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3  

 

林天華覺得獨坐對面桌的那個男生很有趣。他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如果打扮起來可以玉樹臨風。但是他頭髮看起來就像是去賣場或捷運站花一百元剪的,身上搭配的襯衫、牛仔褲有種大一新生努力耍帥,但卻不得要領的感覺。他看起來至少已經大三,而林天華認為大三男生不該這個樣子。他眉宇之間散發出一股憂鬱氣息,這點倒是做得十分道地,就像是一副為情所困的模樣。他三不五時會偷看林天華這桌一眼。林天華知道,他在等他。

 

每次林天華去大學演講,至少都會有五、六個女學生在演講結束後跑來找他。這跟他演講的主題有點關係。通常他是在心理系開講,講題差不多就是「愛情、塔羅、與榮格的集體潛意識」。當然,不管校方、學生、還是他本人都很清楚,愛情跟塔羅才是演講的賣點,「榮格的集體潛意識」純粹是為了讓演講師出有名而硬加進去的副標題。反正只要對學校評比有幫助,睡著的學生又不至於太多,校方並不在乎他掛什麼頭來賣什麼肉。這點從演講過後來找他的學生都是在討論感情生活或想算塔羅牌,從來沒人提起榮格的原型概念就可以看出來。

 

一開始,他都是演講完畢後,請有問題的學生留在教室裡繼續談。不過由於想算塔羅牌的女學生太多,往往會擠壓到後面班級上課的時間,所以他後來都直接請學生帶他去學校的咖啡廳或交誼廳坐坐,讓他有充分的時間幫大家解牌。其實有時候他還滿期待落單的女學生邀請他去宿舍坐坐,不過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就是了。

 

一般說來,會對他的演講感興趣的多半都是女生,男生幾乎都是被綁課進去聽的。所謂綁課就是當學校怕演講沒人去聽,場面淒涼難看的時候,要求相關主題課程的老師把全班學生帶過來聽的行為。林天華本來以為自己演講的主題不需要綁課,不過後來發現還是綁一綁比較好,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會去看系辦公布欄的傳單或討論區。總而言之,會全程醒著又不玩手機聽完他演講的男生寥寥可數,而會在演講結束後來找他問問題的男生更是從來沒有過。這也就是他之所以會對坐在對面的這個男生這麼感興趣的原因。

 

希望他不是想來討論卡爾‧榮格的。

 

「老師,我們有個同學想法很奇怪,想說你是不是能幫她開導一下?」最後一個女學生解完牌之後說道。

 

「怎麼個怪法?」林天華的心思已經飄向對面男生了,沒想到面前的女生又來這一句。

 

「她看太多言情小說,整個愛情觀都脫離現實了。」女學生說。「她跟女生相處沒有問題,但是只要跟男生有關,真是怎麼說都說不聽。」

 

林天華點頭道:「男生隨便一個動作就讓她覺得人家有企圖?」

 

「嗯!」幾個女生一起點頭。之前那個問:「老師怎麼知道?」

 

「有遇過幾個類似的案例。」林天華伸手數手指。「言情小說、韓劇、偶像劇、還有迪士尼公主系列,這幾種東西看多了都有可能出問題。」

 

剛剛的女生張口欲言,想了一想又沒說出口。她跟旁邊的同學對看幾眼,接著聳一聳肩,說道:「不過我同學不光是過度敏感。她更大的問題在於她想像中的男生追女生一定要講夢幻式的台詞,什麼『已經滿了』然後又『漫出來了』的那種。這什麼年代了,誰會講哪種話來追女生呀?」

 

「原來是瓊瑤迷。」林天華一彈手指,笑容滿面。「這種人超有趣的。沒問題,改天帶她來我們那裡喝個咖啡。來之前知會我一聲就是了。」

 

林天華發給同桌女學生一人一張名片,順便給了她們幾張他公司開的塔羅牌課程簡介,打發她們離開。接著他獨自坐了一會兒,喝喝飲料,將塔羅牌收入布套,摺好黑絨布。全部收拾乾淨後,那個男生還是坐在原位,沒有過來攀談。林天華拿出手機,檢視簡訊。助理小貞傳來今日的行程,下午四點半公司開會。阿強傳訊說客戶想搞英雄救美。他回訊拒絕:「我們不做英雄救美已經很久了。」

 

他開啟臉書,翻閱朋友的近況,發現一則轉貼新聞:「恨男友出軌,美女工程師情殺西門町。」他皺起眉頭,複製新聞連結,收入筆記本內,打算晚點再來追蹤。他沒有辦法接受為了愛情殺人的事情。他認為愛應該是正面的、溫暖的,是維護世界甚至宇宙和平的終極武器,沒有人應該以愛之名殺人。

 

放下手機後,林天華轉向對桌男生,伸手朝他彈了彈手指,說道:「同學,你剛剛有去聽我演講嗎?」

 

男生楞了一愣,有點難為情地點頭說:「有。林老師......你......講得很精采。」

 

林天華搖手:「不用這樣叫我,我又不是學校老師。」

 

男生說:「那個......來演講的講師,我們都叫老師。」

 

林天華反過手掌,扭動食指跟中指請他過來。他遲疑片刻,終於端起飲料,拿起課本,走過去坐下。

 

「你好,我叫林天華,是諮商心理師兼塔羅專家。」他說著伸出右手。

 

男生微一遲疑,伸手跟他握一握,說:「我叫黃敏瑞,是英文系大四的學生。」

 

林天華揚眉:「你是英文系的?」心裡竊笑:「畢竟還是有外系的學生慕名而來。」

 

「是,老師。」黃敏瑞說。「其實我那天看到海報,有上網Google老師的名字。維基百科說你是愛情大師,專門教人怎麼把妹......」

 

「那是世人對我的誤解。」林天華揚手打斷他。「維基百科上是說我經常幫助不擅長追求異性的朋友建立自信,改變形象,進而追求到他們理想中的對象。」

 

「就像威爾‧史密斯那部電影?」

 

「你說全民情聖?」

 

「Hitch。我不確定台灣片名。」他做個心知肚明的表情。「你知道,我的片源都是大陸來的。所以我現在都只記英文片名。偶而會記得大陸片名......」

 

林天華搖搖手:「我知道你很宅。這看得出來。適時表現出你很宅也不是什麼壞事。宅男萬歲!但是儘管宿舍裡大家都在做,盜版電影依然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他在男孩張口反駁前搶先阻止他。「我不是指責你,只是要建議你不要在女生面前以一種好像自己很厲害的語氣提這種事情。你不知道會不會遇到正氣凜然的女孩子。講這種話未必會給你加分。」

 

男孩一副很不以為然的模樣。「可是我們班有些女生就會跟我要新片呀。」

 

「她們是不是還喜歡找你修電腦呢?」林天華問。「常收好人卡?」

 

男孩語塞片刻,喃喃道:「我也沒有很常幫人修電腦啦。」

 

「沒關係,這種事情因人而異。說不定你喜歡的女孩不在意你看盜版影片。你還可以趁機接近人家。」

 

男孩乾笑兩聲,問道:「林老師,維基百科說你開了一間愛情顧問公司?」

 

林天華兩手一攤:「那是幾年前的事了。因為愛情顧問公司這幾個字會引發聯想,導致警方常常跑來我們這裡掃黃,還讓不少上門的客戶以為我們是婚友社。所以我們早就改名了。」

 

「改成?」

 

林天華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男孩。他接過名片,唸道:「天華補習班班主任?」

 

「對,我們有開塔羅牌課程。」林天華笑著又從皮夾裡拿出另外一張名片。「不過那是拿錯了,應該給你這張才對。」

 

「天華人生顧問公司總經理?」

 

「人生顧問。」林天華輕彈手指:「雖然服務項目有點曖昧不明,但至少不會被人誤會為色情行業。」

 

「所以老師......你們就是......幫人把妹?」

 

「喔,我想我該講清楚一點。」林天華解釋道。「我們不是像王晶電影裡面那樣用盡各種招數幫人把妹。我們只是提供建議,告訴你們該怎麼做比較容易追到你們想追的女孩子。」這話其實不盡不實,因為他們有提供上述服務,不過那是要收費的,而他不打算跟學生收費。

 

「那老師,你們......做這個要收錢嗎?」

 

林天華微笑:「學生免費。」

 

「這麼好?」

 

「這是我個人的初衷,」他說。「幫助學生。」

 

「那我可以......」

 

「每一個愛情故事都是從邂逅開始。」林天華喝口咖啡,清清喉嚨,對男孩說出一貫的開場白:「先聊聊你是怎麼遇上這個女孩的。」

 

「也......沒有什麼特別,」男孩回想道,彷彿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就是大一新生訓練那天,她第一天就遲到,拿著早餐跑進教室,直接坐到我旁邊。我第一眼就......」

 

「好兔不吃窩邊草,應該有很多人跟你說過?」

 

「有啊,但是喜歡上了,我有什麼辦法?」男孩無奈道。「這些年我也不是沒有追過其他女孩,她也很鼓勵我去追其他女孩,就是......」

 

林天華忍不住問道:「你跟她很熟嗎?」

 

「最好的朋友。」他語氣有點驕傲。「我們無話不談。」

 

「嗯......」林天華點點頭。「這三年半裡,她有交過男朋友嗎?」

 

「有。」黃敏瑞語帶恨意。「現在那個男的去當兵了。」

 

「那她有跟你聊過性生活嗎?」

 

黃敏瑞大驚:「女生怎麼可能跟男生聊那個?」

 

「你又說無話不談?」

 

他搖頭:「可是這種事......」

 

林天華斜嘴一笑:「所以你沒有過性經驗?」

 

「你怎麼......」黃敏瑞即時住嘴,改口道:「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

 

林天華兩手一攤:「你如果有過性經驗,而你們又真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你自然會跟她談,她也自然會跟你談。」

 

「但是......」黃敏瑞皺眉。「這樣不會很曖昧嗎?」

 

「異性朋友間的交往最有趣的就是這種曖曖昧昧的感覺了。」林天華說。「再說,你這三年半裡一定有跟她表達好感,不然她也不用鼓勵你去追別的女孩,是不是?」

 

男孩默默點頭。「我跟她告白過,她也一直知道我沒有放棄追求她。但是她總是說我是個好人,只是感覺不對,不適合她......」

 

林天華幾乎可以在心裡跟他一起把這些陳腔爛調接下去說:「......我沒有哪一點比不上她男朋友,只剛好感覺對了,就在一起了。她說她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美好,說我人這麼好,一定可以找到比她更棒的女生,到時候大家可以當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吧啦吧啦吧啦......」

 

如果女生的愛情世界裡有什麼共通語言的話,「感覺不對」肯定是其中之一。「感覺不對」是林天華心中的地雷。每當聽到有女生這樣拒絕男生的時候,他心裡就會燃起一把無名火。他向天底下所有被這個理由拒絕過的男生致哀。他很清楚聽到這個理由之後,心裡那種好像知道心儀的女孩為什麼拒絕我了,偏偏就是不知道她為什麼拒絕我的感覺。用「感覺不對」來拒絕男孩子,基本上就等於是說:「我懶得去思索我為什麼不喜歡你,所以就是『感覺不對』。」這句話不是恰當的理由,只是敷衍的藉口。如果妳要拒絕的男生在妳心裡有一點點的份量,至少妳也該給他個實際一點的理由。

 

當然,或許這是女生在拒絕男生時所能想到最不傷人的理由。但是既然肯定要傷,不如傷到重點,告訴他什麼地方該改,幫助他日後更有機會追求到別的女生,這樣不是挺好嗎?男生啦,挺得住的。妳什麼都不告訴人家,只說感覺不對,那難怪人家到了大四還是一副宅男模樣,不了解為什麼自己長這麼帥、認識的女生又個個誇他人好,卻偏偏沒人願意跟他在一起呀!

 

林天華閒著沒事,就這麼在學校咖啡廳跟男孩耗了一個小時,聽他述說這些年來苦苦單戀、苦苦追求的故事。青澀男孩的故事其實都大同小異,總之就是永無止境的付出,就算得不到回報也沒有關係。受寵女孩的態度也是萬年不變,就是明白拒絕男生追求,卻又無法狠心斷絕關係,不當朋友。久而久之,女孩開始對永遠都在身邊的男孩有了依賴,開始應要求讓他做一些男朋友應盡的義務,卻不讓他越界享受男朋友應有的福利。朋友都說他傻,講話直一點的人會說女孩在利用他,就連女孩自己也會叫他不要這麼常跟她在一起。但男孩老是死心眼,始終甘之如飴,相信總有一天女孩會是他的。

 

但是總有一天也是有期限的。快要畢業了。男孩開始擔心一旦畢業,兩人生活少了交集,女孩不再這麼依賴他後,他的機會只會越來越渺茫。他急了,一心只想做點什麼,偏偏又怕自己會在心急的情況下做出愚蠢的舉動,破壞兩人的關係。剛好,他看到心理系開了這個愛情與塔羅牌的講座,於是就狗急跳牆般地跑來聽講。

 

林天華默默地聽著,享受這種學生時代的浪漫情懷,簡直樂在其中。等男孩講到告一段落之後,林天華給了他一些基本建議。改進穿著打扮、降低宅男指數、培養與把妹相關的技能。他提議學塔羅牌。

 

「老師,我不得不覺得你是打著免費的旗號來幫塔羅補習班招生的耶。」黃敏瑞說。

 

「你沒聽說免費的最貴嗎?」林天華說。「學塔羅牌不但樂趣多,而且很適合用來把妹搭訕。學會之後,一生受用。可謂感情方面最划算的投資。」

 

黃敏瑞搖頭:「我短視近利,不需要一生受用的技能。我只要追到我的女孩就好了。」

 

「我說真的,不補習也買本書研究研究,學點皮毛。」林天華勸道。「你說你們已經熟到生活裡沒有什麼新鮮事了。學個塔羅牌,增加一點新話題,這樣不也挺好的嗎?」

 

黃敏瑞有點心動:「可是不能學點星座就好嗎?」

 

「所有女生都懂星座,星座是身為女生的基本知識,就跟打娘胎裡帶出來的一樣。」林天華說。「學星座一點都不特別。要嘛就學塔羅,不然就學算命。塔羅入門容易,精通難。但是你只要學會一點皮毛,一開口有點樣子,那也不必在乎準或不準,總之可以騙騙女孩子就⋯⋯」

 

「Hey,Boy。」

 

黃敏瑞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林天華抬起頭來,心頭一震。這個女孩儀態翩翩、秀髮飄逸,瓜子臉、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微薄的雙唇。身高約莫一六七公分,身穿貼身的白襯衫、圓點小藍裙、一雙腿穠纖合度,展現出成熟女人的線條。林天華楞楞看著她,儘管明知這樣有點失態,還是不願意偏開目光。女孩不經意地抬起頭來,突然發現林天華盯著自己看,眉宇間流露出訝異神色。她張口欲言,不過沒有出聲。

 

黃敏瑞聽到女孩的聲音,登時眉開眼笑,抬頭望向她,說道:「Hey, Girl。」

 

眼看兩人模樣親密,林天華幾乎以為女孩要彎下腰去親吻他了。不過當然,女孩沒有這麼做。她站直身子,朝林天華遲疑地笑了笑,然後才對男孩說:「下課找不到你,原來躲到這裡面來。」

 

男孩在女孩面前神態自若,一點也沒有想像中那種扭捏神態。他說:「對呀,我不是說要去聽演講嗎?」他指著林天華道:「這位就是剛剛演講的林老師。」他轉向他:「林老師,這我同學,叫她Girl就可以了。」

 

「林老師好。」

 

「妳好。」

 

林天華偷瞄男孩一眼。他微微點頭,表示眼前這位就是他的女孩。

 

「啊,對齁,你是教塔羅牌的老師!」女孩看著林天華手邊的絨布袋外露出的牌角,恍然大悟道。

 

男孩故作不悅:「妳現在才想起來我是去聽什麼演講唷?」

 

「對呀,不行嗎?」女孩理直氣壯。「演講不是中午就結束了?你還跟老師在這裡聊什麼?想學塔羅牌唷?」

 

林天華怕這個問題會男孩尷尬,於是清清喉嚨,對她說道:「我在跟Boy解釋塔羅牌的好處。其實塔羅牌裡面富含象徵意義,非常適合英文系的學生學習。Girl,妳有研究過塔羅嗎?」

 

女孩在兩人之間的椅子坐下。「沒有耶。從來沒想過要研究。塔羅牌準嗎?」

 

「還不錯呀。主要得看解牌者的學識夠不夠豐富,因為牌裡的象徵意義太多了,可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解釋。」林天華解開繫繩,取出塔羅牌,順手洗兩下,拿到男孩面前:「抽一張。」

 

男孩邊抽邊問:「一張就能算?」

 

「是可以,不過我不是要算,只是稍微用來講解一下。」林天華翻開他抽的牌:愚人。他笑了笑:「這張愚人牌,是編號為〇的大牌,基本上是一切的開端。」他把牌遞給他們,男孩伸手接過,跟女孩湊在一起看。

 

「開心的愚人,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什麼都不在乎地向前走。你們覺得他左手裡的白玫瑰象徵什麼?右手挑行李的棍子又代表什麼?腳邊的狗是在提醒他些什麼?遠山呢?太陽呢?前方的懸崖呢?」

 

「看到懸崖還不停步,真是個愚人。」黃敏瑞說。「所以這張牌代表初生之犢不怕虎的年輕人?」

 

林天華豎起大拇指:「對!解得好,有前途!」他喝口咖啡,讓他們繼續看一會兒,然後說道:「天真、衝動,但愚人也不是一昧的愚蠢。他挑的行李可以代表他人生至此已經累積的經驗。他不是完全天真的,只是還沒有被人生經驗所限制住。基本上,就像你們這些快要畢業的大學生,自認已經準備好了,可以認真面對眼前的一切......好吧,日後會不會變得世故呢?我想我們都聽過很多例子。」

 

女孩放開牌,漫不在乎地說:「聽起來很有趣,不過我向來不喜歡太多隱喻的東西。你們慢慢聊吧。」她轉向男孩。「改天你學會了,再來幫我算。」

 

「Hey,Girl。」林天華趁她還沒起身前說道。「妳畢業以後打算做什麼?」

 

女孩毫不猶豫地笑道:「我想進飯店做事,或是展覽、會議顧問公司之類的工作。」

 

「妳喜歡認識各式各樣的人?」

 

「當然,每天要接觸新鮮的事情,生活才能多采多姿。」

 

林天華笑著點點頭,說道:「錄用妳的公司肯定很幸運。」

 

「謝謝老師。」她站起身來,推好椅子,跟男孩說。「你繼續聊。我自己回家了。」

 

男孩一副想要站起來跟她走了的模樣。林天華朝他使個眼色,他無奈點頭:「我晚點打給妳。」

 

兩人一起轉頭欣賞女孩迷人的背影。說「欣賞」是因為她確實會讓人興起欣賞的感覺。林天華不確定她是天生麗質,還是後天練就的身段。但他知道她勾起了他心中一股好奇。等她走出咖啡店後,男孩轉過頭來,驕傲地說:「你說說看,她值不值得追三年半?」

 

林天華伸手自他手中取回愚人牌,在他臉前晃了晃,問他:「你畢業以後要做什麼?」

 

男孩聳肩:「當兵呀。」

 

「當完兵呢?」

 

「就找工作呀。」

 

「找什麼工作?」

 

男孩想了一想:「到時候看看囉。」

 

林天華忍不住搖頭嘆氣:「你呀......你想太少了。你們即將面臨生活形態的重大改變,有在計畫未來的男生對女生來講比較有吸引力,尤其是她這種本身已經想好的女生。你如果一直這種原地踏步的學生心態,不能跟上她的腳步,就算讓你追到她了,我也不覺得能夠維持多久。」

 

男孩臉色一沉:「你也跟他們一樣,認為我該放棄她?」

 

「不可以放棄!」林天華斬釘截鐵地說。「你已經把最純情的歲月都花在她的身上,就算最後只能跟她在一起一天,你也要好好的跟她在一起一天,讓那一天成為你一生不忘的回憶,知道嗎?」

 

黃敏瑞嘴唇微顫,張口無言,彷彿找到了人生知己。

 

基於某種難以言喻的理由,林天華決定要幫他。不是口頭指點那種幫忙,而是以實際的行動來幫助他。「想要追到她,你必須有徹底改變的覺悟。」林天華指指愚人面前的懸崖。「懸崖就代表未知的改變,懂嗎?我只能盡量幫你,追不追得到,還是要看你自己。」

 

「謝謝!謝謝老師!」黃敏瑞忙道。

 

「別急著謝。你身上有多少錢?」

 

黃敏瑞一愣:「呃,老師,不是說不收錢嗎?」

 

「改頭換面總要點本錢。」林天華說。「難道買衣服還要我出錢嗎?」

 

「說得是、說得是......」黃敏瑞想了想。「這個月大概還有三千塊可以用。」

 

「三千塊是最基本的,你這個月別再亂花錢了。」林天華喝光咖啡,收拾東西,站起身來。「走吧。人生苦短,說開始就開始。」

 

, , ,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