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魔鬼他本人

「當年我形跡敗露,為了躲避天使追捕而躲入深山。我流亡的日子過多了,在山裡餐風露宿,倒也不放在心上。當時外面風聲很緊,所以我打算躲遠一點,找個隱密的地方隱居幾年再出來。不過入山還沒幾天,我就被一班狼群盯上。」保羅邊開車邊說。「我被牠們逼得急了,想要動手解決他們,不過有人搶先出手相救。救我的人就是摩根拉菲了。」

「她的相貌美豔,體態脫俗,神情優雅之中隱現一點狂野,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偏偏又撩人心弦,渴望一親芳澤的感覺。當時我入世已久,也不自視神職人員,心中會有凡塵慾念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說到底,她還是漫長的歲月之中第一個讓我想要擁有的女人。」

「她是怎麼救你的?」我問。

「她彷彿突然路過一樣,漫不經心地自樹林中踏土而來。她走到我的面前,與狼群自在玩耍,然後客客氣氣地請狼群離去。十幾匹狼就這麼聽話走了。她回過頭來,輕輕一笑,請我小心保重,然後轉身要走。我請她留步,問她是誰。她沒有隱瞞,說是摩根拉菲。我問她為什麼要躲在深山之中,她反問我為什麼要躲入深山之中。我一時難以回答,她看天色已晚,就邀請我回家過夜。」

「過夜?」我揚眉詢問。

保羅深吸口氣。「不是你想的那樣。」

「喔。」我沒有多加評論。

「我們情投意合。」保羅說。片刻過後,又道:「至少我以為我們情投意合。相處一段時間之後,我終於毫無保留地信任了她,於是對她說出我的真實身份。她聽完之後,並不做作,直言不諱地告訴我她一開始就知道我是什麼人。她只是想要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信任她到坦言相告的地步。」

「坦言相告然後呢?」

「然後她就請我幫忙。」保羅說。「她告訴我諸神需要宣泄力量的事情。她說他們已經聯合諸神的力量,創造出一個可以永久居留的空間。問題在於,他們沒有辦法保證該空間的穩定。他們不確定在長期宣泄神力之下,那個世界會不會分崩離析,進而對真實世界造成重大影響。說到底,他們失去了成為真神的關鍵力量,也就是創造的力量。他們所創造出來的空間是個虛假的空間,少了創造力量,他們的空間隨時都有崩壞的可能。」

我揚起眉毛:「而你能夠幫助他們是因為……?」

「因為我擁有屬於上帝的力量。」保羅說。

我大口吸氣,緩緩問道:「啓示錄之心?」

保羅點頭。

「你把啓示錄之心交給女神了?」

「沒有。」保羅搖頭。「我只是借給他們一點力量,打造出一把足以開創虛幻世界的法器。」

「莎翁之筆。」

「我當然不會把啓示錄之心交給他們。也不可能完全順他們的意,讓他們在自我開創的空間裡為所欲為。拋開邪惡神祇不談,光是傳統上視為善良的神祇,他們也各自有著各自的想法跟個性,有他們的野心跟抱負,就算摩根能夠統籌他們的力量,也絕無可能完全掌握他們的心思。我想要幫助他們,但是就連摩根也不能跟我保證不會有哪個神祇濫用啓示錄之心的力量。在考慮一年過後,摩根和我終於想出了一個折衷的辦法。」

「莎翁之筆。」我重複道。

「莎翁之筆以啓示錄之心的力量作為核心,能夠取用諸神的神力,開創幾可亂真的想像世界。在筆世界裡,人類的想像力才是主導一切的關鍵。諸神可以按照創作者設定的規矩遊走其中,但是不能直接以神力干涉筆世界的運作。如此,一方面可以宣泄過剩的神力,一方面也可以防止他們在筆世界裡作威作福,甚至凝聚力量,圖謀真實世界。」

「但是……」我心裡有很多「但是」漂蕩,一時很難把這些但是凝聚成一個主要的問題。「但是你為什麼想要幫助他們?」

「原因很多。」保羅回答。「他們本來都有可能成為真神,只是他們失敗了而已。摩根提出的理由也令我信服,如果諸神的神力不能得到適當發泄,很可能會對世界造成威脅。或是諸神心懷怨懟,起心反撲,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誰也無法預料。必要的時候,天界可以派遣天使殲滅所有神祇,但是不管有沒有能力影響世界,諸神的存在都有其價值。不論是不是事實,你都可以告訴世人世界上只有耶和華才是真神,但是你不能夠強迫所有人相信只有耶和華才是真神,強迫他們放棄他們選擇的信仰。因為有所選擇才是自由意志的表現,而自由意志就是人類之所以不同的關鍵。你可以……」

我揮手打斷他。「你在喃喃自語。」

保羅眨眼看我。

「告訴我最主要的原因。你為什麼想要幫助諸神?」

保羅沈默不語,駛出一條街口,終於嘆一口氣,說道:「因為偉大的先知,我的老師,耶穌基督,並沒有出面告訴我該怎麼做。」

我皺眉。「你做什麼事情都要他告訴你嗎?」

「當然不是。」保羅搖頭。「然而那是我流亡一千多年以來最徬徨無助的一刻,最渴望指引的一刻,但先知還是沒有告訴我該怎麼做……事實上,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告訴我該怎麼做了……那種感覺就像是……像是他消失了一樣……」

我轉頭凝視他。凝視很長一段時間。「你不會是要說你失去信仰了什麼的吧?」

「我曾經見過超乎想像的美景,踏入過凡人無法接觸的境地,親手施展過感動人心的神蹟。我知道我信仰的是什麼,並且永遠不會失去。」他停了一會兒,繼續說道:「你難道不覺得奇怪,為什麼米迦勒一失蹤,加百列他們就跟無頭蒼蠅一樣,做什麼都亂七八糟?難道直屬長官不見了,他們不能去找更大的老闆嗎?」

我側頭看他,神色疑惑。

「自從基督復活升天之後,你還有聽過他們兩父子的任何事蹟嗎?」

我搖頭。「世界上任何神話都一樣,傳說到了一定的階段就沒有下文了。畢竟這種宗教典籍不能隨著時代肆意創作,不是嗎?」

保羅轉頭看我,沒有答話。

我緩緩搖頭。「他們消失了?」

「或許他們是在用間接神祕的方式影響世界。」保羅回過頭去看路。「但是不管是聖徒、教宗還是天使,兩千年來都沒有人能跟上帝父子直接接觸。我告訴自己,這是因為上帝認為人類已經成熟到可以左右自己命運,不再需要天界勢力介入的緣故,但是說到底,我總是難以拋開心裡那種……遭神遺棄的感覺。」

「就連天使也無法知悉上帝的旨意?」我問。

「一般相信米迦勒可以,但是他失蹤了。」保羅說。「不過他是天使之長,如果說他為了撫慰人心而如此謊稱的話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我們相對不語。片刻過後,我問:「所以你因為基督沒有詔示旨意,於是決定幫助諸神?」

「我不能老是讓老師幫我的決定背書。人類不能老是聽神的旨意做事。基督的意思昭然若揭:人類是自己的主人,應該憑藉自己的判斷做事。所以我決定幫助諸神。」

「你該知道……」我緩緩說道:「摩根拉菲只是在利用你?」

保羅語氣冰冷。「我做我該做的決定,取悅她並非主要原因。」

車子轉了個彎,市立醫院就在三條街口之外。

「啓示錄之心究竟在哪裡?」我問。「如果你不介意告訴我的話。」

「在我心裡。」保羅回答。

我愣愣地看著他。

「藏在我的心裡。」保羅重複。「唯一取出它的辦法,就是挖出我的心臟。但是這麼做的話,就表示我會在啓示錄災難發生之前死去,這樣就不能應驗啓示錄災難會在我有生之年發生的預……」

保羅突然住口,我也同時警覺,因為我們都在車頭燈照射的地面上看見了一道黑影一閃而過。一道長有羽翼的黑影。

「加速。」我說。「快到醫院了。加速!」

就聽見碰地一聲巨響,擋風玻璃前面出現兩條人腿,在引擎蓋上踏出兩道凹痕。我湊上前去側頭一看,只見加百列站在我們車上。

保羅一腳踩滿油門,車子瞬間加速,但是天使始終穩穩站在車頭。我頭上的車頂突然喀嚓一聲,爆出十條小洞,冒出十根手指,接著在一陣金屬扭曲斷裂的刺耳聲響之中,我們的車頂被人整個掀起,丟在路邊。加百列低頭對著我們冷笑。保羅專心開車。我斜嘴回應天使的笑容。

加百列猛然彎腰,雙手抓住我的衣領,將我向上抬起,說道:「這一次你們絕對跑不掉了。」

我雙手一伸,抓住他的衣領,就著安全帶的阻力將他向下扯來。「那好,反正我也不喜歡跑。」

接下來是一陣猛烈的撞擊。我跟保羅面前瞬間爆出安全氣囊,撞得我胸口疼痛不已。加百列向前疾衝而出,撞斷一根路燈,滑爛一張長凳,最後重重撞在醫院的外牆之上,只撞得水泥脫落,露出其下凹陷的磚牆。

我摸出手槍,打爆我跟保羅的安全氣囊。車體變形,車門推不開,不過由於車頂已經沒了,所以我們就分從左右爬出車外。落地之後,我們兩個一邊搓揉胸口,一邊目瞪口呆地看向車頭。引擎蓋連帶其下的引擎機械整個擠壓成一團廢鐵,顯然受到極微嚴重的撞擊,偏偏前方的路面空無一物,完全看不出來是撞什麼撞成這個樣子的。

我轉頭露出詢問之色。保羅搖頭說道:「不知道。在我看來就是撞上空氣。」

前方傳來瓦礫聲響。加百列自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塵,神情微顯困惑,接著沈眉抬頭,朝向我們邁步走來。

我吸口氣,迎上前去,不過只走出一步,又被保羅拉了回來。

「不要輕舉妄動。先看看情況再說。」

走出數步之後,加百列停下腳步,東張西望,接著側起腦袋,似乎在聽什麼只有他才能聽見的聲響。片刻過後,他突然慘叫一聲,雙手抱頭,摀住耳朵。我聽見一陣骨碎聲響,看見他背部突然弓起,大外套上滲出大片血跡,跟著胸口一挺,胸骨連帶肋骨如同紅花綻放一般向外爆出,將襯衫紐扣全部震碎。他持續慘叫,身體騰空而起,四肢與軀幹連接處迅速滲血,接著同時離體而去。他鮮血淋漓的軀幹連帶頭顱墜落地面,卻不倒下。這時他的慘叫聲已經變成快被自己鮮血嗆死的呼嚕聲響。最後他七孔流血,顏面皮膚融化,血肉乾枯,變成枯骨,癱倒在地。直到此時,附著在他顱骨上的一道白光才終於離體飛升,直奔天堂。

我跟保羅目瞪口呆,面面相噓。數秒之後,我了解到加百列的肉身死狀淒慘,必將引人注目,於是轉頭四下張望。沒人。偌大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街燈依然明亮,籠罩著一股沈悶的朦朧氣息。醫院大門以及所有窗口燈火通明,卻沒看見任何人影閃動。此刻時近黎明,紐約街頭雖然不致繁忙喧囂,但也不該空無一人。一陣冷風吹來,捲起地上一張報紙飛竄,我感到背上的寒毛一根接著一根地豎了起來。

我伸手指向天使殘軀。「是基督大敵幹的?還是……接近瑪莉的下場?」

保羅緩緩轉頭,對我看來。我在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一絲極度驚恐的氣息。「不是他們。他們再可怕也不可能把加百列搞成這樣。」

「你怎麼知道?」

「因為加百列乃是天使第二把交椅。」保羅說道。「世界上只有兩個實體可以把他的肉身……碎屍萬段。」

我揚眉詢問。

「米迦勒,或是……」保羅稍停片刻,似乎是在吞嚥口水。「或是魔鬼本人。」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