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李雙燕

瑪莉跟保羅順著我的目光望向枝頭,瑪莉說:「你認得那隻燕子?」

我點頭:「她是天地戰警的人。我以前朋友。」

燕子躍下枝頭,展翅滑翔,遁入樹後的黑影之中。接著黑影內傳來騷動,隱約可見白色羅衫,逐漸清晰,逐漸實際,最後,一條婀挪多姿的身影來到營地之間,正是我從下飛機以來就試圖躲避的燕子精兼前女友,天地戰警情報主管,李雙燕小姐。

瑪莉湊到我的身後,低聲問道:「只是以前朋友?」

我背心流下一條冷汗,但是臉上不動聲色,只是跟瑪莉輕輕點頭,然後對雙燕說道:「雙燕。」

雙燕打量我們三人,環顧營地四周,以專業的動作與冰冷的語氣招呼道:「曉書。」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位置?」我問。「天地戰警在監視我們嗎?」其實多年之後再度重逢,我想問雙燕的第一句話絕對不是這個。但是在瑪莉面前,我還能說什麼呢?

「陳天雲死了。新氣象計畫由我接手。」雙燕冷冷說道。「當前我們主要監視目標一共有三十六個。」

「我跟……?」我問。

「三十五名遠古諸神。」

我揚眉:「為什麼?」

雙燕沒有回答,轉移話題問道:「命運之矛在你這裡?」

我點頭。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雙燕說。「跟我回天地戰警。」

她自口袋中取出一張符咒,捏個咒訣,起火燒了,將符咒灰燼往前方一灑,營地中央當場冒出一股濃煙。她說聲「跟我來。」隨即步入濃煙,身形逐漸虛無縹緲。

我對夥伴聳聳肩,踏入濃煙,瑪莉立刻跟上,保羅遲疑片刻,扛起草雉計畫,跟著走了過來。雙燕右手輕揮,我們當場煙消雲散。

再度腳踏實地之時,我發現我們出現在燈光陰暗的高科技石造辦公建築之中。四周人來人往,忙碌喧囂,比我印象中的天地戰警要熱鬧許多。只不過,除非他們有進行過大規模的改建工程,不然這裡絕對不是我曾到過的天地戰警總部。

「你們搬家了?」我問。「這裡不是陽明山?」

雙燕搖頭。

「我們在哪?」我又問。

「你沒有必要知道。」她說。說完舉步就走。我們三人立刻跟上。

「妳不相信我?」

「你任由陳天雲死去。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她冷冷說道。

「這樣講不公平。」我說。

「我愛怎麼想是我的事情。」

保羅跟瑪莉不通中文,聽不懂我們在講什麼,所以都是由我翻譯。這幾句話我沒有立刻翻譯,不過瑪莉聽出的語氣不對,問道:「怎麼了?」我搖頭,一時不好解釋,只說:「看看再說。」。

「我可以提供即時口譯。」 愛蓮娜在耳機中說話。「開啓口譯頻道。」

雙燕帶我們來到一間小型簡報室,請我們坐下,接著馬上有人拿了一疊報告過來找她。她聽取報告,簽署文件,神色堅定之中帶點疲憊,舉手投足之間充滿強勢氣息,跟我印象中的雙燕大不相同。短短幾年之間,她已經判若兩人,整個人充滿自信,彷彿……找到了人生值得奮鬥的目標。看到她擺脫過去,我很為她高興。

「把這份情資轉發給美國國安局,副本一份給梵蒂岡情報局。」雙燕交代道。「我們人手不足,國外的事情暫時交給他們自行解決,如果他們需要援助,再跟我們另行協調。」她簽完文件,交回下屬手中,說道:「等我一下。」然後轉向簡報室內。

「曉書,」她說著伸出右手,攤開手掌。「命運之矛。」

我凝視她,臉色疑惑。「妳拿去幹嘛?」

「分析。」她簡短說道,也不多加解釋。

我緊皺眉頭,拉開外勤袋,取出命運之矛的矛頭。「妳繼續這種不信任的態度,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全世界的安危岌岌可危,我們應該開誠佈公,不該有所隱瞞。」說完走到門口,將命運之矛交給她。

雙燕接過長矛,冷冷看我,隨即輕輕點頭,將矛頭遞給手下。「交給科技部分析。」她吩咐道,然後關上簡報室大門,比手勢叫我坐下。

她看著我坐下,神情若有所思,目光始終停留在我臉上。最後她搖了搖頭,比向瑪莉跟保羅。「你朋友?」

我介紹:「這位是瑪莉,我女朋友。這是保羅,她老爸,同時也是跟我合作多年的情資分析師。」跟著轉頭跟保羅和瑪莉道:「這位是李雙燕小姐,天地戰警的情報主管。」

瑪莉微笑打量對方,看不出有沒有什麼不好的聯想。保羅似笑非笑,彷彿有點幸災樂禍的模樣。我很久以前曾經跟他提過雙燕的事情,如今我非常後悔跟他提過這件事情。我敢說世界上諸多智慧語中肯定存在著一句:「永遠不要追求好朋友的女兒。」可惜我不愛看智慧語。

雙燕跟兩人點頭招呼,又指著自己耳朵問道:「那任務頻道裡的人呢?」

「那是愛蓮娜,」我說。「來自未來的人工智慧。最頂尖的情報分析師兼口譯師。」

「你認識不少我的同行。」雙燕說。

接著現場突然陷入一段尷尬的沈默。

「命運之矛?」我打破沈默。

「命運之矛。」雙燕點頭。「陳天雲在今天傍晚的時候,以快遞寄送了一顆硬碟跟一份指示到天地戰警位於陽明山的總部,命令我們即刻完成搬家程序。這個基地是他祕密架設的,今晚之前天地戰警裡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你們就這麼搬過來了?」我問。

「他這半年雖然已經把勤務交接下來,畢竟還是我們主管。他交辦的事情,我們沒有理由不照做。況且他在指示之中已經把理由說得明白:女神即將回歸,可能對天地戰警不利,我們必須即刻轉移陣地。」

「那顆硬碟?」

「新氣象計畫。」雙燕說。「包括這個基地所有安全系統的啓用密碼,作業流程,新設備的操作手冊,以及三十六名監視目標的各式資料。」

「所以你們也是剛剛才搞清楚狀況?」我問。

「是。」

「而陳天雲交辦的事情立刻就成為你們的首要任務?」我質疑。

雙燕搖頭嘆氣,語氣中透露一股無力。「天下大亂了,曉書。」她說。「徹底亂了,亂到我們無所適從。天雲提供了我們處理應對的方向,我們當然立刻投入。起碼在情況明朗化之前,我們都只能依照他的方針做事,如果情況還有明朗的一天的話。」

「那你們的任務目標呢?」

「監視三十六名目標;取回命運之矛。」

我揚眉:「命運之矛?」

「根據天雲的說法,」雙燕解釋。「女神所帶來的渾沌,並非天地初開之時的遠古渾沌,因為那種早在宇宙秩序出現之前的全然無序狀態是沒有辦法在經歷過宇宙秩序規範之後的世界存在的。她想要回歸渾沌,就必須從現實世界的秩序反推回去。簡單來說,如今渾沌女神所帶來的渾沌力量並非純粹的渾沌,而是一種反秩序的狀態。而想要達到完全的反秩序狀態,她必須先取得完整的宇宙秩序。」

我們三個臉上都是一付似懂非懂的迷惘神色。

「天雲透過命運之矛接觸女神的神體,企圖從中取得她的力量軌跡。」雙燕繼續解釋。「他希望能夠藉由分析命運之矛,找出女神用來奠基渾沌力量的秩序。如果能夠掌握這些秩序,我們說不定就能夠研究出一種足以中和渾沌的力量,再度將秩序帶回人間。」

我隱約覺得自己曾經接觸過類似的理論。「聽起來是非常複雜的分析程序,如果妳願意讓愛蓮娜幫忙,應該可以迅速取得分析結果。」

雙燕點頭。「我可以幫她開啓權限,讓她存取我們的資料庫。」

我的電話突然響起,一看是愛蓮娜打來的。她不採用任務頻道,自然是想直接跟雙燕溝通。我將電話轉到擴音。愛蓮娜說:「不必麻煩,我已經入侵天地戰警系統,開始進行我自己的分析。太神奇了,傑克,你一定不會相信分析結果的。」

「這麼快就有結果了?」我問。

「只是初步結果,而且保證只有我看得懂,因為我曾見過類似的資料。」愛蓮娜說到這裡,突然不再說話。我等了數秒,忍不住問道:「妳在幹嘛?」愛蓮娜說:「故作神祕。」我說:「妳講話沒有語氣,神祕不起來。直話直說。」

「起源物質。」愛蓮娜說。

我跟瑪莉和保羅當場倒抽一口涼氣。只有雙燕不明就裡。

「沒有足夠的粒子可供採樣,但是我從光譜跟波形分析推算出殘缺的方程式。我敢肯定命運之矛之上沾有起源物質的能量軌跡。」

我跟同伴面面相噓。「一切息息相關。」我恍然大悟地道。「女神出現在反物質神杖的世界並不是為了要阻止我們,而是為了取得起源物質。」

瑪莉疑惑:「為什麼一定要到那麼遙遠的未來去找起源物質?如果只是想要秩序的依據,她難道不能在現在的宇宙中取得嗎?」

保羅搖頭。「當初傑克跟我描述起源物質這種東西的時候,我就已經覺得不太對勁了。起源物質之所以複雜到必須等到宇宙秩序崩壞之後才有可能反推出來,就是因為它根本不該出現於人類的世界,甚至於人類的知識範圍之中。試想,這個東西蘊涵宇宙一切道理,一切定律,一切狀態……宇宙的DNA。它根本是屬於神的知識,是唯一真神才該擁有的祕密。末日宇宙乃是女神唯一可能取得完整宇宙秩序的年代,而她在那裡找到了起源物質。」

「進而從秩序之中領悟出渾沌的力量。」我說。

簡報室中陷入一片沈默。

片刻過後,雙燕搖頭道:「有人打算跟我解釋一下嗎?」

「簡單來說,就是不用繼續追這條線了。」 愛蓮娜在電話裡說。「起源物質超越了現代科技的解構能力,你們再分析個八百億年才有可能取得初步的了解。就算你們解開了起源物質方程式,而這是在我那個年代用我本身的軀體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們也沒有足夠的能量驅動起源物質。陳天雲設想的方向對了,但卻忽略了此事的難度。請告訴我們他還有備用計畫。」

雙燕深吸一口氣,目光轉移到我的身上。

我問:「為什麼要監視我們三十六個人?為什麼我怎麼打也不會死?陳天雲吸乾我們的力量,究竟為了什麼?」

「天雲拿你們的力量去做什麼事情,他並沒有明確交代。」雙燕說。「他說那是一個絕對不能洩露的祕密,而唯一確保不會泄密的方式,就是不要讓任何活著的人得知這個祕密。如今他死了,這個祕密可能永遠只會是一個祕密。」

「除非我們之中有人遭遇不測?」我說。「這就是我多次死裡逃生的原因?」

「沒錯。」雙燕點頭。「一旦有人身亡,力量就會不完整,祕密就會開始崩潰。所以你們一個都不能死。」

「是天地戰警在暗中保護,還是陳天雲?」我問。

「是天雲。我不知道他施展了什麼樣的法術,天地戰警裡面沒有人懂。我們只知道他在身亡之後依然透過某種方式在守護你們。」

「他幾乎等於是動用命運的力量在守護我們了。」我說。「我不知道這些年他成長多少,但這似乎已經超越了他本身的能力。他一定非常迫切地想要守護他的祕密。」

「他希望保持低調,暗中守護。但顯然命運是種奇妙的東西。對命運動手腳很難逃過命運的法眼。」雙燕道。「一旦你們在天雲的守護法術之下死裡逃生,命運就會盯上你們,這就是為什麼你今晚厄運不斷的原因。然而儘管厄運不斷,我還是沒有想到你會就這樣對自己開槍。」

「我把妳引出來了,不是嗎?」我說。

「厄運不斷又死裡逃生很容易引人懷疑,要不了多久其他監視目標也會開始起疑。等到引起女神的注意之後,難保祕密不會外泄。」

「到時候怎麼辦?」

「到時候我就應該去找你。」雙燕說。「帶你去找一個名叫約翰.歐德的人。」

我們三個交換一個眼神。

「看來你們認識這個人?」雙燕揚眉。

「不算熟。」我說。「他跟陳天雲是什麼關係?」

「合作關係。」雙燕說。「詳情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歐德也有參與新氣象計畫。」

我看向保羅跟瑪莉,大家看來都有點意外。保羅聳一聳肩:「好吧,至少我們知道歐德的下落了。」

我轉向雙燕:「妳什麼時候可以帶我們去找歐德?」

「等你們準備好就可以出發。」她說。「這間簡報室提供給各位休息。我會派人送睡袋跟食物過來。有人需要看醫生嗎?」

「不用……」

「不好意思,」瑪莉突然舉手:「我想上廁所。」

保羅跟著也站起來。「我也要。」

雙燕跟他們指示出門直走到底右轉,接著兩人就跑出去,把我跟雙燕留在簡報室內。雙燕站在門口,看我片刻,隨即轉身要走。

我輕呼:「雙燕?」

雙燕停下腳步。

「我……」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之前我一直避著她,但是如今見到面了,我可不能什麼都不說就讓她離開。「我沒想到我們能獨處竟然是因為他們去上廁所。」

「他們是故意的。」雙燕語氣冰冷。

「我知道。」

「你不怕女朋友誤會?」

「沒什麼好誤會的。」我說。

「你有話要到獨處的時候才跟我說,哪個女人不會誤會?」雙燕始終沒有回頭。「再說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說完舉步又走。

我心裡一急,跨上一步,抓住她的手。「雙燕……」

雙燕突然回頭,提高音量:「幹嘛?」

我愣了一愣,立刻放手。「妳為什麼變成這種態度?今天早上電話裡面,妳的語氣還對我十分關心……」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你會對天雲見死不救!」

「妳明明知道不是那個樣子的。」我辯道。「我們……我跟陳天雲訂有約定。」

「讓我猜,」她冷冷說道。「誰活下來,就要照顧我?」

「呃……」我沒想到她一猜就中。「是。」

「非常羅曼蒂克。」她語帶諷刺。「說完了嗎?」

「妳……」我感到無力。「何必如此排斥我?」

「因為我看不出意義何在。」她說。「你不會愛我。我沒有你也可以過得很好。說那些幹什麼?」

我無言以對。片刻過後,搖頭說道:「我只是想問妳,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還可以。」她說完又打算走,不過腳一跨出門口,卻又微微遲疑。她回過頭來,問道:「你呢?」

「也還好。」我說。

我們目光交會,凝望片刻。沒有千言萬語,只有盡在不言中。或許如今我們的心就只能接近到這個地步了。

「啊,」她彷彿突然想到什麼,伸手到口袋裡掏。「差點忘了。道德師叔剛剛派人快遞個包裹過來,要我見到你的時候交給你。」她取出一個逸仙直銷的小紙盒,打開之後裡面是個小瓷瓶,瓶子上貼了張貼紙,上面寫著五個大字:

擎天大補丸!

我呆呆地伸手接過。

「道德師叔說,你精力虛脫,氣血不足,須得當心精盡人亡。」她停了一停,似乎是在忍住好笑。「只要吃了這顆大補丸,就能清氣上升,濁氣下降,二氣均分,消失化水。」

我打開瓶口,倒出一顆如同濟公身上擠出來的藥丸。「什麼消失化水呀?」

「反正就是你吃了睡一覺,明天早上就氣圓神足了。」她走出房門,拉過門把。「休息吧,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說完關上簡報室的門。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