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SON029  

最近由於小花演戲的關係,把我年輕時塵封的回憶都勾起來啦!看看這張照片,很年輕吧?

右邊的小胖子是我,左邊的是同班同學。這是我小學六年級第一次粉墨登場的模樣。沒錯,你一看就知道我是個相聲演員。

依稀記得(有可能記錯)當年學校週會如果沒有全校集合的話,就會交給高年級的班級輪流負責。通常大家都會在廣播室裡播放點餘興節目,比方說相聲集錦之類的。那天輪到我們班,本人一時興起,就跟這位同學決定親自到廣播室裡說一段相聲。那次我們說的是「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出殯」的橋段,那段王地保的祭文堪稱台灣舞台表演史上的經典之作,個人認為只有「這一夜,誰來說相聲」裡演講比賽的「我最快樂的一件事」可以與其比美。由於當年表演工作坊的相聲才剛出現,全台灣聽過的人沒幾個,所以我們兩個一炮而紅。紅到別班老師都要跑來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厲害。結果就是......我們老師決定讓我們粉墨登場,在某個場合(忘記什麼場合了)於地下室禮堂裡上台演出。我們假日還跟著老師跑到公館去租界道具服呢。

不過很可惜,正式登台的橋段是老師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來的相聲劇本,段子的主題是軍校招生,就是講你有什麼專長就可以去念哪一個兵種的軍校的愛國相聲。基本上不太好笑,導致那次就是我這輩子唯一在正式場合的相聲演出了。不過那畢竟是我第一次站在舞台上表演,加上又有這一張照片流傳下來,所以他還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回憶呀!

所以說呀,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