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校稿的啓示

校對經過外包校稿員「校正」過的小說譯稿常常是一件極度考驗譯者耐心的事情,而我在過去整整一個禮拜所校的這份稿子讓我腦中一直浮現六人行裡的喬伊所講的一句話:「他讓我很想扯斷自己的手臂拿去砸他!」

儘管如此,我始終深信人生的任何事情都能當作學習的機會,任何經驗都能找出正面的心得。而這一個禮拜的煎熬讓我不得不把其中一些或許是經驗不夠豐富的校稿員及譯者可能會犯的錯誤提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請看以下例句:

例句一:

「而我們已經在黑暗勢力之前守護人類無數個世紀,甚至超過我們所能記憶的。」

這句話的原文已經沒有提出的必要了,因為這句話的譯文本身就有十分明顯的問題。「甚至超越我們所能記憶的」是很標準的把英文文法拿來直翻的做法,這種作法很容易讓讀者有種怪怪的感覺。而底線在於,如果你本身在使用中文的時候都不曾講過這種句子,為什麼會覺得翻譯的時候可以這樣用呢?身為譯稿最初的譯者,在譯者校的時候於尚未進入本文的開場白裡就看見這樣的句子,你要讓我情何以堪?這感覺就像是你在跟我公開宣告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我的日子會很難過一樣,不是嗎?

例句二:

「至少你現在有看入眼的對象吧?」

看得出這句話的原文嗎?原文是「Are you at least seeing anyone?」如果身為一個譯者卻不知道這種用法是在問你有沒有固定交往對象的話,或許就表示你對英文的慣用語不是非常熟悉。建議你多看看美國影集或是電影,最好能弄DVDBD來開英文字幕看。很多英文慣用語都是用最簡單的單字組合而成的。在翻譯的時候如果你發現每個單字你都認識,但是拼在一起就是怪怪的話,你可以把一整句話拿去google搜尋,多半可以查出正確的意思。Google是你的好朋友,要做翻譯請善用網路工具。

例句三:

「但我拒絕被虛張聲勢地恐嚇。」

原文是:「But I refused to be bluffed.」翻譯英文的時候,最好少用「被」怎麼樣怎麼樣。不是說不能用,只是很奇怪。隨機應變是很重要的,最好能化被動為主動。這句話讓我來翻的話會是「但我拒絕在威嚇下屈服。」或是「但我拒絕屈服在威嚇之下。」未必是最好的翻法,不過各位可以列為參考。其實翻譯是很看心情的,同一句話在不同的時段翻出來的都未必相同。隨機應變吧。

例句四:

「第一次急救箱」

這不是句子,這是個名詞,「First aid kit」急救箱的意思。翻譯的一大要點就是能夠看出哪個幾個單字應該是一組的,不管是組合成一個名詞或是片語。只要你能看出First aid kit三個字是一組的東西,然後用這三個字去網路搜尋,你就不會犯下把「第一次」給翻進去的錯誤。不過first aid kit其實是個很常見的東西,不知道的譯者最好還是多看看影集或是打個電動比較好。急救箱是各種有算血的遊戲裡面很常出現的有用道具。看到一定要吃唷。

例句五:

「我們在做中學。」

We are learning by doing.」這種翻法真是言簡意駭。不是說你翻錯,只是乍看之下會令人迷惑。這句我會翻成「我們在實務之中學習。」提出來給大家參考。

例句六:

「我們猛烈打擊一切我們所能傷害的,」

原文:「We hit out with everything we could lay our hands on,」首先,「我們所能傷害的」這種用法最好能在後面加個名詞,就算原文裡面沒有,你也可以自己對照上下文找個受詞加進去,因為這樣看起來比較完整。當然,這句話本來的意思應該是「我們拔起手邊所有可用的物品攻擊對方,」如果你沒有辦法正確解析原文的話,那就......多看DVD吧。

例句七:

「我沒心情繼續更多的對抗,」

原文:「I wasn’t in the mood for any more confrontation.」雖然「對抗」在原文裡面是做名詞,但是這句譯文給人一種把對抗這個動詞當作名詞來用的感覺。基本上會這樣翻可能就表示你在把英文翻譯成中文的過程裡會出現看不見中文基本文法的現象。如果你常常翻出這類句子的話,英文影集不是解藥,中文影集或是小說才是解藥。多看點中文書,對你的翻譯能力有幫助。翻譯這一行,起碼以翻譯小說來講,中文能力是比英文能力還要重要的。這句話我翻作「我沒心情繼續與人衝突,」參考參考。

例句八:

「情緒依然處於因酒精而愉悅地陶醉在白晝的亢奮狀態以至於睡不著覺。」

這句的原文呢,是屬於我光看被校稿員改過的譯文有點找不到的原文:「still too buzzed from the day’s adrenaline to sleep just yet.」首先,雖然高中文法教你過你「太」怎麼樣「以至於」怎麼樣的翻法,但是請你不要在實務上使用這種句子。其次,整個句子裡有太多原文裡沒有的東西,我並不知道校稿員是哪裡看出來的,除了摸著腦袋說聲「What the hell?」之外,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以下是我的譯文:「情緒依然受到白天的腎上腺素影響而興奮得睡不著覺。」

例句九:

「如此在我們的現實裡絕對無法自然生成的東西,在那裡卻可能發生。」

So that things which could never arise naturally are possible there.」整體來講翻得沒有錯,只不過怎麼唸怎麼怪。翻譯是需要變通的,不能執著於原本的文法。把後面的東西拿到前面或是取消掉少數標點符號或許就能輕易讓句子變得通順許多。隨機應變,朋友。隨機應變。以下是我的譯文:「只有在那種地方才有可能出現這種在我們的現實之中絕對無法自然生成的東西。」

例句十:

「我花了這麼多年試圖取你性命,對這事情已另有其他事情難住我了......

我知道,你一定看不懂這句譯文是什麼意思,讓我以原文為你解惑:「All those years I spent trying to kill you, and now something else is beating me to it...」很顯然地,校稿員不知道「beating me to it」是「捷足先登」的意思,問題在於,他怎麼能夠把「something else is beating me to it」翻成「對這事情已有其他事情難住我了」?這簡直跟電腦遊戲中文化史上有名的「踢牙老奶奶」有得拼呀!這裡我要討論的不是身為譯者的問題,而是身為校稿員的問題。再怎麼樣,你也應該更正出一些你自己看得懂在寫什麼的東西吧?就算你自己看不懂,也起碼該是個有意義的句子吧?人要懂得尊重自己的專業,這是身而為人最起碼的一點自尊呀。

例句十一,同時也是最後一個例句:

「而我們很清楚你絕對不會認同所有我們努力經營想要帶來關於......

是的,每個單字你都認識,但是英文不是由單字組成的語言。「And we just know that you wouldn’t go along with what we all worked so hard to bring about...」的意思是說「而我們很清楚你絕對不會認同我們努力想要達成的使命......」校稿員不是翻譯機,也不是整頁翻譯的網頁翻譯功能。請不要讓人誤會你在使用這種軟體,好嗎?

我講完了。基本上因為整個校稿過程我都是處於頭大的狀態,所以紀錄這些翻譯範例的時候也很雜亂無章,或許有很多該講的重點沒有講到。總而言之,寫這篇文章除了讓翻譯以及校稿新手們注意到一些常犯或是不那麼常犯的問題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就是:「如果你的英文能力不足,中文也不怎麼樣,而且還不熟悉案件文類(這個Case裡,就是都會奇幻小說)的話,請不要輕易接下校稿的Case!你會造成出版社以及譯者很大的困擾!」

真是消音消音再消音!

「他讓我很想折斷自己的手臂拿去砸他!」

完了。如果有朋友有類似的苦水,歡迎吐在這篇的下面。消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戚建邦 的頭像
戚建邦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SS
  • 不知道您碰到意思相似的詞時,怎麼去決定或是去找合適的翻譯?
    比如說我最近就碰到parry與block兩種騎士對決的時候的動作,雖然大概知道parry跟block在英文上的些許差異,但是很難找到合適的中文動詞來詮釋!
  • epicsword
  • 這兩個字我直接浮現在腦海中會是 格檔。如果出現的次數不多的話,就用拆的吧。格開、擋開、架開,搭配使用。如果出現次數太多,那就不麻煩了,直接把兩個字看成同一個字用。

    其實我覺得英文不是一種適合用來描述打鬥場景的文字,特別是當作者試圖在打鬥場景裡融合中國武術的打法時...... 所以遇上這種場景的時候,最好能夠活用你的中文描述,不要太拘抳在原文的架構裡。
  • Andy Lee
  • 遇到這種中文譯稿~我只能說:「Benny,我的心走出去向你」:)
    辛苦了~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中英文造詣如此不足還敢接下校稿的工作?
    哪裡來的勇氣啊,偏偏這種人還不少。
    謝謝你的po文,以後我上翻譯課有更多負面教材警惕學生了。
    You keep up the good work!
  • epicsword
  • I will try my best, man!
  • SS
  • 謝謝!其實我本來的想法也跟你一樣!
    不過正好我在看的是遊戲規則,它把Parry跟Block視為兩種不同的動作,也就是效果有差異!
    我就開始想說在英語裡,這是不是有明顯的差異?讓遊戲將這兩個動作有所區分,而中文該怎麼表達?畢竟這不算是故事描述,可以多花點字句描述!

    真是不好意思! 拿這種問題跟您請教!不過我很想聽聽專業的看法!=P
  • epicsword
  • 遊戲規則的話就要看遊戲對這兩樣技能如何定義囉。
  • Vincent
  • 學術翻譯不能單面只了解中文或英文,需要都有造詣才能翻得好

    沒有時間將論文翻成英文時,只好請人中翻英。老師推薦使用征文翻譯社,他們不但有專業人士中翻英,還將翻好的英文,讓英文母語人士潤飾。我覺得這錢花得直得。有需要的人可試試。
  • Golden
  • Golden English editing 獨享Golden NTD1500 價值的歡迎折扣優惠劵
    1) 全英文母語編輯為您的論文編修
    2) 無使用時間限制
    3) 超過 100 位英文母語編輯
    4) 可編輯期刊、研討會、碩博士等論文,或摘要、研究所申請文件履歷等文件
    5) 容易使用之線上服務
    Try it now! www.goldenenglishediting.com
  • 訪客
  • 我們在做中學。」

    「We are learning by doing.

    他的英文就是很白話的 不懂為什麼需要硬要加個實務上去把他變文言
    中文英文本來就有很多種講話語調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老牌譯者都覺得不管原文是怎麼樣的語調 翻成中文就是要讓人覺得主角就得是個文謅謅的讀書人才行 主角是個農夫 就該說話像個農夫 是青少年就該像青少年 這樣才不失翻譯的意義不是嗎 畢竟寫書的又不是譯者

    讀小說的人也分成很多種 有些是不想一味看一堆廢話的
    順不順是有一定基礎 像我就覺得只要把 "在" 改成 "從" 就比什麼我們在實務中學習來的強多了 當然是在這是本奇幻小說而不是商務學書的情況下

    Are you at least seeing anyone? 一般有在國外生活過的都知道這並不是指固定的交往對象 就只是很字面的說你有沒有跟別人見面 有沒有跟別人約會 並不是說約個會就是在交往 你可以同時SEEING MANY people at the same time okay

    我只是覺得你既然打出來主要目的不是抱怨而是要教育其他譯者 至少該把自己所教的內容顧好 其實所謂的英式中文 只要不要太不順 現在已經沒有所謂得分界點了 在大量翻譯文學產出下 還在糾結文法未免太老派 重點是要翻的順不是嗎

    相同意思的句子paraphrase過後就可以產生很多不同文法了 但他的意思都是一樣的 身為譯者真的要去糾結所謂的"原文語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