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16

 

「我叫瘋狂。我是連續殺人魔。」

 

「我的童年過得很糟,不過也就是那麼回事,沒什麼值得一提。二十歲後,我擺脫過去,重新開始全新的生活。我大半輩子都在扮演一個不符合我本性的角色,過著正常的人生,逐著正常的夢想,累積正常的壓力,滿心以為可以正正常常地過一生。直到我遇上那個搶走我女兒的男孩為止。」

 

「我真希望我一早就動手把他殺了。那樣的話,我就不會遇上接下來那一堆麻煩了。」

 

「我也很慶幸我沒有一早動手把他殺了。因為那樣的話,我也就不會遇上接下來那一堆麻煩了。」

 

***

 

第二天中午,蔡子傑駕車前往復興北路。他把車停在魔女家斜對面,透過擋風玻璃看著她家窗口。他很想直接衝上去擁抱她,想要躺在她的懷裡,感受她的慰藉。但是他心裡一直想著太子的話。他甚至不知道上去的時候要不要帶刀。

 

電話響了。魔女打來的。蔡子傑接起,但是魔女卻沒有說話。

 

「嘿?怎麼不說話?」蔡子傑等待片刻,見魔女還是沒有出聲,又道:「我好想妳。」

 

「想我為什麼坐在車裡不上來?」魔女終於出聲,但是聲音十分冰冷。「你在考慮什麼?你想把我一起殺了嗎?」

 

「我怎麼會?」蔡子傑再度探頭看去,但是魔女家的窗口沒有人影。

 

「你把他們都殺了,為什麼不會殺我?」魔女問。「內科兇殺案,新聞都報出來了。」

 

「他們是自相殘殺的,我根本沒動手。」蔡子傑辯道。

 

「是不是你動手的,有差嗎?」魔女說。「你昨天晚上過去就是打算這麼做的,不是嗎?」

 

「我是為了我們兩個才想要這麼做的。」

 

「你沒有必要這麼做!」魔女大聲道。「我們想要戒。我們想要戒!你就用殺更多人來表達要戒的決心嗎?」

 

「我沒有殺......

 

「我要離開了。」

 

蔡子傑心裡一沉。

 

「報紙上說有兩名負傷之人逃離現場,但是只在附近找到一具屍體。」魔女轉移話題。「太子跑了?」

 

「是。雖然我不了解他怎麼可能沒死。」

 

「或許他起乩請來三太子幫忙。」

 

「或許,」蔡子傑轉回主題。「妳為什麼要離開?」

 

「我不認為我們兩個在一起,對彼此會是一件好事。」

 

蔡子傑沉默片刻,說道:「我需要妳。」

 

魔女沒有說話。

 

「我愛妳。我需要妳。我希望妳能留下來。」

 

良久良久過後,魔女才開口說話。她的聲音斷續,似乎語帶哭音。「我也愛你。但是我必須前往一個沒有你的地方。你要小心太子……

 

「妳又要逃避了嗎?遇上會動真情的男人,妳不是殺了對方,就是轉身逃避?」

 

「不是這樣的。我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但是現在時機不對,而我需要一點時間。」

 

「妳就不能在我感情放下去前先弄點時間嗎?」

 

「瘋狂……

 

「我叫蔡子傑。」

 

魔女深吸一口氣,跟著緩緩吐出。她沒有接話。

 

「而妳……依然是魔女。」

 

「子傑……

 

蔡子傑搖一搖頭。「妳看到霸凌割喉手的新聞了嗎?」他問。「那小子不是我殺的。我女兒……她殺了人……

 

「你跟她談過了嗎?」

 

「還沒機會。昨晚到醫院時,醫生已經給她打了鎮定劑。今天早上我只跟她關心幾句就出來辦事。待會回醫院再說吧,雖然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難道要問人是不是她殺的嗎?」

 

「你女兒都這樣了,你還出來辦事?」

 

「我最好的朋友昨天晚上過世了。我去他家致哀,順便幫忙處理後事。」

 

魔女輕聲道:「我很遺憾。」

 

「我也是,」蔡子傑說。「很遺憾。」

 

「你女兒需要你。」魔女過了一會兒說道。「現在的她比從前更加需要父母的關懷。我在這個時候介入你們的生活只會把情況弄得更糟。再說,我知道我對小女生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很酷,但我不是好榜樣。跟我相處久了,對她不是好事。」

 

「我一個人做不到。」蔡子傑說。「我要怎麼幫她導回正途?怎麼給她一個正常的人生?過去十五年裡,我一直是個失敗的爸爸,我有什麼理由突然之間就變成好爸爸了?」

 

「現在你懂得珍惜,也找回了愛。」魔女說。「女人要的不多,就是愛而已。用很多很多的愛去關懷她,你不會出大錯的。」

 

「我是反社會殺人魔。我哪懂得什麼愛?」

 

「喔,親愛的,」魔女輕笑。「如果我從今以後不再殺人,那都是因為你的愛啊。」

 

蔡子傑輕嘆一聲。「妳其實沒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他心裡有個不安的想法。或許太子說得對,魔女只是在利用他而已,事情解決就可以過河拆橋了。他沒有把這話說出口。感情這種事情,他不喜歡不歡而散。

 

「是沒有,我只是認為這樣做對大家都好。」魔女說。「女人固執起來是不可理喻的。」

 

「我會非常想妳。」蔡子傑說。「偶爾想到,打我手機。」

 

魔女笑。「我知道了。」

 

兩人沉默片刻。

 

「你要掛電話了嗎?」魔女問。

 

「我一點也不想掛電話。」蔡子傑答。

 

「你好可愛。」魔女笑著說。「看外面。看我家窗口。」

 

蔡子傑照做。

 

魔女出現在她家窗口。她身穿一襲絲質睡袍,優雅之中帶著淡淡的悲意。她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朝向蔡子傑招呼。接著她撩起睡袍,露出一邊乳房。

 

「曾經有個女孩對我心愛的男人做過這個動作。他說那是他腦中最難以抹滅的畫面。」魔女放下睡袍,遮蔽乳房。「我希望他以後不要再想起那個女孩。」

 

蔡子傑微笑:「我已經忘記妳在說誰了。」

 

***

 

蔡子傑回到醫院,在女兒的病房門口站了好一會兒,最後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

 

蔡羽珊愣愣地看著窗外發呆,聽見父親走近,轉過頭來,面露微笑。「爸。你忙完了?」

 

蔡子傑點頭,來到病床旁的摺疊床上坐下。「妳好多了嗎?」

 

「嗯,醫生說我傍晚可以出院,請你有空下去辦個手續。」蔡羽珊揮揮手,牽動插在手背上的點滴管,笑道:「我不喜歡插根管子。」

 

蔡子傑說:「好,我等下就去處理。」

 

「爸,王伯伯家裡還好吧?」

 

蔡子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蔡羽珊牽起父親的手,輕聲說道:「你不要太難過,好嗎?我在這裡陪著你。」

 

蔡子傑抬頭看她,心下一陣感動。如果今天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他真想站起來把女兒擁入懷中。他沒有這麼做。他目光緩緩飄向蔡羽珊的腹部。

 

蔡羽珊察覺他的目光,嘆了口氣,說道:「爸,對不起。我沒告訴你懷孕的事情......

 

蔡子傑搖頭,想說:「沒關係,妳長大了,很多事可以自己決定。」但是他又想到昨天女兒對割喉手說的「過度尊重並非教養之道。」於是他說:「下次記得跟我說一聲。」

 

蔡羽珊伸手摸摸肚子:「下次......等我下次懷孕,可能要等很久喔。」

 

蔡子傑微笑:「久一點好。」

 

蔡羽珊低下頭去。「爸,對不起。我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裡,自己跑出來住,沒有顧慮你的感受。我真的非常......不孝。」

 

「說什麼孝不孝的?妳平安回來就好了。」蔡子傑說。他看蔡羽珊這個樣子,應該是不打算提起昨天的事情了。她不提,蔡子傑可不能不提。他順著話頭說道:「只是沒想到文德會是這種人。」

 

蔡羽珊沉默不語。

 

蔡子傑再接再厲。「警方給我看過那本剪貼簿了。我......

 

「爸。」蔡羽珊叫了一聲,蔡子傑隨即閉嘴。蔡羽珊凝視著他,輕輕問道:「昨天我發求救簡訊給你,你去哪裡了?」

 

「我在學校附近到處找妳。」蔡子傑說出早已想好的說詞。本來他應該要說去學校裡找的,但是太容易穿幫了。「我還去報警,但是員警說失蹤未滿二十四小時不肯受理,又說是家庭糾紛,要幫我轉社工......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急著找妳,但是我......

 

「你女朋友有幫你一起找嗎?」蔡羽珊突然問道。

 

蔡子傑一愣,感覺心裡有點發毛,不知道蔡羽珊這樣問是什麼意思。「我女朋友?」

 

蔡羽珊點頭。「你不會以為我看不出來你交女朋友了吧?」

 

蔡子傑嘴巴開開,不知該如何作答。

 

「我想她一定很美。」

 

蔡子傑做賊心虛,感覺脊椎股上有條冷汗如同毛毛蟲般亂爬。女兒到底是什麼意思?純粹出於猜測,還是在指昨天幫她鬆綁的蒙面女子?

 

「她......

 

「爸,」蔡羽珊神色誠懇。「我之前說過我不在乎你的生活。那是瞎說的。我想知道你生活上的一切。我希望你對我敞開心屝。我想要真正了解你。如果有個女人讓你快樂,我想要認識她。」

 

蔡子傑側頭看她,想了一想,說道:「我們分手了。」

 

「為什麼?」

 

「因為她認為我現在應該把心力放在妳身上,多多關懷妳。她在這個時候介入我們的生活,只會對妳造成不良的影響。」

 

蔡羽珊皺眉。「好爛的理由喔。」

 

蔡子傑一愣,笑道:「真希望她聽到妳這麼說。女人啊,複雜又固執,男人永遠搞不懂......

 

「你愛她嗎?」

 

蔡子傑毫不遲疑。「愛。」

 

「真的愛?」蔡羽珊問。「不是因為媽太久沒跟你那個?」

 

蔡子傑正色回答:「不是。」

 

蔡羽珊轉頭面對窗外,好一會兒沒有出聲。她抽張面紙,擦拭臉頰,問道:「為什麼我們可以愛一個人愛得那麼深,同時又恨他恨得那麼強烈呢?」

 

蔡子傑輕撫她的手臂:「因為只有深愛的人才能傷害我們最深。」

 

蔡羽珊放下面紙,依然面向窗外。「爸,你是霸凌割喉手嗎?」

 

蔡子傑手掌一僵,不小心在蔡羽珊手臂上捏出一道手印。不過蔡羽珊彷彿沒有感覺一樣。她緩緩轉過頭來,直視蔡子傑的雙眼。

 

「不是。」蔡子傑否認。「怎麼這麼問?」

 

「因為我希望你是。」蔡羽珊說。「我真的很希望昨天跑來救我的人是你,爸。」

 

「小珊......

 

蔡羽珊又把頭轉向另外一邊。「那樣我們就有很多事情可以聊了。」

 

蔡子傑覺得很想下去買瓶啤酒,或許順便帶包菸,畢竟他口袋裡已經有了太子的賴打......女兒每一句話都像是隨口一問,偏偏又像是暗藏玄機。她到底猜到多少?有多肯定?自己一昧否認是否真是正確的做法?承認自己是霸凌割喉手是要怎樣?跟女兒交換殺人心得嗎?問題是,如果不承認自己殺過人,他要怎麼感同身受,去觸碰女兒的內心?看來女兒的心理問題比想像中嚴重,他幾乎已經可以在蔡羽珊身上看到魔女的影子。他開始認為魔女選擇離開是正確的做法。原來畢竟魔女還是在為他著想的。

 

與子女相處是個艱困的人生課題。蔡子傑面前還有一條漫長的道路要走。但至少他已經開始踏上這條道路,並且立誓一定要走到盡頭。

 

「珊,我一直沒有跟妳提過妳爺爺的事情。」他說。「我從來沒有跟人提過,甚至連你媽都只聽過修改過的版本。讓我跟妳說說我小時候是怎麼過的吧。對了,一直在忙,我都把這件事情忘了。妳知道嗎,我前兩天碰到我媽了。分隔三十多年,竟然還有重逢的一天,妳說這有多玄?改天我們一起去拜訪妳奶奶?還有,說了妳可別不相信呀,老爸的真名其實不叫蔡子傑。我們家甚至不姓蔡呀......

 

窗外風吹雲動,洩出一道陽光,灑落在蔡羽珊臉上,掃除經年累月的陰霾。女孩聽著父親述說童年荒誕不經的故事,臉上留著感動的淚水,嘴角露出滿足的微笑。

 

《台北殺人魔》完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henyutn
  • 非常好看的故事,尤其喜歡角色的內心對白!
  • 謝謝。內心戲是一本小說的精髓呀!

    戚建邦 於 2011/03/27 00:14 回覆

  • nitrosomonas
  • 您真是太厲害了! 內心戲刻畫得真好
    還有很多精心埋下的伏筆與線索
    真是不容易啊
    請問有沒有走另個方向延伸作品的可能性呢?
    光是魔女和太子就可以寫兩篇外傳了啊!
  • 謝謝呀。延伸作品可能性當然有,可能性嘛。不過要再看看囉。這種題材一不小心就會跟藍波電影一樣,第一集是最佳影片,第二集以後就走偏方向變成低級暴力了。看看先~~~

    戚建邦 於 2011/03/27 12:11 回覆

  • 潔小摳
  • 非常好看,非常。

    有機會的話非常期待您的長篇作品,成為我架上的實體收藏呀~~~
  • ^_^,投稿中,請稍候。

    戚建邦 於 2011/03/30 12:43 回覆

  • 仔仔
  • 你要不要考慮出個漫畫版本?現在台灣的漫畫家作品的內容大多走向輕鬆搞笑的風格,對我來說少了一點血腥味。如果台灣能出版內容如此精采的漫畫的話說不定會激起更大的波瀾呢
  • 戚建邦
  • 如果可以,我當然考慮。不過現況是這個題材不受出版社青睞,我投稿投了大半年都還沒出版社願意簽呢。有時候小說好不好看跟符不符合市場是兩回事情,而市場才是出版社優先考量的重點。一步一步來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