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封筆

「什麼原稿?」保羅抬頭問道。「什麼叫作你拿了?」

「只是一個預感。」我說。「莎翁之筆消失當時只有我、女神以及陳天雲在場。女神沒拿,陳天雲死了,除了我以外,想不出還有誰會拿。」

「但是你沒有拿啊?」保羅問。

「現在還沒拿。」我點頭。「但是我突然想到我有辦法拿。」

大家全都盯著我看,就連瑪莉也邊擦眼淚邊抬起頭。我神色堅定地轉向博識真人。

「你確定現在就要施展最後手段了嗎?」博識真人問。

「我懷疑我已經施展過了。」我說。「我只是在跟隨未來自己的腳步而已。」

博識真人手中憑空出現一張泛黃的紙張。「想清楚,你只有一次機會。」

我走過去,伸手接過原稿。瑪莉湊到我身旁觀看。

「『備份一切?』」瑪莉看著原稿唸道。「就這樣?備份一切?這是什麼原稿?」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跟妳說過只有作者才能以血肉之軀進入莎翁之筆的世界。」我說。「妳一直沒有問過我用莎翁之筆寫了什麼故事。」

「備份一切?」瑪莉神色迷惘。「這根本不是故事。」

「整個世界就是我的故事。」我點頭。「我做了很多設定,厚厚一大疊,但是這個標題就代表了一切。打從我寫成《備份一切》開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所做過的每一件事,甚至是每個天體的誕生與毀滅,通通巨細彌遺地被這份原稿備份下來。其中的資訊太多,沒有可能化為實際的文字記載,所以到最後就只剩下這一張原稿變成作品的象徵。」

愛蓮娜的聲音傳來。「我偵測到一個容量近乎無限的資料庫,透過一個人工蟲洞通往另外一個平行宇宙。」

我們不約而同地抬頭看向洞頂,接著我點了點頭。「那也是一種說法。」

「如果你當真複製了宇宙間所有的細節,那肯定需要強大無比的能量。」保羅說。「莎翁之筆創造出來的筆世界都是沒有足夠細節的世界,它們不必架構作者沒有寫到的部份,所以需要的能量有限。但是複製整個宇宙,並且持續備份,所需的能量肯定不是莎翁之筆所能負荷。你如果寫出這種故事,我一定會知道的。」

「說得不錯,所以說它只是備份。」我點頭。「其中記載的都只是原始的資料,並沒有化為實質的世界。」我將原稿攤在寒冰床上,冷冷凝視。「但是它可以為我呈現紀錄中任何一個時間點上所發生的一切,並且讓我回到那個時間點,改變過去。」

除了博識真人以外,所有人都瞪大雙眼,就連歐德也一樣。歐德問:「這麼厲害為什麼不早拿出來用?你可以用它來想辦法阻止女神進入世界,甚至可以趁她壯大之前……

「這麼厲害的東西當然會有缺點。」我搖頭。「如同保羅剛剛講的,能量有限,它的缺點就是只能用一次。無論我們怎麼做,女神降世都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我如果拿它來阻止女神降世,過個幾年她捲土重來,那我手中就沒有王牌了。要用,就要用在能夠徹底解決的地方。」

「那麼你打算怎麼使用它?」保羅問。

「回到莎翁之筆消失的時刻。」我說。「讓我自己成為莎翁之筆消失的原因。萬一辦不到,至少我可以確認是誰拿走了筆。」

歐德突然神色一凜,凝視剛剛光門消失的方向。「要動手就快。」他說。「女神已經在試圖突破屏障。」

「我以為你說她沒有辦法進來?」我揚眉。

「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她做不到的事情。」歐德看著不存在的光門。「只看她有沒有心而已。」他轉向我,神情凝重。「你不能只是確認誰拿走了筆。你一定要把筆拿回來。一旦女神闖入,一切就結束了。」

「相信我。」我說著將手掌貼上原稿。「我是救世主。」

我整個人籠罩在一片閃亮但卻毫不刺眼的白光之中,感覺自己在時間的洪流裡乘風破浪。我清除雜念,專注思緒,瞄準女神出世的那一刻前進。我看見歲月交替,日換星移,接著一切開始凝聚成形。我回到信義區的隱形大樓之中,看見躺在地上懨懨一息的我。我看見陳天雲撰寫歷史,女神降臨大地。陳天雲慷慨激昂,挑釁女神。我看見女神凝聚力量,跟陳天雲正面相拼。渾沌力量與命運之矛交擊,爆出一道難以想像的光芒。

透過《備份一切》巨細彌遺的記載,我以更加透徹的目光目睹一切。而我看見的景象令我震驚不已。在記憶裡,那一陣爆炸猛烈無比,當場讓隱形大樓淪為廢墟。但是在我此刻的眼裡,那一場爆炸並非命運與渾沌相互激盪的結果,那是這兩股力量相互融合的反應。我看見命運劃開渾沌,建立秩序,遠近、黑白、大小、雌雄,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場爆炸之中誕生而出,不過所有的觀念都渾沌不明。我無法了解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知道自己曾經見過類似的景象。

宇宙大爆炸。

那一刻裡,一個全新的世界誕生了。

「喔,我的神啊。」我喃喃說道,緩緩抬頭,看著無盡的星空。我彷彿看見了每一顆星星都由兩個相同的光點組成,相互交疊,融為一體。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就連女神也沒有察覺。但是在如今我所處的角度看來,那瞬間彷彿化為永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對自己問道。接著,我看見了一個可以提供解答的人。

當我目光轉回女神跟陳天雲身上的時候,我看見陳天雲的身影一分為二。一個陳天雲繼續手持長矛,與神色歡愉的女神定在原位。另外一個陳天雲飄出自己身體以外,臉上帶著一種大功告成的笑意。他仰頭望天,神色滿足地欣賞自己所成就的一切。接著他轉過身去,邁步離去。就在此時,他看見了我,笑容當場僵在臉上。

我目光下移,凝視他手中的莎翁之筆。

他看看手中之筆,轉頭看向躺在廢墟之中的當時的我,最後又抬頭看了看此刻的我,凌空來到我的面前。「我還在想你到底會不會發現真相。」

「真相?」我揚眉。「我目睹一切發生,但依然搞不清楚狀況。」

「喔,你清楚的。」陳天雲說。「你只是難以相信而已。」

我的確難以相信。我凝視著他,緩緩點頭。「我想我確實清楚。你所做的就跟我當初想做的一樣。只是我辦不到,但你卻成功了。我只能利用莎翁之筆備份世界,而你卻用莎翁之筆成功地複製了一個真實世界……重新創造了一個真實世界。」

「你顧慮太多,礙手礙腳,這個力量不能用,那個方法不能碰。什麼都不行,當然無法成事。」陳天雲說。「我不是上帝的手下,不需要考慮上帝的意志。我憑藉一己的良知做事,掌握屬於我們人類的命運。」

「這就是你奪走諸神跟錢曉書的力量的原因。」我不是在提問,而是在陳述事實。「你利用我們的力量供應莎翁之筆複製出一個真正的世界。」我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女神降世之後的一切都是在你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裡發生的。你把女神困在這個世界裡,不讓她為禍真正的人間。」

「女神,還有所有筆世界的人物以及其他知情人士。」陳天雲點頭道。「只要女神沒有發現真相,真實世界就安然無恙。」

「她可能會殺死雙燕。」我說。

「雙燕有你照顧。」

「而你就這麼把我們留在這裡,自己一走了之?」我語帶責備。

陳天雲搖頭。「我會留下來,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份。我必須守護提供這個世界力量來源的諸神,包括你在內。只要你們任何一個死亡,世界就會變得殘缺,摩根.拉菲就會察覺異狀。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會讓摩根.拉菲為禍人間。」

我看向另外一個還在旁邊定格的陳天雲,想到他待會將會面臨的慘狀。我回過頭來,點頭說道:「我想你或許當真是救世主。」

「不。」陳天雲神色凝重。「你能發現真相,女神遲早也會發現。看來我註定將會失敗。」他搖搖頭。「你為何而來?」

「莎翁之筆。」我說。

他攤開掌心,凝視手中之筆。「打算怎麼做?」

「摧毀它。」

陳天雲皺眉。「我懷疑這樣有用。」

「連帶它的力量來源一併摧毀。」我補充道。

陳天雲眼睛一亮。「啓示錄之心?」

我點頭。

「那或許可行。」他緩緩說道,將筆交給我。「我不能繼續凍結時間,再撐下去就會被她發現。去吧,去結束這一切。」他說完全身化為無數光點,散入整個世界。

時間再度開始流逝。女神再度抓住陳天雲的頭髮,將他舉在眼前。我閉上雙眼,集中精神,在離開《備份一切》原稿之時,耳中再度聽見女神與陳天雲最後兩句對話。

「妳不是我的神。」

「你再也不需要神了。」

***

我在一陣天搖地動之中回歸博識天軒。我轉頭一看,發現同伴全都聚集在石洞門口,剛剛光門消失的地方如今光芒大作,不時傳出陣陣巨響,每一下巨響都撼動整座石洞。洞裡之人個個身懷絕技,不至於被這點地震震倒,可惜我這個唯一的凡人就不行了,當場跌倒在地。歐德衝過來扶我,再度問道:「到手了沒有?」

「到手了。」我舉起莎翁之筆。

保羅叫道:「快給我!」他正要衝上前來拿筆,光門向內爆開,一陣力量來襲,將歐德以外的所有人吹得離地而起,撞上石壁。

光門之中探出一條赤裸美腿,渾沌女神當場踏入洞中。現場隨即陷入一片死寂。

「好,好,好,」女神微笑說道:「所有人都到齊了。」

歐德上前一步,擋在女神跟其他人之間。

女神揚眉:「約翰.歐德。」

歐德冷冷道:「幹嘛不叫我米迦勒?」

「因為你不是。」女神說。「如果他想當傑克.威廉斯,那你就必須乖乖地當約翰.歐德。」女神瞄我一眼,然後又轉回歐德。「你想阻止我嗎?」

「我很想。」歐德說。「但是有人一直告訴我不行。」

「那就給我退下。」女神隨手一揮,歐德離地而起,撞上石壁,就看到碎石飛濺,他整個人深陷石壁之中,只剩一條右腿露在外面。「不要把自己誤認為什麼天使長。你只是一個擁有力量的凡人。如今這是我的世界,就算耶和華親臨,我也不看在眼裡。」

雙燕祭出芭蕉扇,對準女神狠狠搧落。石洞劇烈搖晃,一面石牆當場崩裂,穿開一條大洞,飛到十萬八千里外。但是女神連髮絲都沒有揚起一根。女神瞪她一眼,芭蕉扇起火燃燒,轉眼化為灰燼。

「摩根!」保羅叫道。

女神轉頭看他,微微一笑。「啊,這不是曾經與我交歡的聖人嗎?」她語氣一變,嬌媚無限,全身突然綻放一股難以承受的性愛氣息,再度變成我一輩子從來不曾如此想要過的女性象徵。「看在往日情懷的份上,我允許你死前再跟我要好一次。過來,」她伸出雙手,乳房輕顫,令場中所有男性口乾舌燥,下體勃起。「抱我,好約翰。如果讓我高興,或許我考慮幫你生個兒子。」

「媽!」瑪莉拉住保羅,阻止他身不由己地前進。「媽!住手!我們難道不能像一家人一樣好好相處嗎?」

摩根側頭看她,神色嘲弄。「相處?我的女兒,世界就要毀滅了,妳跟我相處什麼?不要說身為母親的我不曾給過妳什麼忠告,世界毀滅在即,趁還有機會的時候及時行樂。你爸跟我要來享受一下,或許妳也該去找妳的男人。看看他,」摩根對我比來,淫蕩笑道。「又硬又大。他可以為妳帶來無比歡愉,讓妳忘卻一切煩惱。」她朝向瑪莉輕輕吹氣,瑪莉當場滿臉潮紅,口鼻嬌喘,乳頭堅挺,雙腳微顫,顯然跟我一樣,體內的慾火被搧到頂峰。

「慾望。」摩根笑道。「盡量抗拒啊,畢竟,抗拒慾望就是人類跟動物之間最大的不同。或至少我是這麼聽說的。」

我吞下一口口水,努力擠出問話:「就這樣?慾望?如果世界沒有毀在渾沌之下,這就是妳想要人類信仰的東西?跟隨本能的慾望?」

摩根緩緩搖頭:「我不在乎。小男人。」她哈哈大笑。「我才不在乎你們相信什麼!我是我,我已經不想當你們的神了。」

「我懂了。」我冷冷說道。「渾沌令妳失去信念。妳已經不再記得妳追求的是什麼了。」

「我知道。」摩根笑容不減。「這不是很棒嗎?我終於自由了。我不必再去理會那些忘恩負義的信徒,也不必擔心歷史將我遺忘,甚至不必再去跟耶和華爭奪勝負。」

我凝視著女神,開始朝向保羅走去,邊走邊道:「妳讓我了解就算世界毀滅,我也要堅持一個信念。」我在保羅面前停下腳步,跟他互換一個理解的神色,然後繼續對女神說道:「那個信念就是我絕對絕對不要變得跟妳一樣!」

我舉起莎翁之筆,對準保羅的胸口狠狠插下。就在筆尖插入保羅的肌肉,接觸到第一滴鮮血之時,一切突然凝止不動。保羅不動了,瑪莉不動了,我手中的莎翁之筆也沒有辦法繼續前進半分。我使盡吃奶的力氣,但卻怎麼插也插不下去。我的額頭上滲出斗大的汗珠,透過眼角看見女神來到我的身邊。

「原來這就是你們的計畫。」女神看著保羅的胸口,伸出手指沾起一滴鮮血,放入中品嚐。「摧毀莎翁之筆跟啓示錄之心。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除掉我嗎?」

我冷冷回道:「妳以為這樣不能除掉妳嗎?」

女神想了一想,微笑說道:「或許可以。但是照現在的情況看來,我想你們沒機會成功了。」

「是嗎?」我再度使勁,還是動彈不得。「我就問妳,剛剛在潛意識裡救我們的是人還是神?」

摩根笑容一僵,沒有答話。

「這是人類的世界,」我說。「你們這些古老諸神,乖乖離開吧。」

四面八方出現閃亮的光點,迅速竄向我跟女神之間。在女神來得及動手殺我之前,陳天雲再度降臨人間。他伸出左手架開女神的攻擊,伸出右手推動我的筆尖。女神當即反握他的手臂,將其狠狠甩出,重重撞上石壁。不過一切已經遲了。時間恢復運轉,莎翁之筆插入啓示錄之心。女神跟保羅同聲大叫,一起出手摀住胸口。保羅口中跟胸前鮮血狂噴,噴到後來血噴完了,化作猛烈的白光繼續噴灑。女神身體後仰,摔落地面,面無血色,渾身顫抖。所有人全都驚得呆了,只能愣愣待在原地,靜觀其變。

保羅胸口白光黯淡,逐漸消逝。最後一絲光線離體而去之後,他向後一仰,癱倒在瑪莉懷中。瑪莉早已嚇得驚慌失措,這時只能撫摸父親了無生氣的臉頰,凝望他呆滯的眼珠,嘴裡不斷唸著:「爸!爸…………

洞頂突然灑落一道白光,溫暖祥和地投射在保羅身上。隨著白光而來的是一個和藹慈祥的男性聲音,比之前聽到的上帝聲音少了一份威嚴,多了一份愛,聽起來不像是遙不可及的權威,反而像是耐心的師長,親切的父親。

「約翰。」那個聲音說道。

保羅雙眼紅潤,流下感動的淚水。「老……老師……

「跟我來吧,約翰。」

「我來了,老師……我來了……

白光消失了。保羅的手自瑪莉的掌心滑下。瑪莉持續呼喚父親,但是泣不成聲,聲音細不可聞。接著她突然轉頭,看向女神,輕輕放下父親,趕往自己母親身邊。

「媽!」瑪莉跪在她面前道。「媽!媽……

女神氣若游絲,垂死掙扎,彷彿還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再度爬回人間。一直到瑪莉出現在她面前,淚水滴入她的眼中之後,她才終於放開一切,展顏歡笑。最後,渾沌女神回歸摩根.拉菲,在心滿意足的笑容之中含淚死去。

石洞失去色彩,幻化為水墨線條,最後線條消失,光明乍現,筆世界的一切徹底崩毀,我們再度回到人間。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