,大量失血,不過應該可以撐到救護車過來。」

 

林天華看看另外幾名傷者,一時間看不出彼此的關聯。「看來是隨機槍擊。」他把手機和後照鏡都丟給黃敏瑞,開始在身上的揹袋裡翻東西。黃敏瑞依樣畫葫蘆,也伸出照後鏡去找他們口中的那棟公寓。「隨機槍擊不是美國才有的事情嗎?」

 

「捷運隨機砍人都有了。升級到隨機槍擊也只是遲早的事。」林天華拿出幾張塔羅牌,塞在上衣口袋裡,跟著又抽了兩張夾在手上。「手給我。」

 

黃敏瑞伸出手。林天華用手上的兩張塔羅牌去碰他。黃敏瑞不明所以,細看那兩張牌,一張是寶劍一、一張是寶劍二。他問:「幹嘛?」

 

「借我一點愛的力量。」

 

黃敏瑞突然覺得手指如遭電擊,跟著右手虛脫,癱在身側,一時間提不起來。他大驚問道:「你做了什麼?」

 

「就借用一點愛的力量呀。」林天華說著將手裡的塔羅牌拿到眼前觀看,似乎是在計算些什麼。「你沒聽過愛是最強大的武器嗎?」

 

「那是隱喻吧?」黃敏瑞問。在看到林天華持牌的姿勢後,他難以置信地問道:「你想幹嘛?」

 

「你有沒有看過王晶的賭片?」林天華冷笑。「紙牌超厲害的。」

 

黃敏瑞搖頭:「那棟公寓起碼有三百公尺遠吧?」

 

「相信愛的力量。跟緊我,不然留下來。」林天華說著突然起身,對準槍手所在的窗口擲出兩張塔羅牌。就在這個時候,窗口閃出火光,緊跟著是一下在黃敏瑞聽來格外響亮的槍聲。林天華二話不說,拔腿就跑。黃敏瑞把心一橫,也跟著他跑了出去。

 

他們衝過巷子,就著房屋的掩護,貼牆來到巷口。林天華自口袋中取出四張聖杯牌,掌心一沉,彷彿在牌中灌注力量般。黃敏瑞想要問他怎麼這回不跟他借「愛的力量」,不過形勢緊張,他不敢讓林天華分心,於是自己心下盤算:「大概剛剛老師自己射不了那麼遠,所以需要我幫忙。又或許他需要保留本身的力量,在路上使用吧?」

 

林天華轉過轉角,朝目標公寓奔去。這條巷子十分狹小,沒有多少閃避空間。每當聽見槍聲響起,林天華就丟出一張塔羅牌。塔羅牌飛出沒多遠就會閃出火光、化為碎片,彷彿幫他們擋下了子彈一樣。黃敏瑞一邊死命狂奔,一邊驚訝莫名。當林天華丟出第四張塔羅牌時,他們已經衝到目標公寓門簷底下,槍手再也射不到他們。

 

公寓大門虛掩。林天華手持寶劍牌,閃入公寓樓梯間,透過樓梯井往上看去。樓上傳來住戶鐵門開啟的聲響。跟著人影晃動,有人往頂樓天台移動。林天華自黃敏瑞手中接過手機,一邊上樓一邊說道:「宅聖,有人上天台,多半就是槍手。你有影像嗎?」

 

「沒有。公寓天台沒有監視器,我暫時也調不到衛星畫面。這附近幾棟公寓的天台通通連在一起,他隨時可以挑一間公寓下樓。你現在上去,追不到他的。」

 

林天華來到五樓。槍手匆忙離開,沒有關上五樓之二的大門。正在考慮要搜查現場,還是繼續上天台追人的時候,宅聖又說話了:「我監聽到一通可疑電話,懷疑是槍手在跟同夥聯絡。」說完轉接過去,林天華聽見話筒裡傳來兩個男人的對話:「......應該已經擺脫了。」「你把槍留在現場?」「都照你說的做。槍上、門上、望遠鏡上都有陳緣的指紋。警方一定會把他找出來的。」「好,儘快離開現場。確定安全後再跟我聯絡。」電話斷線。

 

林天華跟黃敏瑞對看一眼,兩個人神色都很凝重。槍手的聲音他們沒有聽過,不過跟槍手說話的聲音卻很耳熟,如果沒有弄錯,就是高富帥本人。林天華將手機交給黃敏瑞,自口袋中抽出一條手帕,輕輕推開五樓之二的大門。門後是老式公寓的小陽台,朝外的矮牆旁靠著一把狙擊槍,牆沿上還有一支軍用望遠鏡。

 

「老師,他們嫁禍陳緣。」

 

「嗯。」

 

宅聖說:「警方已經趕到槍擊現場,估計五分鐘內就會追查到你們那裡。」

 

黃敏瑞忙道:「不能讓他們嫁禍陳緣。我們要把槍帶走?還是擦掉指紋?」

 

「你先待在門外,不要跟進來。」林天華說著步入公寓陽台,推開旁邊的毛玻璃門,跑到公寓裡面去查探。沒過多久,他走回來,說道:「還好,這裡沒有人住。我本來怕槍手傷了屋主。走吧,警察就要來了,我們先離開現場。」他掩上鐵門,拉著黃敏瑞就往天台走。

 

黃敏瑞沒有移動:「老師?陳緣怎麼辦?」

 

「警方會找出他。」林天華說。「對方大費周章,就是要警方把他找出來。走吧,別浪費高富帥一片苦心。」

 

黃敏瑞難以置信。「可是......這樣陳緣會變成隨機殺人魔。」

 

「先別擔心那個。」林天華開始推開天台鐵門,回頭往下道:「再不離開,我們就會變成隨機殺人魔了。走。」

 

黃敏瑞沒有主意,只能跟著林天華離開。他們上了天台,跨過兩面區隔公寓的矮牆,然後從另外一間公寓的樓梯井下樓。當他們離開公寓,回到街道上時,正好看見警察跳下警車,衝往槍手狙擊的那棟公寓。林天華看見有兩個警察留在一樓,似乎在注意附近群眾。他怕自己跟黃敏瑞趕著離開會惹人懷疑,於是拉著黃敏瑞往警察的方向走去,暫時加入圍觀群眾的行列。他把手機調回話筒模式,拿到耳朵上,小聲問宅聖:「有監視器捕捉到槍手的影像了嗎?」

 

宅聖回答:「沒有。不過不用擔心。我已經鎖定他的手機了。只要......喔,雪特!」

 

「幹嘛?」

 

「他用預付卡。那是拋棄式手機。」宅聖說。「他已經把它丟掉了。」

 

「把手機最後位置給我。我看看能不能找回來。」

 

宅聖傳了張有標示的地圖截圖給他。林天華看看地圖,想了一想大略位置,接著發現身邊的黃敏瑞在瞪他。林天華揚眉詢問。

 

「你不該讓他們嫁禍陳緣。」黃敏瑞壓低聲音說道。「這種事情肯定舉國譁然,陳緣如果在這種證據下被捕,會被未審先判的。」

 

林天華點了點頭,也壓低音量說:「不用擔心。我們有宅聖。竄改證據是他的拿手好戲。等警方逮捕陳緣之後,我們就可以把指紋換掉。」

 

黃敏瑞問:「換成誰的?」

 

林天華晃了晃手機畫面上的地圖。「如果能找出這支手機,當然是換成手機的主人的。」他將手機貼回耳邊:「宅聖,我們要將計就計,讓警方找出陳緣,然後再竄改證據,幫陳緣平反。你留意警方調查程序,先置入點漏洞進去,方便之後行事。」

 

「沒問題。」

 

宅聖剛掛上電話,林天華自己的電話又響了。他把黃敏瑞的手機還給他,自揹包中取出自己的手機。「喂?」

 

電話裡傳來小貞的聲音。「老闆?店裡來了個客人說要找你。」

 

「我現在有點忙喔。」

 

「這個客人你不能不見。」小貞說。「因為她是冷如霜。」

 

林天華深吸口氣,或說倒抽一口涼氣。他花了一秒的時間回過神來,說道:「請冷小姐在店裡等。我現在就趕回去。」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