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搭乘計程車回到凱普雷特。天亮了,夜店已經打烊,我們繞到側巷,從餐廳後門進去。廚房員工還在清理餐盤。我跟他們打了聲招呼,進入夜店正廳。兩名外場服務生忙著整理桌椅,女酒保則在吧台之中清洗杯具。酒客都已經散光,只剩下角落一桌坐得有人。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保羅跟瑪莉。

我跟阿布迎了上去。「保羅,你不是說要安頓瑪莉嗎?」

保羅說:「她不讓我安頓。」

我一看兩人臉上都有淚痕,心想不方便打斷他們父女團員,於是跟瑪莉點一點頭就要上樓。不過瑪莉卻叫住了我。

「傑克。」

我回頭。「瑪莉。」

我們兩兩相望,心裡各自有許多話想跟對方述說,但是一時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最後她開口道:「我不想躲藏。我想要幫忙。再說他……保羅在這裡對你的幫助會比較大。」

我點點頭。「那你們還需要……」

「不用了。」他們同時出聲,同時站起。保羅說:「有事忙會比較容易……」瑪莉接道:「……化解尷尬。」

我微笑,指向阿布:「這位是馬爾斯.阿布。恐怖份子兼基督大敵。」

瑪莉伸出手掌。「你好。」

阿布跟她握手,隨後瞪我一眼。「可以不要這樣介紹我嗎?」

我不理他。「你們見過愛蓮娜了?」

「還沒。」保羅說。

我轉身就走。「上樓吧。」

上樓穿越走廊座位區,側身擠過超大台發電機,跨越凌亂不堪的滿地線材,進入堆滿大型電腦設施的辦公室。立體投影器材運作,愛蓮娜突然現身,跟大家揮手招呼。

保羅滿臉贊歎。瑪莉神色驚訝。阿布則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

「我知道你擁有高科技支援,但是在酒吧裡面擺這種東西會不會太招搖了一點?」阿布問道。

瑪莉揮開臉上陰霾,迎上去跟愛蓮娜互訴別來之情。我們叫吧台送上幾杯飲料,然後搬了幾張椅子進入辦公室,一切落定,大家舒服之後,這才開始談論正事。

愛蓮娜在牆上一面顯示器上叫出天際標靶公司的平面圖。「天際標靶公司總部設在紐約市區北方,延87號州際公路北行,過普拉茲堡後左轉,直走十分鐘就可以看見佔地一千英畝的天際標靶總部園區。該園區防守嚴密,平時建置內有一百二十名安全人員在周邊值勤。營區內傭兵宿舍足可容納七百五十人,正常情況下只有輪調受訓人員留守,不過此刻已經招回了將近五百名傭兵。營區分為四大部份:人員住宿區,訓練場地區,武器研發區,武器測試區,另外加上位於營區中央的總部大樓。」

「讓我猜,」我說。「目標是總部大樓,而且要一層一層打上去?」

「現在不流行一層一層打上去了吧?」保羅說。

我靈光一現。「可以採用飛彈攻擊嗎?」

阿布立刻轉頭:「你可以動用飛彈?」

我說:「打幾個電話或許可以,不然交給愛蓮娜去駭駭看也行。」

「我不贊成。」保羅搖頭。「被附身的是天際標靶的執行長馬丁.道格,該公司其他人員只是奉命辦事,我們不能採取毀滅性的攻擊。」

「果然是聖人想法。」阿布諷刺道。

保羅正要回嘴,愛蓮娜已經開口:「不能採取飛彈攻擊。該公司擁有自己的地對空武器反制系統,而且是自架雷達的封閉系統,無法遠端控制。當然,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我可以進入軍方飛彈基地修改飛彈迴避軟體,進而提升反反制的能力……」

「夠了,夠了。保羅說得對,當我沒問過。」我說。「可以偽造身份入侵嗎?國防部專員什麼的?」

「他們擁有最頂尖的臉部辨識系統。除非進行整形外科手術,不然你跟阿布怎麼化妝都會被辨識出來。這裡只有瑪莉還沒有被收入該公司的警戒人員資料庫,但是瑪莉不是外勤人員。」

我跟保羅立刻說道:「她不是!」

瑪莉看著我們,聳肩道:「我也沒說我要去,緊張什麼?」

我鬆了口氣。幸虧瑪莉不是小說裡面那種固執壞事的笨女人。「有擬定入侵路線了嗎?」

「人員住宿區白天還是有不少人待在裡面。雖然沒有武裝警戒,但是容易被人發現。受訓區整天都有實彈演練,跟武器測試區一樣絕對不是安全的選擇。至於武器研發區則有重兵駐守,保全設備嚴密,巡邏人員絡繹不絕,是所有區域之中最難潛入的一棟建築。」

「難潛我們不會繞嗎?」我語氣無奈。「請問特別提出這一點是為什麼?」

「因為我要你們潛入研發大樓。」愛蓮娜道。

「沒有問題。為了妳,我什麼都肯幹。」我語氣諷刺。「但是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原因呀?」

「位於研發大樓六樓的研發三科負責一項代號『草薙』的研發專案。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取回這項專案的所有資料,最好還把成果給一併帶回,雖然這樣做可能有點麻煩。」

「好像我們的麻煩還不夠似的。」我說。「草薙專案是在研發什麼東西?」

「它是該公司強化肢體研發案的進化版,終極目標是要創造出適合戰鬥的自發性機器人。」

我揚眉。「目前成果如何?」

「他們的技術領先業界。你知道在你們星球上,只要跟戰爭有關的科技,都是最頂尖的科技?」

「什麼叫我們星球?」阿布問。不過沒人理他。

愛蓮娜繼續說道。「草薙專案的硬體部份已經達到堪用的地步。不過他們的軟體跟不上硬體研發的腳步,目前寫不出來強大的人工智慧,所以只能以遙控的方式控制機器人。傑克,這是你能送給一個女孩最好的禮物了。」

「我懂妳的意思。」我點頭。「但是我們不太可能搬一具機器人回來。」

「下載研究資料,然後讓機器人上線。」愛蓮娜說。「只要掌握足夠的技術規格,我就有辦法遠端遙控。」

愛蓮娜拉近研發大樓配置圖,跟我們簡報預定的入侵點跟安全措施,巡邏路線跟巡邏時程,然後切換到總部大樓。

「總部大樓。天際標靶的行政中心、安全中心、任務研擬中心、戰情中心。他們派遣在世界各地的傭兵行動都在這裡統籌運作,維安措施比研發大樓還要嚴密。」

「讓我猜,馬丁.道格的辦公室位於頂樓?」我問。

愛蓮娜轉頭看我。「請問你是否期望每一層樓的樓梯間都有魔王把關?」

「那是男人的浪漫呀。」我說。

愛蓮娜簡報總部大樓的內部配製。馬丁.道格的辦公室位於頂樓十樓,事實上,整個頂樓都是他的私人空間。想要入侵總部大樓,必須迅速搞定位於五樓的安全中心才行。我們研究了半天,終於決定入侵路線。

保羅提起他帶來的一個大手提袋,往我的辦公桌上一放。「我剛剛順道回家,帶來一些裝備道具。」他對我伸手,我取下一直揹在身上的行動袋丟給他。他將我的袋子放在他的袋子旁邊,拉開兩袋的拉鍊。「你原先所有裝備都有更新版本,功能更加強大。比方說PDA手機更輕更薄,記憶體更大,運算速度更快……」

「你每次幫我換手機,我都覺得你設計的手機不能商品化實在太可惜了。」我說。

「價格就不親民了。況且我是研發人員,不是行銷人員。」保羅說著舉起一把手槍。「槍枝的功能我也強化過了。」

「槍枝還有功能?」阿布問。

「有哇。什麼攝影鏡頭,多功能彈頭之類的……」

「彈頭怎麼多功能?」阿布不解。

「彈頭都是一樣的,」保羅解釋道。「重點在於槍膛上。子彈發射之前槍膛會因應你所選擇的模式改變彈頭的功效跟火藥填充量。設定在擊昏模式,彈頭會注入麻藥,同時降低火藥量,確保攻擊不會致命。設定在裝甲模式,彈頭會經過壓縮硬化處理,火藥也會增加,以便子彈貫穿鋼板……」

我對阿布聳肩:「都是一些花俏的功能,不出外勤的研發人員才會設計出來的東西。你知道那是槍就好了。」

保羅白我一眼:「我人在這裡。」

我點頭:「我就是說給你聽的。」

「不知感恩的傢伙。」他重重將新槍塞入我的袋子裡,然後又丟了一把給阿布。「鋼筆炸彈,雷射手錶,標準配備,你們都知道了。」

「有沒有新鮮的?」

就聽見「唰」地一聲,保羅拔出一把匕首。「我的私人珍藏,克拉瑪之刃。」我揚眉詢問。他解釋道:「克拉瑪是十五世紀著名異端裁決所的裁判長。這把匕首曾經殺過女巫無數,其中大部份是冤死之人。」他翻轉刀刃,刃面之上刻有咒語。「正面天使文,反面惡魔文。這把匕首用來對抗天使跟惡魔都是一大利器。」他手持刀刃,伸手以刀柄遞給我。我接了下來。「貼身放好,以備不時之需。」

我將匕首插入腳踝上方的備用槍套之中。「這麼好的東西剛剛幹嘛不拿出來用?」

「沒帶在身上。」他說。「好啦,最後還有兩樣東西要送給兩位。你們要不要帶著就是你們的事情了。」他雙手各在辦公桌前方的角落上擺了一樣物品。阿布面前的是一支大衛之星護身符,我面前的則是一支十字架。

我跟阿布看看桌上,看看保羅,接著目光交會,最後緩緩轉回桌上。

「喔,我懂了。」阿布說。「我們兩個都是失去信仰的人,所以應該帶個護身符在身上,在關鍵時刻見證奇蹟?」

「如果你這麼認為的話。」保羅說。

阿布搖頭。「你為什麼在乎我信仰什麼?」

「我在乎的不是你信仰什麼。」保羅說。「我在乎的是你要有所信仰。至於你……」他轉向我。「我已經不再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了。如果你當真是路西法宣稱的那個身份……我也只能說你自求多福吧。」

我跟阿布想了一想,慢慢伸手拿起護身符,然後不約而同地放到口袋裡。

阿布湊過來。「路西法宣稱你是什麼身份?」

我湊過去。「如果你能活下來,我就告訴你。」接著對大家道:「我們1600時出發,1800正式展開行動。在那之前,大家就在凱普雷特休息補眠。」

我步出辦公室,瑪莉跟了上來。我回頭看她,她兩手勾住我的後頸,貼在我的胸前,親吻我的嘴唇。我回應她的吻,但是顯然不夠熱烈。她離開我的嘴,抬頭看我,輕輕說道:「我們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是不是?」

我立刻搖頭:「當然可能,我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如果你真的愛我,怎麼會需要時間?」瑪莉問。「路西法說你怕我,說你想要擺脫我。」

「他懂什麼?妳別聽他亂說。」

「但是他說得很有道理。」瑪莉說。「激怒我的人都會面臨不好的下場。如果有一天你想要跟我分手,你也根本不敢跟我分手,對不對?」

我正色道:「妳難道還不瞭解我嗎?如果有一天我想要跟妳分手,我就算死,也不會不敢提出分手。」這話一說出口立刻給我一種很不中聽的感覺,但是我已經說出口了。

「或許我應該……」

「或許妳不應該。」我打斷她道。「男女之間總是會有一些……困擾跟衝突,我們應該正視問題,一起研究解決的方法。而不是一遇到問題就說要分手。」

「問題是我不是人。」瑪莉說。

「這什麼話?」

「你沒聽他們說嗎?我母親不是人。」

「妳看看妳的樣子,有哪一點不像是人了?」我雙手輕握她的肩膀。「再說,就算妳不是人又怎樣?有規定我只能喜歡人嗎?」

保羅路過,咳嗽一聲,我問他:「你說是不是?有人規定我只能喜歡人嗎?」

「你別問我。」保羅說。「我只知道女兒的男朋友都是混蛋。」

瑪莉噗哧一笑。我趁機把她抱在懷裡,柔聲說道:「等我們處理完這些事情再談,好嗎?」

瑪莉點頭,輕嘆一聲,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朝向廁所離去。

我跟保羅並肩看著她的背影。廁所門關上之後,保羅說道:「混蛋。」我轉頭看他。他又補一句:「言不由衷的混蛋。」

我搖頭:「我說的都是……」

「男人說給女人聽的真心話。」他幫我接完。「你以為我不是男人嗎?」

「我還有一套專門說給女方家長聽的真心話,你要不要聽呀?」

我拉開旁邊的椅子,將飲料放在餐桌上,跟他面對面坐下。

「她認你嗎?」我問。

「認。」他答。「她說她能理解我為什麼沒有待在她的身邊,也能夠理解在我發現她的身份之後為什麼沒有出面相認。」他說著搖一搖頭。「她這種絕對諒解的態度反而令我很不自在。我以為她會罵我,以為她會排斥我,但是她都沒有。」

「當你發現現實生活跟小說裡的刻板印象出現差距的時候,總是會覺得怪怪的。」我說。

「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他停了一停,接著笑出聲來。「確實是怪怪的。」

「兩千年來,第一次做父親?」我問。

保羅點頭。

我舉起酒杯。「恭喜你第一次做父親。」

保羅舉起酒杯。「恭喜我第一次做父親。」

我們相互碰杯,將杯中飲料一飲而盡。

廁所門打開,瑪莉走了回來,正要加入我們,辦公室裡突然傳來愛蓮娜的聲音。「有狀況,通通進來!」

我們立刻衝了進去。愛蓮娜開啓所有牆上顯示器,顯示附近交通攝影機的畫面。「有三輛箱型車剛剛進入凱普雷特的警戒範圍,車牌都登記在天際標靶公司名下。」

我舉手:「請問,凱普雷特的警戒範圍有多大?」

「方圓三條街口。」愛蓮娜說。「我有很多程序要處理,投入在這裡的資源不多,等這次攻擊事件過後,我會把警戒範圍擴大到十條街。」

阿布拔出手槍,走向門口。我叫住他。「去哪?」

「除掉他們。」阿布說。

「光天化日之下,不要引人注目。」我說著拿起電話。「還是叫警察吧。」

我正在撥打電話,突然聽見眾人發出驚訝的聲音,連愛蓮娜都毫無語氣地說了一聲「咦?」我抬起頭來,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螢幕。三個螢幕顯示不同街景,每一個畫面裡都有一件交通事故。第一輛箱型車撞上沙石車,爆炸。第二輛箱型車撞上大樓,爆炸。第三輛箱型車墜入海中,炸出一片水花。我們面面相噓,最後全都不約而同地看向瑪莉。我注意到阿布也是毫不遲疑地看向瑪莉,雖然他根本不該知道瑪莉擁有什麼力量。

瑪莉聳肩攤手。「大概是我幹的吧?」

阿布指著她道:「她身上有一種……」

我們全都看他,期待聽見他的說法。

「說不上來,很奇怪的力量,但是很強大。」阿布搖頭。「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跟運氣有關。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力量。」

「來自筆世界。」我說著走向辦公桌,檢查我的行動背袋。「保羅,連絡簡森過來處理善後,讓他知道我要對付天際標靶。」我背起背袋,對阿布使個眼色。「對方已經搶先行動,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別等晚上了,我們現在就出發。」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