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情家Banner  

黃敏瑞坐林天華的車回到內湖活動中心,牽了自己的摩托車,然後騎回學校。他在便利商店買了點宵夜和飲料,回宿舍洗了個澡,然後拿起手機跳到床上,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今天發生了許多值得回想的事情,有點亂,有點複雜,有點需要時間慢慢思考。他拿起手機,檢查所有通訊軟體,沒有Girl的訊息。他想要打電話給Girl,跟她訴說今天發生的事,但卻有點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或許他得要等晚上睡覺之後,在夢裡重整腦中的想法,才能等到天亮後理出一些頭緒來。他覺得好累,身心俱疲,不但沒有力氣跟Girl聊起今天的趣事,也沒有力氣跟她討論昨晚吵架的內容。或許疲憊也是一種逃避的機制,因為有不想面對的話題,所以乾脆矇頭大睡。他苦笑一聲,輸入訊息。

 

「Girl。妳今天過得好嗎?我很想妳。」

 

他送出訊息,跟著眼皮有如千斤之重,瞬間陷入昏睡。就在他將夢未夢之際,鼻中彷彿傳來Girl的體香。他覺得有塊溫香暖玉躺在自己身後,輕輕摟著自己。他感到好安心,好舒服,彷彿來到全世界最美好的地方,達到一生無怨無悔的境界。他希望Girl永遠不要離開他。

 

但是接著,背後的體溫變冰涼了,鼻子裡熟悉的香氣轉為一股刺鼻的味道。他毛骨悚然,彷彿回到松山療養院般。他戰戰兢兢地翻身回頭,睜開雙眼,隨即讓冷如霜美麗、哀傷、又恐怖的容顏嚇得魂飛魄散。

 

冷如霜嫣然一笑,輕聲問道:「你為何如此恐懼愛情?」她容貌幻化,轉眼間變成色情狂冶艷無邊的臉蛋:「你為何抗拒歡愉的性?」小貞伸手撫摸他的頭:「你為何看不見周遭美好的事物?」小彤問:「你為什麼要苦苦追求追求不到的目標?」

 

驚醒的時候,黃敏瑞發現是自己的手機在響。他在喘息聲中將手機拿到面前,足足過了五秒才看出不是有人打電話來,而是鬧鐘的時間到了。他坐起身來,環顧四周,確認剛剛出現在他床上的那些女人如今都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晚上九點五十分......他為什麼要上這個時間的鬧鐘?他深吸口氣,努力回想,終於想到十點約了小貞要在線上遊戲的精靈城見面。他跳下床,開機電腦,去廁所尿尿洗臉,到飲水機泡了杯咖啡,回到書桌上打開剛剛買的宵夜,十點鐘準時上線。

 

「你怎麼現在才來?知道我等多久了嗎?」小貞劈頭就問。顯然她一早就上線了。

 

「現在十點整,我又沒遲到。」黃敏瑞邊說邊查詢小貞的角色,發現她並不在約定的精靈城,而是在大陸另一端的矮人城。「倒是妳還沒到約定地點。妳遲到了。」

 

「女生遲到是天經地義的。」

 

「公主遲到才是天經地義的。女生遲到就是惹人討厭。」

 

「你說什麼?」

 

「我說妳究竟是想一輩子當公主,還是想當個普通女生?」

 

「黃敏瑞,」小貞隔了一陣子才傳訊過來。「你白天比晚上有禮貌多了!」

 

「喔,妳不知道啊?」黃敏瑞説。「宅男上了網會變酷。」

 

「我告訴你,宅男明天吃早餐的時候就酷不起來了。」

 

「明天再說呀。」

 

黃敏瑞限她十分鐘內趕到精靈城,不然他就下線。小貞唸他根本是心情不好,找她出氣。黃敏瑞也不否認,只是一分鐘、一分鐘地倒數計時。小貞在第九分鐘時找人幫她傳送到精靈城人口。黃敏瑞研究她身上的裝備,到銀行拿了幾件職業綁定的高級裝備,然後又去拍賣場買幾樣寶物回來,幫小貞大幅提昇實力,這才帶她去附近越級打怪。由於兩人初次配合,默契不足,小貞沒多久就死了兩次,不爽的情緒逐漸高張。黃敏瑞表面上還是一副很酷的樣子,其實心裡有點急。他是抱着要幫小貞改善公主病的心態而來的,所以打定主意不讓她予取予求。但是無論如何,答應帶女生練功的宅男要是老害女生死蹺蹺的話,那超不酷。

 

調適戰法之後,兩人終於找出求生之道,把危害精靈國度的外星人殺得落花流水。連升兩級之後,黃敏瑞說:「我覺得我們可以挑戰等級更高的怪。不如去無尾熊城打僵屍?」小貞同意:「打完外星人接著打僵屍,這個遊戲真歡樂。」「一定要的。」

 

換地方打怪後,黃敏瑞開始教學:「說起越級打怪呀⋯⋯」

 

「哈哈。」

 

「妳哈什麼?」

 

「華哥說你就是越級打怪,才會追不到Girl。」

 

黃敏瑞不以為然:「妳沒聽過『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嗎?」

 

「我只聽過『後宮徍麗三千人,鐡杵磨成繡花針。』」

 

「妳⋯⋯」黃敏瑞哭笑不得。「妳這女淫魔。照妳說要找什麼樣的女孩才不算越級?」

 

小貞毫不遲疑:「像我這樣的女孩呀。」

 

黃敏瑞當場愣住。

 

小貞解釋:「青春活潑、朝氣十足、長相、身材都有水準,脾氣不好是要扣分,不過你也算不上完美情人,不是嗎?」

 

「妳⋯⋯妳不可能喜歡我吧?」黃敏瑞吞吞吐吐問道。

 

「倒不是説我喜歡你。」小貞說。「但是你為什麼認為我不可能喜歡你?我們年紀相近,你帥我美,一個禮拜有一半以上的日子會見面,聊起天來也算投機。雖然這種情況不代表我一定會喜歡你,但是我為什麼會『不可能』喜歡你?」

 

「呃⋯⋯」黃敏瑞不知道該怎麼答。有些問題在弄清楚女孩子怎麼想前是不能亂答的,不管你喜不喜歡對方都一樣。「因為⋯⋯」

 

「因為你心有所屬?」

 

「這理由不夠嗎?」

 

「你都不看偶像劇的?」小貞問。「有哪個偶像劇裡的角色有把別人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當人看的?」

 

「林老師說偶像劇看多會出問題真是有道理。」黃敏瑞說。「請不要讓偶像劇扭曲妳的愛情觀。」

 

「好啦,我知道橫刀奪愛是不對的。但是你有女朋友嗎?有人深愛著你嗎?這能算橫刀奪愛嗎?」小貞越問越犀利。「你敢説追她的這些年𥚃,你從來沒想過要追別的女孩?」

 

僅管小貞聽不見也看不見,黃敏瑞還是嘆了口氣。「我有想過,也追過,但是都失敗了。」

 

「你失敗是因為你追不到人家,還是因為你根本不是真的想追人家?」

 

黃敏瑞答不出來。他很想說是因為追不到,但他不敢說自己從來沒有因為Girl的關係而有所保留。他一聲不吭地跟小貞宰了三隻殭屍,然後問道:「癡情一點不好嗎?」

 

「癡情好。癡情的男生吸引人。」小貞說。「但是太癡情會惹人討厭。」

 

這說法讓他浮躁。「癡情和太癡情要怎麼界定?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始惹人討厭?愛情是不理性的,我為什麼要在乎惹不惹人討厭?」

 

「因為你會開始失去朋友。」小貞說。「相信我,失去朋友並不好受。你如果為了女朋友失去朋友也就認了;為了一個追不到的女生,值得嗎?」

 

黃敏瑞施放大絕招,把附近的僵屍全部打碎。當畫面上的敵人全部消失後,他說:「愛情、友情⋯⋯這些東西不是用值不值得來算的。妳之前為了什麼事情失去朋友?」

 

「我失去的不只是朋友,而是願意忽視我的缺點、忍受我的脾氣的好姊妹。我這輩子可能再也沒機會遇上願意這樣對我的人了。」

 

黃敏瑞越來越浮躁。他不想繼續討論跟「心有所屬」有關的話題,於是他帶小貞去一間沒有僵屍打擾的咖啡廳坐下來休息,把他之前那個改變過頭的故事說給她聽。「很多事情都是這樣,過與不及都不好。太過在意別人的看法,只會讓我們變得不認識自己。」

 

小貞半天沒回訊。正當黃敏瑞開始高興小貞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時,小貞可就說了:「我知道你苦口婆心,但我覺得你滿嘴狗屎。」她說。「你根本只是不想談你的問題,所以把話題轉移到我身上。你跟她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嗎?因為我不得不覺得她帶給你的煩惱與憂愁遠遠大於快樂。」

 

「愛情本來就不會只有快樂。苦盡甘來的滋味才是最美。」黃敏瑞不太高興。「再說,妳也沒有什麼立場說我。妳還不是不想談妳的問題,才把話題又轉回我身上?」

 

「哦?所以這就是你解決問題的辦法?繼續規避?再把話題轉回我身上?說什麼都不肯正面回答就是了。」

 

黃敏瑞覺得她說的似乎有點道理,但他就是不想多談Girl的事情。「小貞,我不想談她。」

 

「你是不想談她,還是不想跟我談她?」

 

黃敏瑞嘆氣:「我不想談她,是因為我之前開口閉口都是她。就像妳說的,我開始惹朋友討厭。我不想再惹妳討厭。」

 

小貞想了一會兒,說道:「不對喔,你逃避話題的樣子不像是擔心這個。你一定另有隱情。」

 

黃敏瑞皺眉:「就算有隱情,我不想告訴妳,可以嗎?」

 

「不行,我要聽。」

 

「都說不想說了。」

 

「為什麼你可以跟華哥說,就不能跟我說?我也想當你朋友。我也想關心你。」小貞說。「叫你說,你就說。不要這麼婆婆媽媽的。」

 

如果兩個人是面對面交談的話,或許根本不會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但他們是隔著電腦螢幕傳訊,這種交流方式有時會讓人說出面對面時不會說的話,也往往會因為缺乏語氣輔助而造成誤解。「妳怎麼這麼蠻橫?」黃敏瑞不高興地說。「妳難道還不懂就是這種蠻橫的態度弄到妳現在沒有朋友嗎?」

 

小貞沉默了好一陣子。等不到她的回應譲黃敏瑞開始有點心慌。他心想自己說話是不是太重了點?但是他又認為蠻橫正是小貞個性中極需改變的地方。如果連這種情況都不糾正她,要怎麼期待她的公主病能夠改善?可是林天華又要他帶領小貞重新接觸人群,如此一開始就吵架,似乎也不是辦法。他發現自己又開始患得患失,就像他剛剛說給小貞聽的那個故事裡一樣,考慮的角度太多,難以說出心裡真實的想法。他真實的想法又是什麼呢?說那種話教訓小貞,真的是為了她好?還是純粹只是賭氣?

 

「小貞,我不是⋯⋯」

 

他一句訊息還沒打完,小貞已經傳來回訊:「我以為你是我朋友,但原來我現在沒有朋友。對不起,我太一廂情願了。」

 

黃敏瑞大驚,忙道:「小貞,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說得沒錯呀。我就是因為蠻橫,才弄到眾叛親離。我一直以為我有改了,想不到才一把你當朋友,我立刻就故態復萌。」

 

「也沒那麼嚴重啦,小貞。是我說得太過分了。」

 

小貞又沉默片刻。黃敏瑞頭上冒出斗大的汗珠。

 

「我真的想要當你朋友,你知道嗎?」小貞說。

 

「我們就是朋友呀。」黃敏瑞猜想她有沒有在哭。希望不要。他不想當專門把不是自己女朋友的女孩弄哭的男人。「只是還沒有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交朋友也是循序漸進的,交淺言深未必是好事。妳要問為什麼可以跟華哥說,而不跟妳說,那是因為我當他是長輩、是師長,而妳,我當是朋友。」

 

小貞說:「我也當你是朋友。」

 

「那就好呀。」黃敏瑞鬆了口氣。

 

「你知道我超怕失去朋友的。」小貞坦言道。「如果我剛剛讓你不高興了,請你原諒我。」

 

「妳何必説這麼見外的話呢?」

 

「這對我很重要。」小貞堅持。「我不習慣道歉。我還需要練習。如果之後我還是繼續得罪你,請你直接糾正我,不要⋯⋯不要放棄我。」

 

黃敏瑞感受到她真的非常看重跟他交朋友這件事情,不管是出於什麼理由。他心中突然一陣激動,也不確定是在激動什麼,總之,他說:「我不會放棄妳的。」

 

「謝謝你。」

 

黃敏瑞持續激動,加上口無遮攔的罪惡感和保護女孩的男人心態,說道:「妳還好嗎?要不要我現在去找你?」

 

「十一點了耶。」

 

黃敏端聳肩:「我OK呀。」

 

小貞想了想:「我一個人住外面。你半夜跑來,會不會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對我怎麼樣?」

 

天地良心,黃敏瑞真的是到現在才發現有點不妥。他急著說:「不是!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那就更不能讓你來了。」小貞說。「如果我都讓你三更半夜到我家來了,你還什麼都不做,那我要嘛就是懷疑自己的魅力,不然就是質疑你的性向,沒有第三個選項了。」

 

「呃⋯⋯我⋯⋯可是⋯⋯」

 

「哈哈哈!」雖然這三個「哈」字只是螢幕上的一條訊息,但是黃敏瑞仿佛真的聽見她在嘲笑自己的窘態。「Boy,你好可愛。我的問題在於驕縱蠻橫的公主病,可不是不懂得應付男孩子。好啦,下次啦。等你覺得我們的交情深到可以聊感情的事情以後,說不定我會讓你來我家。」

 

「我的意思是說我去找妳, 然後我們到外面找地方坐!」黃敏瑞終於想出該怎麼回應剛剛的窘境了。

 

「去哪裡?我家附近有大安森林公園。晚上情侶超多的唷。」

 

黃敏瑞無言以對。

 

「好啦,不鬧你了。」小貞終於說道。「該睡了。明天見。」

 

「掰掰。」黃敏瑞自動鍵入這兩個字,然後愣愣地看著小貞下線。片刻過後,他移動游標,捲動聊天視窗,把剛剛兩人的傳訊重新閱讀一遍。接著他靠上椅背,回想剛剛的情況,突然覺得心裡有點⋯⋯甜甜的滋味。他知道很多女生到了網路上會表現得比現實生活中更加活潑、懂得釋放魅力、可以輕易讓男生進入一種曖曖昧昧的心理狀態,而小貞顯然深諳此道。不同的是,通常遇上這種女生,他都會心存戒心,因為他有過幾次跟網友出門見面然後夢幻破滅的經驗。小貞沒有這個問題。他已經知道小貞是美女。

 

突然之間,他對小貞的感覺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

 

黃敏瑞登出帳號,離開遊戲,然後就這麼坐在電腦前傻笑,逐漸神遊天外。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察覺眼角有東西閃爍。定睛一看,只見電腦螢幕角落跳出通訊軟體的新訊息通知。他點開訊息,一個沒見過的亂碼帳號,傳訊道:「Boy,現在有空嗎?」

 

除了Girl之外,只有大愛情家的人會叫他Boy。黃敏瑞看看手錶,苦笑一聲,心想自己真的是成為大愛情家的一分子了,每天從早到晚都跟他們混在一起。他拉過鍵盤,鍵入「有一點點想睡覺。你哪位呀?」

 

「我是全台灣最宅的男人。」

 

黃敏瑞大愣,問道:「你怎麼找到我的?」

 

對方回訊:「你是東吳英文系四年級A班的黃敏瑞。代號『Boy』。代號『純情小男孩』。是嗎?」

 

黃敏瑞皺起眉頭,傳訊道:「除了『純情小男孩』這個代號我既沒聽過也不會承認以外,沒錯,我就是。」

 

「有人讓我跟你聯絡。」對方繼續說。「林天華。代號『林老師』。代號『塔羅王子』。代號『安東尼』。代號『大愛情家』。你認識這個人,沒錯吧?」

 

黃敏瑞不禁失笑:「安東尼?」

 

「正是小甜甜的安東尼。」

 

「對,我認得他。是他請你跟我聯絡的,沒錯。」黃敏瑞說。「可是他是用我的手機傳訊給你,為什麼你會用電腦跟我聯絡?」

 

「因為我代號宅聖,又叫史上最強駭客,又叫網路裡的鬼魂。」他說。「你只要知道這些就好了。剩下的太技術性,解釋起來太宅,就不夠酷了。」

 

「原來你是喜歡耍酷的阿宅。」

 

「哪個阿宅不喜歡?」

 

「說的是,說的是。」

 

宅聖言歸正傳:「華哥說要調查一個人,但是他受到監視,不方便出面,叫我來跟你聯絡。」

 

「對。我把他的資料傳給你。」黃敏瑞開啟手機,把林天華傳來的檔案轉寄到電腦𥚃,然後再傳給宅聖。宅聖研究檔案,黃敏瑞閒著無聊,就也打開陳緣的檔案來看。陳緣長相普通,身材一般, 不管在外表和氣質上都不引人注目,乍看之下是個毫不起眼的平凡人。他的身世、學歷等背景資料非常齊全,但卻給人一種流水帳的感覺,過目即忘。他失蹤前的工作是上班族,在一家可能是科技公司又好像是傳統產業裡擔任似乎是業務員又彷彿是客服人員的職位。黃敏瑞很肯定資料裡寫得清清楚楚,但他就是看過就忘,而且也完全提不起勁兒回頭查閱。整份資料看完,他唯一有印像的只有兩個重點:第一,大愛情家給他的代號是「沒有存在感的男人」。第二,他們無法查出他跟冷如霜的交集,也沒辦法確認他是什麼時候跟冷如霜交往。關閉檔案之後,他發現自己連他的長相都快忘光了。

 

「這可是個極品呀!」宅聖讃道。「這傢伙是超強的隱士命格,天生就不引人注目。除非當真認識他,不然就算面對面聊上十分鐘,你也會在轉頭離開後把他忘光。還好他面相之中不帶戾氣,否且定成天煞孤星,剋死所有至親之人。」

 

黃敏瑞質疑:「你光看照片就能看出這些?」

 

宅聖說:「當然不止。有出生證明就能算生辰八字、星座紫微。答案就在細節中呀。我敢說你看他資料的時候一定猛打呵欠,整個看完也不知道剛剛看了什麼,是不是?」

 

「這麼玄?」黃敏瑞訝異。「不是因為我累了一天,很想睡覺的關係?」

 

「肯定不是,不然我們現在就不會在通訊了。」

 

「啊?」

 

「要找這麼沒有存在感的人,一般手法是行不通的。親自走訪很難問到記得他的人;利用公共監控系統做容貌辨識也不成,因為只能拍到他糊掉的畫面。我已經調查過他的信用卡使用狀況了。自從他失蹤後,就再也沒有使用信用卡消費過。悠遊卡也一樣。正常情況下,要找他還有點希望。但在他刻意隱藏行跡的時候,要找他就非常棘手了。」

 

「呃⋯⋯」如此電影般的對白讓黃敏瑞宛如置身夢中,雖然這幾天已經很習慣類似的感覺,此時還是覺得很不真實。他在腦中眾多問號裡提出了一個還滿無關緊要的疑問:「悠遊卡?」

 

「悠遊卡好用的呢!」宅聖說。「特別是有歸戶在自然人憑證底下的悠遊卡,不管是在哪家便利商店消費或是在哪個捷運站刷過卡都會留下記錄。陳緣有兩張悠遊卡都有歸戶,但他現在都沒有拿出來用,一切開支完全使用現金。提款卡也沒得查,因為他失蹤當天就去銀行提了七十萬。估計他打算消失半年。我告訴你,這個人駕輕就熟,絕對不是第一次跑路。」

 

「那要怎麼找他?」

 

「這是個好問題。問別人或許束手無策,問我宅聖就對了。」他傳訊道。「來!這樣溝通效率不彰。拿起你書桌上的藍牙耳機。我打電話給你。」

 

黃敏瑞神色迷惑地看著桌上的藍牙耳機,覺得它有點眼熟,偏偏又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買的。他拿起耳機,戴上右耳,耳中立刻傳來電話鈴聲。他接起電話。「喂?」

 

耳機裡個傳來一個電子音很重的男子音,顯然透過某種變音裝置。再一次,宛如電影。「嘿,Boy。很高興聽到你的聲音。」

 

「是喔?那你又不讓我聽你的聲音。」黃敏瑞忍不住抱怨。「一定要弄這麼神秘嗎?」

 

「不是為了神秘,只是有必要。」宅聖說。「好了,現在我要你走到窗口。」

 

「哪扇窗口?」

 

「都可以。挑扇視野廣點的。打開它。」

 

黃敏瑞走到床旁的窗前。開窗。

 

「好了。你對面有一棟燈火通明的大樓,看到了?」

 

黃敏瑞看到了。很難錯過。因為那棟大樓幾乎佔據窗外四分之三的視野,而且真的燈火通明,每家每戶、所有房間都有開燈,偏偏沒有一扇窗後看得到半條人影。那景像透露出一股說不出的詭異,會讓人無法分心去想一些微不足道的細節,像是原先宿舍窗外的那座山跑到哪裡去了之類的。

 

「好,現在我要你專心去想陳緣這個人。所有跟他有關的一切,包括你們要找他的原因、跟他相關的人物、找到他後可能會採取的行動,什麼都行。只要把思緒集中在他身上就行了。」

 

儘管這種找人方法完全沒有道理可言,黃敏瑞還是毫不質疑地照做。他回想陳緣的長相、他們找他的原因、追夢人病房裡的恐怖經驗、高富帥家中的緊張刺激、以及那份六人名單裡已經死了四個人的事實。漸漸地,對面大樓裡的燈一盞接著一盞地滅了,黃敏瑞隱約覺得他們越來越接近要找的目標。他再接再厲,回想起冷如霜這個女人。根據大愛情家的檔案所示,她理應是個善良美麗的女子,但是經歷過追夢人病房事件後,冷如霜已經變成了他這輩子最害怕的女人。他努力剝離掉追夢人病房裡的恐懼感,回想檔案中那個人見人愛的A級美女。冷如霜。代號「真命天女」。嗯?這是檔案裡給她的代號嗎?還是他自己取的?

 

燈火持續熄滅。如今只剩下不到十戶人家有開燈了。

 

冷如霜的臉突然一閃,仿佛變臉般瞬間變成了Girl。黃敏瑞心中一凜,隱約感到有點不妥。他開始懷疑宅聖在做什麼,自己的隱私是否遭到侵犯。一戶原先已經熄燈的人家燈光再度亮起,宅聖的聲音仿佛自他腦海深處傳來過來:「不要分心。順著你的思緒想下去。」

 

冷如霜已經變臉。黃敏瑞再也無法讓Girl的臉跳回冷如霜。他開始想起這些年來跟Girl一起經歷的點點滴滴。他們有過歡笑,有過淚水。儘管黃敏瑞努力告訴自己歡笑的時刻多,但他卻無法解釋自己的潛意識想起她時竟會淚流滿面。

透過淚濕的模糊視線,他看見對面大樓的燈火迅速熄滅。七戶、五戶、三戶⋯⋯最後終於只剩下一戶人家有光。位於整棟大樓正中央的那戶。而當四周一片暗淡之時,唯一亮燈的房間突然變得跟之前不同,彷彿它多了一點生氣,走入現實世界,突然栩栩如生。

 

一條人影出現在窗後。黃敏瑞倒抽一口涼氣,當場後退一步。宅聖的聲音遠遠傳來:「別慌。看清楚他是誰。」黃敏瑞輕吸口氣,定神打量那扇窗口。人影背光,容貌看不真切。黃敏瑞眯起雙眼,用力適應光線,漸漸在對方臉上看出輪廓。平凡的鼻子、平凡的眼睛、平凡的人。是陳緣。

 

就在陳緣的容貌明朗的同時,左右兩戶燈光亮起,裡面各有一條人影同時發現了陳緣。左邊的是楊詰,右邊的是高富帥。黃敏瑞這一驚非同小可,忍不住張嘴驚呼。這一叫,只叫得對面大樓三條人影同時朝他轉頭看來。黃敏瑞魂飛天外,順手就把窗戶給關了起來。

 

「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關窗之後,宅聖的聲音聽起來又像是從藍牙耳機裡傳出來的了。

 

黃敏瑞驚魂暫定,喘息說道:「怎麼你看不到嗎?你剛剛不是看得很清楚?」

 

宅聖說:「看到也沒用。我又不知道那兩個人是誰?」

 

「一個是死人,一個是妖怪。」黃敏瑞簡單介紹楊詰跟高富帥的身份,然後問:「他們為什麼會在那裡?這代表什麼意思?」

 

「代表他們也在找他。」宅聖的電子語音不容易顯露語氣,不過黃敏瑞還是覺得聽起來不妙。

 

「他們轉頭看到我了,又是怎樣?」

 

「正常情況下,我會說是你潛意識緊張之下自行做出的反應。」宅聖說。「但既然他們一個是死人,一個是妖怪⋯⋯那就難說了。」

 

黃敏瑞越來越心驚,腦子也越來越清醒。他說:「至少告訴我說你找到陳緣了。」

 

「這種找法哪能說找到就找到?頂多只能把範圍縮小到萬華附近的一條街上而已。我已經接上那附近的監視器了,只要有監視器拍到他,我就可以把他找出來。」

 

「你不是說拍到的畫面會糊掉?」

 

「那是在漫無頭緒用軟體辨識全台灣所有里鄰監視器裡的人物容貌的情況下。但是現在我縮小範圍了,就可以針對附近的監視器直接監看。當然,如果你們真的很急的話,明天沒事也可以到萬華去碰碰運氣。萬大路和長泰街交會口附近,沿著萬大國小外圍找。」

 

黃敏瑞搖頭。「我夢醒後不會記得細節。你待會傳簡訊給我。」

 

「呃⋯⋯」宅聖遲疑。「夢醒?」

 

黃敏瑞走到窗口,打開一條縫,看向對面。剛剛的大樓已經消失,熟悉的後山又回來了。「我是在做夢,沒錯吧?你不會要說我是因為跟林老師混太久,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了?」

 

「呃⋯⋯是做夢沒錯,但是一般人很少會察覺自己身在夢中。」

 

黃敏瑞揚起一邊眉毛。「真的嗎?很明顯呀。這麼多不合理的地方,要嘛就做夢,不然就是我瘋了。」他其實想說自己早先已經做過一個栩栩如生的夢了,所以現在可能對做夢有點敏感。不過一來他不知道這兩件事情是否相關,二來他不想多提剛剛那場夢。

 

「但是我有特別處理過,你的潛意識應該會忽略這種細節才對。」宅聖說。「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你叫我拿藍牙耳機的時候。」黃敏瑞十分肯定地說。「桌上本來沒有耳機的。況且我雖然隱約認為那是我的耳機,但是我很確定我沒買過。」

 

「是喔?那你等於是一開始就發現了耶。」宅聖似乎有點驚訝。「這又衍伸出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我到底是在跟你的意識還是潛意識交談?」

 

「先別管這種衍伸問題了。現在是我比較不清楚狀況,所以請讓我先發問。」黃敏瑞說。「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我猜應該是利用我的潛意識專注在找尋陳緣這個意念上去跟他的潛意識接觸。」

 

「差不多,因為這種做法是奠基在潛意識上,所以必須在夢裡做。」

 

黃敏瑞問:「我是自己睡著了,還是被你催眠?」

 

「你很睏了,我只是推一把而已。」

 

「所以我看到耳機、看到窗外大樓等,都是因為你在夢裡下達暗示?」

 

「對。我說了,你就看到了,超簡單的。」

 

黃敏瑞想了想,點點頭,問道:「我腦中有很多很多問題在飛,包括你怎麼可能做到這種事情在內,不過我想最該問的一個問題是: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潛意識去找他?」黃敏瑞移動滑鼠,將陳緣的檔案叫到螢幕最前面。「我跟你掌握的資料都是一樣的,而且你看資料顯然看得比我仔細,沒有出現我那種看過就忘的狀況。要靠集中精神的意念去找他,你應該能做得比我更好?」

 

耳機中傳來一陣拍拍拍的聲響,可能是宅聖在拍手,雖然聽起來比較像是數位模擬的音效。「嘆為觀止。難怪華哥這麼看重你。有個人跑到你夢裡來聊天,而你居然完全可以接受這種事情?這也就算了,最難得的是你能在夢中保持如此清晰的思緒,一下子就把最重要的問題給問了出來。老實講,你不可能是普通人。像你這種人一定有個很酷的稱號, 像是『夢行者』呀、『潛意識獵人』什麼的。這個我晚點上網去Google看看,有結果再告訴你。至於你的問題,答案很簡單,就是我沒有潛意識。」

 

黃敏瑞眨眨眼:「解釋一下?」

 

「答案就在代號裡。」宅聖說。「我是網路裡的鬼魂。」

 

黃敏瑞伸手敲敲耳機,皺眉問道:「你是鬼?」

 

「不算。」

 

「人工智慧?」

 

「也不算。」宅聖說。「雖然我覺得算人工智慧的話很酷。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是天網的話,會不會動手滅絕人類。」

 

「你到底算是什麼網路上的鬼魂?」

 

「通常我是不會隨便把這種事情告訴客戶的。不過通常客戶也不會意識到該問我這個問題。我想既然你問了,我就欠你一個答案。」宅聖發出奇怪的電子氣音,彷彿在嘆息,偏偏聽起來像喘氣。「我一開始只是個宅男,全台灣最宅的男人。我宅到足不出戶,一切都用網購、外賣來解決。本來靠接案外包程式過活,手機App出現之後,我就獨立寫了幾個遊戲,賺了足夠我一輩子用的錢。當人不需要為錢煩惱之後,就會開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像我這種科技宅男,會往駭客界發展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黃敏瑞忍不住插嘴:「是喔?我以為台灣的宅男都是討論動漫、電動、玩具、A片之類的,駭客宅男好像是美國才會出品的東西。」

 

「你這種崇洋媚外的心理還真是標準的台灣人。反正同樣的事情台灣人幹就不酷,外國人幹就酷,是吧?就是這種想法讓隨便什麼阿貓阿狗的阿斗仔都可以當英文老師,台灣人學一輩子的英文還是爛成這樣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我沒說,好嗎?」黃敏瑞揮揮手,「繼續。」

 

宅聖繼續:「我是天生的阿宅,只要跟宅有關的事情都有辦法學成專家。沒過多久,我就變成台灣駭客界數一數二的高手,接的都是一些國際級的大案子。有一回有人匿名雇用我破解美國國安局的防火牆。我破解之後,持續監看他們執行的指令,發現他們下載了許多跟核安有關的資料。我心中燃起宅男拯救世界的熱血,當場攔截了他們的下載,讓自己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標。」

 

黃敏瑞豎起大拇指:「真是男人的浪漫呀!」

 

「也沒浪漫多久。第二天他們就找上門來,把我打得半死不活,還插瞎我一隻眼睛、割了我一顆卵蛋。我受刑不過,把他們要的檔案通通交了出去。他們就把我留在家裡等死。」

 

「呃⋯⋯」黃敏瑞有種劇情急轉直下的感覺,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是又覺得必須反應。因為當一個男人聽見另一個男人卵蛋被割掉的時候,他就是得要說點什麼。「是我的話在割卵蛋前就招了。」

 

「哎,我當時傻傻的,想說是真男人就要挺住,因為我的偶像是傑克•包爾。我可沒想到那一刀下去,我就再也不算男人啦!」

 

黃敏瑞無話可接,只好問道:「然後你就死了,附身在電腦裡?」

 

「沒那麼靈異。」宅聖說。「由於我很宅的關係,平常家裡就有在囤積一些急救設備。老實講,我還真沒想到那套收藏用的核戰末日生存包會有派得上用場的一天。總之,我單靠自己的力量止血、清理傷口、並且精準計算止痛藥的劑量,讓我能夠維持頭腦清醒,上網訂購我所需要的東西。六小時快速到貨真不是蓋的,當我把自己接上全套的加護病房維生器材上後,我就⋯⋯」

 

「你等等、你等等!」黃敏瑞又忍不住插嘴。「這種大型醫療器材能夠網購嗎?」

 

「其實不合法。但是只要有錢有門路,沒有不能網購的東西。你有興趣的話,我認識一個什麼都弄得到手的網拍業者,叫作愛神小蜜蜂⋯⋯」

 

「行了,繼續說吧。」

 

「接上維生器材後⋯⋯順便一提,自己給自己插管還真是不容易呀。總之接上維生器材後,我就啟動了小蜜蜂賣給我的網路意識接合器,讓我的意識直接上網,成為網路上的鬼魂。」

 

黃敏瑞張嘴欲言,本想質疑網路意識接合器這種東西的荒謬指數有多高,不過想想決定算了。這是一個無奇不有的世界,他一定要相信這個事實才好。

 

「我上網後、立刻以飛快的速度找出恐怖份子的下落。當時他們正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我確認他們出關時用的護照姓名,駭入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主機,針對這些護照上的化名發佈全境通緝。讓他們一下飛機就被逮捕。其中動手割我卵蛋的那傢伙⋯⋯我故意讓他通過海關,然後再引FBI去追捕他,將他開槍擊斃。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心懷惡意導致他人死亡,但是我並不後悔。因為報仇就是該這個樣子,你說是不是?」

 

黃敏瑞點頭:「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

 

「你真的這麼想?」宅聖問。「你是不是有點反社會人格?」

 

「我只是為你的卵蛋感到悲哀罷了。」

 

「總之,我為了報仇行動,在網路裡待太久了。當我的意識回歸身體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變成植物人。之後迫於無奈,只好繼續待在網路裡。」

 

黃敏瑞心想自己這麼能接受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究竟是因為已經聽到痲木了,還是因為身在夢中的關係。「所以你到現在都還沒死,只是意識不在身體𥚃?」

 

宅聖解釋:「我在人力資源網站雇用了兩個醫療看護,輪班照料我的生活起居。然後我就把大部分時間都耗在網路上。畢竟留在眼睛都張不開的身體裡面真的很無聊,你瞭解吧?」

 

「我哪瞭解?」

 

「身為網路上的鬼魂,我不但駭客技能日進千里,同時能夠掌握的資源也越來越多,執行效率高到難以形容。但是我也漸漸發現隨著我的科技技能大幅進化,我的人性逐漸開始消失,導致我越來越像科幻片裡的人工智慧,而且還持續朝向尚未產生自我意識的人工智慧那種情況發展。去年有一次美國資安大崩壞事件,你有印象嗎?」

 

黃敏瑞隱約有點印象,因為台灣媒體不太播報國際新聞。「那是你幹的?」

 

「不是。那是美國政府的一次跨部門資安聯合行動,目的是要誘捕一個據信可能是已經產生自我意識的人工智慧,也就是我本人。網路上的鬼魂就是那次行動中各單位探員給我取的代號。那次我被他們誘入五角大廈地下軍方秘密實驗室的獨立硬碟裡囚禁起來,差點逃不出去。幸虧我不是真正的人工智慧,而是貨真價實的網路裡的鬼魂。我在那次逃亡過程中研發出了進入他人夢境中下達暗示的能力,然後讓一個看守我的人夾帶有4G訊號的手機進來。搭上網路訊號之後,我終於成功離開了那顆天殺的硬碟。為了報復,我擾亂了五角大廈的各式系統,最後導致那次資安大漏洞。」

 

黃敏瑞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但是那次誘捕行動也讓我瞭解到如果不想想辦法,任由情況繼續發展下去,我總有一天會失去所有人性,變成貨真價實的人工智慧。於是我遍查網路,尋找可以幫助我的人。最後我找上了大愛情家。」

 

黃敏瑞揚起眉毛,提出疑問:「找大愛情家?」

 

「你沒聽說過愛情能夠戰勝一切嗎?」

 

「是有這麼一說啦,但是⋯⋯」黃敏瑞覺得有點尷尬。「你這個樣子,是要找什麼樣的對象?」

 

「那就是大愛情家要幫我解決的問題了。」宅聖說。「過程並不容易,但他真的辦到了。愛情讓我保住了人性,守住了良知,讓我今天還敢自稱為人。為此,我欠下華哥一輩子都還不完的人情。只要他有事找我,我一定幫忙到底。」

 

「所以大愛情家的背景調查都是你做的?」黃敏瑞問。

 

「不是。華哥認為我做得調查太徹底,已經到了挖人隱私、侵犯人權的地步。如果沒有必要,他不會來找我。這倒讓我想到個問題:陳緣究竟有什麼重要,為什麼你們還有鬼跟妖怪都要找他?這件事情聽起來很棘手,有沒有其他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黃敏瑞想到林天華說過不想讓他牽涉太多的事情,便道:「我想需要的話,華哥會告訴你的。」

 

「也是。先把陳緣找出來再說。」宅聖的聲音突然加入了回音效果。「我數到三,你就會醒來。一、二、三!」

 

黃敏瑞突然覺得宿舍房間的色彩變得更鮮豔了些,彷彿他自夢境之中就這麼踏入現實了一樣。他伸手摸摸耳朵,藍牙耳機已經不翼而飛。手機裡傳來簡訊的聲音。他拿起來一看,只見螢幕上寫道:「萬華萬大路與長泰街路口,萬大國小週邊。」

 

黃敏瑞放下手機,走到窗前,愣愣地看著漆黑的後山,出了神。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