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黃敏瑞起個大早,出門晨跑。這次還是累個半死,不過他死撐活撐,撐到一千公尺,也算小有成就。來到重量訓練室,沒有看到老師,他就自己找幾個看得順眼的器材練練。他從來沒有做過重量訓練,每樣器材都沒做多久,才混十幾分鐘就渾身酸痛。不過累歸累,他心裡確實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滿足感。他自拍一張汗水淋漓的照片,傳給Girl看,訊息寫道:「運動真正好!」

 

Girl回傳訊息:「不錯喔,肌肉變大要借我摸。」

 

這句或許應該大概沒有什麼意思的回話給了黃敏瑞無限想像空間。除了胯下有點反應之外,他還覺得精神大振。回宿舍換套衣服,他騎車前往大愛情家。這家咖啡廳似乎是主打早餐生意,昨天下午的時候沒有客人,但是今天早上去倒是坐滿八成,而且清一色全是女人。他早到了一點,林天華還沒來,於是他去櫃檯跟小貞打個招呼,然後逕自找個位子坐下。

 

正要拿手機出來玩時,小貞來到他面前,放下一份菜單,笑道:「Boy,要吃點什麼?」

 

黃敏瑞運動一早上,肚子早就餓了,加上四周到處都是三明治、鬆餅之類的早餐香氣,更是讓他咕嚕咕嚕叫。但是他這個月的閒錢都已經買衣服去了,只剩下基本三餐的費用,而菜單上每一個早餐套餐的價錢都得花掉他一整天的飯錢。雖然林天華昨天說要請他吃早餐,但是現在他人不在,又不知道有沒有跟小貞交代。萬一點餐要先付錢怎麼辦?他想問問小貞,但是「林老師有沒有交代說要請我吃早餐?」這種話又有點說不出口。於是他笑著說:「喔,我還不餓,等林老師來了再說。」

 

話沒說完,他肚子就咕嚕一聲,有如雷鳴。

 

小貞噗哧輕笑,瞄瞄他的肚子,說道:「來份『萍水相逢餐』吧。主廚推薦。」眼看黃敏瑞笑得尷尬,她又補了一句:「我就是主廚。」

 

黃敏瑞硬著頭皮說:「好,那一定要嚐嚐了。」

 

「咖啡就冰雪奇緣囉?」

 

「套餐咖啡還可以選?」

 

「其實就是冰咖啡。」

 

「妳調的一定好喝。」黃敏瑞笑道,隨即覺得自己講這種話會不會太輕浮了點。

 

小貞嫣然一笑,沒有接話,收起Menu回櫃檯去。

 

黃敏瑞用手機上臉書,看看他剛剛用跑步App上傳的跑步成果,結果反應熱烈,回文如潮。大部分同學都在誇獎他,虧他的人比想像中少很多。黃敏瑞覺得有點奇怪,不過心情好就沒想太多。他挑幾個比較有趣的訊息回文,就這麼一篇廢文搞了十來分鐘。Girl沒有回文。她很少在臉書這類公開場合跟他交流,一般都是私訊往來。有時候黃敏瑞覺得Girl似乎不想讓同學覺得他們兩個太熟,但這其實完全沒有道理可言,因為全系的人都知道他們兩個關係親密。

 

小貞端了萍水相逢餐和冰雪奇緣過來。所謂萍水相逢餐基本上就是「蘋」果和「水」煮蛋跟其他各式美式早餐常見的食材「相逢」了的組合,至少在黃敏瑞眼中看來是這個樣子。不過他懷疑小貞有特別加料,因為這盤早午餐看起來異常豐盛。黃敏瑞飢腸轆轆,立刻開始狼吞虎嚥,一傢伙幹掉半盤食物之後,這才覺得有點飽足感。他看看手機,十點四十,林天華遲到了。

 

小貞讓另外一名店員顧吧台,自己端了一杯開水過來,在黃敏瑞對面坐下。「你跟華哥約十點半嗎?」黃敏瑞說是。她輕笑:「華哥跟客戶約都很準時,是女客戶的話還會早到,但是跟自己人約,起碼會遲到半小時。」

 

黃敏瑞兩眼一翻,放下刀叉,語氣不悅:「免費客戶就不是客戶唷?那我下次十一點來就好了?」

 

小貞聳肩:「你早來,我可以陪你。」

 

黃敏瑞心裡莫名其妙地浮現一絲暖意,或許是小貞討喜的外型和親切的態度讓他自然而然地享受她的陪伴。他笑著問道:「妳不用工作嗎?」

 

小貞搖頭:「店裡暫時不忙,交給工讀生就可了。其實我的正式職稱是辦公室助理,泡咖啡和做早餐都只是我的興趣。」

 

黃敏瑞驚訝:「有這種事?可是妳的咖啡和早餐都很棒耶!」

 

小貞坦然接受他的讚美。「我知道呀,所以我常常霸佔吧台和廚房。但是我不想顧店的時候,隨時可以休息。」

 

黃敏瑞打量小貞,心下估計她究竟滿二十歲了沒有,看不出來。「妳好有自信。」

 

小貞佯怒:「你是說我自大嗎?」

 

黃敏瑞臉色誠懇:「不是,誇妳自信。」

 

小貞凝視著他,確定他沒有弦外之音後,說道:「其實我有過度自信的問題,還在努力調整自己。」

 

黃敏瑞揚眉:「至少在咖啡和早餐方面,妳自信得有道理。」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沒什麼特別的主題,就是最近的電影、偶像的八卦之類年輕男女湊在一起會聊的話題。黃敏瑞以為她會問他關於Girl的事情,但她完全沒提。他知道自己是林天華帶來的免費客戶,或許身分有點特殊,畢竟還是客戶,但他覺得小貞似乎並不把他當作客戶。他忍不住問道:「小貞,林老師他常常會免費幫人嗎?」

 

小貞搖頭:「也不算很常。不過華哥自己接的Case都是免費服務的。我們的收費服務都是交給阿強和小彤處理。」

 

黃敏瑞好奇:「那他是怎麼挑選免費客戶的?因為我覺得......」他想了想。「我好像沒什麼特別就被他挑到了。」

 

小貞笑得很甜:「華哥會挑你,一定是有原因的啦。或許你讓他回想起他的自由年代。又或許他被你的真心感動了。不過也可能他只是看你順眼。你想知道的話,可以自己問他。」她湊到黃敏瑞面前,神情認真地說:「不過我跟你說唷,華哥自己處理的Case都很認真,不會像一般客戶那樣調查目標,投其所好,然後在正確的時候,用正確的方式,做正確的事情,出動幾次就結案了那樣。華哥一定會從根本做起,把你整個人由內而外徹底改變,慢慢從B級提升到A級、甚至S級。基本上,你比較不會覺得他在幫你把妹,比較像是他在把你打造成全新的你。」

 

「喔......」黃敏瑞慢慢點頭,問道:「妳覺得我才B級呀?」

 

小貞直言不諱:「不然呢?你除了臉蛋長得還可以外,要身材沒身材,要肌肉沒肌肉,又沒有真的帥到像花美男;個性目前還看不出來,但是自信心似乎不足;大四這麼閒,而你卻沒有利用閒暇時間幹正經事,整天跟小屁孩一樣把妹打電動。另外,雖然對你不太公平,但我們評等還滿看重經濟能力的,你一個沒有收入的窮學生,難道能光靠臉蛋晉升A級嗎?」

 

黃敏瑞聽得頭越來越低。他很想說他對自己有信心,畢業之後絕對能夠找到好工作。但是這股自信究竟打哪兒來的,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再說,如果沒辦法成功弄到替代役的話,畢業後一去當兵,他跟Girl在經濟上的差距瞬間拉大,生活的交集也就越來越少。這也是讓他不安的一大主因。他越想越心虛,一聲嘆息道:「看來我條件真的滿差的。」

 

小貞安慰他:「條件差不要緊,只要你有決心,一定可以改進。只是需要時間。」

 

黃敏瑞搖頭:「妳條件那麼好,當然說得輕鬆囉。」

 

「嘿!」小貞不悅。「你以為我沒努力改進嗎?我剛來的時候也只是B級耶。」

 

黃敏瑞不信:「妳這張臉根本就是人生勝利組的臉。再怎麼樣也是空降A級,哪可能算B?」

 

「個性不好,就是B囉。」

 

黃敏瑞揚眉:「妳這樣個性還不好?」

 

「齁齁齁……」小貞冷笑。「只有跟我不熟的人才說得出這種話。」

 

林天華突然冒出來。「嘿?幹嘛?趁我不在把妹呀?」黃敏瑞還沒來得及否認,林天華又說:「小貞不能把喔。我們說好要先改掉她的壞毛病,才能再談戀愛。」

 

黃敏瑞好奇:「什麼毛病這麼壞?」

 

林天華一屁股坐下,指著他鼻子問:「所以你想就是把她,是吧?」小貞也笑嘻嘻地看著他。

 

「沒有。我們只是在聊天。」

 

小貞突然一噘嘴,不悅道:「不把就不把,好稀罕嗎?」說完突然起身,拿著水杯走回吧台。

 

黃敏瑞楞在當場,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開玩笑。

 

林天華在他面前彈手指,誘他回神。「別放在心上,小貞就是這樣。」

 

「她這算怎樣?」黃敏瑞問。

 

「公主病,很難改的。」林天華解釋。「男生只要一不合她意,她就要發脾氣;說她不漂亮,她要發脾氣;不管她喜不喜歡人家,只要人家透露出不要追她的意思,她也要發脾氣。在女生面前,她就喜歡炫耀一些自己有而其他人沒有的東西,特別是男朋友對她怎麼樣怎麼樣,或是被她怎麼樣怎麼樣。總之呢,她朋友都很討厭他;喜歡過她的男生不是被她氣走,就是被她甩了。她......」

 

小貞突然出現,在林天華面前重重放下一杯冰雪奇緣,接著轉頭瞪他,冷冷問道:「說我壞話?」

 

林天華語氣誇張:「小的怎麼敢?」

 

小貞哼了一聲,大步離去。

 

林天華喝口咖啡,等她走遠,這才湊到桌子中央,以手遮嘴,小聲說道:「八個月前,她在大愛情家裡為了一件小事甩了她男朋友,然後又在姊妹淘安慰她的時候大發脾氣,把所有姊妹都氣跑了。她一個人在店裡哭,我跟小彤過去勸她。她說她也知道自己有問題,也真的很想改,但就是不知道從何改起。我看她還有救......」

 

黃敏瑞插嘴:「你怎麼看得出來還有救?」

 

「因為一般公主病的人根本不會認為是自己的問題,甚至不會發現自己被朋友討厭,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她懂得反省,自然還有救。總之,我看她還有救,就提議讓她在我們這裡半工半讀,先從培養責任感和與客人相處的態度做起,慢慢化解她的公主病。」

 

「所以她是你們客戶呀?」

 

「有給薪的客戶。」

 

「比免費客戶還高級?」

 

「可不是嗎?」

 

阿強坐下來。「聊什麼?」

 

「小貞。」

 

「喔,原來你想追她呀?」阿強恍然大悟,立刻轉向黃敏瑞。「不行喔,現在追她,有得你受的。」

 

「沒有!我沒有,好不好?」

 

***

 

吃完早餐之後,黃敏瑞跟著林天華和阿強前往大愛情家後面的排演室。這房間基本上是間舞蹈教室,三面牆上有落地鏡,近乎三分之二的地板上鋪有軟墊,顯然平常是用來上散打課的。林天華把電腦接上投影機,開始播放蔡貞弦的比賽影片。奧運國手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就看她側踢、旋踢、下壓,每一下攻擊都強而有力,而她獲得奧運資格的那場比賽更是在關鍵時刻使出一招五百四十度後旋踢,踢得對手騰空翻了好幾圈才重重落地。黃敏瑞和阿強目瞪口呆、冷汗直流,不約而同地看向林天華。

 

阿強說:「這腳挨下去,不死也半條命吧?」

 

黃敏瑞說:「老師,還是你上好了。我只是要調戲良家婦女,不想玩命啦!」

 

林天華搖頭:「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敢玩命調戲良家婦女的男人最討女人歡心。放心,有我指導,死不了的。」他闔上電腦,關掉投影機,指導兩人馬步姿勢,要他們紮好不准動。接著他脫鞋上軟墊,親自打了一套詠春入門十二式。黃敏瑞沒學過功夫,看不出門道,只覺得他一招一式都很到位,應該是練得非常道地。等到十二式打完,黃敏瑞已經手腳痠軟,不支倒地。

 

「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林天華讓他們休息三十秒,然後繼續紮馬。「我雖然說要教你們一些速成法門,不過基本紮馬還是要練。想人家蔡小姐一腳的力道有多沉重,你要是下盤不夠穩當,對方一腳就把你踢趴了,根本不用去想什麼化解招式。」

 

他從揹包裡拿出一個有杯蓋的老人茶杯,慢條斯理地到熱水器那邊泡了杯香片,拉張椅子,在抖得厲害的兩人面前坐下,擺足一副電影裡面師父教徒弟的派頭。「休息。」他說。兩人如獲大赦。

 

「這兩個禮拜的特訓,我們就以剛剛那入門十二式為主。雖然是詠春基本功,不過這十二式散手練到高深處,在武林之中也夠你闖出一番名號了......」說到一半,手機響起簡訊聲。他放下茶杯,拿起手機看看,回個訊息,收回手機,說道:「好吧,今天上課就上到這裡。」他對阿強說:「待會兒有兩個他們學校心理系的女生會過來,就是我昨天跟你提過的那個。你帶Boy去練練膽子。」

 

阿強問:「你說『言情小說』啊?」

 

「對,」林天華點頭。「瓊瑤風。你有準備台詞吧?跟Boy順一下。」

 

黃敏瑞迷惘:「什麼言情小說瓊瑤風?這又是哪一齣呀?」

 

「邂逅。」阿強說。「今天帶你練習把妹招數基本款:『邂逅』。」

 

***

 

大愛情家門外巷道,黃敏瑞神色尷尬地看著眼前的劇本,小聲唸道:「啊,我死了,我死了!哪裡來這似水、如月、又像花的女孩,把我的七魂六魄都勾走了一半。我擔心,我擔心日後再也見不到她,我的心該怎麼辦呢?」

 

阿強大搖其頭:「你就不能放點感情嗎?」

 

黃敏瑞指著劇本:「你聽過人講這種話沒有?」

 

「怎麼沒有?」阿強說:「不是放馬景濤的片段給你看了嗎?」

 

黃敏瑞問:「你見過人那樣講話的沒有?」

 

「喂,馬景濤可不是演瓊瑤才這樣講話的喔。他連演張無忌都是這個樣子。」阿強拍拍他。「好了,別抱怨了。我們幹這行的,什麼任務都會接到,什麼人都會遇到。投其所好是吸引目標注意的首要原則。資料寫得明白,這個女孩只對說瓊瑤式對白的男生有反應,你就說吧。」

 

黃敏瑞抗議:「這明明是獨白,只有演電視的人才會把心裡的獨白講出來。現實裡這樣講話的人根本是瘋子吧?」

 

「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訊息聲起,阿強看看手機螢幕上傳來的照片。背景是距離大愛情家百來公尺外的巷口,照片上有兩個女大學生,其中一個穿著夢幻長裙的有用紅線圈起來。他把照片拿給黃敏瑞看,說道:「認清楚了,圈起來的就是目標。一分鐘內抵達。」他催促黃敏瑞上腳踏車。「騎腳踏車去跟她們擦肩而過,過去之後立刻停車、回頭、說獨白。你要是停得越遠,就得說越大聲,總之要讓目標聽到你說話,知道嗎?」

 

「不是,我這…...」

 

「沒時間了,開始騎!」

 

黃敏瑞硬著頭皮,跨過座墊,踩下踏板。腳踏車才一上路,巷尾已經轉過照片上的兩名女子。其中一個相貌熟悉,乃是昨天在咖啡廳裡找林天華解牌的心理系女生之一。另外一個夢幻長裙,代號『目標』,代號『言情小說』,是個相貌中等的女生。黃敏瑞在學校交誼廳打滾三年半,照說只要是有點姿色的女生都該有點印象,不過他真的沒見過這個女孩。他一邊騎車,一邊看著,不知不覺就已經跟對方擦身而過。想起自己身懷任務,他猛然煞車,發出腳踏車特有的尖銳煞車聲。他單腳著地,轉過頭去,正要開口說話,卻見到位於五、六公尺外的兩個女生神色好奇地回頭打量他。

 

「啊!我死了,我......我死了。」

 

兩個女孩瞪大眼睛看著他,似乎很想知道他在死些什麼。

 

黃敏瑞覺得自己一輩子沒有這麼尷尬過,只想找個打開的水溝蓋跌進去。然而眼看那兩個女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黃敏瑞深怕她們會主動過來詢問什麼,於是把心一橫,深吸口氣,腦袋微側,幽幽說道:「哪裡來這似水、如月、又像花的女孩,把我的七魂六魄都勾走了一半。我擔心,我擔心日後再也見不到她,我的心......該怎麼辦呢?」說完長嘆一聲,默默搖頭,就當剛剛那些話都是自己在心裡想的,旁人通通聽不見般。他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

 

兩個女孩臉色大紅,轉身就走。沒幾步來到大愛情家,連忙轉入門內。離開黃敏瑞視線範圍後,她們終於哈哈大笑。

 

黃敏瑞繼續獨白:「悄悄地她走了,正如她悄悄地來。希望這女孩從此走出我的生活,別在學校碰見。不然我擔心,我真的擔心,畢業前這半年,我該怎麼做人呢。」

 

對面的阿強走到大愛情家門口,朝黃敏瑞比了個大拇指,似乎是在讚他有種。接著他無聲大笑,進入大愛情家。

 

黃敏瑞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儘管四下無人,依然渾身尷尬。最後,他嘆了口氣,牽著腳踏車往巷尾走去,依照計畫要把車停在巷尾轉角處。轉過轉角後,他發現林天華靠著牆壁看手機。手機裡傳來黃敏瑞的聲音:「......我擔心,我擔心日後再也見不到她,我的心......該怎麼辦呢?」

 

「這段經典,」林天華看到他來,笑道:「我待會傳給你。」

 

「不需要。」黃敏瑞邊架起腳踏車邊說。「我不想觸景傷情。聽到那段話,就好像把我枯萎的心連根拔起,永遠無法享受雨水的滋潤。唉,還是忘了我這個可憐人吧。」

 

林天華一直笑:「你也太入戲了!」

 

「現在入戲有什麼用?剛剛瘥成那個樣子,肯定沒搞頭了。」

 

「本來就不會有搞頭啊!」林天華手機對準他,順手拍了張照。「你那樣大聲自言自語,還說那種台詞,是人都會以為你阿達阿達的,好不好?」

 

「你說得有道理,有道理。」黃敏瑞說著用力拍擊腳踏車座墊,發出啪搭一聲,隨即提高音量:「那就是說你們耍我囉?」

 

「真的不是耍你,是帶領你跨出第一步。」林天華說著走來拍拍他的肩膀。「不光是我們這行-如果我們這算一行的話-社會上各行各業都一樣,你必須要鼓起勇氣說出第一句話,不管那話再怎麼讓你尷尬也一樣。再說,不這麼試一下,怎麼知道『言情小說』的問題有多嚴重?如果你剛剛那段獨白真能讓她有反應的話,那她大概就無可救藥了。」

 

「無可救藥?」

 

「也沒那麼嚴重啦。」林天華解釋。「那表示她可能患有精神疾病,難以分辨現實與妄想之間的界線。又或許她過度沉迷在自己與言情小說的世界裡,跟現實生活大幅脫節。如果到那種程度的話,我會建議她去看精神科醫生,輔以藥物治療。」

 

黃敏瑞奇怪:「你不就是諮商心理師嗎?」

 

「心理師跟精神科醫生是不一樣的。」林天華搖頭。「心理師會跟病人交談,聆聽病人的病因,追究問題的起源,以言語諮商的方式幫助病患。我們是不開藥的。精神科醫生相反,他們只開藥,很少跟病人聊天。」

 

「為什麼?」

 

「因為健保不按鐘點給付。」林天華聳肩。「醫生跟你聊兩個小時然後開藥,跟他直接開藥給你,拿得錢都一樣。你說,他幹嘛要跟你聊?再說,精神科醫生也沒有接受過心理師的專業訓練。聽病人講半天,除了讓病人抒發情緒,好過一點外,未必能夠提供實際療效。總之,要吃藥才能解決的問題,去醫院掛精神科就對了。」

 

「喔。」黃敏瑞大概了解了。「那『言情小說』這種不太嚴重的,你們怎麼處理?」

 

「就讓阿強去跟她談。」

 

「強哥也是諮商心理師?」黃敏瑞難以置信。

 

「不是。他只是超愛看各種小說、電影、還有各國影集。每當我們遇上這種『過度吸收奇特愛情觀念而無法自拔』的客戶時,通常就會派阿強出場。你別看他屌而郎噹的模樣,其實他也是個奇才,只要遇上有興趣的東西就會深入研究,而且研究過的東西通通記在腦子裡。舉凡看瓊瑤、偶像劇、言情小說、還有迪士尼公主系列上癮的女人,阿強都有辦法用她們的語言去跟她們溝通。」林天華嘴角上揚,看著黃敏瑞:「你剛剛的煞車獨白是過分了點。阿強會在閒話家常中參雜一些瓊瑤用語,讓『言情小說』認為他是同好,進而開始交流心得。等到多見面給次之後,他就會漸漸想辦法讓『言情小說』的興趣轉移到其他東西上面。比方說武俠小說。」

 

「多見幾次面?這樣不是花很多時間在免費客戶身上嗎?」黃敏瑞問。「小貞說只有你才接免費的,強哥和彤姊都是負責收費客戶。」

 

林天華一攤手:「遇上了,就幫忙。幫助他人是我們的初衷,記得嗎。不管是幫人家談戀愛,還是幫人家應付心理問題。總之,能幫的,幹嘛不幫?」

 

黃敏瑞不由自主露出崇拜的表情。

 

林天華任由他崇拜片刻,然後笑著說:「好了,言情小說就交給阿強去開導。我們去找『追夢人』。」

 

「誰?」黃敏瑞瞪大雙眼。

 

「就是半年前第一個來找我們幫忙追冷如霜的男人。」林天華拿出顯示客戶資料的平板電腦,塞到黃敏瑞手上。「『追夢人』。」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