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講師  

 

離開咖啡店後,兩人走過幾群在玩大老二的學生,路過很多人在跳街舞的廣場,晃過一個在排練舞台劇的角落,最後終於離開大樓,來到室外的操場。林天華叫黃敏瑞放下背包,脫下外衣,下場跑八百。

 

「為什麼要跑八百呀?」黃敏瑞不太情願地問道。

 

「體力差學人家追什麼女孩子?」林天華喝道。「跑!」

 

男孩八百公尺跑了將近四分鐘。跑完之後面紅耳赤,手腳酸軟,幾乎喘不過氣般癱倒在地。林天華把他拖起來,硬拉著他走了半圈,這才讓他坐下去休息。林天華去便利商店幫他買了瓶礦泉水,任他癱瘓十來分鐘,臉上才終於恢復了點血色。

 

「我在演藝圈的朋友說,現在不流行花美男了,所以他們公司找新人的時候都是去學校籃球場找。運動型的陽光男孩才是這個時代的主流。」林天華一邊納涼一邊說。「以後你每天都要抽空下來跑操場。以你的體力,就先從八百跑起。目標在一個月內增加到三千公尺。手機借我看看。」男孩交出手機。林天華幫他下載了一個免費的跑步程式。「這個App會計算跑步距離。每天跑完上傳到臉書。我要檢查。」

 

「這麼嚴格?」

 

林天華要男孩帶他晃去學校體育館,找到重量訓練室。他們學校設備還不錯,雖然器材不算太新,不過應有盡有。林天華研究了一下開放時間,說道:「以後你每天抽空來這裡練上半個小時。先練手臂肌肉和核心肌群,目標是把你的二頭肌跟腹肌給練出來。你人瘦,短期內要看出效果不會太難。至於怎麼練,看是要上網查還是去跟體育老師請教都可以。」眼看黃敏瑞還是一副不太甘願的樣子,林天華又說:「惜福,小子。在學校才有免費的可以用,畢業後想練這些都是要收費的。要請教練更是貴。有學校的資源就該善加利用。」

 

「是,老師。」黃敏瑞有氣無力地說。「可是靠肌肉去吸引女生,會不會太俗氣了點?我是覺得喔......我們要讓女生喜歡的不該是我們最真實的自己嗎?我明明就不是肌肉猛男型的人......」

 

「畏苦怕難,藉口一堆。」林天華教訓道。「她要是會喜歡真實的你,早就已經喜歡上了,還輪得到我在這邊跟你說教嗎?你們相處這麼久了,早就已經習慣彼此。你自己想想看,如果生活沒有出現變化,她有任何可能突然愛上你嗎?練身體不光可以改變你的外型,對你的心理也有幫助。跑步需要恆心、毅力,每天達到目標可以帶來滿足感,幫助你建立自信。至於看到身上的肌肉越來越大,只要是男人就會覺得很爽。養成運動的習慣,日常生活中自然會表現出一股全新的朝氣。相信我,這樣的朝氣很吸引女孩子。Girl會察覺你容光煥發,她會知道你不一樣。你可別跟她說你練身體是為了追她。你要說你是要改變自己的生活,因應未來的變化。每天跑步的時候,腦袋不要放空。我要你利用時間好好想想,接下來人生要怎麼走。下一次有人跟你談起未來的時候,你要像Girl一樣能夠發自內心地立刻回答,千萬不要說什麼看看啦,到時候再說之類的屁話。」

 

男孩啞口無言,過了好一陣子才唯唯諾諾地問道:「我......真的那麼糟糕?」

 

「人生是要認真的,不管是戀愛還是生活都一樣。」林天華語重心長。「或許你過去的生活裡一直沒有動力讓你認真。但是如果你連這些對你自己有好處的事情都不願意費心去做,我不知道你怎麼好意思說你願意為了這個女孩付出一切。」

 

林天華跟黃敏瑞回宿舍,翻開他的衣櫃,檢視他的衣服。沒錯,完全沒有時尚概念。他拿起隔壁桌上的一本GQ雜誌,說道:「沒事跟你室友借來看看。穿帥一點沒壞處的。」他看看手錶,時間還夠。「坐我的車,我們去治裝。」

 

經費有限,林天華決定去UNIQLO。車上閒著沒事,黃敏瑞問道:「老師,你剛剛說幫助學生是你的初衷,那是怎麼回事?」

 

「問得好!」林天華說。「我在當學生的時候立定志向,發下宏願,一定要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學生修習戀愛學分。我是說,電影裡常常看到有人專門在幫不會把妹的人把妹,為什麼現實生活裡不能有這種專業呢?大部份人都不是第一次談戀愛就上手。我們都曾度過青澀笨拙的階段,只是有些人這個階段短一點,有些人長一點而已。」

 

「是呀,像我就很長。」黃敏瑞有點苦澀地說。

 

「誰叫你要越級打怪?」林天華道。「你一開始就挑難度這麼高的,偏偏還這麼死心眼。其實你這幾年也不能算沒有修到戀愛學分。我敢說你已經被Girl練出不少本事了。這時候要你去追其他女孩,未必不能成功。當然,人生是不該隨便讓步的,追求愛情更是寧缺勿爛。」

 

「對。」黃敏瑞用力點頭,又問:「那老師當年為什麼會立定這種志向呢?」

 

「你有沒有看過特攻聯盟?」

 

「哪片?」

 

「Kick Ass。」

 

「喔,海扁王!」黃敏瑞語氣興奮。「當然看過,超好看的!」

 

林天華兩眼一翻,搖頭道:「你真是只認得大陸片名。總之,我就像屌爆俠一樣......好吧,跟海扁王一樣,既然覺得應該有人做這樣的事情,那就別等別人,自己去做。大家都說大學有三大必修學分:課業、社團、愛情。課業有人上課,社團有人上課,愛情有人上課嗎?沒有嘛!為什麼明明知道大學生一定會談戀愛,但卻沒有人開班授課呢?我告訴你,別看我現在只是偶爾來學校演講,其實我的終極目標是要在大學裡開愛情課!開在通識課程裡,課名可以用『愛情文學』來掛羊頭。我都想好了。解救曠男怨女,就從學校做起。學期末的時候有交到男女朋友的就過,單身的就當,簡單明瞭,沒得商量。」

 

黃敏瑞楞楞地看著林天華,片刻後說:「這樣不是很容易作弊嗎?」

 

林天華揚起眉毛:「你是說找個女生來充當女朋友?」

 

黃敏瑞點頭。

 

「這樣說吧。」林天華笑道:「如果是你的話,你一定會找Girl來冒充囉?」

 

黃敏瑞說:「應該。」

 

林天華趁停紅綠燈的空檔轉頭看他:「期末考只有一題,就是在我面前接吻一分鐘,證明你們真的是男女朋友。你覺得她會答應嗎?」

 

黃敏瑞瞪大雙眼,沉思片刻,微帶遲疑地說:「說......說不定會唷。」

 

「那不就成了?」林天華兩手一攤。「你能找到願意跟你親吻一分鐘的女孩,我自然沒道理不讓你過關。至於親完那一分鐘後,你還能不能再親到她?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黃敏瑞沉默好一陣子,最後長嘆說道:「幹......老師,真可惜你沒開這堂課。」

 

「可不是嗎?」

 

他們抵達UNIQLO,進去挑了兩套衣褲。正如林天華所料,黃敏瑞打扮起來果然是帥哥。林田華很想去隔壁給他買雙鞋,然後到附近去剪個頭髮,但是礙於經費有限,決定下次再說。

 

「最近在Girl面前就先這兩套替換著穿。下個月拿到生活費後,我們再來打扮打扮。」

 

林天華晃到隔壁的誠品,買了一本塔羅入門寶典。「這是我私人贊助的,回去好好研究。」

 

「謝謝老師。」黃敏瑞收下書,問道:「為什麼要另外買,不能直接用你們補習班的教材?」

 

「補習班教材不是用來自修的。沒有老師講解不容易看懂。」林天華看看錶,問道:「你晚上要幹嘛?」

 

「回宿舍打電動。」

 

「不准。跟我回公司一趟,我拿一副舊牌給你。」

 

「我不能買新的嗎?」

 

「行,一副五百塊起跳。」

 

「這麼貴?不是像撲克牌一樣幾十塊唷?」

 

「並不是。」

 

兩人再度上車,開往市中心巷道之中。黃敏瑞以為他會帶他去某間豪華商業辦公大樓,結果他們卻來到偏僻巷道裡一間看來十分雅致的咖啡廳。

 

「大愛情家。」黃敏瑞看著招牌唸道。「這店名好霸氣。你跟人約在這裡?」

 

「嗯,這就我們公司。」林天華領頭走了進去。「或說是我們公司的門面。你不覺得咖啡廳是個開會、談生意、談戀愛的絕佳場所嗎?再說,要幫客戶設局的話,在自己的場子裡也比較方便。」

 

「設局?」

 

「就把妹的招術呀。」林天華若無其事地說。「邂逅巧遇、英雄救美之類的。不過我們沒幹英雄救美已經很久了。」

 

「可是老師,」黃敏瑞神色迷惘。「你不是說你們不做這種事嗎?」

 

林天華嘆道:「事到如今,也該是把真相告訴你的時候了。」

 

「喔,是啊?」黃敏瑞看著他。「你瞞得我好苦哇。」

 

店裡空蕩蕩地,只有一桌客人,一男一女。這對男女連帶吧台後方的女店員在林天華走入店內時朝他揮手招呼。林天華跟黃敏瑞走到吧台,女店員笑著說道:「華哥,怎麼從學校帶個小男生回來?校園美女呢?」

 

「美女都很吃得開。只有宅男需要我。」林天華靠上吧台,湊到女店員面前問道:「小貞,有人找我嗎?」

 

小貞外型甜美,似乎比黃敏瑞還要年輕,多半是請來看店的工讀生。她頭髮不很長,綁了個清爽的馬尾,黑汗衫、牛仔褲,外加一條藍圍裙,給人一種活力十足的感覺。黃敏瑞眼睛一亮,趁小貞跟林天華講話時多看她幾眼。

 

小貞說:「就阿強跟小彤。他們的Case都要跟你商量,所以才把你拉回來開會。」她轉頭看向黃敏瑞,微微一笑:「你好。」

 

黃敏瑞不知如何,竟然有點緊張。他嘴角不太自然地上揚道:「妳好。」

 

林天華簡單介紹:「這是小貞。這是Boy。」

 

「Boy?」小貞問。

 

「呃,我叫黃敏瑞。」

 

林天華說:「給我來一杯『愛在戰火蔓延時』。」他對黃敏瑞比比小貞身後的Menu。「看看你想喝什麼。」

 

「老師,你們店裡的飲料名怎麼都這麼奇怪?」黃敏瑞望著Menu說:「『愛情的滋味』、『戀愛三部曲』、『愛到天荒地老』、『愛你不是兩三天』......」

 

「對呀,特色。你可以點個隨便你心裡想到第一個跟戀愛有關的句子。」

 

黃敏瑞不假思索:「愛情的盡頭?」

 

小貞點頭:「一杯愛情的盡頭。」

 

「可是......」黃敏瑞疑惑:「Menu上沒有呀?」

 

「喔,小貞超會隨性創作的。」林天華說。「再說,你有辦法分辨出『愛情的盡頭』跟『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差別嗎。?」

 

「這麼說似乎有點哲理。」黃敏瑞語氣有點無奈。

 

林天華帶黃敏瑞走到有坐人的那桌去,簡單幫大家介紹。阿強看起來三十出頭,穿西裝、打領帶,一副精明幹練的業務員模樣。小彤應該不到三十歲,相貌跟身材都比小貞突出,穿著簡單時尚,微顯暴露,給人一種美艷又脫俗的感覺。「強哥、彤姊。」黃敏瑞規規矩矩地叫道。大家嘻嘻哈哈地讓他坐下。

 

林天華簡介:「大四生,超癡情,同一個女孩子從新生訓練開始追了三年半。要是我們不幫忙,可能畢業了都追不到。」

 

阿強問:「那女孩有沒有理他?」

 

「超要好的。」林天華說。「如果光看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跟肢體語言,你一定會覺得他們是炮友。」

 

「老師!」黃敏瑞窘道。

 

「啊,我最喜歡純情的男生了。」小彤摸摸黃敏瑞的頭髮說。「總是讓人回想起純真年代。」

 

阿強虧:「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小彤瞪他一眼:「七年前,怎麼樣?」

 

「沒怎樣。」阿強豎起大拇指。「我佩服妳的記性。」

 

小貞端了兩杯咖啡過來。光從外表看,黃敏瑞覺得兩杯都差不多。其實原先桌上阿強跟小彤的那兩杯也沒有多大不同。他嚐了一口「愛情的盡頭」,很燙、很苦、沒放糖。對於一個只喝7-11咖啡的學生宅而言,他對這杯咖啡的印象就只有這樣。眼看小貞也拉把椅子坐下,黃敏瑞知道他們就要開會了。他端起咖啡,起身想要讓到別桌。林天華揮手要他坐回來。

 

「沒關係,Boy。坐著一起聽,我們開會很有趣的。」林天華說。「接觸一下外面的世界,對你考慮未來或許也有幫助。」

 

黃敏瑞坐回原位。

 

「說吧,什麼問題?」

 

阿強說:「客戶堅持要搞英雄救美。」

 

「不幹。」林天華一口回絕。

 

「可是他威脅我。」

 

「威脅什麼?告我們違約嗎?合約裡有註明我們決定合適的方法,不是客戶決定。」

 

「不是。」阿強搖頭。「他威脅要找小弟來砸店。」

 

林天華喝口咖啡,想了一想,問道:「什麼來頭?」

 

「我也不確定他什麼來頭。」阿強把面前的筆電翻面,讓大家看見客戶資料。資料上的照片不是大頭照,是客戶來跟他們接觸時直接用手機拍下來的。黃敏瑞定睛一看,只見這個客戶名叫郭金明,小平頭,滿臉橫肉,目光兇狠,雖然照相的時候有笑,不過笑容頗僵硬,似乎不是一個常笑的人。他身穿藍色無袖汗衫,脖子上掛著一條不算太粗的金項鍊,兩手手臂上都有刺青,沒看錯的話是左青龍、右白虎。照片沒有照到他胸部以下的部份,不過在黃敏瑞腦中彷彿看見了他雙手各持一把西瓜刀的模樣。

 

「哇,帥哥到了!」林天華讚嘆道。

 

「他自稱是三重雙刀明,」阿強繼續道。「倒是沒有提起他的幫派、頭銜、或他有多少小弟之類的事情。出來混的人沒事不會把這些東西PO上網,所以我只能查到他臉書的交友狀況,工作經歷之類的就不好找了。你要請你警方的朋友查查看他有沒有案底嗎?」

 

黃敏瑞忍不住問:「老師,你們連這種人都收呀?」

 

「這什麼話?」林天華訓道:「你要談戀愛,人家流氓就不要談戀愛嗎?以貌取人,很要不得。」

 

黃敏瑞神色羞愧:「是是是。」

 

「再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這是出來跑的基本原則。」林天華轉向阿強:「他的對象是什麼人?」

 

「這個就是最麻煩的部分了。」阿強說著把筆電轉回去,切換到對象資料後又翻回來。這個女生長相並不美豔,不過平凡的五官中隱現英姿,頭髮不長,綁成馬尾,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整體而言,算是陽光運動型的女孩。黃敏瑞覺得她有點眼熟。

 

「蔡真弦,二十四歲,跆拳道國手。去年贏得亞洲杯跆拳道錦標賽,下屆奧運將代表台灣出賽。」阿強說。「嚴格說起來,我同意雙刀明的想法。英雄救美是最有可能贏得這個女孩的芳心,至少比其他方法機會大一點。只不過⋯⋯」

 

「只不過你打不過她。」小彤取笑道。

 

阿強搖頭。「我只是沒有必勝的把握。」他轉向林天華說:「只有華哥出手,才能十拿九穩。」

 

黃敏瑞瞪大雙眼:「老師這麼厲害?」

 

「沒什麼,調戲良家婦女是我的專長。」林天華若無其事地說。他開兩個視窗,把兩個人的照片放在一起看。「雖然說不可以貌取人,但是這兩個人⋯⋯我怎麼看⋯⋯」他搖搖頭。「照一般方法似乎行不通。」

 

「難呀。」阿強繼續報告。「我們已經跟目標接觸過了。對方明白表示沒有興趣。我們花了兩萬多塊治裝,換掉所有流氓服飾,就連頭髮都染回正常顏色,但是他一開口立刻露出滿嘴檳榔牙,言談之中髒話脫口而出的機率太高,實在跟目標理想中的伴侶形象相差太多。想要完成任務,一定要採用特殊手段。」

 

黃敏瑞聽得不太習慣:「目標?任務?」

 

「他間諜片看太多。」小彤說。「我們不是都這樣說話的。」

 

林天華對阿強道:「你把資料傳一份到我手機裡,我晚上研究一下再跟你說。」他轉向小彤,不過突然想到,又回過頭來:「客戶能不能打?做戲也得做得像一點。」

 

「沒真的跟他打過,不過他看起來很猛。」阿強說。

 

林天華朝小彤點頭:「妳這邊怎麼樣?」

 

「今天早上接的新客戶。」小彤拿她的平板面對大家。客戶長相還算斯文,看來三十多歲年紀,穿牛仔褲、襯衫、沒領帶,有點宅。「他叫柳義全,是軟體工程師。談吐幽默,有打線上遊戲,不過不會很宅,穿著品味也還可以,銀行裡有點積蓄。以我們的客戶來講,條件算滿好的了。」她最後一句話是對著黃敏瑞講,講完還順便在螢幕上比了比。黃敏瑞看她比的地方,上面寫著「A-」,顯然是評分等級。

 

黃敏瑞很想再把三重雙刀明的資料拿過來,看看他是什麼等級。

 

阿強說:「以他這種條件,妳應該可以搞定絕大部分的目標。」

 

小彤點頭:「我肯定我搞得定他想追的女人,但是我不確定該不該幫他。」她滑動平板螢幕,跳到對方的資料。林天華皺起眉頭、小貞深吸口氣、阿強瞪大雙眼,只有黃敏瑞看不出來他們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照片上的女人約莫三十出頭,模樣清純、一雙大眼閃亮動人,彷彿隨時泛著淚光,堪稱黃敏瑞這輩子見過最楚楚可憐的女人。淡青色的上衣,乳白色的長裙,完全一副傳統鄰家女大學生的裝扮,就差沒有推著腳踏車出門。黃敏瑞目光下移,看向評分位置,發現那裡印著「A+」。

 

黃敏瑞舉手:「請問A+是最頂級的嗎?」

 

小彤搖頭:「不,還有S級。」

 

黃敏瑞指著平板:「那裡面有沒有S級的,借我看一下,好嗎?」

 

「啊…...」阿強輕聲嘆息。「在我心中,如霜就是S級。」

 

「如霜?」黃敏瑞眨眨眼。「如霜姑娘的如霜嗎?」

 

「你還沒聽到她姓什麼呢。」林天華看著螢幕說。「這個女人姓冷,叫作冷如霜,三十二歲,台大畢業,雙修日文跟國貿,是日商公司的總經理特助。打從半年前,我們第一次調查她開始,這已經第三個想要追她的客戶了。」

 

黃敏瑞有點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以她這樣的條件,不好追也是應該的。」

 

「不是這個問題。」林天華解釋道。「問題是前兩個人我們都幫他們追到了,現在又出來第三個想要追她。這還只是半年內的事情。」他問小彤:「她現在單身嗎?兩個月前那個成衣商......呃,楊詰,沒有跟她在一起了嗎?」

 

小彤聳肩:「柳先生說她自稱現在是單身。」

 

「嗯,」林天華噘起嘴唇。「這倒有趣。」

 

黃敏瑞不太明白。「這樣是什麼意思?」

 

「可能她遇人不淑,我們介紹給她的都不是好東西。」林天華說。

 

阿強接著道:「也可能她天煞孤星,每次戀情都維持不了三個月。」

 

小彤搖頭:「如果是那樣都還好。怕就怕這個女人有問題,跟男人在一起別有目的,所以才會換男人跟換衣服一樣。」

 

黃敏瑞看看小彤,又看看阿強,最後轉向林天華道:「大人的世界這麼複雜?」

 

「感情的世界就是這麼複雜。」林天華微微一笑。「暗戀而不可得,總以為算是錐心刺骨的痛。等你第一次失戀,才會真正體會到愛情可以傷你多深。而在那之後,哇啦!」林天華舉起雙手,彷彿灑花一樣。「你就會開始經歷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

 

「狗屁倒灶?」黃敏瑞難以置信。他始終認為愛情是美麗的。

 

「啊…...」小彤又伸手去摸黃敏瑞的頭髮。「你要不要追我?我好懷念初戀的滋味。」

 

黃敏瑞傻笑,不知該如何應對。

 

「得先弄清楚是哪一種狀況。」林天華拿起平板,點選冷如霜的照片,螢幕上又跳出十幾張其他照片。他一張一張翻閱,一直翻到一張顯然是在「大愛情家」裡照的特寫照。「希望她不是詐騙集團。我討厭愛情騙子。特別是女愛情騙子。」

 

「請問,」黃敏瑞問:「為什麼特別討厭女愛情騙子?」

 

「因為我被騙過。」

 

「喔。」

 

林天華把平板還給小彤,說:「先跟客戶拖延時間,就說我們需要多做一些調查工作。我去跟之前兩個客戶打聽一下,確認一下分手的原因。如果有必要的話,讓阿強先去泡她。探清楚她的底細。」

 

阿強喜形於色:「好哇、好哇!」

 

黃敏瑞張口結舌,看著林天華。林天華拿出手機,找出前任客戶楊詰的號碼,撥出電話。片刻過後,電話接通。林天華把手機開到擴音,放在桌上。

 

「請問是楊詰先生嗎?」

 

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不是。這支電話的主人叫楊詰嗎?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呃?」林天華跟眾人對看一眼,說道:「這是楊詰的號碼,沒錯,請問你是什麼人?」

 

「我是警察,這支電話的主人正在跳樓。」

 

「啊?」

 

「請問林先生,你跟這位楊先生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客戶。你怎麼知道我姓林?」

 

「來電顯示。」警察說。「而且楊先生不肯跟警方談,堅持要找林天華先生談。你是林天華先生本人嗎?」

 

「是。」

 

「你跟他有財務糾紛嗎?還是桃色糾紛?」

 

「沒有,我們沒有糾紛。」

 

「那你打來幹......」警察說到一半,改口道:「不管了,可以先請你過來一趟嗎?楊先生情緒不太穩定,他只願意跟你談。」

 

「沒問題,我立刻來。」

 

警方報出地址,掛下電話。天華人生顧問公司所有員工面面相噓,不知該說些什麼。片刻過後,林天華說聲:「散會。」隨即收起手機,站起身來,拉著黃敏瑞往店外走。

 

黃敏瑞急道:「我也要去呀?」

 

林天華邊走邊說:「你要不要我送你回宿舍?」

 

「要?」

 

「要就給我跟著。」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