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某天我一時興起,從一樓跟二樓之間的樓梯平台上往下跳。而我後面也有兩個男同學跟我一起跳下去。我不知道這樣做是要表示我很厲害、很勇敢、還是很無聊,總之我就是跳下去了。結果我跟兩個同學都被叫到校長室,由校長親手籐條伺候。然後還通報家長,回家又挨了一頓揍。

聽說那個校長後來沒有跟上社會變遷的腳步,做出了打完學生又給一百塊封口費的事情,落到個不太好的下場。不過那是後話,表過不提。

現在想想,不過就是跳個樓,而且也才半層樓,我還真不知道當年校長為什麼打我。但是在被叫去校長室打的當下,我完全認為為了這種事情被打是理所當然、罪有應得。或許從前的孩子調皮慣了,一旦做了調皮的事情又被抓到,那就摸摸鼻子認了一頓打吧。總之,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跳過樓了。不但沒有再跳過樓,長大之後我也不坐什麼雲霄飛車、大怒神、高空彈跳什麼的。我沒有那個膽子。不過從我小時候種種行為來看,我應該要有那個膽子才對。

就某方面而言,我的膽子是給大人扁小的。

人有很多本性中的特質都在成長過程中被大人磨光。這未必是件壞事,也未必是件好事,端看你認為人性本善還是本惡而定。個人認為人性本來就是灰色的,既善且惡,因人而異。大人認為你本性中不好的部份其實都是他們主觀認定,要不要被他們磨光,要不要被他們馴服,完全取決於你的意志,以及他們下手有多重。如果有一天,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跟小時候的照片,突然發現今天的你跟小時候簡直判若兩人......或許你該想想這些年來你失去了哪些令你懷念的特質,而那些特質有沒有讓你懷念到要把它們找回來的地步。不要因為如今你的個性如此,就告訴自己你不是會做某些事情的人。因為你的個性並不代表你的本性,長大的你可能只是個被人馴服的小孩。

所有野獸都需要被人馴服,但有時候你所需要的,就是你所失去的那些力量。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