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敏瑞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林天華打來的:「Boy,閒著沒事嗎?跟我出去晃晃。」黃敏瑞告別小彤,向色情狂點頭示意,然後離開健身房。下得運動中心一樓,只見林天華已經等在門外。

 

「老師,你知道我在這裡?」黃敏瑞微微吃驚。

 

「問一下不就知道了嗎?」林天華打量他片刻,壓低聲音問道:「說實話,你不是來找色情狂的吧?」

 

「不是!」

 

林天華把車留在運動中心,往外就走。黃敏瑞見不用開車,連忙跟上去問他要去哪裡。林天華說:「帶你去一家很酷的店。」「什麼店?」「『愛神小蜜蜂』。」「什麼?」「『愛神小蜜蜂』。」「什麼店呀?」

 

林天華邊走邊解釋:「這家店專賣各式各樣與愛情相關的小道具。從信封、信紙、小禮品等純情道具,到保險套、按摩棒、跳蛋之類的情趣道具,一直到跟蹤、監聽、攝影等抓猴道具,舉凡當今世上跟男女愛情有關的東西,它都有賣。」

 

「這麼厲害?」黃敏瑞嘆道。「聽起來是家很大的店。」

 

「在台北開這麼大店,光店租就賠光了。」林天華搖頭。「它基本上是網路商店,只有倉庫,沒有門市。我也只有臨時需要道具,等不及網購的時候才會跑出來找它。」

 

「喔,所以你是跟人約了面交?」

 

「不是。」林天華神祕兮兮地笑道:「答案就在名字裡呀。愛情『小蜜蜂』。小蜜蜂,你懂不懂?」

 

黃敏瑞搖頭:「不懂,什麼是小蜜蜂?」

 

「真是沒當過兵的小朋友。」林天華無奈解釋。「我們當兵新訓的時候,每天野外出操,就會有『小蜜蜂』跑到我們出操的地點來賣飲料。一般小規模的就是戴斗笠的大嬸騎輛摩托車就來了。資本雄厚的就開小卡車來,這種除了飲料外,還會賣些菸啦、軍需品什麼的,阿兵哥會想補的貨應有盡有。」

 

「厲害、厲害?」

 

兩人說著轉過一個巷口,只見前方不遠處停了一輛白色小貨車。車旁有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一邊抽煙,一邊滑手機,聽見有人走近,抬頭看了一看,見到是林天華,登時笑容滿面,出聲招呼:「華哥!」

 

「蜂哥。」林天華說著走到車後站定,往黃敏瑞一指:「這是我新收的小弟,叫Boy。」

 

「Boy哥,」小蜜蜂笑嘻嘻地握起黃敏瑞的手。「多多關照、多多關照!」

 

「呃......蜂大哥。」黃敏瑞不太確定地跟他握手,同時瞄向林天華,心想:「新收的小弟?」

 

「哎呀!Boy哥英俊挺拔,一表人才,一看就知道是情場高手高手高高手!初次見面,沒什麼好孝敬的,就拿這盒東西當做是見面禮吧。以Boy哥這個年紀、這等活力,應該是過不了幾天就用完啦!」小蜜蜂說著順手自上衣口袋裡抽出一個小紙盒,放在黃敏瑞手心裡。黃敏瑞拿起來一看,原來是Playboy保險套十二加三超值包。

 

「這…...」黃敏瑞神色尷尬,掌心微微顫抖。

 

「Boy哥,我當然知道這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但這真的是好東西呀,我告訴你!」小蜜蜂熱情地說。「螺紋誘惑、點點顆粒,內外皆有,可不是只爽女生。這包共十二枚,每一枚口味都不一樣。從巧克力、草莓、葡萄、一直到酸菜、麻辣,應有盡有,除了氣味不同外,觸感也各有獨到之處。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上面的超級無敵特調潤滑液,它這個之滑呀,不管你插哪個洞都能直進直出,毫無窒礙!」

 

最後那句話讓黃敏瑞當場嗆到。他問:「你說的是人話嗎?」

 

「Boy哥怎麼這麼說呢?我不但說得一口人話,還是百分百男人的話。」小蜜蜂口沫橫飛。「小弟跟你一見如故,深信我們是同道中人。那種普通初次見面的社交禮物就別提了。來!」他從褲子口袋裡抽出一小包密封袋,裡面裝有幾顆藍色藥丸。「這…...」他楞了一愣,笑道:「對不起,拿錯了。以Boy哥的年紀,自然用不到這玩意兒。」他把藍色藥丸收好,又拿出一包白色藥丸。「這一包就是GVBS強效迷姦藥,乃是出外旅遊......」

 

黃敏瑞瞪大雙眼,大聲道:「我不要!」

 

小蜜蜂一拍大腿,指著黃敏瑞的鼻子說:「好!Boy哥果然識貨,一眼就看出這是不入流的東西!今日風和日麗,他鄉遇故知,我不得不拿出我壓箱底的好貨出來,給Boy哥品評品評。你看著我的眼睛!」他凝視黃敏瑞,越看越近,最後在相距二十公分左右的距離對他眨了眨眼。

 

黃敏瑞側頭:「你對我眨眼?」

 

「錯!」小蜜蜂大聲糾正:「是眨巴眼!」

 

「不會吧?」

 

小蜜蜂自屁股口袋裡拿出一包金藥丸:「猜猜這包是什麼?」

 

「難道是淫賤......?」

 

「正是!」小蜜蜂一把將藥丸塞到黃敏瑞沒拿保險套的那隻手上。「Boy哥,莫說我愛神小蜜蜂沒有關照過你。這包催情聖藥,我就免費給了你啦!」

 

黃敏瑞不知這春藥是真是假,只覺得有股當場收下的衝動。「多謝!」他說,隨即本能性地指著小蜜蜂的嘴巴說道:「咦?你喉嚨裡有塊油炸粿。」

 

小蜜蜂搖晃食指指著他:「Boy哥果然是同道中人,不過我已經十幾年沒中這招啦!哈哈哈!」笑完不再理會黃敏瑞,轉向林天華問道:「華哥急著Call我出來,不知道有什麼關照的呀?」

 

林天華說:「我要弄些抓猴道具。」

 

「有!」小蜜蜂歪著嘴笑:「華哥有指定要些什麼嗎?」

 

林天華搖頭:「科技變動太快,還是你介紹吧。」

 

「我最喜歡介紹商品了!」小蜜蜂抓起小貨車後門,兩手往外一拉,琳琅滿目的商品登時陳列在兩人面前。「華哥有兩年沒來買抓猴道具。這兩年果然就像華哥所說,科技變化特大。」他推開一層情趣用品,在後方第二排的陳列櫃裡拿出一個小提箱。「這是我親自搭配的抓猴一號餐。銷路最好的就這一套了。」他把提箱拿到身前,打開箱蓋,對兩人解說道:「六台微型監視器,看你要針孔型、螺絲型、鈕釦型都可以自由搭配,信號特強,不需無線網路連線,只要待在五百公尺範圍內都可以即時收到1080P的彩色畫面,絕對不會遺漏任何細節。當然,缺點就是你要連這台充當接受器的筆電一起買。價格是貴了點,但絕對物超所值。」

 

林天華跟黃敏瑞各拿起一顆監視器起來看。黃敏瑞神色讚嘆,但是林天華似乎不甚滿意。他把監視器放回箱中,問道:「收音呢?」

 

小蜜蜂聳肩:「收音效果差強人意,人家體積做得這麼小,麥克風就沒辦法弄太敏銳的。但是華哥,抓猴這種事情你也知道,叫起來魂都飛了,隨便什麼爛麥克風都收得了音。」一看林天華眉頭微蹙,他立刻笑道:「當然,小弟我什麼都想到了。既然華哥想要聽清楚一點,抓猴一號餐裡還附兩支高敏感麥克風。只要放在目標房間裡的任何角落,都可以把聲音收得一清二楚。不過抓猴這種事情,當然是盡量別讓當事人起疑。你如果裝置放太多了,被發現的機會就會提高。」

 

林天華點點頭:「你有對講機嗎?」

 

「有哇!」小蜜蜂拉開箱蓋內側的魔鬼沾,自內袋中取出兩盒未開封的對講機。「收訊範圍一樣是五百公尺,聲音超級清楚,我告訴你。而且呀,你如果願意加一百塊的話,我還有Hello Kitty版。」

 

林天華看著他:「我要Hello Kitty對講機幹什麼?」

 

「呃......這很難講。」小蜜蜂說著反手從車廂裡拿出一盒Hello Kitty對講機。「上禮拜才有位漂亮小姐加五百塊跟我買過。有人就是無法抗拒Hello Kitty。」

 

「真是什麼人都有。」

 

黃敏瑞接過Hello Kitty對講機看了一看,問他:「你有沒有紫色超殺女版的?」

 

林天華一把搶走Hello Kitty對講機,丟回小蜜蜂手上。順手把手提箱接了過來,仔細研究裡面的道具。黃敏瑞趁他研究時轉頭亂看,隨即讓掛在車門上的一袋東西所吸引。

 

「哇,這什麼東西?」黃敏瑞忍不住指著那袋裝有防彈背心、直排輪防具、電鋸、球棒、大砍刀、冰錐、水壺、手電筒、電池、瓦斯罐等等的東西問道。

 

「超實用,我跟你講。」小蜜蜂立刻跨步來到門邊,比向那袋東西介紹道:「殭屍末日生存包。」

 

黃敏瑞難以置信:「啊?」

 

「殭屍末日生存包。」小蜜蜂重複。「你沒聽說嗎?美國五角大廈都有擬定殭屍末日應變計畫了。你難道不覺得該是為了殭屍末日做準備的時候嗎?」

 

黃敏瑞搖頭:「五角大廈應該早就有了核戰末日應變計畫吧?你怎麼不弄套核戰末日生存包呀。」

 

「Boy哥,內行!」小蜜蜂跳上貨車,從裡面翻出一套主要是由防毒面具和核生化防護衣所組成的套餐。「這麼主流的組合,我怎麼可能沒想到呢?不但東西配好了,我還附贈一份『荒原生存指南』,後核戰時代所需要的一切知識通通都寫在裡面了。」

 

黃敏瑞懷著朝聖般的心情,伸手摸了摸那個防毒面具,接著望向車內,問道:「還有什麼生存包?」

 

小蜜蜂如數家珍:「外星人入侵生存包、巨大怪獸生存包、隕石撞地球生存包、當然還有天啟四騎士生存包......」

 

「好了,別扯了。」林天華闔上箱蓋,把抓猴一號餐推回小蜜蜂身上。「我想要查探的目標家裡安裝了天樞七號保全系統。我聽說要混入他家安裝這些抓猴道具會很麻煩。」

 

小蜜蜂神色一凜,問道:「天樞七號?華哥這回惹上大人物了?」他把手提箱放回車內,坐在後車緣上看著林天華:「你真的是要抓猴嗎?」

 

林天華搖頭:「我在調查一個女人的前任男友,主要是想弄清楚他們分手的原因。」

 

小蜜蜂皺眉:「只是背景調查的話,犯不著如此大費周章吧?」

 

林天華深吸口氣,解釋道:「那個女人的上任男友在我面前跳樓自殺;再上一任如今住在療養院裡,始終堅信他還跟那個女人在一起。我真的很想弄清楚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偏偏這個男人說什麼也不肯跟我交談。」

 

小蜜蜂看著林天華,緩緩問道:「華哥,你不會又以為這件事情跟小甜甜有關了吧?」

 

黃敏瑞心裡一驚,當即轉向林天華。只見林天華神色不悅,冷冷地問小蜜蜂:「你要不要幫我?」

 

「幫!」小蜜蜂站起身來,臉上恢復笑意。「多少年的交情,怎麼會不幫?」他面對車廂,將前排商品中一個放滿各式皮鞭蠟燭的抽屜推回去關上,然後如同變魔術般再度拉開同一個抽屜,原先放在裡面的皮鞭蠟燭如今變成了另外一個手提箱。這個箱子比剛剛那個抓猴一號看起來高級多了。

 

小蜜蜂打開箱子,簡短介紹其中道具:「這台是保全系統中斷器,可以切斷任何民間保全系統三到五分鐘,足夠讓你搞定該搞定的事情。」他指向旁邊一疊尚未組裝的電子零件。「這是垂直起降微型飛行器,可以在保全系統中斷時進入目標家中,發射最多十二粒微型攝影機。」他指向旁邊一個小塑膠包,裡面有十二粒指甲大小的透明貼片。「就是這些小東西。這些攝影機發射後會自動附著於物體表面,並且透過光學隱形技術隱藏自己。很酷,就像攻殼機動隊裡的隱形斗篷。」他按了一下箱蓋左上方的小按鈕,箱蓋內側滑出一片超薄的紙片螢幕。「回傳畫面會傳送到這張螢幕上。」他把螢幕取下,捲成一卷,塞入褲子口袋。「所有影像和音訊都會儲存在螢幕內建的記憶體裡。必要的時候,捲起來就能帶走。」他又把螢幕攤平,放回箱蓋中。拿起皮箱內袋裡的一張Mini SD卡。「這裡面是最近很紅的『抓猴神器第三代』APP。你如果能把它裝入目標的手機,那他手機裡所有的流通資料都會上傳到雲端硬碟裡。當然,這麼做難度很高,但真裝了進去,你就不怕查不到他的祕密了。」他拿起兩個耳塞式耳機。「對講機。」塞回對講機後,他把箱蓋闔起,推了推兩旁密碼,組成一定的排列。就聽見「啪」地一聲,箱底暗層開啟,小蜜蜂從裡面拿出一把小手槍。

 

「這個不用。」林天華說。

 

小蜜蜂把手槍塞回暗層,搖頭道:「需要用到這套『伊森‧杭特套餐』的時候,你就別跟我鐵齒說什麼不帶手槍。」他把手提箱交給林天華,說道:「二十六萬九。刷卡付現?」

 

林天華付現。兩人握手成交。小蜜蜂上車前說道:「華哥萬事小心點,有需要再來找我!」說完駕車離去。

 

***

 

林天華跟黃敏瑞走回運動中心停車場,駕車前往附近的河濱公園。他們找了個偏僻車少的停車區,研究伊森‧杭特套餐的說明書,把垂直起降微型飛行器組裝完畢,然後到旁邊的空地練習遙控駕駛。這台機器果然厲害,操縱簡單,四平八穩,兼之安靜無聲,果然值回票價。

 

林天華降落飛行器,安裝一片攝影機,然後將飛行器飛到一棵樹旁,對著樹幹按下發射鈕。就聽見「啪」地一聲,指甲大小的攝影機穩穩貼在樹上,一秒之後開始折射四周景象,五秒之後徹底在兩人眼前消失。黃敏瑞拿起紙片螢幕,只見一號鏡頭已經開始回傳影像。

 

「彷彿置身諜報片中。」黃敏瑞嘆道。

 

「要是讓阿強跟來,肯定爽死。」林天華收拾測試好的裝備,又開始研究起抓猴神器第三代的安裝方式。「可惜這個App沒辦法遠端安裝,不然光靠它就能查出很多資料了。」

 

黃敏瑞看著皮箱底端藏槍的暗層所在,心裡覺得有點不安。他問:「老師,我們要查的目標究竟是什麼人?」

 

林天華把資料平板拿給他看,說道:「蕭慕龍,二十九歲,身高一八〇,體重七十五,相貌堂堂,英俊挺拔,是3C品牌公司Le Fumoir的CEO,身價五十七億,未婚,沒有子女,也沒有女朋友。公司內部評價:S級。代號『高富帥』,又稱『偶像劇男主角』。」

 

「哇,這傢伙真讓我這個平凡少年看得一肚子火耶。」黃敏瑞對著平板上的帥哥照片說。

 

林天華說:「我打去他們公司,想跟他秘書預約,但他始終沒有回電。後來我直接依照追夢人的資料,打他的手機。他一聽到冷如霜的名字就拒絕發表評論,還說如果我再打電話給他的話,他就告我騷擾。我放下電話沒多久,小貞就接到他們公司律師團的電話,正式重申同樣的警告。」

 

「心理肯定有鬼。」

 

「那也未必,」林天華搖頭。「男人不想提起過去的情傷也是情有可原。況且以他的身分地位,多半會懷疑我是不是想要亂挖新聞的狗仔隊。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都想要知道他為什麼不想提起冷如霜。」

 

黃敏瑞點頭,又問:「那天從追夢人那裡抄來六個前男友資料,其他五個人呢?」

 

林天華闔上皮箱,放回車後座,指示他上車。「慢慢來,先從高富帥開始。」

 

「啊?過了這麼多天了,你才查了高富帥一個人?」黃敏瑞說著走到車子另外一側上車。

 

「背景調查調查不是那麼簡單的。況且我們都有再查,只是一個一個處理。」

 

***

 

兩人先到附近便利商店買了些飲料零食,又去隔壁達美樂買了兩盒大披薩,跟著才驅車前往高富帥的住所。高富帥住在內湖高級住宅區中。位於一片公設比高得驚人的新進社區後方,乃是屋齡稍老的獨棟別墅。林天華在別墅正門斜對面找到位置停車,從車後座的袋子裡拿出接了超長超大鏡頭的單眼相機,放下一點車窗,開始透過相機查看屋內的景象。片刻過後,他在二樓找到一個打開的氣窗,嘴角微微上揚。他放下相機,拿出手機來打。

 

「阿強,高富帥還在公司嗎?」

 

「沒看他出來。」

 

林天華放下手機。打開皮箱,取出耳塞式對講機,跟黃敏瑞一人一個戴上。黃敏瑞看著耳塞,微微遲疑,問道:「老師,不是在車上遙控就好了,戴這個幹嘛?」

 

林天華等他戴上,壓下開關,測試正常後,把披薩丟給黃敏瑞,說:「去按門鈴,有人應門的話就說送披薩的。我們總得確定人家家裡有沒有人。」

 

黃敏瑞哪裡做過這種事情?當場緊張得雙手顫抖,問道:「人家送披薩的都要穿制服吧?」

 

「咦,對唷?我怎麼沒想到。」他伸手拿起披薩,放到後座。正當黃敏瑞鬆了口氣時,他又說:「那沒辦法了,你直接去按門鈴。如果有人出來,你就說找錯家了。」

 

黃敏瑞大驚:「這種說法更不保險吧?」

 

「行啦。這時候不會有人在家的啦。」

 

「那幹嘛還要按門鈴?」

 

「啊就怕有人在家呀。」林天華語氣不耐:「去啦。我要能去,我就去了。但是人家的律師團都打電話到公司來了,多半會認得我們的樣子。我們這邊就只有你是生面孔,能露臉了,就去吧。」

 

黃敏瑞嘴裡碎碎唸,心裡倒是一橫,開門下車,往別墅大門走去。他覺得心跳越來越快,不過不光是出於緊張,還很興奮。這種只有在電影裡面才會看見的事情,他真沒想到跟在一個說要幫他追女孩子的老師身邊也能遇到。他覺得有點哭笑不得,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按下門鈴。

 

沒有回應。

 

黃敏瑞等待進一分鐘,見還是沒有反應,終於鬆了口氣,走回車上。

 

「緊張嗎?」

 

「有一點。」

 

林天華將皮箱放在大腿上,依據說明書指示開啟紙片螢幕,然後將「保全系統中斷器」插入連接座,按下「切入訊號」鈕。等待片刻,螢幕上還是一片漆黑。

 

「呃......」黃敏瑞不解。「我們在等什麼?」

 

「依照說明書,現在應該已經切入對方保全系統的監視器影像。」林天華邊想邊道。「沒有收到畫面就表示對方沒有安裝監視器。」

 

「這有什麼稀奇的嗎?在台灣,誰沒事在家裡安裝監視器?」

 

「有裝天樞七號保全系統的人就會裝。起碼會裝大門、圍牆、庭院之類外圍的監視器。就像社區大樓的保全也會在有公設的地方安裝監視器一樣。」林天華說。「沒裝監視器就表示他不希望保全公司的人知道太多。準備好了嗎?」

 

黃敏瑞點點頭,拿起微型飛行器,打開車門,放在地上。林天華按下中斷器上第二個標示為「中斷訊號」的按鈕,螢幕右下角隨即顯示「中斷成功」字樣,同時跳出一個計時器,從三分四十二秒開始倒數。林天華拿起同樣連接到紙片螢幕上的遙控器,啟動微型飛行器,螢幕亮起,顯示微型飛行器的機頭畫面。林天華操縱飛行器,迅速越過高富帥家的庭院,自二樓氣窗進入屋內。由於時間緊迫,他也無暇仔細研究每個房間的用途,迅速在屋內每個房間適當的角落發射一枚微型攝影機,陽台與庭院也不放過,然後在保全系統再度啟動前撤退。

 

黃敏瑞打開車門,收回飛行器。接著兩個人就把紙片螢幕拆下來,用膠帶貼在中控台上,舒舒服服地邊吃披薩邊看螢幕。飽餐一頓後,天色已經全黑,不過高富帥還不回家。林天華顯然不是第一次跟監,從後座翻出一個袋子,裡面小說、漫畫、掌上型遊樂器等打發時間的東西應有盡有。他挑了最新一集的海賊王來看,然後問黃敏瑞要不要看瓊瑤小說。黃敏瑞拒絕。

 

盯著毫無變化的監視螢幕看了幾分鐘後,黃敏瑞拿出手機來看。兩個大學好友發訊息來問他最近在幹什麼,怎麼老是在學校看不見人。這個問題一言難盡,黃敏瑞也懶得回覆。他連開好幾個通訊App、外加臉書和電子郵寄信箱,完全沒有Girl的訊息。Girl一整天都沒找他,他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

 

「Girl找你呀?」林天華順口問道。

 

「沒有。」黃敏瑞楞楞地答。

 

「那你找她呀。」

 

黃敏瑞皺起眉頭,沉默不語。

 

林天華邊看漫畫邊問:「怎麼我教你練身體、學塔羅,她都沒反應嗎?」

 

「有。還不錯,我們有很多新話題。」黃敏瑞搖搖頭。「只是昨天為了個老問題小吵了一架。」

 

「什麼問題?」

 

「她覺得我應該多給自己一點選擇。我覺得她應該把我當做選擇。」

 

「喔。」林天華目光依然擺在漫畫上。「選擇好啊,多多益善。」

 

黃敏瑞壓低手機,回想昨晚的電話,問道:「老師,她說為了要當永遠的朋友,所以不能當一時的情人。你覺得這種話有沒有道理?」

 

林天華翻到下一頁,確定魯夫有把對手打飛之後,這才老不情願地把書翻過來蓋在膝蓋上,轉頭看著他道:「這個世界上有不少女人會在把你的心挖出來後,還想跟你做朋友。」

 

黃敏瑞無言片刻,想著當年第一次告白被拒、還有她告訴他說她交了男朋友,還期待他能為她開心的那次。他了解林天華口中「把他的心挖出來」是什麼感覺,但他只能苦笑地搖頭:「世界上也有不少男人在心被人家挖出來後,還是心甘情願地當朋友。」

 

林天華伸手拍他肩膀,問道:「真的那麼心甘情願嗎?」

 

黃敏瑞手指自動動作,在手機螢幕上滑出了他和Girl的開心合照。「我一直告訴自己,就算永遠不能跟她在一起,能夠一直看她開開心心,也是好的。」他隨手一滑,出現Girl站在海灘上,就著夕陽灑落的黃光,微微帶著些許憂愁的景象。這張照片每每能夠給他一種心碎的感覺。美到心都碎了。「但是內心深處,我也知道那是屁話。我也知道我永遠不會甘心。永遠不會。」

 

林天華自他手中取過手機,仔細端詳那張照片。他由衷歎道:「真美。」

 

「嗯。」黃敏瑞點頭。「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女孩。你能想像一個懷抱著大學憧憬的十八歲男孩,新生訓練那天早上,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看著這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女孩就這麼大剌剌地在你身旁坐下的感覺嗎?我當時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運的男生。」

 

林天華又看了照片一會兒,把手機還給他。「你現在還覺得是全世界最幸運的男生嗎?」

 

黃敏瑞右手成爪,放在自己左胸,說道:「我的心被她挖出來又放回去、挖出來再放回去了好幾次......有時候我覺得如果心臟不跳了,說不定就不會那麼痛。」

 

「你只是戀愛了而已。」林天華說。「你剛剛說要當永遠的朋友,就不能當一時的情人。這件事情我是這樣想的:人長大了總是會結婚,呃,多半會結婚。而結了婚的人跟朋友之間的關係,不管是異性朋友還是同性朋友,都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親密,更不可能像學生時代這樣每天見面。就算是最要好的姊妹淘,在大家都結婚之後,能夠一個月見一次面就已經很偷笑了。至於異性朋友,基本的避嫌還是要的,所以一年中能夠在團體聚會裡見到兩、三次面就很多了。想要私底下單獨見面,這個通常都是有鬼的。」

 

黃敏瑞斜眼看著他,一副不太相信也不太明白他講這個幹嘛的模樣。

 

「我要說的就是,當永遠的朋友,跟當一時的情人......二十年後的情況其實差不了多少。你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竭盡所能地跟她當永遠的情人。」

 

黃敏瑞眨了眨眼,覺得這個結論有點突兀,但又深得他心。「當永遠的情人......很難嗎?」

 

林天華微笑:「大部分的人結婚之後都能白頭到老,顯然當永遠的情人沒有那麼難。只不過不是每個女人都適合當你永遠的情人的。你遇上一個女孩,追求她,在一起,不適合,分手;接著你又遇上另外一個女孩,遇上好幾個女孩,直到你找到對的女孩為止。尋找人生伴侶的過程是這樣的。那跟談戀愛又不一樣了。」

 

「所以......」黃敏瑞吞吐片刻,問道:「老師,其實你也認為我跟她在一起不會長久,是不是?」

 

林天華再拍他兩下,回過頭去。「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呀。」說完低頭拿起訊息聲響的手機,說道:「高富帥離開公司了。」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