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股東大會

天際標靶事件結束之後,我們隨即回到凱普雷特集結,進行進一步的情報收集,並且商討接下來的行動。根據資料顯示(以及衛星畫面證實),天地戰警的總部確實設在陽明山中山樓地底,雖然我一直認定這棟蓋在硫磺口的建築在現實之中根本蓋不出來,但是它畢竟還是進入現實了。關於天地戰警的詳盡資料,一切都跟我印象中沒有差別,主管至今依然是陳天雲。不過半年之前,他將大部份的職責交接給副主管曹萬里,自己帶領一批親信外出設立分部,開啓一個代號新氣象的計畫。新氣象計畫保密至極,就連天地戰警的主機裡也沒有分部地址的資料。我們調出計畫卷宗,主旨非常簡單,就是「為世界帶來新氣象。」

關於取得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等任務,天地戰警沒有紀錄,看來應該是屬於新氣象計畫的一部份。我要求愛蓮娜盡力追查新氣象計畫的一切,不過幾乎查不出任何頭緒,彷彿他們只是天地戰警伺服器中的一個預計計畫名稱,根本沒有真正執行過。然而我們很清楚這個計畫有在運作。儘管不清楚確實目的,但是任何手中握有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的組織都絕不能放任不管,除非握有這兩樣東西的人是我本人。這種矛盾的想法短暫令我不安,但是我沒有細想下去。我沒那麼多時間。

想要了解進一步的情況,我就必須跟天地戰警的人接頭。

我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雙燕,第一個否決的人也是她。否決她沒有任何實質的理由,完全是心理因素,而且是不適合在瑪莉面前提起的心理因素,所以我決定根本不要提起這個選擇。

第二個想找的人是道德天師。本來我以為逸仙直銷這個公司在現實之中沒有搞頭,其實不然。很顯然地,台灣社會還很能接受這種聽起來十分迷信的商品,特別是在這些商品透過電視購物、名人代言等手法建立口碑,並且在大陸設廠,全面量產之後更是熱賣。如今逸仙直銷已經擴大營業,變成上市公司,相傳最近正在計畫如何將主力產品「三身符」推上國際舞台。我們查到公司網站,試圖直接跟張經理聯絡,然後才發現當年的張經理如今職稱已經變成張董事長。張董是個大忙人,忙到連董事長特助都聯絡不到人的地步。很顯然地,他在躲電話。

於是就只剩下大同真君了。大同真君的電話當然不是那麼好查,不過我剛好知道最近上線的全球修煉網乃是出自他的手筆。愛蓮娜進入該網站大搜特搜,查出主機位置,進一步追蹤網管的網路位址,然後建立起交談連線。我花了很長的時間跟大同真君證明自己的身份,然後解釋當前情況,並且請求協助。大同真君沈吟半响,一口拒絕。

「但是真君,一旦女神進入現實,後果肯定不堪設想。」我皺眉說道。

「那是你的看法。」真君說。

「還有其他看法嗎?」我問。「我說得不夠清楚嗎?」

「當然還有其他看法。」大同真君理所當然地說。「比方說,陳天雲的看法。」

我揚眉:「他有跟你提過他的看法?」

「沒有。」大同真君停了一停。「他有提過新氣象計畫,不過沒有提供細節。」

「還記得吳子明的看法嗎?」我搖頭。「吳子明只是代罪羔羊,陳天雲才是我們當初該找的人。」

「沒這回事。」大同真君也搖頭。「吳子明不是陳天雲。你現在只知道陳天雲有跟女神接觸過,知道莎翁之筆的真相。但是那又怎樣呢?我、道德天師還有雙燕姑娘也都知道了,你有看到我們做出什麼不軌的舉動嗎?」

「但是陳天雲有。」我說。「他殺了基督大敵,奪走命運之矛。」

「我如果有機會,也會殺掉基督大敵,奪走命運之矛。」大同真君說。「斬妖除魔乃是我輩份所應為,命運之矛這種法器根本不該流落世間。他做這些事情,有什麼不對嗎?」

「但是基督大敵……」

「基督大敵是你們西方宗教裡的大魔頭。你與魔頭為伍,這樣做對嗎?」

我為之語塞。片刻過後,說道:「他有苦衷。」

「他是恐怖份子,一生殺人無數,他說他有苦衷,你就要幫助他。」大同真君凝視著我。「陳天雲是好人,一生收妖除魔,難道你認為他沒有苦衷嗎?難道他做了一件不合你心意的事情,你就要除掉他嗎?」

我沈默片刻。「我也想弄清楚他做這些事情的動機。我不會不分清紅皂白就跟他動手。人命關天,我絕不……」

「在你眼中,我們真的是人嗎?」

我錯愕。「當然……」

「當然?」大同真君語帶保留。「你沒有當我們是虛構人物嗎?你沒有當我們是潛在毒瘤嗎?當初你進入天地戰警就是為了除掉得知真相的人,不是嗎?如果你把他當人看的話,為什麼要除掉他?如果吳子明不是剛好變成大魔頭的話,你會不會一樣把他除了?」

我一時之間答不出話來。倒不是因為我對這個答案有所疑慮,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不會進一步觸怒大同真君。最後我搖頭:「真君,你這是在給我貼標籤呀。重點不在於我把不把你們當人看,重點在於你自己把不把自己當人看。你執著了。為什麼要強分你們跟我們呢?當初除吳子明,你也有份啊。你除他是為了他背叛天地戰警,陷害陳天雲,竊取唐僧之心,為什麼我除他就是為了掩蓋真相呢?今天我要找陳天雲,是因為他手中握有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不是因為他是不是人。你不應該拿這種原因來當作拒絕我的理由。」

他冷冷看我,沉默以對。

「真君……」我皺起眉頭,語氣遲疑。「你不應該拿這種原因來當做不信任我的理由。」

他輕嘆一聲,拿起桌上的泡麵,吃了一口。「坦白說吧,」他放下泡麵,開口說道:「當初如果竊取唐僧之心的是陳天雲,我絕對不會讓你動他。」

我愣了一愣。

「因為我信任陳天雲。因為他值得我毫無保留的信任。」大同真君繼續說道。「你想一想,要有多少情感,多少過去,才能培養出如此堅定的信任?我信任你,傑克,但是我更信任他。我相信他奪取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一定有他的理由。就算他拿著那兩樣東西去釋放女神,我也相信他一定有他的理由。簡直的說吧,如果他所做的一切最終導致了世界毀滅,我也相信他一定是經過審慎判斷之後所做出的最好決定。我就是這麼信任他。」

我想了一想,緩緩說道:「你把他當作兒子看待。」

他點頭:「人生在世,總要有些值得珍惜與堅持的事物。」

「我懂。」我也點頭:「但是真君道號大同,道走中庸,原不應該出現如此偏袒的想法。」

「那麼或許我該改個道號了。」他說。「我不會幫你,不過也不會阻止你。在你採取任何行動之前,我希望你能弄清楚他的動機。天雲是個好孩子,不會誤入歧途的。」

問題在於,所有父母都不認為自己的孩子會誤入歧途。

待在紐約,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想要進一步的結果,只能前進台灣。保羅有認識的反恐局退休探員待在台灣,可以幫助我們張羅相關事宜。我問他退休到台灣去幹什麼,他說在美語補習班當英文老師。保羅宣稱只要是以英文為母語的白種人都可以去台灣當英文老師,就算你高中沒有畢業也沒有關係。我為這個國家的小孩子英文能力感到憂心,也為他們父母的荷包感到不捨。

我本來煩惱要把草雉計畫那麼沈重的機器運入台灣會是一個問題,沒想到保羅連這個問題都有解決之道。看不出來,他眾多化名的名下竟然有多達八家人頭公司,貨運通路遍達世界各地。於是草雉計畫機器人以及各式各樣訂作裝備就輕而易舉地以醫療器材的名目空運進入台灣,而其他相關人員就用貨運公司員工的身份隨機一同抵台。

所謂相關人員,其實也就是保羅跟瑪莉兩個人而已。我希望瑪莉留在紐約,但是她執意要跟來幫忙。我並不特別擔心她的安全,不過我很擔心她在這件事情之中所扮演的角色。我這輩子花了很多時間在小說世界中打轉,特別熟悉類型小說之中的情節發展。像瑪莉這種打開世界大門的關鍵人物,通常到最後也很可能會是關閉世界大門的關鍵人物。而且為了增加劇情張力,這種人都有很大的機會在結尾的時候上演不必要的犧牲劇情。我不希望瑪莉犧牲。我不希望任何人犧牲。當然,我也不希望讓瑪莉遇上雙燕。

但是說到底,她想跟,我有什麼辦法?

至於愛蓮娜,她暫時還留在凱普雷特樓上。保羅會在台灣的行動基地架設相關硬體,不過並不是一定要她搬過來。事實上,她的工作在哪裡做都是一樣的。多一個巢穴只是為了預防我們都不在家的情況下凱普雷特遭到不名人士破壞。天知道我們樹立了多少敵人。愛蓮娜的好處在於,她隨時可以離開我的辦公室,並且在轉眼之間來到保羅在台灣為她準備的硬體之中,甚至是正式進駐草雉計畫的軀體裡面—如果她跟保羅能夠及時製造出他們所謂的「人工智慧原形處理晶片」的話。這種技術上的問題已經超越了我能理解的範圍,還是交給他們兩個技術人員去研究就好了。

電話響了。我掛上耳機,按下通話鈕。

「傑克?」保羅的聲音。「你到哪裡了?」

「剛轉上一號高速公路。」

「那還來得及。我幫你重設GPS。」

「你可以遠端重設我的GPS?」

「厲害吧?我還可以遠端幫你開車呢。只是我想不出這麼做的理由。」

我的GPS裡傳來「路徑重新規劃」的語音。

「要去哪裡?」我問。

「桃園尊爵大飯店。」保羅回答。「國際廳。現在逸仙直銷在那邊開股東大會。張董肯定會在現場。」

「入場需要什麼嗎?」我問。

「我用錢曉書的名義幫你開了個股票帳戶,買了幾張他們的股票。你到那邊簽名就好了。」

「外國人這麼好開戶?」

「喔,我已經幫你弄好身分證。你擁有台灣國籍已經三年半了。」

「你真是戶政單位的惡夢。」

「舉手之勞罷了。」

我依據GPS的指示,十幾分鐘後來到尊爵大飯店停車場。我下車,打開後車廂,取出保羅幫我準備好的外勤行動袋,把該裝的東西裝一裝,開啓任務頻道,然後上樓來到旅館大廳。弄清楚國際廳的位置之後,我朝向二樓逸仙直銷股東大會會場走去。會場門口有三四個工作人員,看起來並不像是修道中人。我在簽名簿上簽名,隨即朝向廳門走去。會議廳門旁的牆上架有一台液晶電視,電視中正在播放一段逸仙直銷的第四台廣告。

一個身穿薄紗,濃妝艷抹的女子走出臥房,按摩癱在沙發上的大哥肩膀,嗲聲嗲氣地說道:「老公,先來喝碗堅挺符,我去幫你放燒水。」接著畫面模糊,閃出一張符咒,一個雄壯威武的男性旁白大聲說道:「逸仙牌堅挺符,讓你一柱擎天乒乓叫!」底下還打小字,寫著:「加入逸仙直銷團隊,人生將會七彩繽紛!」

門口還貼了一張海報,上面有一台外觀很像ipod的機器,掛在一雙豪乳之前。下方六個燙金大字,寫道:「有三符,好舒服!」

我目瞪口呆,推開廳門,進入股東大會會場。

儘管逸仙直銷生意蒸蒸日上,依然只是一個剛上市不久的公司,股東大會場地不大,到場的股東看來也不到百名。前方講台一字排開,坐著幾名公司主管面對股東。台下的股東情緒似乎都很亢奮,不過坐在最前面兩排的人有的在看書,有的在玩手機,一看就知道是公司自己人,安排在那裡不讓真正股東坐得離董事長太近的。此刻股東席中有不少人已經站起,同時有好幾個人開口講話,情況有點混亂。看來這場股東大會開得並不順利。

坐在台上正中央的就是道號道德天師的張董了。張董油光滿面,腦滿腸肥,身上的西裝光鮮亮麗,就是肚子突出了點,看起來非常符合張董的身分。只不過他臉上慣有的笑容似乎比印象中僵硬一點,開朗的眉頭也微微皺起,髮線似乎比之前後退,彷彿距離上次見面已然老了好幾歲一樣。我很想揮手跟他招呼,但是他肯定不會去理一個陌生外國人。我沿著座位區外圍,來到股東人群後方,打算先看看再說。

「我認為你們應該要跟股東交代清楚!」一名中年男子說道。「到底你們花了多少資金去做轉投資?投資到什麼地方去了?」

「沒錯!你們帳面上雖然有賺,但是資金流向不清不楚,我們不能接受。」

「財報早就該公佈了,你們這樣一直推托,誰相信沒有掏空公司?」

「檢調到底在調查公司什麼方面的問題,是不是可以請董事長講清楚,說明白?」

「三身符二代已經上市一個多月了,到現在又說電檢沒過是怎麼回事?」

「三身符長得這麼像ipod,傳言蘋果要告公司侵權,我們到底有沒有實力應對?」

「你們說要去大陸設廠,結果跑到武當山上建道觀是什麼意思?你們到底是直銷公司,還是宗教神棍呀?」

「當初講得天花亂墜,弄得我背著老公融資炒股,現在市值貶成這樣,你要我怎麼回家交代呀?」

我聽得下巴都掉了下來。根據資料,我原本以為張董事業有成,終於一了推廣修煉道術的心願,想不到公司上市之後竟然搞到如此灰頭土臉。此刻台下越講越是大聲,股東群起憤慨,一付想要衝上講台泄恨的模樣。坐在前兩排的員工一看情況不對,紛紛放下手中書本或玩具,旁邊以及門外的工作人員也開始朝向講台方向集結。正當情況即將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張董終於開口說話了。

「各位股東請稍安勿躁。」張董說。「你們的問題我都已經紀錄下來了,現在就請聽我為大家一一報告。」

張董的音量並沒有特別大聲,但是其中隱隱帶有一股難以忽視的威嚴,鼓譟的群眾當場安靜下來。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