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董站起身來,理理領帶,一手拔起桌上的麥克風,對照桌面的筆記。「股東提到轉投資的問題,這一點大家當然是非常關心。跟各位股東報告一下,由於公司準備在年底的時候進軍大陸,並且在明年第二季之前進軍美日,所以現在我們正在竭力規劃全球戰略佈局的問題。那麼,由於現在我們的市場還在台灣,市場規模並不足以取得大量獲利,有鑒於我們商品本質的關係,即使有多餘的資金,我們也很難提高商品供貨量。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董事會決定將多餘資金拿去轉投資,一方面可以增加資金的靈活運用,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跟未來的戰略夥伴打下良好的基礎。」

「什麼叫作多餘資金也很難提高產量?」台下有人問道。

「這又牽扯到商品製作流程的問題。」張董道。「各位都知道我們有在大陸深圳設廠,不過深圳廠是專門用來生產ipod……不是,是三身符的電子零件部位,以及進行最後的組裝工程的。我們符咒本身並不能在電子廠區生產。各位要知道,我們公司的每一張符咒都是由我們的製符師傅手工繪製的。我們不可能採取印刷的方式大量生產。如果您不是我們公司上市初期就已經參與投資的股東的話,在此跟您報告一下,我們曾經嘗試過印刷生產,但是產品的良率太差,而且效果不彰。所以符咒的部份唯有仰賴人力才能達到最佳的產能,而這一部份也是我們商品至今無法大量投產的主因。」

「不過就是叫人拿筆鬼畫符嗎?」剛剛那名股東又問。

「並不是。」張董解釋。「要繪製出具有效果的符咒,除了繪圖的精準度需要注意之外,製符師傅也必須具有一定的修行道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去武當山增設道觀的原因。員工訓練是很重要的,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道觀才能培養出工作效率強悍的製符師傅。不知道這樣回答,股東是否滿意?」

剛剛的股東沒有說話。另外一名股東開口問道:「所以你們修建道觀是為了培養員工?」

「是的。」張董喝口開水,繼續說道。「培養一名製符師傅成本很高。遇到天賦異稟的員工,或許培訓一個月就可以開始上工。但是正常來講製符師傅的培訓過程需要經歷三個月到半年,而真正要能保證符咒品質的話,製符師傅起碼必須要投入生產線作業一年以上才行。」

「聽說大陸方面已經有山寨版的三身符出來搶攻市場。」股東說。「你如何保證花這麼長時間培訓出來的員工不會跳槽到山寨工廠去做?」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張董點頭。「所以我們在員工培訓開始之前就已經簽署工作合約跟保密協定,修煉界的合約具有強制執行的效力,一般員工是不可能單方面毀約的。」

「現在三身符已經供不應求,年底還要開始擴大市場。逸仙道觀有沒有變成血汗工廠的疑慮?最近這個話題吵得很熱……」

「為了避免員工過度加班的問題,我們已經開始著手建設逸仙二觀跟逸仙三觀。」張董回答。「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要把武當山規劃成一整個製符業園區,藉以達到規模經濟的效益。關於這一點,我們已經在跟大陸的山寨廠商洽談,武當山附近的道觀我們也已經打過招呼。至於文化保護方面的問題,由於武當園區的開發可以為漢江南岸提供數十萬的工作機會,所以有關當局也是樂觀其成。」

他停了一停,發現股東沒有進一步的提問,於是移往下一個議題。「股東提到公司推托財報之事,其實我們真的不是刻意推托。各位都知道前一陣子發生檢調搜查公司的事件。由於檢調方面對公司的財物狀況提出質疑,所以我們當然必須針對疑點提出解釋。虧空公司的事情即便只是傳言,對公司也會造成莫大的傷害,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所以才需要一再精算財務報表,直到確定沒有問題才能公佈。請股東稍安勿躁,我們一定會儘快提出財報。」

「儘快到底是多快?」

「非常快。」

張董趁著台下還沒開始進一步逼問日期之前,搶先開啓另一話題。「至於檢調調查公司哪一方面的問題,那真是現代社會對於傳統道教的誤解了。基本上新聞一開始的報導說得是事實,整個事件最初就是因為有民眾檢舉我們第四台廣告誇大不實,說明確一點,就是堅挺符的廣告。不知道各位股東有沒有用過堅挺符?我相信實際用過的客戶肯定知道我們的廣告有沒有誇大……」

台下突然有人插話:「聽說張董是出家道士,為了推廣傳統修煉道術這才成立逸仙直銷。請問張董本人有實際使用過堅挺符嗎?」

張董眉頭一皺,隨即又換上一付笑臉。「不瞞各位,我本人確實喝過堅挺符,雖然喝了以後並沒有實際去嘗試……堅挺符所產生的效果對於……房事那方面是否能夠提供幫助。不過一柱擎天這種形容,我絕對是可以拍胸脯保證的。」

台下傳來一陣心照不宣的笑聲。

「但是大家也知道現代社會的消費者有多麼難以取悅,基本上沒有任何產品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問題是我們的產品比較敏感,也比較能夠吸引媒體注意,於是大家就開始大幅報導。一旦引起社會大眾注意之後,就牽扯出了三身符中的隱身符究竟有沒有危及公眾隱私,需不需要負起社會責任的問題。一個半月前我們的顧客利用隱身符犯案之事更是將這個議題推往高峰。檢調單位著手調查之後,發現我們的產品不但效果神奇,其中還有不少遊走道德邊緣。儘管他們搜查公司對外宣稱是要了解公司財務狀況,但其實在我看來,他們只是想要找出我們產品的製造漏洞,進而宣稱我們是詐騙集團而已。各位可以想像,我們公司已經成為社會焦點,辦成這個案子可以讓多少人升官發財。」

「所以公司沒有掏空公款的問題?」股東問。

「絕對沒有!」張董斬釘截鐵地說。

「那公司的產品有沒有道德問題呢?」後方冒出一個身穿牛仔褲跟T恤,一看就像是抗議團體的熱血青年。「賣這些產品,良心不會不安嗎?」

這顯然不是正常股東想要關心的話題,於是群眾之中已經開始有人叫那個傢伙閉嘴。張董請大家安靜,接著正色對剛剛發言之人說道:「跟股東報告一下。公司的宗旨是要推廣修煉,提升心靈。雖然難保不會有心術不正的消費者拿去作惡,但基本上,我們的產品都是沒有問題的。符咒只是一種工具,為善作惡,那是使用者的道德問題。前一陣子,警方利用隱身符混入毒窟,打擊犯罪;高速公路車禍,駕駛及時啓動護身符逃過一劫;母親跳樓輕生,十歲孩童使用定身符英勇救母;這種正面新聞就只能佔到這麼一小點版面,難道股東們認為社會整體對於我們的批判是公平的嗎?」

我跟大家一起將目光轉向剛剛那名正義股東身上。該股東又義正嚴辭地說了幾句道不道德的話,不過我沒專心在聽。因為我發現在他身邊站了一名神情特異的男子。該男子失神落魄,印堂發黑,顯然是走足了霉運,但是偏偏看向張董時的目光充滿怨毒,似乎想要有所作為。我心念一動,開始朝向對方擠去。

「至於三身符二代電檢的問題,其實也是檢調搜查公司所衍生出來的誤會。我們已經備齊文件送驗,相信下禮拜前就能解決。」張董決定不再理會正義股東,逕自開啓下一個話題。「而說起蘋果要告逸仙直銷,那已經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媒體報導了。各位試想,我們只是預計明年第二季要在美國推出三身符二代而已,截至目前為止,三身符還是屬於台灣本土的產品,美商蘋果有什麼理由要告我們?又不是說三身符可以拿來聽MP3?是不是?雖然我們已經在三代產品裡面規劃了這個功能,但至少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我們還不需要擔心蘋果。」

「至於最後這位太太的問題嘛……」張董語重心長。「融資炒股……真的不是家庭主婦該做的事呀。」

「我操你媽!」一名男性股東大聲吼道。「你讓老子傾家蕩產,老子今天要你陪葬!」男子吼完之後,伸手到腰間拔出一把手槍。「去死吧!」

我揮出右拳,擊中對方手槍。就聽見槍聲一響,天花板上隨即飄落塵土。股東群中一陣發喊,所有人開始奪門而出。我扭住對方手腕,朝向側面硬掰,手槍脫手而出。對方神色兇狠,不顧一切朝我撲來,我架開他的雙手,一腳踢歪他的小腿,令他摔落在一堆椅子之間。這時三名保全人員衝了上來,踢開手槍,將肇事者壓在地上。我轉頭看向講台,發現上面的一排公司高層已經不知去向。我又轉向講台旁的出口,只見張董在一堆員工的護衛之下又把腦袋兩扇木門中間探了回來。

「多謝這位先生出手相助。」張董笑容滿面地對我說道。

「應該的。」我說。

「這麼英勇助人的人,在現在台灣社會上並不多見呀。」張董不顧保安人員勸導,擠回會場。「而且還是個外國人。」

我點頭示意。看著保安人員將肇事者自後方出口架出會場。

張董來到我的面前,對我伸出一手。「不知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

我接過他的手掌,熱情一握。「錢曉書。」

張董微微一愣,隨即眉開眼笑,跟我勾肩搭背。「原來是錢老闆。好久了不見啊。跟我上去聊聊吧?」

***

由於發生槍擊事件,股東大會提早散會,擇日再開。警方迅速抵達現場,跟相關人員逐一約談(包括我在內),足足鬧了一個下午,我才終於有機會跟張董獨處。傍晚時分,張董忙了一天,精疲力竭,提議要去飯店皇家俱樂部洗三溫暖。我說有事要跟他私下談,於是他跟飯店打聲招呼,關閉三溫暖部,就讓我們兩個人在裡面盡情洗澡。我們更衣完畢,正要下水,門外竟然還推了輛餐車進來。美酒美食,擺在熱呼呼的澡池旁邊,供我們兩人舒服享用。

我等張董小酌一杯清茶,神情愉悅地躺入澡盆之後,這才說道:「張董這兩年過得不錯。」

「嗯。」張董笑了一笑,不過看不出來是微笑還是苦笑。我覺得似乎苦笑的成份居多。「錢老闆,原來你是洋鬼……是外國人呀?真想不到啊?」

「我是美國人。在紐約經營一家小酒館。」我說。「如果你需要渡假的話,來紐約我可以帶你走走。」

「渡假啊?」張董輕嘆一聲。「要是沒被限制出境的話,我還真想去渡個假呢。」

我揚眉。「公司的問題很大?」

張董放聲苦笑,片刻後說道:「很大啊。早知道我不上市了。」他打開餐盤,拿起一根紅蘿蔔,往嘴裡就塞。咀嚼片刻,吞下肚去,說道:「說什麼推廣修煉,結果公司上市之後,我每天都忙翻了,哪有什麼時間在去談論理想,舒展抱負?」

「原諒我說話直一點。」我說。「從前的你,市儈的很可愛;但是今天的你,純粹只是市儈而已。你是否已經忘記了初衷?現在的你,到底是推廣符咒,還是在單純在賣符咒?」

張董閉上雙眼,休息片刻,長嘆一聲。「我每天睡覺之前都會這樣問我自己。我告訴我,要把符咒賣得多,賣得遠,才能夠讓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修道的好處。但是修道的好處難道是為了要隱身偷窺嗎?為了要一柱擎天乒乓叫嗎?公司上市沒多久,我就開始發現,這是一個速食的年代。現代人只想要享受符咒的效果,沒有人想要知道如何製造符咒,也不想要知道修道有成之後可以把自己提升到什麼樣的境界。世界追求的,跟我理想中差太遠了。」

我搖頭。「當初你成立逸仙直銷的時候,就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你依然義無返顧的去做。因為你相信只要有心,一個人的力量是可以改變世界的。難道如今你要因為世界令你失望,就反過來讓世界來改變你嗎?」

他看著我。「我必須為股東負責。」

我看著他。「你到底在說什麼,自己聽到了沒有?」我揮手比向空蕩蕩的三溫暖室,比向豐盛的素齋餐車。「看看你的生活,如此派頭,如此物質。還記得當年我們在逸仙直銷小小的辦公室裡喝的那一杯清茶嗎?你的拂塵呢,天師?如果你不介意我叫你天師的話。」

他神情茫然,飄向遠方,彷彿在回憶遙遠的當年一樣。

「你……是怎麼了?」我問。

他緩緩搖頭。「吳子明事件過後,我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世界不真實,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覺得一切都不像以往那麼明確,那麼重要。我做什麼事情都……多了一份無所謂的感覺。好像我並不是那麼在乎我成不成功……並不是那麼在乎我是否嚴守操守。遇到挫折,我不再像往常那麼堅持,因為我不再肯定堅持的意義何在。我是說……我不會像吳子明那樣,不擇手段地追求一種超越我們本份的東西。但是在知道世界的真相之後,我確實遭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我凝視著他,皺起眉頭。「你還不知道,是吧?」

他轉頭看我。「知道什麼?」

「你很久沒跟陳天雲聯絡了?」我問。

「自從你離開後,陳天雲對我來說就不再是一個真實的人。」他說。「我幾乎已經跟整個天地戰警斷絕往來。」

我沈吟半响,緩緩搖頭。「天師,失去信心跟徹底沈淪是有差別的。在我告訴你我的來意之前,我必須要確定一件事情。」

「什麼事?」

「你到底有沒有掏空公司?」

他瞪大眼睛,責備式地瞪視著我。但是我沒有展現絲毫退縮,我必須弄清楚這件事情。

「沒有。」他說。

我繼續凝視他。

他壓低目光,神色愧疚。「我有想過。但是我沒有動手。」

「為什麼沒有動手?」

他想了很久,說道。「不知道。或許我一直在等待……有一天,有個人可以出面把我打醒。」

「好……」我點頭說道。「好。不愧是道德天師。」

「什麼不愧?我愧不敢當。」張董說。

「你守住了最後的底線。」我說。「我不能期待更多。」

張董揚眉,神色懷疑。「你又知道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你已經不在筆世界裡了。」我說。「這裡是真實世界。深受女神渾沌力量影響的真實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大同真君偏袒護短,道德天師道德淪喪,因為你們都無法抗拒同樣來自筆世界的渾沌力量……」

我將近期的最新發展通通說給他聽,只聽得他目瞪口呆,下巴差點都掉到地上。待我講到陳天雲遠走紐約,奪走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之時,張董氣得當場站起,怒道:「這小畜生!膽大妄為。我一定要把他抓起來清理門戶!」

「張董不要動怒。」我勸道。「其實大同真君說得沒錯。陳天雲目前的作為尚未脫離天地戰警的處世原則。他只是在誅殺魔頭,收藏法寶而已。問題在於他拿了這些東西,是否別有企圖。」

張董摸摸額頭,搖頭問道:「你想要知道新氣象計畫的細節?」

「你不是說你跟天地戰警幾乎斷絕往來了嗎?」我問。

「這麼神祕又詭異的計畫多少還是會引起我的注意。」張董說。

「我要知道這個計畫有多少人員參與?他們的行動基地何在?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被藏在什麼地方?以及最重要的,這個計畫跟女神究竟有什麼關係。」

「我可以幫你查。」張董點頭說。「但是一定會打草驚蛇。如果想要不動聲色的話,你知道該去找誰。」

是呀,雙燕。我搖頭:「不用了。我想要引起陳天雲的注意。」

「好。」他說。「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查到之後,立刻跟你連絡。」

我爬出浴池,走向更衣間。

「對了,錢老闆。」張董突然叫住我。「離開之前,你可以跟我秘書拿幾張堅挺符回去試試……」

我張開嘴巴,考慮該練習許久沒用過的台灣三字經還是禮貌性的拒絕,不過在我說出任何回應之前,腦中突然閃過剛剛看到的第四台廣告。我閉上嘴巴,揚起一邊眉毛,嘴角微微上揚。堅挺符這種玩意兒……似乎也算十分有趣……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