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加百列

打從我投身筆世界扮演英雄開始,大大小小什麼風浪都曾經歷過。我阻止過世界末日,擊敗過邪惡博士,打贏過毫無勝算的戰役,面對過力量無匹的魔頭。一次又一次,我在逆境中闖蕩,在死亡裡求生,不管情況如何危急,我都有相對應的解決之道。因為在筆世界裡,我總是可以利用故事本身的設定取得優勢。對頭會妖法,我就懂仙道;對頭搞情報,我就耍科技;就算對方是難以匹敵的自然勢力,我也有辦法弄出台打洞機鑽入地心去撥亂反正。但是此刻我不在筆世界裡。此刻我在真實世界。

真實世界裡,面對惡魔這種超自然力量,我唯一的武器就只剩下勇氣,而空有勇氣,沒有實力,顯然並不足以對付惡魔。我全身酸軟側躺在地,愣愣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天使與惡魔,什麼也不能做。我這輩子從沒有感到如此無力過。

直到我的胸口跟腹部,剛剛被梅菲斯特口中的加百列雙手接觸到的地方,開始隱隱浮現一股暖意為止……

「梅菲斯特。」受困於五星結界中的加百列神情冷漠地說道。「你搞這麼多事,就是為了要誘捕我?」

「沒錯。」梅菲斯特好整以暇地走到書櫃旁邊的小桌前,倒了一杯清水。「費了我好大的勁。」說著走回五星結界之前。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加百列。「我已經許久不曾降臨人間,這個軀體也是第一次附身,你怎麼知道是我?」

「時代不同了,老古板。」梅菲斯特說。「你就是太久沒下來了。以前進入人間想辦什麼事,光是吸收信徒就要吸收半天,派出去辦事,效率也差。現在不一樣了,網路這種東西,你上次來的時候還沒見過吧?現在想查什麼資料,隨便查都可以,根本不用派人混入梵蒂岡。」他說著自主教袍中取出一張列印文件:「法蘭西斯.巴貝爾神父的資料就都在這裡了。他從出生開始就遭到我的信徒監控,只要觀察他的行為舉止跟心理報告,再跟梵蒂岡的紀錄交叉比對,要判斷他是你的宿主並不困難。前一陣子他的身上開始出現聖痕,我就知道你要來了。如今他既然趕來紐約,自然是衝著我來。我如果不先下手為強,豈不辜負這些信徒這麼辛苦收集這些資料?」

「有人說網路是魔鬼的發明。」加百列說。

「不,網路是人類的發明。」梅菲斯特說。「我們只是循循善誘而已。」

「不管你多麼跟得上時代的腳步,這一切畢竟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段。」加百列冷冷說道。「最後的結果依然是你跟我面對面大打一場,力強者勝。」

「或是智高者勝。」梅菲斯特搖頭,伸指在杯裡沾了滴水,隨手灑到加百列身上。「你都落入我的手掌心裡,還有什麼好說的?」

加百列低頭看看被水灑到的胸口,只見那裡冒出一絲白煙。「穢水?」他揚起眉毛,臉部肌肉微微抽動。「當真?很少見到惡魔用這麼溫和的手段。」

「我只是要讓你痛苦,與巴貝爾神父不相干。」梅菲斯特說完,將整杯水灑到加百列臉上。「只要看到你痛苦,我就很高興了。」

加百列倒抽一口涼氣,咬牙切齒,不發一言,就看他整張臉冒出一片白霧,滋滋作響,但又看不出任何肉體上的灼傷。他默默忍受片刻,似乎耐不住痛楚,嘴裡咯咯作響,發出痛苦的氣音。梅菲斯特冷笑一聲,走回小桌,又在杯裡倒了一杯水。

這時剛剛的穢水完全蒸乾,加百列站在原地,劇烈喘息。梅菲斯特來到他的面前,微笑說道:「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加百列想也不想就回答:「不知道。」

梅菲斯特哈哈大笑。「我就希望你會這麼說。」說完又是一杯穢水當頭淋下。這一下滋滋大響,加百列頭上彷彿籠罩在晨霧之中一樣。梅菲斯特走回小桌,放下水杯,提起玻璃水壺,等待煙霧消散,問道:「米迦勒在哪裡?」

加百列咬牙切齒,嘴唇顫抖,語調冰冷。「不知道。」

「喔,加百列,」梅菲斯特嘴角上揚。「聽你這麼說我實在是太開心了。」他提起水瓶又要澆水,不過卻發現加百列的神情之中多了一份自信。他微微一愣,問道:「幹什麼?」

加百列搖頭說道:「就像我剛剛說的,最後的結果始終是我們兩個面對面大打一場,力強者勝。」

梅菲斯特神色一凜,隨即轉身,只見我站在他的面前,距離不過半公尺。在他有機會反應之前,我已經對準他的胸口開了兩槍。他後退一步,低頭看著胸口兩個冒煙的彈孔,神情難以置信。「你……你治療了他……」

加百列說:「這是最基本的神蹟。」

我手指一扣,對準他的右肩補上一槍。他眉頭緊促,顯然打算跟剛剛憑空擋下我的刀尖一樣擋下子彈,不過不知道是子彈力道較猛還是因為他肉體受創的緣故,子彈毫不停留地貫穿他的肩膀,震得他再度向後退出一步。這步一退,他臉上立刻大變,因為一腳已經踏入囚禁結界之中。他腳跟落地,立刻蹬起,但是加百列早有準備,一腳將其腳板踏入地面,同時伸手抓住他的後頸,狠狠向後一扯,當場將梅菲斯特整個扯入結界。梅菲斯特肉身重創,動作遲緩,無法抵禦加百列的攻勢,轉眼之間已經平躺在地,四肢受制,喉嚨上還被一掌緊扣,完全無法動彈。

加百列頭冒白光,身泛聖氣,神色嚴肅地問道:「現在換我問你了。」

梅菲斯特咳出一口鮮血,冷笑不語,瞪視了他片刻,又轉頭將目光移動到我臉上,搖一搖頭道:「我看走眼……」

「魔拉克也是這麼說。」我說著將槍口朝向加百列比了比,要他去跟加百列說。

加百列坐在他的胸口,雙腳箝制他的雙手,掌心依然緊扣咽喉,側身問道:「米迦勒在哪裡?」

梅菲斯特冷笑不語。

「莎士比亞在哪裡?」

梅菲斯特冷笑不語。

「基督大敵的身分?」

梅菲斯特冷笑不語。

加百列掌心綻放白光,梅菲斯特喉嚨滋滋作響,神情痛楚異常,整個身軀劇烈顫抖。加百列不為所動,令其受苦十餘秒鐘,這才隱去聖光,冷冷說道:「回答我。」

梅菲斯特咧嘴而笑。「千百年來,你我數度交鋒,互有勝負,可曾聽我回答過你任何問題?」

加百列搖頭:「我也沒回答過你,你剛剛還不是問了?」

梅菲斯特微笑點頭,沈思片刻,接著又轉頭看我一眼,對加百列道:「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但是在你驅逐我之前,要讓我跟他說幾句話。」

加百列顯然沒有想道對方會如此要求,遲疑片刻之後,對我揚眉詢問。我聳一聳肩,說道:「你可以說,但我不一定會聽。」

「很公平。」梅菲斯特說,見加百列還在遲疑,又道:「我說什麼,你都可以在這裡聽著。」

加百列點了點頭,問道:「米迦勒在哪裡?」

「不知道。我們也在找他。」梅菲斯特說。「他已經失蹤三百多年了。你們都找不到他,我們怎麼會知道。」

加百列皺眉:「你們沒有囚禁他?」

梅菲斯特搖頭:「我們沒有能力囚禁他。」

加百列緩緩點頭,繼續問道:「威廉.莎士比亞在哪裡?」

「不知道。」梅菲斯特說。「我們在找的是他的筆,而不是他本人。怎麼他還沒死嗎?」

「不必裝蒜。」加百列說。「你我都很清楚他不是怎麼容易死去的人。給點線索。」

梅菲斯特深吸一口氣,咳出一口血,說道:「我們知道他從舊大陸移民過來的時候,化名叫作威廉.強森。在那之後,他隱世獨立,沒有作為,重要性大不如前,所以我們就沒有刻意監視了。」他說到這裡,揚起眉毛:「照理說他應該是你們的人,你們沒有好好看著他,竟然還來問我?」

加百列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抬頭對我望來。我點點頭,輕觸耳朵,說道:「愛蓮娜,威廉.強森。」

愛蓮娜回答:「我在查了,但是殖民地年代資料雜亂,威廉.強森又是一個十分普通的名字,要查出結果可能需要點時間。」

「我開始覺得你答應的這麼爽快是因為你什麼都不知道了。」加百列臉色陰沈地道。「基督大敵?」

「聽清楚。」梅菲斯特斜嘴笑道。「基督大敵名叫馬爾斯.阿布。巴格達人。前哈瑪斯恐怖組織的第二號人物。此刻人在紐約。」

我跟加百列都愣了一愣,沒想到他會提供如此清楚的答案。我低聲道:「愛蓮娜,聽到了嗎?」

「聽到,立刻查。」

加百列壓低身體,湊到梅菲斯特臉前打量,似乎想從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什麼端倪。片刻之後,他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合作?」

梅菲斯特嘿嘿一笑:「有什麼好不合作的?基督大敵的身分再過不久就會世人皆知,對你隱瞞根本沒有意義。」

加百列緩緩搖頭:「你有事沒告訴我。」

「我有很多事情沒告訴你。」梅菲斯特冷冷說道。「但是你的問題我都回答了。」說完將目光轉移到我的臉上。

加百列慢慢起身,沒再多說什麼。

我直視梅菲斯特的目光,等他說話。

「威廉斯先生……」梅菲斯特過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說道。「你相信耶穌是上帝之子嗎?」

我皺眉。「我們剛剛不是談過這個問題?」

「剛剛你不相信。」梅菲斯特自己回答。「但是現在呢?」

我看著眼前的天使與惡魔,思考這個信仰上的簡單問題。一時之間,我竟然無法回答。

「威廉斯先生……」梅菲斯特說著再度咳血。「你在一天之內驅逐兩名惡魔,而且還是魔拉克跟梅菲斯特這種大惡魔,歷史上沒有任何驅魔者曾經達到這種成就。你是個與眾不同的人,註定會在接下來的事件裡扮演重要的角色。聽我一句,如果你想要成功……拯救世界或是不管你怎麼解讀這件事情,總之你都必須堅定你的信仰,必須清楚你自己的立場。你相不相信耶穌是上帝之子?你相不相信上帝?這些都是很簡單的問題,你不應該有所遲疑。」

「你為什麼要在乎我想不想成功……拯救世界或是什麼的?不管怎樣,我的立場都是跟你對立。」我說。

「那也未必。我說過了,事情不會只有一面真相,你不該一廂情願地只相信你想要相信的部份。」他停了一停,接著說道:「相信耶穌。相信他的大愛。相信世人。然後相信你自己。」

我想了一想,緩緩搖頭。「我不懂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因為耶穌是我的彌賽亞。」梅菲斯特回答。「我因為對他父親不滿而墮落。但是後來我卻在他的身上看見了天父的不足。如果當初我的造物主是耶穌,我想我根本就沒有墮落的理由。我相信有一天,耶穌會再度降世,以其大愛拯救一切,寬恕一切;而且不是啓示錄裡面那種摧毀一切然後再從新開始的拯救。或許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但是我相信。」他說著微微一笑。「我會永遠相信下去。」

我無言以對。

「我說完了。」他回過頭去面對加百列。「動手吧。」

加百列手泛聖光,將梅菲斯特逐出人間。當惡魔的黑影沈入地底之後,天使腳踏愛德蒙主教的屍體,穿越囚禁結界,來到我的面前。

「我想你有很多問題想問。」加百列說道。

「多到不知從何說起。」我答。

「挑個問題問。」

我想了想,問道:「怎麼稱呼?」

「法蘭西斯.巴貝爾神父。」

「最近是你在跟蹤我嗎?」

「不是。我昨天傍晚才抵達紐約的。」

「守門人叫你來找我?」

加百列點頭。「那是我來的目的之一。」

「為什麼要逼供守門人?你找米迦勒,為什麼要找到他那裡去?」

「大天使米迦勒失蹤至今將近四百年。根據我們所知,他失蹤前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去調查莎翁之筆這支異教法器。」

我皺眉。「線索這麼明顯,為什麼會在將近四百年後才想到要去筆世界找守門人?」

「四百年對我們而言並不算長。」加百列道。「這四百年間,我們沒有事情要找米迦勒,所以根本沒有天使發現他失蹤了。」

「那你們現在想到要找他是為了什麼事情?」

「為了莎翁之筆。」加百列說。「你對這支筆了解多少?」

「還不少。」

「一開始我們並沒有特別注意這支筆。雖然我們並不清楚它的來源,但是它所能做的就只是把文字化為虛幻的空間,讓閱讀的人能夠進入其中,滿足幻想。在我們看來,這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小魔法,可以用以刺激創意,推廣閱讀。當時我們都沒有想到這個東西能夠孕育多大的危機。」

「現在呢?」

「約莫半年之前,一個來自筆世界的虛構人物進入了真實世界。」

「我知道。」我點頭。「瑪莉.康芒。」

「據我所知,你跟她走得很近。」

「我們關係親密。」

「你難道沒有想過一個虛構人物附身真人肉體所代表的意義嗎?」

「真實跟虛幻的界限逐漸消失,我擔心筆世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物進入真實世界。這個情況如果繼續發展下去,世界的存在很可能受到威脅。我知道關鍵人物是一個人稱女神的實體,但是我對於她的身分毫無頭緒。這半年來我一直在靜觀其變,不過始終沒有察覺任何異狀,彷彿筆世界的變化在瑪莉離開筆世界後就此停止了一般。直到今天我遇上惡魔為止……」

「你沒看出事情的嚴重性。」加百列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虛構人物進入真實世界只代表一件事情,就是這支筆實實在在地具有創造世界的力量。打從天地初開至今,宇宙間就只存在著一個實體擁有創造的力量:上帝。這支筆擁有比美上帝的力量,代表它的創造者,也就是你口中的女神……」

我聽得心裡發毛,見他沈吟不語,問道:「代表女神怎麼樣?」

加百列搖頭:「總之我們必須盡快查出女神的身分,弄清楚她的意圖。」

「鏟除她?」我問。

「如果有必要的話。」加百列毫不遲疑地回答。

我沈默片刻,看著地上的主教屍體,說道:「所以這就是天堂跟地獄突然之間都對莎翁之筆感興趣的原因?」

加百列點頭。

「你們對於莎翁之筆的起源難道一點概念都沒有嗎?」我問。

「我們只知道當年威廉.莎士比亞在深山之中遇見女神,從而取得莎翁之筆。至於女神的身分,我們一無所知。」

「那莎士比亞又是怎麼回事?」我問。「為什麼你們如此篤定他尚在人世?」

加百列神色遲疑,似乎難以決定該不該透露此事。

「有什麼不好說的嗎?」我問。

「既然要你幫忙找他,我想這事遲早得要讓你知道的。」加百列終於說道。「威廉.莎士比亞並不是他的本名。早在成為一代文豪之前,他就已經在世界遊蕩超過一千五百年了。」

我揚起眉毛,神色疑惑。

「約翰。他的名字叫約翰。」加百列說。在察覺我的神色依舊茫然之後,他補充道:「門徒約翰。」

「聖約翰?」我語氣驚訝。「耶穌最寵愛的門徒?聖約翰大教堂的聖約翰?」

加百列點頭。「約翰一生宣揚基督教義不遺餘力,晚年卻突然遠走他鄉,行蹤成謎。我們明查暗訪,終於找出他的下落。當時他已經改名換姓,展開一段漫長的隱居生涯,從此遊蕩人間,不再與基督教有任何瓜葛。」

「為什麼?」

「猜想是因為他寫下啓示錄預言的關係。」加百列道。「他了解末日預言的必要性,但是沒有辦法承受預言景象的心理打擊。於是完成宣揚教義的使命之後,他就毅然決然地離群索居,從此不問世事。」

「他喪失了信仰?」我問。

「基督教徒不能讓世人對他產生這樣的聯想,於是竭盡全力壓下此事。」加百列說。「他是最堅貞的耶穌使徒之一,同時也是最長壽的,我很難想像像聖約翰這樣的人會喪失信仰。」

「說到長壽。」我說。「就算他是耶穌門徒,活到兩千多歲這算正常嗎?」

加百列搖頭。「或許他在尋求救贖,或許在他重拾信仰之前都不得終老,或許他在世間還有未完成的使命。他的長壽是上帝的旨意,我們無從置喙,也不知原因。」

「所以你們找他是為了追查女神的下落?」

「是。」加百列點頭。「過去將近兩千年來,他一直刻意針對天界勢力隱藏行蹤,偶爾浮出水面,也會在一被我們注意到之後立刻消失。這就是為什麼連梅菲斯特對他的行蹤掌握都比我們清楚的原因。想要把他找出來,天使跟羅馬教庭都辦不到,一定要依靠外力才行。」

我沈吟不語,感覺此事絕不單純。

「幫我們找出莎士比亞,」加百列看我遲疑,隨即說道。「我就幫你找回失去的過去。」

我猛然抬頭,神色詫異。「你怎麼知道……」

「守門人要我來找你,我自然下過功夫研究你。」加百列說。「儘管你已經以傑克.威廉斯的身分渡過三十八年的人生,但是你對三十八年以前的自己一無所知。我看過當年警方紀錄的檔案照片,三十八年前的你跟現在長得一模一樣。」

我默默看他,無言以對。

「只要你幫助我們,我們一定會幫你的。」他見我還是不說話,又道:「你該相信我。這種有違自然定律的事情如果連我都查不出來,你認為還有誰查得出來?」

我緩緩點頭。「就算你不提供報酬,這件事情我也不會坐視不管。你要跟我一起行動嗎?」

「不,天使一接近約翰就會被察覺,等你找到他再通知我。」我面露詢問的神色,加百列繼續說道:「我要去找馬爾斯.阿布。」

「基督大敵……」我說。「印象所及,基督大敵似乎跟啓示錄災難有關?」

加百列點頭。「基督大敵不是你一個凡人能夠應付得了的。如果遇上的話,千萬不要蠢到跟他正面衝突。他跟梅菲斯特不同,觸怒了他,連我都救不了你。」

「但是……」我語氣遲疑地問道。「既然基督大敵已經降臨人間,那就表示……」

「是。」加百列神色無奈地點了點頭:「那就表示啓示錄災難已經迫在眉梢。」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