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敏瑞正要沉思,突然「咦」了一聲,坐直身子,只著螢幕上第二排的客廳畫面說:「老師,你看!」

 

林天華放大那個畫面,仔細觀察,只見客廳左側一個房間的房門本來是緊閉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開一半。他收起客廳畫面,叫出那個房間的畫面。由於天色已經全黑,房間內黑漆漆地,看不太清楚,印象中是間小臥房。林天華按下按鈕,又跳回同時顯示十二個畫面的主螢幕。

 

「我想是風......」林天華話沒說完,螢幕上又生動靜。只見剛剛兩個畫面中,那扇臥房門又繼續開啟,終於變成全開。儘管沒聽見聲音,黃敏瑞耳中還是自動配上鬼屋開門的嘎嘎聲響。「......吹的。」林天華說完之後,又盯著螢幕看了一會兒,確定再也沒有其他動靜後,他便若無其事地拿起漫畫繼續看。

 

黃敏瑞發現林天華三不五時會透過漫畫上緣偷看螢幕,懷疑他是不是在故作鎮定。他操控螢幕,叫回客廳畫面之前的錄影,反覆播放臥房門開啟的片段。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直上心頭,當日追夢人病房中所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越想越毛之下,他終於按奈不住,直接問林天華:「老師,你......有沒有看到什麼?」

 

「就門打開了呀。」

 

「我的意思是說......」黃敏瑞停頓一下,又說下去:「你有沒有看到是誰開的門?」

 

「沒有。」

 

「老師,」黃敏瑞伸過手去,拿走他的漫畫,嚴肅地問:「你是不是能看見什麼?」

 

林天華一把搶回漫畫,不過沒有繼續看,只看著他反問:「你以為我看得到什麼?」

 

「我不知道。今天早上那個女的是誰?」

 

「嘿嘿,我還以為你不會問呢。」林天華笑嘻嘻地說。「公司裡的人你全問過了,都沒問到答案嗎?」

 

「你怎麼知道我去問他們?」黃敏瑞有點做錯事被抓到的感覺。

 

「小貞會跟我說呀。你又沒叫她不能告訴我。」林天華一副賊樣。「怎麼樣?他們是怎麼跟你說的?」

 

黃敏瑞把他們的故事都說了一遍,最後說:「他們講得天花亂墜,結果跟你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們的故事都反應出他們本身的想法。」林天華笑。「小貞總覺得自己是個過客,不屬於我們這個團體。他喜歡我們這些人,願意跟我們一起混,但她會刻意不要跟我們太熟。所以她會注意團體間的八卦,不過一旦發現事情會涉及太多隱私的時候,她就會開始保持距離。她懷疑我可以看到些什麼,本來很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然而在從阿強他們口中得知事情跟我的過去有關,牽扯到一個代號小甜甜的女人,多半是我生命中一段不願提起的傷心事後,她就退縮了。」

 

「她為什麼這樣?」

 

「因為她是公主,不喜歡跟平民百姓太熟。」

 

黃敏瑞搖頭。「我不覺得她有那麼誇張。」

 

「因為你對她有好感,所以忽略她的缺點。」

 

黃敏瑞還是搖頭。

 

「好,我相信你的感覺。」林天華笑道。「不管是不是因為公主病的關係,總之在她眼中,朋友跟情人總是一個一個離她遠去。儘管她很努力在檢討自己,她還是面臨了一些情感受創的問題。她不敢輕易付出感情,因為她深怕有朝一日,新交的朋友還是會離開她。」

 

黃敏瑞「嗯」了一聲,似乎若有所思。林天華問他怎麼了,他說:「我在想我有沒有跟好朋友絕交過。」

 

「有嗎?」

 

「有。」黃敏瑞點頭。「國中的時候,我很外向,很愛出風頭,常常口無遮攔,然後禍從口出。我記得我最好的朋友有一天突然就不理我了。問他幹嘛,他也不肯說。後來有一堂下課,他自己走到我面前來,目光含淚,對我吼道:『你想知道我為什麼不理你?自己想想你說過什麼話吧!』」黃敏瑞搖頭苦笑。「我始終沒想出來我究竟說了什麼話把他傷成那樣,但我意識到必須改變自己。我開始自我壓抑,變得害羞內向、沈默寡言。偶爾管不住自己,說話又得罪人後,我就會再度修正自己的個性。時至今日,我常常懷疑自己當年有沒有壓抑過頭,扼殺了自己的本性。我其實不確定這樣是好是壞,因為有時候我還滿希望能夠像從前那樣口無遮攔,大聲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但是我嘗試過,我做不到了。我現在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好多,希望能夠面面俱到,不得罪任何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知道我矯枉過正。每次看到小貞,我就想跟她聊聊這段往事。我肯定她想要改變的決心,但有時候改變太多,人會變得不認得自己。」

 

「既然每次看到她都想講,那你為什麼到現在還沒跟她講呢?」

 

黃敏瑞聳肩:「交淺言深呀。我跟她又沒有那麼熟。」

 

「那你覺得要多熟才不算交淺言深呢?」林天華饒富興味地問。「你們現在每天早上共進早餐,起碼也會聊個十幾分鐘到半個小時。兩個禮拜下來,你們也聊得不少了吧?說不定比你有些認識三年半的同學聊得還多呢。」

 

黃敏瑞倒是沒有這麼想過,他問:「每天這樣閒聊幾句,就算朋友了嗎?」

 

林天華緩緩搖頭,似乎在說孺子不可教也:「小子,她如果不想跟你交朋友的話,每天這樣跟你閒聊?你看不出來早上十點半到十一點是咖啡店很忙碌的時段嗎?」

 

「我當然看得出來呀。」黃敏瑞說。「你以為我是偶像劇裡那些什麼暗示都看不懂的笨男主角嗎?問題是你們一直強調她什麼公主病,講得好像她肯跟我說話都是屈尊就卑一樣。我怎麼可能會多想什麼......」

 

「好了、好了,」林天華搖手道。「你不需要多想,我也不是說她喜歡你或什麼的。或許是因為你跟她年紀比較相近,或許她純粹是看你比較順眼,總之她願意花時間在你身上,我就覺得這是件好事。如果你不排斥的話,我認為就不用去管什麼交淺言深,把你的想法說給她聽,讓她感受到你的關懷。如果不想她矯枉過正,現在該是她開始接觸人群的時候了。」

 

黃敏瑞神色懷疑:「你不是要求她一年內不要交朋友,不要惹事非,連跟人視訊都不行嗎?」

 

林天華兩手一攤:「哎呀,這種話哪家父母沒跟小孩說過,又有哪家小孩乖乖照做的?話說回來,我可不是叫你去把她喔。我只是要你去多關心她一點。當然這種關心是要發自內心的,必須自願才行。好不好?她的公主病想要進一步改善,說不定要著落在你身上。」

 

黃敏瑞無所謂地聳一聳肩:「好啊,她找我晚上一起玩線上遊戲,到時候我跟她說說看。」

 

「好,你看著辦。」

 

黃敏瑞看了一下螢幕,又回過頭來問道:「那阿強那個情魔的故事又是怎麼回事?」

 

「阿強這個人從前很花心的。」林天華說。「倒不是說他逢場作戲,不付出感情;比較像是感情豐富,見一個愛一個。他很容易喜新厭舊,會覺得對不起舊人,但又沒有辦法讓自己不迎向新人。當年他來找我求助的時候,檔案上的代號是『花心大蘿蔔』。」

 

「我真好奇你們公司員工是怎麼應徵的。」

 

「一切都是緣份。」林天華說。「總之,他很自責,內心深處老覺得自己在做壞事,遲早會有報應。於是他的故事裡就出現了這個情殺魔,附身在癡情男女身上,專門報復他這種負心漢。」

 

黃敏瑞想了一想,覺得有點不大對勁。他問:「那他遇過嗎?我是說情殺。」

 

林天華揚眉:「你覺得他遇過?」

 

黃敏瑞說:「我只是覺得他編造出情殺魔附身的故事,彷彿是要為做出情殺這種事情的人開脫。」

 

林天華凝視他一段時間,然後緩緩點頭道:「從前在阿強的生命中有個女人,我們姑且稱她為小甜甜。這個小甜甜嘛......」林天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最後嘆了口氣道:「這樣說吧,有誰願意相信曾經深愛過的女孩竟然會拿刀來砍自己?而且還砍紅了眼,彷彿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情殺魔存在的話,一切就合理多了,也浪漫多了,不是嗎?」

 

「小甜甜?」黃敏瑞語氣遲疑,心有所感,隱約在幻想誰將來會成為他故事裡的小甜甜。他大概已經知道是誰了。

 

「至於小彤的故事......」林天華繼續說。「你覺得呢?」

 

「她在等待英勇的王子擊敗惡龍來救她?」黃敏瑞邊搖頭邊說。「但是我很難想像像彤姊那麼獨立又有自信的女人會期待王子拯救。」

 

「不要小看迪士尼公主系列對小女孩的影響力。」林天華嘖嘖兩聲,搖晃食指道。「真愛之吻是可以破除一切魔咒的寶物。但是說到底,小彤是個主動的女人,她不喜歡、也不想要被動地等待王子出現。如果要拿公主來比喻,她絕不是白雪或奧蘿拉那種喪失意識、躺在床上,連到最後給她真愛之吻的人是誰都無法掌控的舊時代公主。她比較像是史瑞克裡的費歐娜,期待王子拯救只是她內心浪漫的憧憬,事實上當她找到真愛的時候,她會不顧一切地主動追求。問題在於她認定真愛的方式幾近自虐,我強烈懷疑她想要的不是真愛,而是難以達成的挑戰。」

 

黃敏瑞有點糊塗了。「老師,你在說什麼?」

 

「其實她留在公司,是在等我追她。」

 

黃敏瑞楞了一愣,問道:「你說這話不害臊嗎?」

 

「是事實又何必害臊?」林天華滿臉認真。「我身為一個愛情家,你一定要相信我的判斷才好。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她被惡龍抓走了,就等著我去救她。惡龍還給了期限,十年唷。十年內如果我不去救她......」

 

「會怎麼樣?」

 

林天華聳肩:「她就自己逃出來呀。你不會以為像她那麼獨立自主的女人,會把自己困在一段單相思裡這麼久吧?」

 

「這個故事真的是這麼解的嗎?」黃敏瑞超級懷疑。

 

「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這個事實才好。」

 

「那那個惡龍究竟又代表什麼呢?」

 

「在這個案例裡,惡龍就是我本人。是我的心結。阻止我去追求她或任何其他女人的想法。」林天華解釋道。「幹我們這一行久了,你自然會知道愛情的道路上是有阻礙的。越是轟轟烈烈的愛情,越可能遇到機機車車的阻礙。就像阿強那個愛情界的平衡理論一樣,冥冥之中彷彿有股力量在阻止人們戀愛。說好聽一點可以叫做愛情的試煉。但是我必須說,有時候那些試煉真的超機車、超不必要的。」

 

「但是...... 」黃敏瑞不解。「彤姊有什麼不好嗎?為什麼你不肯追她呢?」

 

林天華揚起一邊眉毛,反問他:「小貞有什麼不好,你幹嘛不追她?」

 

黃敏瑞想了想:「因為心有所屬?」

 

「可不是嗎?」

 

對面別墅鐵門開啓,一輛法拉利駛過他們車旁,緩緩轉入高富帥家中。林天華拿出相機,趁鐵門尚未全關之前照了幾張相。「是高富帥,車裡只有他一個人。」他說完放下相機,看回螢幕,開始觀察高富帥回到家中的舉動。

 

「老師,」黃敏瑞跟他一起看了會兒螢幕,思緒又跳回之前的話題。「你的小甜甜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天華頭也不回:「不告訴你。」

 

黃敏瑞不死心:「那你究竟能看到什麼?」

 

「也沒什麼。」

 

黃敏瑞有點不耐煩。他不喜歡林天華這種故弄玄虛的態度。「你明明就看得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為什麼不肯承認?」

 

「因為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麼。」林天華直接了當地答道。「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看到追夢人想像中的冷如霜,還是我自己想像中的冷如霜。我不知道我是真的能的能見鬼,還是我腦子告訴我說見鬼了。附身情殺魔?你覺得是我真的看得到這種東西比較合理,還是因為接受了阿強的暗示,於是想像出他們的存在比較合理?我不能肯定我到底是天賦異秉,抑或單純只是神經病。我超擔心那一切都是我幻想出來的,你懂嗎?」

 

黃敏瑞沒想到會聽到這種答案,一時之間無言以對。正當他開口想要說點什麼時,林天華揮手阻止他,比向螢幕說:「你看他在幹什麼?」

 

螢幕上的客廳畫面顯示高富帥剛剛進入客廳,開燈,脫下外衣,順手跟沙發的方向揮手招呼。沙發上顯然沒有人坐在上面。

 

「他好像在跟沙發打招呼。」黃敏瑞大聲思考。他不知道自己是見怪不怪,還是發現用這種陳述事實的語調說話比較不可怕。他跟林天華一起湊到螢幕前瞇起眼睛看,兩人都是一般心思,想看看沙發有沒有凹陷的痕跡。似乎沒有。「老實說,老師,」黃敏瑞瞪著螢幕說,「你真的沒有在螢幕上看到其他人嗎?」

 

「真的沒有。」

 

高富帥走進廁所,上小號,沖馬桶,洗手,洗臉,然後回到客廳。過程中他一直在說話,講述今天在公司發生的瑣事,包括PM計畫中的新產品、客戶提出的怪要求、還有業務部的美女跟人事部的帥哥在廁所裡做愛等八卦。他講得興高采烈,完全不像是自言自語的模樣。

 

「他可能很喜歡聽自己的聲音。」黃敏瑞說。

 

「嗯......」林天華點頭評論:「我比較想知道業務部的美女跟人事部的帥哥在廁所做愛的八卦是誰流傳出來的?」

 

「那是重點嗎?」

 

「一點也不。」

 

高富帥打開冰箱,拿出兩瓶啤酒,走到沙發前坐下。他打開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然後神情享受地躺上沙發靠背。他閉上雙眼,腦袋微向右側,彷彿依靠在沙發上某個看不到的東西上。接著他微微一笑,抬起頭來,噘起嘴唇,作親吻狀。他親了空氣好幾秒,親到連舌頭都伸出來擺動,然後才滿臉歡愉地靠回沙發。

 

「好了,很明顯他在跟人親親。」黃敏瑞指著螢幕道。「這個動作不可能有其他解釋吧?」

 

林天華聳肩不答,仔細觀察。

 

高富帥轉頭向右,神情嚴肅,問道:「有這種事?」接著他回過頭來,直視螢幕,說:「妳是說那裡?」

 

林天華跟黃敏瑞不約而同地挺直腰身,自螢幕前退開,目光始終保持在客廳的畫面上。

 

高富帥站起身來,看著螢幕一會兒,然後開始向前走。在黃敏瑞額頭上冒出冷汗的同時,他於螢幕前站定,側頭看著他們,伸出手指在螢幕上戳了戳。他揚眉微笑,回頭說道:「真的有耶!好厲害唷,看起來跟透明的一樣。」他轉回頭來,繼續打量微型攝影機。「這什麼技術?我該叫公司的人拿回去研究。」他提高音。「妳說每個房間都有嗎?這樣探人隱私,很要不得。還記得上次想要偷拍我的記者最後怎麼了嗎?嘿嘿,那次真是有趣呀。」他突然臉色一沉,整個人氣勢大變,冷冷盯著螢幕,說道:「有膽量調查我,就該有勇氣承擔後果。我最討厭看人哭天搶地的了。」

 

黃敏瑞突然心跳加速,渾身所有毛細孔彷彿都冒出冷汗,目光似乎被對方的雙眼定住,說什麼也轉不開。就看到螢幕上十二個畫面一個接著一個消失,變成黑白相間的雜訊,最後就只剩下客廳的畫面正常運作。而螢幕上,高富帥英俊的面孔依舊,但是英俊的感覺蕩然無存。他看起來很恐怖。

 

黃敏瑞恐懼異常,雙眼劇痛,鼻子中液體狂洩,顯然是流出大量鮮血。

 

林天華狠狠甩他一巴掌,打得他回過神來。「別盯著他眼睛看。」林天華自後座扯了幾張面紙,捂住黃敏瑞鼻孔,又說:「血不要滴在我車上。」黃敏瑞接過面紙,壓住鼻樑,一時間嚇得說不出話來,也不敢回頭去看螢幕。

 

螢幕裡的高富帥冷冷地「哼」了一聲,聽起來有點類似野獸低沉的嘶吼。黃敏瑞心驚膽跳,鼓起勇氣偏過眼珠,透過眼角側看螢幕。他發誓有看到高富帥的眼睛閃閃發光。

 

「啊,我說是誰呢,原來是林先生。」高富帥語氣似是閒話家常,但卻散發出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你果然是個鍥而不捨的人。我不肯見你,你就使出這種非法的手段。」

 

黃敏瑞轉向林天華,只見林天華目不轉睛地看著螢幕,沒有出現流鼻血或任何痛苦的跡象。他眉頭深鎖,顯然在思考當前局勢。

 

「怎麼不說話?你千方百計要見我,不是就想要跟我談談嗎?」高富帥恍然大悟。「喔,你在想這個監視器是單向的,我不可能看到你的影像,更不可能聽見你的聲音,是吧?別擔心,我可以。因為我就是這麼厲害。」

 

林天華深吸口氣,說道:「你沒有辦法跟警方證明監聽設備是我放的。」

 

「齁齁齁齁齁齁齁......」高富帥笑著說:「從你欺到我家裡來那一刻起,訴諸法律的時間就已經過去了。現在這是私人恩怨。」他伸出食指,抵住監視器。螢幕突然變黑,然後剩下雜訊。

 

林天華立刻發動引擎,轉上巷道。正要開始加速,高富帥家的鐵門打開,高富帥本人一腳跨出門外,半身探出門外。林天華油門直踩到底,在一陣尖銳的輪胎摩擦聲中疾衝而出。不到一百公尺外就是巷口,紅燈,幹道車多,但是林天華還是毫不減速地衝了出去,只嚇得黃敏瑞哇哇大叫,顧不得捂鼻子,手忙腳亂地去扯安全帶。林天華衝過巷口,進入對面窄巷,正待鬆一口氣,突然「碰」地一聲,車頂凹陷,似乎有什麼重物從天而降。

 

黃敏瑞忍耐不住,大聲問道:「這是什麼情形?」

 

林天華更不減速,在窄巷中以近百公里的時速衝向下一個轉角,讓黃敏瑞體驗到人生中的第一次甩尾過彎。黃敏瑞渾身僵硬,緊貼在椅背上,身體隨著疾甩而出的離心力晃動,尖叫聲中隱約透過眼角看見一條黑影閃過窗外,彷彿車頂有樣東西在急速過彎時被甩下車。黃敏瑞驚魂不定,在車輛恢復直行後立刻轉身回頭,不過沒在後方路旁看見任何被甩下車頂的東西。他抬頭看向車頂,剛剛的凹痕不知道是又彈回原位了,還是根本出自他的想像。他連喘幾聲,突然讓倒灌的鼻血嗆到,於是又扯了幾張面紙去捂鼻子。再開出幾百公尺,轉上捷運沿線的幹道,進入下班車潮中後,林天華才終於放慢車速。

 

「你沒事吧?」林天華一邊顧慮路況,一邊分神檢視黃敏瑞,托著他的下巴左轉右轉,確認他除了流鼻血外沒有其他創傷。「有沒有哪裡痛?」

 

黃敏瑞放下所有男子氣概,透過垂在嘴前的染血面紙說:「我好害怕。」

 

「乖,會怕是正常的。」林天華摸摸他的腦袋,彷彿安撫小孩般說。「任誰第一次遇上都會害怕。」

 

黃敏瑞猛然轉頭,瞪著他問:「難道你不是第一次遇上這種事嗎?」

 

林天華聳肩:「我見多識廣,遇過類似的事情也很正常呀。」

 

「那你倒是告訴我,剛剛是什麼東西跳到我們車上?時速破百的車上?」

 

林天華搖頭。「我不知道。沒看到他。」

 

「你有見過有人能透過監視器看見另外一邊的人,聽見另外一邊的聲音?」

 

「沒有。」

 

「這個高富帥究竟是什麼人?」黃敏瑞越問越大聲。他情緒激動,有點管不處自己。「你一定知道些什麼!不然你剛剛幹嘛要逃那麼快?」

 

「人家都已經在不可能看到我們的情況下看到我們了,你還不知道要拔腿就跑?」林天華理所當然地說。「難道要等到他的手從螢幕裡伸出來抓住你的喉嚨,你才知道大事不妙?」

 

黃敏瑞看了看滿是雜訊的螢幕,右手忍不住摸摸自己喉嚨,彷彿真的被平空冒出來的怪手給抓了一樣。「不是呀,老師⋯⋯那個到底是不是人呀?」

 

「天知道。」林天華順手把螢幕關掉,蓋上小蜜蜂的公事包。「總之我會想辦法調查清楚。」

 

「都這樣了,你還要查下去?」黃敏瑞真的讓剛才的事情嚇到了。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老師,你的專業是教人談戀愛,真的管得了這種事嗎?」

 

「嘿嘿,」林天華冷笑兩聲。「你太小看教人談戀愛這種專業了。要問世間情,需懂世間事。我的本事比你想像中要大多了。」

 

其實在黃敏瑞涉世未深的一生中,見過本事最大的人就是林天華。他根本已經把林天華當作無所不能的高人看待。但是要說林天華能夠應付剛剛遇上的那種⋯⋯呃⋯⋯妖怪?黃敏瑞還是認為不可能。他說:「老師,我看算了啦。跟冷如霜有關的男人,一個自殺,一個發瘋,還有一個是⋯⋯呃⋯⋯妖怪。我們不要再管這件事情了,好不好?她有那麼多前男友,天知道繼續挖下去,還會挖出什麼怪咖來?」

 

「你這樣說還真是有趣。」林天華注意左右照後鏡,確認沒人跟來,然後把車停在路邊,正色説道:「Boy,事到如今,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這事説了可能會讓你更害怕,但是現在也不好繼續瞞著你。其實,你下午問我追夢人名單上其他五個人調查如何,我説先查高富帥,那是為了怕你擔心才這麼説的。事實上,冷如霜六個前男友裡,有四個已經死了,一個下落不明,高富帥是我們唯一找得到的人。」

 

「死了?」黃敏瑞彷彿掉入比剛剛還不真實的旋渦裡,剎那間天旋地轉,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怎麼死的?」

 

「兇殺。」林天華說。「都是被刀砍死的。有的一刀斃命,有的身中七八刀,全都死在住處,沒有目擊証人。他們分別住在台北市和新北市各處,案子屬於不同分局管轄,加上警方並沒有發現四名死者都曾交過同一個女友的關聯,所以這幾件命案始終沒有被聯想在一起。」

 

黃敏瑞說:「你已經找到關聯了,就交給警方處理吧。」

 

「你要我怎麼交待這個關聯是從哪裡得來的?告訴他們我是從個瘋子那邊抄來的名單?要是他們真的相信這幾個人都是冷如霜的前男友,追夢人會成為他們眼中的頭號嫌疑犯。我不希望情況演變至那個地步。」

 

黃敏瑞點頭:「是呀,追夢人已經這麼可憐了,不應該再遇上這種事。」

 

林天華側頭看他。「你真的是這樣想?」

 

「什麼?」黃敏瑞不解。「他很可憐?」

 

「他當然很可憐,但那並不表示他就不可怕了。」林天華搖搖頭,輕嘆口氣,似乎解釋此事令他惋惜。「老實說,殺那四個人的兇手很可能就是他。」在黃敏瑞有機會開口前,他揚手先道:「他之所以抄下這些人的資料,本來就是出於嫉妒,而我們也很清楚他心理不正常。要說是他把過去的情敵找出來殺掉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要知道,這些人早在跟冷如霜交往時就已經出現在他夢𥚃。他嫉妒他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搞不好冷如霜跟他分手,就是因為發現他殺人。」

 

「哇,老師,」黃敏瑞嘆為觀止:「你是不是相信人性本惡呀?」

 

「傻瓜,我是個愛情家。我相信人性本愛。」林天華說。「但那並不表示我要對合理的懷疑視而不見。大人的世界是很複雜的,愛情的世界也可以很複雜。僅管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所樂見,但是也不可一味地忽略,不然可是會吃虧的。」

 

「這件事情明擺的有個大魔頭在。我認為是高富帥殺了他們的可能較大。」

 

「有可能。」林天華點頭。「但是我們對他並不瞭解,也不知道他有何動機殺人。沒錯,他看起來很可怕,把我們嚇得屁滾尿流,但那是我們先來招惹他的,記得嗎?更何況,我們在追夢人那裡受到的驚嚇也未必比剛剛少了。」他拍拍黃敏瑞的肩膀,「好啦,我也不是一定要你把追夢人當成壞蛋看,我只是不希望你對他抱有太大的期望。以目前的資料來看,他嫌疑最大。」

 

黃敏瑞看了他一會兒,緩緩點頭,問道:「你說還有一個人下落不明?」

 

「對。他叫陳緣。我認為他是發現有人在獵殺冷如霜的老情人,所以先躲起來了。」林天華分析道。「冷如霜既然會跟追夢人說起從前情人的事情,自然也有可能跟之前的男友說過。陳緣會發現死者都跟冷如霜有關也是很合理的事。當然,他也可能知道更多內情,這就得先把他找出來才能弄清楚了。」

 

黃敏瑞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如果是追夢人幹的,他有什麼理由把名單給我們?」

 

「要嘛就是他瘋得徹底,不記得殺過人,不然就是別有目的。」

 

「什麼目的?」

 

「想要透過我們找出陳緣?」林天華慫聳肩。「或是要我們幫忙幹掉高富帥?」

 

黃敏瑞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並不單純。「老師,這太唬爛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顯然不是我們平民老百姓能管的,不管你怎麼說,都沒道理不交給警方處理。就算解釋起來麻煩,以你多年幫人泡妞的經驗,難道沒有認識警察嗎?上次處理楊詰跳樓案的陳組長應該就可以了。你到底為什麼不報警?」

 

林天華冷冷看著他,一時不答話。

 

「你在敷衍我。」黃敏瑞皺眉說道。

 

林大華搖頭。「我不是敷衍你。只是事情沒弄清楚前,我並不想妄下結論。我不想警方涉入,因為我認為警方可能越幫越忙。聽著,只要我能肯定這件事情是我想得那樣,立刻就跟警方把整件事情全盤托出,好嗎?」

 

黃敏瑞神色懷疑:「要怎麽樣才能肯定?」

 

「找出失蹤的第六個人。」林天華說。「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很會找人嗎?」

 

「放心,」林天華微笑。「我認識全台灣最宅的男人。」

 

「認識那種人很光榮嗎?」

 

「超光榮的,我告訴你。」林天華伸手到黃敏瑞的口袋裡取出他的手機,一邊迅速操作,一邊說道:「此人人稱『宅聖』、代號『史上最強駭客』、又叫『網路裡的鬼魂』。他是網路上的鬼魂,從來不拍照,也沒有人見過他。沒有知道他的長相和真實身分。反正所有能在網路上查到的東西,他都能幫你查出來。」

 

「這麼厲害,幹嘛不直接找他查高富帥?」

 

「之前不找是因為我沒想到高富帥這麼難搞;現在不找是不想讓他惹禍上身。我們先從陳緣著手,真的不行再讓他去查高富帥。」他把手機還給黃敏瑞。「我已經用你的手機釋出要找他的訊息了。他很快就會跟你聯絡。大愛情家現在被高富帥盯上,只有你才適合露面。我會把陳緣的資料傳給你,跟宅聖交涉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