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飛機持續向南飛行,沒過多久開始降低高度。

「博識真人說要封閉筆世界,你打算怎麼找他。」我對歐德問道。

歐德兩手一攤,微笑說道:「你覺得世界現在的狀況像是筆世界有被封閉起來的樣子嗎?」

我轉頭看向窗外,正好看見遠方有隻大鷹飛過,是鷹不是龍,只是體型像龍而已。我搖了搖頭:「看來是沒封好。」

歐德說:「守門人還在盡力封鎖,但是渾沌的力量改變了門鎖的複雜度,他的鑰匙已經鎖不住大部份的門戶。想要去找他,總有縫隙可鑽。」

「多大的縫隙。」

「小縫。不能坐火車。」歐德說。「人類的體型就擠得進去。」

我皺眉。「血肉之軀要怎麼達到時速三百公里?」

「用跳的。」歐德說。他目光在我們所有人臉上打轉。「不帶降落傘跳下去,敢不敢?」

我們幾人互看幾眼。「敢,沒在怕。」我代表發言。「只是你確定這樣跳下去速度夠嗎?」

「沒算過,刺激吧?」歐德說,看到我揚眉瞪他,他又笑道:「有我在,不必擔心。跟我跳下去就是了。」

「等一下!」臉色有一點白的保羅舉手道。「如果只有人形大小的東西能夠進去的話,外面那麼大隻老鷹是怎麼出來的?」

我們全都轉頭看向歐德。歐德先是面無表情,接著咧嘴而笑。「我只是想要刺激一點。喜歡的話,整架飛機往下衝也是可以的。」

雙燕跟空服人員交頭接耳幾句,回頭跟我們說道:「快到左營了。準備開始俯衝。」

歐德揚眉:「雙燕小姐知道確實位置嗎?」

雙燕點頭。「我去過一次。」

我們全都回座位上座好,繫上安全帶的燈號亮起之後,飛機隨即展開俯衝。機身的震動逐漸加劇,耳中的聲響越來越沈悶。當機外爆出第一道突破時空的電光之時,我們全都感到心頭一震,彷彿有某種絕對強大的實體突然注意到我們的存在一樣。

「女神發現我們了。」歐德說。

我的腦中突然浮現一名女子的背影。對方在電光火石之中緩緩向後轉來。

「為什麼會吸引她的注意?」我問。

「如今她的渾沌意識已經與世界融為一體。」歐德道。「這並不表示她清楚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切,但是所有她有興趣知道的事情,她都可以得知。她在注意時空門戶開啓的現象,因為她要掌握筆世界有多少虛幻生物進入現實。我們跟其他生物不同,開啓的是一道離開現實的門戶,自然會吸引她的注意。」

此刻腦中的背影已經轉到一半,眼看女神就要直接看見我的臉。我心中浮現一種迫切的恐懼恐懼,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深怕女神完全轉身,認出我的身份。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意識肯定這是一件極度恐怖的事情,一個聲音在我腦後尖叫,要我拔腿快跑。

「不用擔心。」歐德說。「她沒有辦法跟我們進入守門人的後台。」

機外電光猛烈,腦中背影清晰。就在女神即將直視我的容貌之前,突然腦中一陣巨響,女神的形象破碎,我恐懼的情緒當即消失,呼吸跟心跳也恢復正常。我東張西望,發現身邊的夥伴除了歐德之外全都在露出一種逃出生天的表情。我解開安全帶,站起身來。飛機跟眾人的材質變幻,所有人都彷彿是水彩畫中的人物。我跟曾經一起分享過這種景象的雙燕相對一笑,當日搭乘高鐵勇闖蓬萊仙境的回憶湧上心頭。

突然之間,飛機猛烈震動,接著是一陣尖銳聲響,彷彿機殼遭受外力扭曲撕裂。我們面面相噓,東張西望,尋找聲音出處,最後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機尾方向。

這時擴音器中傳來機長報告:「女士先生們,這是機長報告。航機後方尾隨一隻大老鷹,正對本機展開攻擊。請各位旅客不要驚慌,也請各位長官快點想想辦法。」

就聽見轟然一聲巨響,眼前大放光明,機艙從中折斷,機尾不翼而飛。我們定睛一看,只見飛機後方兩三百公尺外跟著一隻跟我們飛機差不多大的巨鷹,多半就是我剛剛在外面看見的那隻。這時飛機跟眾人化為蠟筆塗鴉,一切都如同小朋友的童書繪本一樣,飛機儘管少了機尾,一時似乎也沒有失速的現象,甚至連機艙之中都沒有狂風大作。巨鷹張開巨喙,露出血盆大口,但是在蠟筆渲染之下看起來也不特別可怕。

我對雙燕問道:「飛機上有武器沒有?」雙燕走到吧台後方,自底下的酒櫃裡抽出一根火箭筒,雙手一捧,對我拋來。我順手接過,跟所有人一起對她露出詢問的表情。

雙燕聳肩。「你們期望我在飛機上擺把步槍嗎?當然起碼要有這種火力呀。」

我回過身去,對準巨鷹發射火箭。巨鷹一聲長嘯,雙翅盡展,身形突然拔高,輕鬆避過火箭。

「法寶!」我叫道。「有沒有誰有法寶拿出來對付一下。」

雙燕抖動衣袖,掌心運轉,手中頓時多了一把大扇子。

「芭蕉扇?」我認得此扇,問道。

「吳子明事件結束之後,我正式加入天地戰警,道德師叔就把芭蕉扇傳了給我。」雙燕向前一站,揮動寶扇,巨鷹當場給吹到無影無蹤。

我看著巨鷹淪為一點,消失在遠方的奇幻天際。這時仙境化為水墨風采,成為名符其實的蓬萊仙境。我轉頭看向雙燕,點頭道:「這麼厲害,怎麼不一早拿出來?」

雙燕笑道:「我喜歡看你逞英雄的模樣。」說完收回芭蕉扇。

回過頭去,卻見瑪莉神色不善地對著歐德說:「把自己說得好像多厲害一樣,結果一點用處也沒有。」

「我不能直接干涉呀。」歐德說。

我心想她多半是不喜歡看到我跟雙燕攜手抗敵,所以找地方發泄鬱悶。不管是不是,這時候我還是別去惹她比較好。飛機在即將抵達博識天軒之時逐漸消失,化為眾人腳下的一朵雲彩。我牽起瑪莉,跟她並雲而行。瑪莉驚異於眼前奇景,一時之間也忘了生氣。沒過多久,雲彩飄至洞府之外,所有人翩翩落地。我走近一看,只見博識天軒的橫匾缺了一角,紅漆大門殘破不堪,一切都跟我之前的夢境一模一樣。

雙燕吩咐飛機上的天地戰警人員留守洞外,我們一行人隨即步入洞府之中。我們穿越山洞,進入木屋,路過大圓坑,來到石壁暗門之前。當我伸手貼上暗門之時,歐德說話了。

「這裡你必須一個人進去。」

「這裡?」

歐德點頭。

「這就是天堂之門?」我語氣懷疑。我曾進過這扇石門,裡面絕對不是天堂。

「彼得在裡面,不是嗎?」歐德道。「你一個人進去。」

「可是我也想去呀。」瑪莉突然說道。「我也想見識天堂。」

「那隨妳吧。」歐德攤手道。「不過要知道,人必須死了才能上天堂。」

瑪莉臉色一沈。「哪有這種事?」

歐德揚眉:「不是本來就這樣嗎?」

瑪莉不服:「那傑克為什麼可以?」

「一來他此刻還不算是完全的凡人,二來他有聖徒約翰相助,」歐德說:「所以他可以死得比其他人久一點。」他接著轉頭過來看我。「不過還是不能死太久,記住了。」

我看看他們,然後回頭面對石門,深吸一口氣,推開石門。我的眼前光芒大作,轉眼之間耀眼到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卻毫不刺眼。光芒越來越甚,頃刻將我吞噬,其他人的存在當場自我身後消失。

我來到一個純白的世界,一個屬於心靈的世界。我感覺不到自己肉體的存在,看不見自己的四肢與身軀。我朝向想要前往的方向移動,但卻始終看不見任何景像。我的心是寧靜的,是喜悅的,是好的。我感受不到任何負面的情緒,拋開了所有煩惱。我彷彿可以放下一切,就此回歸天父的懷抱。

但是我不能。

於是我張開不存在的嘴巴,朝向看不見的方向說道:「哈囉?」

我的前方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我看見一道光芒,比天堂的白光更加耀眼。他說:「威廉斯先生。」

「守門人?」我說。「還是該叫你聖彼得?」

「除非你要我叫你米迦勒。」對方說。

「還是照舊吧。」我說。「所以這裡就是天堂?」

「是。」

「上帝在哪裡?」

「附近。」守門人說。「你如果見到他,幫我問一聲好。」

面前光芒萬丈,彷彿有一扇純光組成的大門開啓一般。我進入光門。我進入天堂。

我還是什麼也沒看到。

我彷彿在一片喜悅祥和的純白境界之中行走了許久許久,但是不管我如何找尋,始終找尋不到我要找的東西。我知道我進入天堂不過片刻之間,但是感覺卻如同永恆一般。彷彿我此刻要找的東西,是我已經找尋一輩子的東西。

接著四周的光線開始黯淡。越來越暗,越來越暗,彷彿日落西山,但是星星月亮卻沒有出來。我開始慌了。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寧靜的心出現漣漪,瞬間整個世界崩潰殆盡。正面的情緒離我遠去,負面的一切湧入腦中。我驚慌失措,恐懼顫抖。最後一絲光芒消失,我四面八方都是永無止盡的黑暗。在那黑暗之中,我看見了最初。我看見了渾沌。

然後一個聲音突如其來地在我心中爆炸,它溫柔慈祥,同時剛猛無匹,撼動絕對的黑暗,驅散無序的渾沌。

祂說:「要有光!」

於是光來了。

我再一次見證宇宙大爆炸。我看見宇宙秩序在我面前架構,距離出現了,方向出現了,色彩出現了,光明出現了。我看見星體、星雲、銀河、固體、氣體、物質、反物質。我看見了一切。

我看見宇宙。

我看見上帝的容顏。

「你在找我嗎?」同樣的聲音說道。

「你……」我吞吞吐吐地道。「你真的……是上帝嗎?」

上帝凝視著我,微笑道:「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到其他宇宙之中尋找你的上帝?」

我流下無形的淚珠,感受到一股多到令我無法承受的感動與悲哀。「因為我……在我自己的宇宙裡找不到我的上帝。」

「啊。」上帝親切微笑。「那或許你該更用心地找一找。要保持信念,孩子,保持信念。」

我看著祂,卻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我曾經見過同樣的景象,說過同樣的對話。半年之前,在反物質神杖的世界裡,我曾與那個世界的上帝如此交談。我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發生,還是來自我腦中的記憶。我不知道是我一廂情願地接受腦中的幻覺,還是上帝當真出現在我眼前,甚至祂半年之前就已經透過神祕的方式對我開示。但是我很清楚,不論是哪一種情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受到了感召,產生了頓悟,堅定了信心,知道了該怎麼做。

我看見了我。

上帝神色滿意地點了點頭,隨手揮舞,為我開啓一扇跨越天堂的大門,輕輕將我推入門內。

我用力咳嗽兩聲,伸手推拿喉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我開始聽見人們的叫喚,男男女女,眼前都是我在死而復生的情況之下會想要見到的熟人。我看見保羅發光的手掌放在我的胸口,另外一手伸出兩指撥開我的眼瞼,檢視我的瞳仁。我輕輕推開他的手,隨即打量我自己的手掌,然後翻過來觀察手背。我看見了細微的不同,別人無法察覺的差異。我知道,自天堂回歸的我,已經重獲新生。

瑪莉扶我靠向洞壁坐起,見我還在看我的手,問道:「你在看什麼。」

我愣了一愣,轉頭看她,說道:「歲月。」

瑪莉皺眉:「歲月?」

我點頭:「我比前一秒的自己……老了一秒。」

「啊?」瑪莉不解。

「我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性。」我說。「變成徹頭徹尾的凡人。」

歐德湊到我的面前。「所以你已經做出選擇?」

「我不會取回天使神力,徹底鏟除女神。但是我也不會袖手旁觀,拱手交出世界。」我一邊說著,一邊手扶石壁起身。「打從我墮落凡間那一刻起,我就為自己創造出第三個選擇。我選擇以凡人的身份與諸神對抗。」

所有人瞪視著我,不知該如何回應。

「這是人類的世界。」我說。「而我是個人。」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nitrosomonas
  • 這個抉擇下得真好
    尤其是喜歡這2句話
    「這是人類的世界。」「而我是個人。」
    很有力道

    這幾天感觸良多
    很想仿造這句話 造句給某2個人聽
    「這是競爭的世界。」「但我只是個小女人,不是你的敵人。」
    Life is tough
  • epicsword
  • 女人的世界在男人眼中還滿可怕的。你保重呀。
  • 龍龔*魁
  • 其實我看大大寫的書有段時間了,看了那麼久不來回一下好像不太好意思喔~~
    我有第一及莎翁之筆的 實體書了,但是出版社好像補打算繼續出下去?真是可惜阿!
    雖然沒出實體書但是還是要鼓勵班尼老大阿!以後我還是會繼續默默的看著下去套書的發展(並默默期待出版社出實體書)
  • epicsword
  • 感謝鼓勵。莎翁之筆的第二集已經在製作中,理論上會在兩個月內出現,敬請期待。我個人是已經期待很久了~
  • nitrosomonas
  • 很期待下一集
    撂下「而我是個人。」以後的強勁餘震

  • epicsword
  • 大話說出口了,接下來該怎麼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