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三、不寧夜

鄭恆舟出了飯館,來到衙門口。衙役告知錦衣衛派人來請總補頭去張大鵬家查案。鄭恆舟吩咐見到陳遠志回來,叫他過去找他。跟著便又趕往城東案發現場。

再度抵達張家,已是申末酉初。錦衣衛人馬盡數撤離,張大鵬家無人留守。鄭恆舟推門而入,隨即愣在門口。只見屋內整整齊齊,除了一張小桌斷成兩截,躺在地上外,桌旁四張木椅全都好端端地立在原地。屋內一塵不染,似乎有人刻意打掃,就連砸爛在地的桌子旁邊都無半點木屑。他前往臥房、廚房及佛堂察看,都是一個樣子。臥房牆面有塊地方泥灰脫落,磚石鬆動,不過地上也給清理過了。他走回外廳,無意間抬頭,看見頭頂上有根樑柱微微上凸,似有斷裂痕跡。他搖了搖頭,拉把椅子坐下,靜靜思索案發當時的情況。

片刻過後,陳遠志趕到,進門之後也是一愣,隨即説道:「打掃得這麼乾淨?錦衣衛到底是來查案的,還是來掃地的呀?」

鄭恆舟道:「這是在告訴咱們,錦衣衛查過的現場,地方衙門不必再查。」他伸手一指,讓陳遠志也拉張椅子坐下。「又或許是跟他們上面交待,表示這裡已經清理完畢,不用擔心地方衙門來查。」

陳遠志坐下後道:「總之他們是來處理善後的。」鄭恆舟點頭:「然而做得並不徹底,不知是否有意。市井小民深夜於家中遭人毆打至死,一般若非挾怨報復,便是覬覦錢財,總歸是尋常案件。」他比向臥房牆面:「那面磚牆讓人給撞塌了一塊,多半有撞脫幾塊磚,事後再由臥房推回原位。這一撞之力可不小呀。」他跟著向上指著樑柱:「然而真正露餡兒的是這根房樑。常人打架可不會把房樑都給打斷。昨晚在此打鬥之人都是練家子,而且武功不弱。」他望向陳遠志道:「張大鵬的出身有著落了嗎?」

陳遠志點頭。「他是少林弟子,師承達摩堂首座妙心大師,據說擅使般若掌,掌力渾厚。」鄭恆舟皺眉:「少林寺達摩堂首座怎麼會收俗家弟子?」陳遠志搖頭:「他不是俗家弟子。張大鵬自小出家,法號本德,據說是少林寺本字輩武僧中出類拔萃的人物。然而他從未涉足江湖,究竟武功如何,丐幫的人也説不準。他於三年前還俗,之後定居保定,靠賣包子維生。附近鄰居説他為人隨和,從不與人爭執。依我看,尋常市井小民絕非少林武僧對手。若説江湖仇家尋仇,偏偏他又不曾行走江湖。」

鄭恆舟沉吟道:「會不會他當年還俗來此,便是有所企圖?」他抬頭望向陳遠志,又問:「那白草之又是什麼來頭?」陳遠志正色道:「此人入錦衣衛前大有來頭,乃是武當派前任掌門雲虛道人的關門弟子。學成下山後立刻入了錦衣衛。當年熊廷弼大人鎮守山海關時,他隸屬遼海衛,專司搜集軍情,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熊大人被捕下獄,他也隨行返朝。其後官運亨通,扶搖直上。有人謠傳熊大人就是讓他給賣了的,不過此等謠言,未必可信。」

鄭恆舟問:「他如今在此錦衣衛中掌管何事?與東廠可有瓜葛?」陳遠志緩緩搖頭:「這就是奇怪之處了。王總旗説白千戶不受南北鎮撫司號令,直接向上面回報。至於上面究竟是洪都指揮使、提督東廠、還是另有其人,除了白千戶及其親信外則無人知曉。白千戶手下不掌尋常官兵,只有一批親信跟著他辦事,不過這些親信都是武林大派門下弟子,個個身懷絕技。王總旗説不出個道理,只叫我們最好不要招惹此人。」

鄭恆舟道:「他在關外掌管軍情,必定常與黑龍門交手,手下自當有批武林高手效力。只不知這批人在直隸管什麼事?」

陳遠志壓低聲音:「總捕頭,前些日子,朝中盛傳提督東廠組織精兵,打算對付武林人士。莫非就是白千戶這些人?」

鄭恆舟皺眉沉思,片刻説道:「魏忠賢對付武林人士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然而他猜忌外人,東廠精兵皆由太監統領。掌刑千戶、理刑百戶雖由錦衣衛長官出任,實則只是掛名罷了。東廠要對付武林人士,不會用白千戶這種外人。況且白千戶是來收拾殘局,問題是收拾誰留下的殘局?」

兩人相對默然,各自思索案情。日頭西落,天色昏暗,門口的陰影越拖越長。鄭恆舟站起身來,走到門邊,望向天際夕陽,問道:「張大鵬的屍體可是運往順天府?」陳遠志搖頭:「停在城北殮房。」鄭恆舟道:「張大鵬無親無故,不會有人提領屍體。錦衣衛既然是來收拾殘局,只怕驗完屍立刻就要毀屍滅跡。」陳遠志點頭:「如果真有驗屍。」

鄭恆舟深吸口氣,説道:「回去換套黑衣,隨我夜探殮房。」

***

兩人各自返家換衣,再度會合已是戌時,天色早已全黑。兩人趁著夜色,避開大道,專挑小巷,不一會兒功夫來到城北殮房。兩人伏在牆外觀看,只見門旁小屋點有燈火,不過殮房之內一片漆黑。兩人翻身下牆,掩到小屋窗下,就著窗縫偷看。屋內坐有一人,品茶讀書,好不愜意,正是今日於張大鵬家門口見過的一名錦衣衛官差。鄭恆舟打個手勢,兩人悄悄來到殮房門口。

「我進去,你把風。」鄭恆舟輕聲道,比向側牆旁的一棵老樹。「有什麼動靜,丟石示警,然後儘速離開。錦衣衛的人武功不弱,千萬不可掉以輕心。」陳遠志緊張:「總捕頭,萬一咱們行跡敗露?」鄭恆舟輕拍其肩:「你走你的,有事交給我來應付。」

陳遠志上樹把風。鄭恆舟推開房門,掩身而入。殮房中沒有燈火,只能就著窗口月光隱約看出一些輪廓。一股濃厚的藥味撲鼻而來,隱隱夾雜些微屍臭。房內幾張木桌排開,此刻僅停一具屍體。鄭恆舟迎了上去,揭開白布,其下之人國字臉、粗眉毛,儘管面無血色、死氣沈沈,依然一眼便能認出是賣包子的張大鵬。仵作剃了他的頭髮,露出六枚戒疤,看來果然是少林僧。死者喉嚨中央開了條縫,黑漆漆地看不真切。再往下看,胸口亦給切開,同樣看不出所以然。右胸上有道漆黑掌印,多半就是致命傷。鄭恆舟只想點根蠟燭,看個仔細,卻又不敢。他伸手在掌印上比了比,掌心傳來一股寒意。他輕觸其身,發現屍體冰涼,有如寒霜。鄭恆舟打個冷戰,後退一步,看著眼前屍體,心想莫非張大鵬是讓人以陰寒掌力打得全身血液凝結而亡?

窗口「叩」地一聲,鄭恆舟立刻轉頭。只聽遠處傳來人聲,隱約聽見有人稱呼「千戶大人」。鄭恆舟蓋上屍體,走到窗邊,考慮開窗離開,但又感此事不弄清楚,終究不能放心。他四下張望,殮房中沒有多少可供藏身之處。他抬起一看,見到門上有塊大匾,黑暗中也看不清楚匾上寫些什麼。他縱身而起,扒住橫梁,輕輕爬入匾後,穩定身形,豎耳傾聽。

殮房門「啊」地一聲打開,走進兩個人來。鄭恆舟但見火光閃動,不敢探頭觀望,聽他們交談,知道一個是白草之,另外一個是剛剛在品茶看書的官差。只聽那官差言道:「啓稟大人,卑職親自驗屍,這張大鵬遭人重手劈死,一掌斃命,死於一門極度陰寒的掌力之下。」

白草之「嗯」了一聲,沒有多說。鄭恆舟聽見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響,多半是白草之在檢視屍體。片刻過後,官差問道:「千戶大人可識得這門掌力?」白草之哈哈一笑,說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東廠差我們來祕密辦事,這人自然是東廠殺的。」官差問:「大人,這當真就是聞名天下的培元神功?」白草之道:「不錯。全身冰凍,手腳出疹。除了培元神功外,武林中還有天山派的寒冰掌和黑龍門的陰陽功能夠將人打成冰柱。但是天山派早已式微,眼下並無擅使寒冰掌的高手;黑龍門的陰陽功講究陰陽調和,不至於讓人凍成這樣。況且,黑龍門若有此等高手入關,我們應該早已獲報。此人肯定是死在東廠高手手裡。」

官差語音微顫,問道:「東廠究竟有多少高手懂得培元神功?」白草之道:「我也很想知道。肯定沒有外傳得那麼多。除了提督東廠魏公公外,我們只知道曹文馨公公懂得,沈在天公公也可能蒙獲傳授,不過功力尚淺。至於其他高手……難說得很。」

官差長嘆一聲:「本德和尚從未與人動手,怎麼會讓東廠查出身分?」白草之道:「東廠疑心武林中人勾結東林黨人,早就在北直隸中布滿眼線。咱們查得出來,東廠自然也查得出來。魏公公即將大張旗鼓對付東林黨人,恐怕本德和尚只是開端。接下來幾天,有得咱們忙了。」

官差壓低音量,遲疑問道:「大人……咱們要不要……通知他們,暫且避禍?」

「不勞我們費心。」白草之說:「本德和尚既死,東廠已經打草驚蛇。他們要走,自然會走。然而武林中人潛伏京師,為得就是今日這個局面。他們會採取行動,不會逃跑避禍。」

這時門外腳步聲響,有人急奔而來。來人停在門口,急切道:「啓稟千戶大人,卑職有要事稟報。」白草之道:「進來。」來人開門入內,説道:「千戶大人,陳總旗部眾遇襲,左御史夫人給人劫走了。」白草之一愣:「有這等事?」來人稟報:「陳總旗傷重不治。據其下屬回報,劫匪一共五人,武功很雜,並非同門同派,不過其中有人會使點蒼劍法。」

鄭恆舟心下吃驚,險些呼出聲來。只聽白草之問:「真是點蒼劍法?近年點蒼聲名大噪,但是當真見過點蒼劍法之人寥寥可數。要我見到了,也認不出來。」來人道:「陳總旗的人説他曾在大同府見過點蒼派柳乾真出手,應該不會認錯。」

白草之沉吟片刻,説道:「點蒼派柳成風腳有殘疾,足不出戶,門下只有三名弟子行走江湖。其中現成就有一人在保定巡撫衙門當差。這回既然讓人認出武功家數,案子又犯在保定府,看來鄭捕頭是脫不了關係了。」

鄭恆舟心裡卻想:「小師弟太沒義氣。在我的地頭殺官作亂,竟然也不知會我一聲?」想是這麼想,他心中還是一股驕傲。「他救了左夫人去,那可是大大的俠義之舉。只不過魏忠賢打定主意要將左府趕盡殺絕,小師弟想逃出北直隸可得費心。」

先前的官差問:「千戶大人,你想會是鄭捕頭幹的嗎?」白草之道:「鄭恆舟並非蠢人。既然知道錦衣衛清楚他的師承來歷,動手時便不該露出馬腳。如果非給逼得使出本門功夫,他也絕對不會笨到留下活口。」他想了想,問道:「此事回報東廠了嗎?」

報信之人道:「要犯遭劫,非同小可,一早便回報了。」

「那東廠必會派人去拿鄭恆舟。」白草之道。「這場熱鬧,不可不瞧。走!咱們去巡撫衙門。」説完步出殮房。兩名手下隨之離去。

鄭恆舟待他們走得遠了,這才跳回地下。他推開房門,偷看屋外,只見所有錦衣衛都已撤走。他取出火摺,點燃蠟燭,拿到屍體旁細看。張大鵬全身結了一層薄冰,胸口掌印附近幾乎凍成冰塊。他察看手腳,果然見到細微紅疹。根據江湖傳言,及其師父口述,確實像是死在培元神功之下。他凝望死者,呆立片刻,隨即熄滅蠟燭,走出殮房。

耳聽悉簌聲響,鄭恆舟應變急速,翻身搶上,一把抓住藏於牆角之人。對方驚呼一聲,忙道:「總捕頭,是我。」鄭恆舟見是陳遠志,當即放手,問道:「不是叫你先走嗎?」陳遠志道:「我翻牆出去,等在外面。後來見到錦衣衛的人通通走了,於是跑回來瞧瞧。」

鄭恆舟拉他走回側牆,説道:「再翻出去。」兩人離開城北殮房,又挑陰暗小巷行走,直奔巡撫衙門。鄭恆舟邊走邊講適才聽説之事。只把陳遠志聽得滿臉愁容。

「總捕頭。你這下麻煩大啦。」陳遠志愁道。「萬一落在東廠手上,即使有我出面做證,他們也未必肯信。再說,你總不能把你師弟給賣了。」

鄭恆舟道:「錦衣衛早上才拿了左夫人,我師弟傍晚就召集人馬,將人劫走。如此辦事,未免太快了點。聽白千戶言道,似乎有批武林人士潛伏京師,有所圖謀,那張大鵬便是其中之一。東廠殺張大鵬,多半是為了要鏟除這些人。我怎麼看,都覺得東廠和錦衣衛會順理成章將我列為他們同黨。要是落在東廠手上,只怕我當場就給打成一條冰柱。」

陳遠志急問:「那總捕頭還回衙門做什麼?」

「總得回去瞧瞧。」鄭恆舟道。「這些年劉大人對我信賴有加,知遇之恩,不可不報。當真要走,我也得向他辭行才是。倘若東廠著落在劉大人身上,逼他交人,我可不能一走了之,任劉大人遭受牽連。」

「難道總捕頭要投案?」

「那倒不必。」鄭恆舟說。「東廠若是咄咄逼人,我便出面打倒幾名東廠番子,於眾目睽睽下逃出巡撫衙門。如此便是東廠自己辦事不力,可不能怪劉大人。」

鄭恆舟轉過巷口,突見對街牆角站有一人。他縮回巷內,拉住陳遠志,隨即探頭出去,打量形勢。「東廠番子。」鄭恆舟輕聲道。「距離衙門尚有兩條街遠,他們放哨到這裡來,那是打定主意要拿我歸案了。」他回頭望向下屬:「遠志,這混水你淌不得。我看你先回家去吧。」

陳遠志搖頭:「東廠欺到咱們衙門頭上,那也不是總捕頭一個人的事。這事要是沒辦好,難保劉大人都會遭殃。不管出不出得上力,我也得要跟去瞧瞧。」

鄭恆舟知他對己忠心,於是不再多勸。他就著巷口陰影打量對街番子,趁其轉頭望向街尾之時疾奔而上。那番子聽得聲響,連忙回頭,鄭恆舟已經一掌貼上他的胸口。番子命懸人手,不敢叫喚。鄭恆舟將他推入巷中,低聲問道:「你們此行由誰帶隊?一共來了多少人?」番子向他怒目而視,不肯回答。鄭恆舟不願拖延,點了他的穴道,輕輕放倒,隨即揮手招呼陳遠志過街。

兩人悄悄掩至近處,於巷中牆壁左點右踏,翻上保來樓屋頂,趴在瓦上觀察形勢。他兩熟知衙門附近的地勢,轉眼便已看出何處有東廠放哨。兩人翻回地上,避開東廠眼線,不多時來到衙門外牆,翻牆而入。眼下情況不明,他們也不與其他衙役招呼,逕自找扇沒關的窗戶竄入屋內。大堂之中沒人,不過他們隱約聽見人聲。循聲而去,發現劉大人書房外站了兩名錦衣衛的人。鄭恆舟與陳遠志繞回屋外,掩至書房窗台下偷看。

只見書桌後面坐著一名身穿太監服飾之人,瞧模樣約莫四十來歲年紀,不過太監沒有鬍子,瞧不真切。太監身旁站著兩名帶刀官差,都是東廠番子。劉大人與宋師爺站在書桌之前,神色恭敬,戰戰兢兢。書房門口另外站了三人,分別是白草之以及兩名見過的錦衣衛官差。

只見那太監神態自若,拿起劉大人的茶碗,品嘗一口上好香片,放下茶碗,拿著碗蓋沿著碗緣畫圈。片刻過後,他展顏微笑,說道:「劉大人,咱們等了半天,鄭捕頭還不回來。你瞧他會回來嗎?」

劉敬先垂首道:「王公公,今日鄭捕頭沒有當差,你要找他,該上他家裡去找。」

「嗯。」太監蓋上茶碗,正視劉敬先。「劉大人這麼說就不對了。鄭捕頭若沒當差,今日卻上王大鵬家裡查什麼案?白千戶,今日你遇上的便是那鄭恆舟,鄭捕頭,可沒認錯人吧?」白草之拱手道:「啓稟公公,確是鄭恆舟。」太監眼中精光一閃,瞪向劉敬先,言道:「劉大人包庇人犯,所為何來?莫非劫走左夫人一事是你指使的?」

劉敬先搖頭:「劫持欽犯,非同小可,王公公不可妄加定論。鄭捕頭憂心百姓,忠於朝廷,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還請王公公明察。」

王公公道:「錦衣衛親眼見到,劫犯中有人會使點蒼劍法。鄭恆舟是點蒼弟子,人又在保定府,就算此案不是他親自動手,也肯定脫不了干係。我帶他回去問話,又不是非要定他的罪,只是要他交出個人來。如此作法,合情合理。劉大人要我明察,我這不就是明察來著?還請劉大人不要為難,快把鄭捕頭交出來。」

劉敬先昂首而立,正氣凜然。「王公公,咱們直話直說,我就是信不過你會稟公辦案。鄭捕頭若是落在東廠手裡,只怕天還沒亮,就給你們害死了。」

「劉大人哪裡的話?」王公公笑道。「咱們東廠是講證據的。你看,左大人都拿了好幾天了,我們也沒把他給害死呀。這種事情,總要等我們把證據做足了,才好動手。」

劉敬先聽他講得這麼明白,心下暗暗吃驚,說道:「莫非是魏公公派你來與我為難?」

王公公又喝口茶,緩緩說道:「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魏公公幾次派人送禮,劉大人都不肯收。你這不是不給我們魏公公面子嗎?」

劉敬先搖頭道:「楊大人的禮,我也沒收啊。你們要結黨議政,我也沒礙著你們,何以非要拖我下水?」

王公公笑道:「朝廷是個大染缸啊,劉大人。你是自己跳進來的,別怪人拖你下水。」

劉敬先眉頭緊蹙:「你究竟想怎麼樣?」

「我只要你交出鄭恆舟。」

「不然呢?」

王公公輕輕一笑,露出一付口蜜腹劍的模樣。「不然就說保定巡撫包庇欽犯,一併拿下了再說。」他左手一伸,旁邊的番子取出一封公文。王公公將公文拋在書桌上,說道:「我有東廠駕帖在此。要拿鄭恆舟,還是要拿劉敬先,就看劉大人你一句話。」

劉敬先長嘆一聲:「你們東廠這樣辦事,眼中還有王法嗎?」

王公公道:「劉大人心中不恥宦官,同情東林黨人,這些我能理解。我只問你一句,那楊漣身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如此送禮納賄,又算什麼?

宋師爺忍不住道:「那還不是給閹黨逼的?」

王公公冷笑:「東林黨這麼幹,就是形勢所逼。我們這麼幹,就是卑鄙無恥。」他撫掌大笑:「巡撫衙門處事公正,真是佩服佩服。」

宋師爺還待再說,劉敬先使個眼色,拉了拉他,朝王公公道:「公公,大家同朝為臣,事主奉君。結黨營私,實為不該。還請王公公回覆廠公,敬先只盼明哲保身,兩不相幫。」

「行。我拿了你,你自己去跟廠公説。」王公公説著起身,招呼左右。「保定巡撫劉敬先勾結外賊,擄劫欽犯。拿下了。」

「住手!」驀地窗屝破碎,木屑飛濺,眾人只見兩眼一花,屋內已多了兩名黑衣人。「鄭恆舟在此,不可為難劉大人!」

王公公身後兩名東廠護衛立即撲上。鄭恆舟不閃不避,朝向兩人各出一掌。左首那人一見掌勢凌厲,不敢硬接,翻身避過。右首那人自恃內功深厚,出掌直擊。一掌對過,護衛口吐鮮血,穿窗而出,遠遠落在數丈外的假山旁。左首護衛拔出繡春刀,雙手分持,一把高,一把低,化作兩道刀光疾疾砍落。鄭恆舟右腳踢出,阻擋下方刀勢,跟著左掌翻轉,扣住對方右手手腕。他手中微微使勁,奪過繡春刀,順勢以刀背擊中對方後腦勺。護衛凌空轉了三圈,落地前便已昏去。

王公公一拍桌子,説道:「大膽鄭恆舟!你身為衙門捕頭,竟然自恃武功高強,毆打東廠軍官,眼中可還有王法沒有?」

鄭恆舟一轉刀柄,拱手説道:「這位公公深夜帶人闖入巡撫衙門,不由分説就要捉拿巡撫大人,這算是有王法嗎?」

王公公「哼」地一聲,站起身來,説道:「要講王法,就講王法。鄭恆舟,本座已經查出劫走左夫人一案乃是你師弟毛篤信主使。我也不是一定要捉你歸案,只要你説出毛篤信人在何處,幫我追回左夫人。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鄭恆舟搖頭:「我不知道我師弟在哪,也不會幫你找他。」

「如此説來,你是打定主意要與東廠作對。」王公公自書桌後走出。「點蒼派近年來在武林中名聲響亮,我早就想要會會了。」

鄭恆舟轉頭看看門口白草之等三人,只見他們一時之間沒有動靜。他轉回王公公,揚起嘴角一笑:「放馬過來。」

王公公足下一踏,縱身而起,雙掌呈鷹爪之勢,如同大鳥般凌空撲下。鄭恆舟以刀作劍,使出一招古木沖天,對準王公公的下陰挑去。王公公右腳在刀刃上一點,繡春刀向旁盪開。鄭恆舟變招神速,斬其左腳。王公公半空中拉開一字馬,鷹爪疾竄,扣住刀鋒。鄭恆舟內勁一吐,扭轉刀身,逼開王公公,隨即施展蒼松劍法,招勢凌厲,劍氣縱橫,轉眼連出一十三劍。王公公身手了得,運起一雙肉掌,將鄭恆舟的劍招一一化解。這幾下攻得迅捷,守得漂亮,在場習武之人盡皆暗自喝彩。

鄭恆舟許久不曾與高手過招,幾下攻守過後,知道對方厲害,當即抖擻精神,舉刀再上。王公公掌法高強,刀劍卻非所長,適才看似不落下風,其實已經左右支拙。若非鄭恆舟以刀使劍,頗有不順,只怕早已斃命當場。這時一看鄭恆舟刀勢如同狂風暴雨而來,他心下一怯,不敢硬接,當即展開輕功,以靈動步法與其游鬥。鄭恆舟初時動作窒礙,鬥了數十招後,繡春刀逐漸耍開,行招越見順手。若非顧慮身後白草之伺機而動,早已砍傷對手。王公公翻身避過一刀,只感背心涼颼颼地,知道背上衣衫已被劃破。他心知不敵,不敢繼續托大,於是放聲叫道:「白千戶,快來助我!」

白草之「刷」地一聲,拔出寶刀,一時卻不動手。王公公越鬥越急,叫道:「白千戶,還等什麼?動手!」只聽白草之言道:「公公,東廠要拿鄭捕頭,那是東廠的事。咱們錦衣衛是來查張大鵬案的,可不是來查欽犯劫案的。」王公公「啊」地一聲,右手劃傷,鮮血淋漓,出腳踢開鄭恆舟的繡春刀,罵道:「白草之,你吃裡扒外!莫非跟這鄭恆舟是一夥的?等我回報廠公,管叫你人頭落地!」

鄭恆舟大喝一聲,斜裡砍出一刀,於王公公兩條腿上各劃一條口子。王公公悶哼一聲,翻身倒地,創口血流如注,一時難以起身。鄭恆舟以刀尖抵住王公公的頸部,說道:「王公公,今日你技不如人,抓不到我,自己想辦法回去交差。我這就離開此地,從此與保定巡撫衙門再無瓜葛。你若為今日之事,為難巡撫大人,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說完將刀丟在地上,轉向劉敬先道:「巡撫大人,卑職……」

「且慢。」白草之突然說道,走向前來。鄭恆舟心下一凜,轉過身去,神情戒備。只見白草之來到王公公身邊,低頭說道:「王公公,你說要回報廠公,叫我人頭落地?」王公公道:「那便怎樣?」白草之搖頭:「我不能讓你這麼做。」說著手起刀落,王公公人頭落地。

鄭恆舟叫道:「白千戶!」白草之回頭向手下錦衣衛道:「東廠番子,一個不留。」錦衣衛得令,一個開門離開,一個殺了地上的護衛,自窗戶跳了出去。鄭恆舟待要阻止,白草之已經迎上。「鄭兄,東廠閹人心狠手辣。你今日放虎歸山,日後麻煩的是劉大人。」

「可是……」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況且東廠之人,死有餘辜,鄭兄不必婦人之仁。」白草之還刀入鞘,拱手作揖:「鄭兄擄劫欽犯,殘殺東廠之人,罪過大了。還是趁天亮之前趕緊出城。各位還要商量說詞,在下就不打擾了。今日就此別過,咱們後會有期。」說完又向劉敬先作別,隨即大步離開。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羅照威
  • 邦哥:真是不簡單,可以從美國小說一路寫到武俠小說,涉獵的領域真的很廣。況且,我也看過金庸小說,對我來說寫武俠小說簡直是天方夜譚。我還是把推理and奇幻小說寫好,已算不得了了!!
  • 武俠小說是男人的浪漫呀!

    戚建邦 於 2011/05/25 1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