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草薙專案

中午時分,我跟阿布來到天際標靶公司園區東北角的側門之外。天際標靶公司整體規劃類似部隊營區,四面都以圍牆圍起,類似這樣的小側門有好幾個。營區外圍派有巡邏哨,但是沒有固定哨,我們躲在路旁計算時間,確定下一班巡邏哨要在四分鐘後才會過來後,我們離開樹叢,來到門前。

「指紋、聲紋辨識,還有警報器。」我看了看門旁的裝置。「愛蓮娜?」

「調閱人事資料,製作聲音檔案跟電子指紋,等我一下。」

阿布不耐煩。「交給我來。」

「你要怎麼……?」

我話沒問完,就看他朝向旁邊跨出一步,身體突然模糊不清,再跨一步之後,整個人就從我眼前憑空消失。數秒過後,我聽見門後傳來聲響,阿布從圍牆裡面幫我把門打開。

我步入園區,確定附近沒人,然後揚眉看向阿布。

「這叫踏入世界的側面。」他說。

「真方便。」我說。「穿牆都可以,幹嘛不直接踏到馬丁.道格辦公室去?」

他搖頭。「因為一次只能踏幾步而已。」

這時豔陽高照,我們跟武器研發大樓之間只有草皮跟車道,沒有其他可供藏身的東西。在這種光線之下,遮遮掩掩只會讓我們看起來鬼鬼祟祟而已。我們對看一眼,決定大搖大擺地走過去。園區之中除了警衛人員之外,還有一些便裝工作人員四下行走。只要我們不接近警衛跟攝影機,一時之間應該不會被認出來,只不過再怎麼說也不適合在開闊區域閒待太久。

愛蓮娜規劃的潛入行動是針對晚上設計的。如果是晚上的話,我們可以趁著夜色攀牆而上,解除通風口處的警報,爬進去,然後沿著通風管,穿越毒氣處理室,爬到生化戰爭實驗室的密閉艙中,解除氣密艙門,最後正式潛入。這個氣密艙一般只有在人員穿著第四級生化防護衣的時候才會進入,而我們是只有配備防毒面具,或根據保羅的說法,頂級防毒面具。說實在話,我很慶幸我們因為現在是白天的關係所以不能採取這個方案。

我們必須隨機應變。

我跟阿布沿著研發大樓外圍走了一圈,驗證愛蓮娜的情資。大樓大廳入口朝南,安全櫃台後方坐有兩名警衛,其後的警衛室中還有一隊武裝部隊待命。這些人未必認得我,但是肯定認得基督大敵。東西北三面各有側門,配備聲紋指紋等安全程序,外加兩個警衛把守。阿布要從側面踏進去當然沒問題,但是要開門就得跟人動手。其他的潛入點都要攀牆,光天化日之下肯定會被人看見。簡單來講,我們不可能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之下潛入研發大樓。

大門斜對面的停車場旁有幾個男人站在那邊抽煙。我跟阿布晃到他們附近,假裝點煙,低聲商議。

「沒有機會潛入。」我說。「愛蓮娜?」

「同意。」愛蓮娜說。

「那就只好硬來了。」阿布說。

我點頭。「我們必須集中火力,進攻總部大樓。科技大樓的事情再說。愛蓮娜,妳的禮物,我再想辦法弄給妳……」

「不。」阿布反對。「你按照原定計畫,奪取草薙專案。我會幫你進入研發大樓。」

「你想分頭行事?」我問。

「對。」他說。「你在研發大樓製造騷動,我趁亂入侵總部大樓。順利的話,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攻下安全中心,為你製造脫身的機會。到時候我們再想辦法會合,一起去找阿拉斯特。」

「真是一個極端危險又超級可能出錯的計畫。」我說。「但是我喜歡。保持通訊暢通,掌握彼此狀況。我可不想在這種地方失去的你的行蹤。」

「怕我在背後捅你一刀?」他問。

「一點也沒錯。」我答。

「放心,取得命運之矛之前,我絕不會捅你。」

「你這麼說真是令我安心。」

我們熄滅煙蒂,丟到垃圾桶裡,然後朝向東面側門前進。我們大搖大擺來到側門的玻璃門口。阿布踏入世界側面,我則向門內的警衛打聲招呼。一名警衛走向門口,另外一名警衛則開始操作電腦,顯然在試圖辨識我的容貌。基督大敵憑空出現在他們後方,舉起手槍擊斃兩人。

他按下門鈕,放我進來。我看著地上的屍體跟血跡,臉色一沈,正想開口說話,他已經跟我擦肩而過,走出門外,邊走邊說:「怎樣?我就是喜歡在不必要的情況之下殺人。」

現場光線一暗,亮起紅燈,警報器隨即響起,玻璃門外降下大型鋼板,出口遭到封鎖。我自一具屍體身上取下通訊設備,掛在腰間,連接上的我行動助理,將對方的通訊直接上傳給愛蓮娜。接著我拔出手槍,步入走廊。

「愛蓮娜,我不能待在走廊上。引導我。」我說。

「武裝警衛自前方走廊逼近。三人。五秒鐘。」

我衝到右手邊一扇門前,鎖著。我後退兩步,猛力撞門,沒開。我加強衝勢,再撞一下,當場把門撞離門框,整個人撲入房間之中。槍聲響起,子彈四濺,門框在我身後爆出一堆木屑。我向旁一翻,隨即站起,一手提起被我撞倒的木門,衝回門邊,將木門使勁扔出門外。木門還沒落地已經被打成蜂窩。我趁亂矮身探出門外,一槍一個,擊斃三名警衛。

「愛蓮娜,怎麼走。」我一邊說,一邊拔下一名守衛身上的通行證。

「繼續前進。」我立刻依照指示前進。「右轉,直走,左邊第三道門。」

我刷下通行證,門應聲而開。我閃身而入,關上房門。裡面是一間狹小的儲物空間,裝有打掃用具跟清潔用品。我打量片刻,沒看到什麼特別的地方,問道:「不會要叫我爬通風管吧?這間沒有喔。」

「安靜,等人過去。」

我貼在門旁,靜靜等待。雜亂的腳步聲橫越門外,漸行漸遠。數秒過後,愛蓮娜說:「好了,出來。」

我打開房門,繼續依照愛蓮娜的指示行動。

「樓梯間在下一個轉角過去。門口有兩名警衛把守。」

我貼在轉角之旁,拉開槍身側面的液晶螢幕,微微將槍口伸出牆角。樓梯間在走廊對面,兩名警衛分立門口兩側,手持自動武器,神情警覺。我闔上小螢幕,大步走出去,在他們還沒認出我是入侵者前舉槍射擊。我推開鐵門,上下看看,觸目所及無人把守。我將兩名守衛拖入樓梯間,然後關上鐵門。

「防守沒有我想像中嚴密。」我說。「樓梯間裡居然無人看守。」

「阿拉斯特沒想到我們會把研發大樓當成目標。他將主要武力都派去增援總部大樓。」

我問:「阿布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嗎?」

「開始了。研發大樓的騷動引開了部份人力,但是對方的火力依然強大。目前他被壓制在一樓側翼,不過看起來問題不大。」

「保羅負責跟他連絡?」

「是。」

我抬頭看看,通道暢通。「我往六樓前進。」

我一層一層往上爬。二樓、三樓、四樓,即將抵達五樓門口的時候,愛蓮娜突然說道:「有人……」接著我看見鐵門門把轉動,立刻大步衝上,對準鐵門狠狠撞下。我後退一步,正要拉開鐵門出去解決門外守衛之時,鐵門突然被人向內撞開,力道之強,我整個人離地而起,撞在台階之上,痛得我脊椎都快閃了一樣。一名男子步入樓梯間,身上並非警衛打扮。他神情冷漠地瞪視著我,我則舉槍對他胸口開了三槍。彈孔冒煙,但是他屹立不搖,嘴角拉開一襲冷笑。我深吸一口氣,將槍塞回行動袋,一手撐地爬起。男人吹開飄到眼前的硝煙,抓住我的衣領,將我貼牆舉起。

「你不是基督大敵。」男人說道。

「原來這裡的惡魔不只阿拉斯特一個?」我說。

「當然。」男人冷笑。「這裡可是我們征服世界的總部。」

「吃屎去吧。」我說著拔出腳踝匕首,一刀劃破對方喉嚨。男人放開我的衣領,難以置信地雙手抓搔喉嚨,但是一股黑氣不斷自傷口外洩,說什麼也堵不起來。數秒之後,黑氣完全離體,男人癱倒在地。

我將克拉瑪之刃舉到眼前,點頭讚道:「好刀。」然後插回腳踝槍套,起身繼續上樓。來到六樓,我拉開鐵門,伸手抓住左邊警衛槍帶,朝向右方一扯。兩名警衛當場在我身前撞成一團。我出腳踢倒左方警衛,奪下他的步槍,架開右邊警衛的槍管,順勢以手肘撞擊對方腦側,將其擊昏。倒地的警衛伸手去拔手槍,我手中槍托狠狠捶下,跟著在他腰側補上一腳。他悶哼一聲,滑過地板,腦袋在對面牆上撞了一下,當場不醒人事。

我拋下步槍,自袋中取出自己佩槍,朝向走廊轉角前進。

「攝影機。稍等……稍等……」我貼牆而立,聽取愛蓮娜指示。「現在。」

我轉出轉角,眼看天花板上攝影機朝向另外一邊轉去。我閃到攝影機下方,等它再度轉回,然後迅速奔向走廊另外一邊。

「大樓警衛不清楚你的目標,只能集中人力一層一層往上搜,目前搜到三樓,你暫時不會遭受打擾。」

我繼續依照她的指引,抵達研發三科的實驗室。實驗室外有一套標準的安全程序。我拿出剛剛警衛的通行證,對耳機報上姓名,愛蓮娜隨即幫我調出天際標靶的人事資料,製作聲音檔案跟電子指紋,上傳到我的行動助理上。一切搞定之後,我推開實驗室大門,走了進去。

此刻上班時間,我深怕會碰到人來人往的研發人員。不過顯然因為有人入侵的關係,研發人員已經撤出實驗室。這是一間大型實驗室,空間十分寬敞。大部份的空間都擺有一排一排的工作台,每張工作台上有擺放雜七雜八的機械義肢。靠牆有一排工作台上都是電腦設備,第一張上掛有一個牌子,寫著人工智慧部。我朝向另外一頭走去,開始看到幾具組裝比較齊全的機器人,不過大部份都是癱在台上,沒有以雙腳站立地面。我順手拿起桌上一臺遙控器,轉動其上旋鈕,旁邊一條機器手臂立刻反應,關節旋轉順暢無礙。我放下遙控器,四下找尋有沒有站在地上的機器人。我比較想要看的是機器人走路甚或跑步的模樣。個人始終認為藉由雙腳在各種移動姿勢下維持全身平衡乃是機器人硬體設計上的一大關鍵難題。

最後,我來到實驗室的後方,看見了它。一具人形機器,全身連接著十幾根粗細不同的管線,靜靜坐在一張架設各式儀器的鋼椅之上。該機器人按照人類比例設計,估計站起來身高約莫六呎,如今完全處於靜止狀態。我慢慢走到它的身邊,戰戰兢兢,隨時怕它暴起發難,雖然心知它是以遙控運作,本身並未內建人工智慧。它沒有覆蓋表皮,只是赤裸裸的鋼鐵,理應冰冷無情,但是在我眼中彷彿綻放著藝術的光彩。我神色讚嘆地打量著眼前的機器,毫不懷疑這是一具貨真價實的科幻機器人。草薙……聽起來像是日文,改天我該研究研究這個字跟機器人到底存在著什麼關係。

我轉頭向右,看見旁邊有間小辦公室,門上的牌子寫著「專案經理」。我打開房門,步入其中。檔案櫃、伺服器,要竊取完整的實驗資料,顯然該從這裡著手。

我取出行動助理,插上資料接頭,跟辦公桌上的電腦連接。螢幕亮起,顯示一個登入畫面。

「愛蓮娜,我需要破解電腦密碼。」我說。

「專案經理叫什麼名字?」她問。

我看看辦公桌上的名牌。「大衛.蔡。」

「登入名稱:素子。密碼:九課。」

我依言鍵入,進入系統畫面。「妳那裡有張表格可以查嗎?」

「你把我當作他們公司的資訊管理部就好了。」

「真方便。」我正要坐下來查詢檔案,卻發現螢幕上已經開始跳出各式各樣的程式跟檔案夾。「妳已經在遠端操作了?」

「沒錯,交給我來就好了。你去旁邊泡杯咖啡。」

我側頭看著螢幕。愛蓮娜在分離有用資訊,然後將一切打包上傳。「上傳的速度很快呀。」我說。

「我沒有透過他們公司的聯外網路。」愛蓮娜說。「我是利用你的行動助理直接連接衛星訊號。一來速度快,二來也不容易被他們發現。」

我點點頭。「我覺得保羅要失業了。」

保羅突然插話。「我聽到啦。」

「我就是說給你聽的呀。」

辦公室外突然傳來一陣機械裝置啓動的嗚鳴聲。我神色一凜,走向門邊,側面探頭出去,只見門外鋼椅上的儀器全部亮燈,機器人的雙眼綻放紅光。

「愛蓮娜,妳最好動作快一點。」我小聲說道。

「怎麼了?」

「我想我就要幫妳測試這具身體的行動能力了。」

機器人腦袋右轉,眼眶之中鏡頭轉動,瞳孔對焦,似乎對我直視而來。我有一股想要舉槍的衝動,但是轉念一想,這玩意要是打壞就不能送給愛蓮娜了。機器人關節轉動,肢體施力,連接管線紛紛脫落,緩緩自鋼椅上站起身來。

我退回辦公桌旁。「愛蓮娜,好了沒有?」

「再給我幾秒鐘。」

機器人朝向辦公室門口走來。它的體態搖擺,模擬女性行走的姿勢,但是每一腳踏在地上都給人一種十分沈重的感覺。

「好了。」愛蓮娜說。「開始分析。」

我拔下行動助理,向辦公室另外一邊的門走去。手才剛碰上門把,機器人已經開始衝刺,腳步之沈,速度之快,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我大吃一驚,放開門把,向旁滾開。機器人一把沒抓到我,衝勢不止,當場撞爛房門,連帶門框旁邊的牆壁都撞出一條大洞。我往反方向拔腿就跑,自它剛剛進入的門口竄出,閃入一張工作台後。我蹲伏在地,喘息兩聲,問道:「用躲的行嗎?」

「不建議。它配備紅外線掃瞄功能,而且遙控它的人多半可以存取大樓中的監視系統。」

我聽見腳步聲響,當即著地一撲。就聽見嘩啦一聲,旁邊的工作台爛成碎片。機器人站在我的面前,低頭凝視著我。

我對準對方右腳狠狠踢下。對方的平衡能力出奇的好,這樣踢竟然無法搖晃它分毫。不過既然它不搖晃,我就藉它的腳部施力,向後彈開,翻身而起,開始逃命。

機器人緊追而來,沿路撞倒桌椅跟零件,彷彿一切都跟紙紮的一樣。

「愛蓮娜?再不想點辦法,我要開槍打它了。」我邊跑邊說。

「草薙計畫採用他們自形研發的強化合金,你那把小槍打不穿的。」愛蓮娜說。「你必須找出遙控機器人的駕駛員才行。遙控訊號遭受干擾,無法分離確實位置,但是我肯定對方跟你們位於同一個樓層。」

我加緊衝勢,撞開實驗室大門,滾入門外的走廊。機器人隨後撲來。我連滾帶爬,蹲伏起身,接著繼續拼命逃跑。走廊兩旁都是大門緊閉的實驗室,少數房間有對外窗戶,但是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逃命都來不及了,我沒機會一間一間打開門找。妳必須想辦法幫我確認對方位置才行。」

我死命奔跑,身後沈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就在腳步聲接近到我準備要閃身躲避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嘩啦巨響。我繼續奔出數步,回頭偷看一眼,只見機器人無緣無故自己摔倒在地,此刻正自地上爬起。看來不管站立時的雙腳有多穩,奔跑超過一定速度之後它還是會有平衡方面的問題。我趁空擋開槍射擊旁邊一間實驗室的指紋跟讀卡裝置,然後破門而入。在裡面轉了一圈,應該沒人。機器人隨即衝入。我抬起桌上一臺液晶螢幕對它拋去。它揮手擋下螢幕,我趁機閃出門外,繼續在走廊上狂奔。

「看來它反應很不錯。如果交給妳來控制,應該可以痛踢惡魔屁股。」

「我也很想控制它,但是分析資料需要時間。」

「我遲早會被它追上的!」

「遲點會比早點好。」

「廢話!」

突然之間眼前一黑,大樓照明系統完全失效,閃紅光跟警報聲響也完全消失。我立刻閃身躲到走廊對面,機器人再度摔倒,發出一陣金屬撞擊的聲響。接著照明回歸,亮得我眼睛刺痛,不過警報聲跟閃紅燈並沒有一起回來。我注意到天花板監視器上的小燈通通熄滅。

「阿布控制安全系統了。」愛蓮娜說。「訊號干擾消失。確認訊號來源。西北角,二號通訊實驗室。」

我依據指引,奔向目標。片刻過後,二號通訊實驗室近在眼前。我舉槍瞄準,打壞門外的安全系統,一腳踹開大門,正要衝進去的時候,機器人已經撲到我的背上,將我壓倒在地。我使盡力氣揚起頭來,看見角落坐著一個帶著頭盔的男人。我手肘撐地,頂起機器人,卻被它一拳捶上肩窩,痛的我右手痲痹,當場五體投地。我伸出左手,自右手掌心接過手槍,對準帶頭盔的男人連開三槍。男人自座椅上摔倒在地。同時機器人高高舉起右拳。

我緊閉雙眼,咬緊牙關。幸好機器人這一拳始終沒有對我捶下。

我側臉趴在地上,長長吁了一大口氣。休息數秒之後,我翻身推開機器人,藉著左手的力量爬起身來。我整條右臂劇痛無比。我走到角落,脫下屍體的頭盔,一看面罩內部呈現各式數據以及即時回饋畫面,顯然是一台高科技的抬頭顯示器。我放下頭盔,回看屍體剛剛所坐的位子。複雜儀表、按鈕、拉桿無數,簡直就跟戰鬥機的機艙沒什麼兩樣。我正想坐進去研究研究,機器人突然起身,當場把我嚇得跳了起來。

「別慌。」愛蓮娜說。「是我。」

「差點被妳嚇死。」我撫摸胸口。「妳已經取得控制權了?」

「我只取得存取權限,阻擋其他人遙控控制它。」愛蓮娜說。「想要取得完全控,我必須繼續研究操縱訊號。」

「妳好好研究,千萬不要辜負我一片送禮的誠心。」我按摩右臂說道。

「你可以幫我把遙控器帶回來嗎?」

我看著面前的複雜儀表,搖頭道:「這不是遙控器,這是駕駛艙。妳還是自己想辦法吧。」我往椅子上一坐,捲起右手衣袖,自外勤袋中取出急救包,拿起一條酸痛藥膏塗抹手臂。「大樓安全人員呢?」

「安全中心淪陷之後,他們全都撤離研發大樓,跑去總部大樓支援了。」

「阿布的情況如何?」

「他執行緊急封鎖命令。封閉了總部大樓五樓以下的主要通道。阻擋增援部隊進入。」

我收起藥膏,感受整條手臂清涼徹骨的快感。「親愛的愛蓮娜,請告訴我妳有辦法讓我突破封鎖,過去跟他會合。」

「喔,我有的。」愛蓮娜說。「你走出大門,就會看見位於走廊對面的五號實驗室。該實驗室專門研發個人飛行裝置,目前正在開發一款名叫『火箭人計畫』的可攜式涵道包。」

「我說真的,」我捲回衣袖,站起身來。「我開始愛上這家公司了。」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