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隨著筆跡出現一塊閃亮的四方形輪廓,四方形中央的空間鼓脹收縮,虛實不定,彷彿該處的空間特別脆弱一般。陳天雲在門中央偏右的地方畫下一道門把,隨即將莎翁之筆插回上衣口袋,伸出右手握住門把。

我氣若游絲,無力說道:「陳……天……雲……」

他稍停片刻,也不回頭,只說:「我給過你機會阻止我了。」說完壓下門把,拉開光門。

門後激光四射,噴灑出一股強烈的氣息,充斥整個大辦公室。我失去法力護體,幾乎連眼睛都無法睜開。只見那道光門彷彿逐漸擴張,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接著光門中央浮現一道黑影,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實在,最後凝聚成一個女人形體,朝向光門這一邊緩緩走來。對方長髮飄逸,步伐輕盈,體態曼妙,每踏出一步都彷彿在地面上掀起漣漪,自天空灑落花瓣,令萬物滋長不休,同時又令萬物猝死凋零一樣。

當對方終於來到門口之時,陳天雲放開門把,後退ㄧ步,讓對方步出光門,進入我們的時空,我們的世界。

光門之中緩緩伸出一條女性小腿,在閃耀的平面之上由黑影突然化為實質。那腳掌柔順輕盈,小腿白皙無暇,踏上地面的同時,水泥地板如同蛛網一般朝向四面八方龜裂,而裂縫之中也在轉眼之間冒出青草嫩芽,湧泉鮮花。對方上身前傾,遁入現實,全身一絲不掛,渾圓堅挺,動靜皆宜,充滿野性之美。她面有百相,容貌不定,五官飄忽,但是不論如何變化,始終美不勝收。她髮長及腰,烏黑亮麗,無風自飄,在其背後形成一股超越現實的虛幻景象。當她後腳提出門外,踏入實地之後,光門不是關閉,而是朝向四面八方擴散,轉眼幻化無形,散入現實的世界之中。

女神緩緩張開雙眼,揚起嘴角,露出大功告成般的勝利笑容。

「終於回來了。」她張開嬌豔的嘴唇,吐出悅耳的美音。「這感覺真好。」

她腳下的裂痕擴及我的身邊,一朵鮮花開在我的眼前。透過眼眶角落,我發現花瓣中央長有一排小小的利齒,鼻中隨即聞到隱藏在花香之中的腐敗氣息。

「我忠心的僕人啊,」她轉頭朝向陳天雲微笑。「過來跪拜你最心愛的女神。」

陳天雲輕輕一笑,並不下跪。

「喔,」女神的語氣無限愛憐。「你勞苦功高,不必拘抳繁文縟節。對了,從今而後,心愛的僕人,你將不需要跟任何人下跪。」

陳天雲緩緩搖頭。「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跪過任何人。」

女神笑容一僵,五官突然幻化,我認為在那一瞬間,我看見了另外一個神祇的容顏浮出水面。但是那一瞬間稍縱即逝,女神再度恢復親切的笑容。

「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事,讓我終於重臨大地。」女神說。「告訴我,我該如何獎勵你?」

「妳離開筆世界,就是最好的獎勵。」陳天雲說。

「喔。」女神雙手輕撫胸口,故作感動狀。「不求回報的僕人,實在令我感動。」說著開始踏步向前。

陳天雲跨上一步,阻擋她的去路。

女神雙眼一緊,眼冒精光。「你敢對你的神無禮?」

陳天雲甩動命運之矛。「我有對妳祈禱過嗎?有對妳要求過嗎?妳憑什麼自稱是我的神?」

女神冷冷瞪他。「我開啓你的眼界,讓你認清事實。」

「而在認清事實之後,」陳天雲說。「我立刻決定要除掉妳。」

女神皺起眉頭。「為什麼?」

「這還用問嗎?」陳天雲說。「因為我這一輩子都在對付像妳這種怪物。」

女神臉色一變,殺機浮現。「我懂了。你想當我回歸現實的最後試煉。」她輕輕搖頭。「我本來不想殺你的。但是你如此褻瀆神靈……」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痛恨神靈嗎?」陳天雲搶話道。「因為你們動不動就說我們褻瀆。褻瀆這個字簡直就是階級權威的極致表現。我褻瀆妳什麼了?憑什麼我對妳不敬就叫褻瀆,妳對我不敬就是理所當然?妳曾經為我做過什麼?有什麼理由我要感激妳?有什麼理由妳尊我卑?你們跟耶和華的恩怨,你們應該私下解決,扯到我們整個世界是什麼意思?」

「你們的世界才是重點呀。」女神笑道。「諸神相爭千萬年,爭得也不過就是這個世界誰當家。如果不扯你們整個世界,我們爭這麼久是幹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除掉你們的原因。」陳天雲冷冷道。「你們是現代世界的毒瘤,古老傳承的膿瘡。當今世上滿天都是飛機,滿地都是電腦,人類開化到這個地步,你們竟然還想高高在上,玩弄我們於股掌之間?笑話!」

女神容貌又變,化為一付不怒自威的威嚴面貌。「人類尊敬神靈乃是宇宙萬物的基本規則。自從人類不敬神靈開始,整個世界就不斷腐敗墮落。你們心中不存敬意,自然失去了神靈的導引。難道你看不出來,你們人類的內心已經墮落到什麼地步?」

「我們會調整步調,學習錯誤,這是演化的基本道理。」陳天雲說。「你們既得利益,只想抓住過去的權柄,自然不願意世界改變,也看不見世界改變。看不見你們早就應該遁入歷史的洪流,消失於現實之中。」

女神神色好奇。「你是耶和華的信徒?」

「不是。」

「難道你沒有信仰嗎?」女神問。「難道人類已經自尊自大到什麼都不需要相信的地步了嗎?」

「我相信的乃是天地之間的運行道理。」陳天雲正氣凜然。「我相信宇宙之中莊敬自強,生生不息的力量。我相信生活周遭與我相互影響的一切。我相信我的道德價值,相信我的善惡觀念,相信我的親戚朋友,相信我的女人,相信我的愛。我相信人心,相信是非黑白,相信灰色地帶。我相信當今世上所發生的一切,我相信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他舉起長矛,直指女神。「我唯一不相信的,就是自認至高無上,試圖左右人類命運的過時權威。」

「那又為什麼放我出來?」女神問。

「因為筆世界是妳的地盤。」陳天雲說。「縮在妳的世界裡面,我肯定動不了妳。進入真實世界,我起碼還有機會。」

「就這樣?」我驚訝到突然有力氣開口。「你搞這麼多事,就是為了這點機會?」

陳天雲並不回頭,只是冷冷說道。「懂得創造機會,才是英雄所為。」

女神順著我的聲音轉頭,臉上突然充滿笑意。「啊,米迦勒?怎麼這麼狼狽,躺在那邊我都看不到你了。」

我想要反唇相譏,但是剛剛一口氣瀉了,暫時說不出話來。

女神見我狼狽,開心得眉開眼笑,接著突然神色一凜,彷彿意識到什麼危機一樣,轉頭看向陳天雲手中長矛。「米迦勒在這裡,難道你這中國道士手裡握得竟然會是基督教法器?」

「命運之矛。」陳天雲說著將矛頭平放於左掌掌心之上,左掌緩緩握拳。我發現命運之矛的矛頭上依然沾有基督大敵的血跡。

女神側過腦袋,冷冷地看著陳天雲割開自己手掌,用熱血與矛頭上的血漬交融。她問:「你將我視為邪異?」

「當然。」陳天雲掌心泛出血光,整跟命運之矛散發出強烈的血腥氣息。

「所以你打算以邪異的力量對抗邪異?」女神問。「你知道矛頭上的是誰的血?你知道你不光只是承繼基督大敵的力量,同時還承繼了他的命運?你知道基督大敵乃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怪物?你還記得希特勒做過什麼事情,殺過多少人?」

陳天雲吸收命運之矛的力量,全身綻放妖異血光,猛烈異常,再怎麼看,都已經不再像是一名正道之士。他說:「如果能夠活過今晚,我再去處理那些瑣事。」

女神兩手一攤,雙腳微跨,兩股之間生殖器官的部位湧出一股貌似柔和偏偏又比我所見過的一切還要實際的力量。我知道不管在宗教上還是文學上,是隱喻暗喻還是明喻,這股力量都應該是一股創造的象徵,但是我心裡明白那不是創造,那是渾沌。

地板上的花草急速成長,卻在生命到達頂峰的同時面臨毀滅。我眼前的花朵張開血盆大口對我眼珠咬下,不過還沒咬到就已經枯萎渙散。

渾沌。

女神一聲嘆息,彷彿蘊涵深沈的悲哀,又好似享受著無限歡愉。她對陳天雲道:「你從頭到尾就很清楚,自己根本一點勝算都沒有,是吧?」

「我說這麼多,妳就是沒聽懂。」陳天雲開心笑道。「不管有沒有勝算,妳不是我的神!」

兩股力量相互衝擊,激盪出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我在強光之前不得不緊閉雙眼,在猛烈的氣息之中不得不屏住呼吸。我沒有力氣伸手遮耳,於是耳中滲出兩道血流。我整個身體騰空而起,撞擊身後的牆壁,結果彷彿沈入一塊巨大的豆腐裡一樣,似乎牆壁本身都失去了實際的存在。大樓坍塌崩毀,一切向下墜落。我順勢翻滾,顏面朝下,眼睜睜地看著下方數根突起的鋼筋對我直撲而來。接著左邊突然一股大力湧現,將我撞向一旁,避過鋼筋穿體的淒慘命運。我透過眼角,發現自己已被草雉計畫摟在懷中。在渾沌力量的影響之下,我依稀可以在機器人冰冷的面罩裡看見愛蓮娜的美麗容顏。

大樓轉眼之間化為廢墟,愛蓮娜將我壓在地下,用自己的身體承受上方不斷塌落的斷垣殘瓦。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她抖動肩膀,甩落身上的石塊,然後側身坐向旁邊。大樓的屋頂沒了,我看著上方的天空,只覺得比平常的黑夜還要紅上一些,感覺彷彿火光連天。

而在泛紅的背景之中,我看見一男一女兩條身影憑空漂浮在三樓的高度。陳天雲四肢軟垂,命運之矛已經不在手裡。女神右手伸過陳天雲的左肩,抓住他的頭髮,將他舉在身前。

女神將陳天雲的腦袋拉到臉前,幾乎貼著他的嘴唇說道:「你很有心,只可惜落得如此下場。人,畢竟是不能跟神比的。」

陳天雲擠出一絲微笑,氣若游絲般道:「好好享受這個世界吧。摩根.拉菲。」

女神額頭貼著他的額頭,輕嘆一聲:「你到最後還想要用言語將我貶為凡人?」

陳天雲點頭。「妳不是我的神。」

「你再也不需要神了。」女神輕輕一甩,將陳天雲的血肉甩往四面八方。轉眼之間,他就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骸骨。

女神拋開骸骨,面露微笑,低頭向我看來。「米迦勒,我們又見面了。」

我目光隨著陳天雲的骸骨落地,接著轉回上方看著女神緩緩從天而降。「我如果見過妳,應該不會忘記。」

「啊,你當然忘記我了。」她說。「從筆世界開創的第一天起,你就不曾讓我一刻安寧。當年我好說歹說,不管怎麼說,你就是不肯相信我的說詞。雖然我能了解你為什麼不肯相信,因為就算是我也不會相信什麼給諸神一個宣泄管道的鬼話,但是你老是礙手礙腳,實在煩得要命。」

「所以妳就把我變成凡人,失去記憶,丟到現實世界裡?」我問。

「不。你是天使之長,是耶和華手下的頭號打手,我怎麼有能力把你變成凡人?」 女神繼續下降,微笑搖頭。「變成凡人是你自己的主意,天知道你當年腦子裡裝了些什麼。有人說天使離開上帝,就像肌肉離開大腦一樣,我想這種說法是很有道理的。據我所知,天使米迦勒當年顯然信仰出現疑惑,於是決定拋棄神體,跳脫立場,以凡人的眼光審視整件事情。你不確定諸神是否是錯的;也不確定上帝是否是對的。你想要擁有自己的看法,而這,米迦勒,就是你錯誤的開始。」

我掙扎起身,但是手腳無力。愛蓮娜扶我站起。我抬頭看向已經十分接近的女神,說道:「每個人都該擁有自己的看法。」

「錯了。」女神搖頭。「你只是上帝的手腳,負責執行上帝的旨意。你不是獨立的個體,沒有資格自行思考。要知道,上帝是絕對的權威,豈容天使隨意質疑?」

「如果上帝是絕對的權威,」我冷冷說道。「那妳又是在幹什麼?」

「所以你真的完完全全遺忘了。」女神落在我的面前,全身突然綻放強烈的誘惑氣息,令我不由自主血脈噴張,下體勃起。她伸手撫摸我的臉頰,那是我這輩子所接觸過最歡愉的一張手掌。光是看著赤身裸體的她伸手在我臉上一摸,我幾乎當場就要高潮。幸虧她接下來說得話令我全身冷汗湧現,好似懷裡抱著冰。「你是跟我一夥的呀。你背叛了耶和華呀。不然你以為你為什麼要放棄神力,變成凡人?」

「米迦勒背叛耶和華?」我難以置信。

「我就說天使蠢。」女神嬌笑。「雖然花了很多唇舌,但我終究動搖了你的信仰,讓你起心懷疑上帝的權威。你懷念從前的深受世人景仰畏懼的年代,不甘如此遭人遺忘,不甘於淪為小說中的神祕人物,電影裡的特效威權。你想要成為我們的一員,想要恢復從前的榮耀,偏偏你又沒有那個膽量,下不了那個決心。於是你捨棄神力,淪為凡人,宣稱要站在人類的角度審視諸神的地位。」

「宣稱?」我問。

「那當然只是表面上的理由。」女神說。「實際上,你是個無能的懦夫,純粹只是想要逃避。你夾在自我的私慾跟上帝的積威之間,無法抉擇,乾脆一走了之。」

「就算我要站在人類的角度審視諸神的地位,」我搖頭。「我也沒有理由取走我的記憶。」

「你以為我當初為什麼要跟你浪費那麼多唇舌?當然是因為我顧忌你的力量。」女神冷笑。「既然你已經放棄自己的力量了,我還有什麼理由不動手幫自己尋點開心?你的記憶,是我奪走的。」

我沈默片刻,冷冷問道:「為什麼不直接殺我?」

「當年我不能讓耶和華看穿圖謀,必須盡量低調行事。如果把你殺了,諸神宣泄神力的說法不攻自破,立刻會引來上帝之怒。」女神說完,輕嘆一聲。「可惜我沒想到取走你的記憶竟然會招惹麻煩。你忘記自己的立場,在命運的牽引下再度進入莎翁之筆的世界,並且處處與我作對。我不能殺你,又不能讓你恢復記憶,只好忍氣吞聲,多年以來默默看你壞我好事。」她後退一步,右掌伸在面前,故作姿態地玩弄指甲。「如今大功告成,渾沌降世,我再也不用擔心什麼上帝之怒,自然可以將你彈指擊殺。」

我情不自禁吞嚥口水,身體微微後傾。如果我有力氣的話,一定已經向後退開。但是此刻的我就連後退的力氣也沒有,跟一條躺在沙灘上任人宰割的擱淺鯨魚沒有什麼分別。

女神嘴角揚起,開懷大笑。「耶和華得勢之後,數次派你欺壓於我,今日讓你知道,得罪渾沌女神是什麼下場!」

我無計可施,只能嘴硬。「妳不是我的神!」

女神對付現在的我,根本不必像相面對陳天雲時那樣施展渾沌力量。她伸出手掌,對我走來。我閉上雙眼,默默等死。

正當我打算制止愛蓮娜採取任何自殺式的行動之時,前方突然多了一股柔和卻又難以忽視的存在。我張開眼睛,看見自己跟女神之間憑空出現一條身影。對方一身白衣,體態輕盈,正是我昨天剛剛認識的希臘女神雅典娜。

女神停止來勢,皺起眉頭,語氣微帶訝異。「雅典娜?」

雅典娜微笑。「摩根.拉菲。」

女神容貌瞬息萬變,轉眼之間換上好幾張面孔,多半都是希臘諸神的臉。「妳膽敢干涉此事?」

雅典娜看看她,回頭又看看我,微笑說道:「沒有呀。我只是路過看到有人打架,想說閒來無事,進來看看熱鬧。」她說完走向一旁,撩起裙襬,在一塊大石之上翩翩坐下。「不必理我,你們繼續。」

我跟愛蓮娜還有女神全都轉頭看她,然後又回頭看向彼此。

女神並不把我放在眼裡,再度轉頭去看雅典娜。「妳說過永不干涉我們的事。」

雅典娜笑道:「我沒有干涉呀。我只是來看熱鬧而已。」

女神對我伸起手掌,隨即又轉頭看她。「我只要有心,隨時可以殺妳。」

「我知道啊。」雅典娜說。「我全家人的力量都是妳的後盾,想要跟妳對抗根本自尋死路。我不會干涉妳的。妳可也得守信,只要我不干涉妳,妳就不能找我麻煩呀。」

「妳……」

雅典娜輕輕聳肩,隨即朝我的方向攤了攤手。「動手吧。要殺米迦勒,現在正是大好機會。錯過了未必還有第二次。」

女神神色疑惑,斜眼瞪她。「妳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來見識渾沌女神的手段。」雅典娜神色轉為嚴肅。「妳自稱渾沌,理應無善無惡,無黑無白,無規無矩,無恩無怨,為僵硬老化的世界開創一番新氣象。結果呢,妳無法放下宿怨,一降世就開始鏟除異己,報仇雪恨。我想提醒妳,我們做神的,最好要名符其實,看重自己的力量做事。妳若無法掌握渾沌的精神,妳就無法掌握渾沌的力量。做事情之前,最好要三思啊。」

女神神色不悅。「照妳說,我不能殺他?」

「能。」雅典娜立刻說。「渾沌降臨大地,妳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她看向我。「我只是認為妳不該殺他。」

女神搖頭:「留下他是禍根。」

雅典娜也搖頭。「世界是妳的了,妳應該改變從前的想法。」她嘴角上揚,神態輕鬆地道。「對至高無上的絕對強權而言,留下他是樂趣。」

女神冷冷凝望雅典娜,語氣冰冷到在我皮膚上結上一層白霜。「妳說這些話,就已經是在干涉我了。」

「那妳可以不要聽呀。」雅典娜兩手一攤。「當我今天沒來過。」

女神走到我的面前,高舉手掌,卻不劈下。她瞪視我的雙眼,審視我的內心,片刻過後,將手放上我的肩膀,全身綻放母性的光輝,指背輕輕撫摸我的臉頰。「你沒有任何力量,沒有任何出路。你只是一個凡人。」她側過頭來,露出慈愛的微笑。「去照顧你的女人,去照顧她的父親,同時也讓他們照顧你。」

她後退兩步,神情再度冷淡,目光橫掃我們三個身上。「從此不要再讓我見到你們。」

說完之後,她踢開巨石,推倒牆壁,頭也不回地走出廢墟。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