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不高興見到我嗎?」愛蓮娜問。我注意到她的語氣似乎在試圖表達一種頑皮的笑意,但是顯然不太成功。特別是當她的立體投影虛擬面孔上沒有流露任何笑意之時更是讓人感覺詭異。

「怎麼會不高興見到妳呢?」我說著伸手就要跟她握手,接著兩臂一舉又要過去跟她擁抱,但是在想到我根本不可能碰觸到她之後,只能神色愚蠢地對她微笑。「我只是沒有想到能在這裡見到妳而已。」

愛蓮娜看著我尷尬的神情,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揚起右掌放在身前,比了個「請等一等」的手勢。只見她的投影影像突然一閃,嘴角開始緩緩上揚,逐漸繪製出一個笑容。約莫五秒過後,笑容終於繪製完成。她將嘴巴回歸原始的嘴形,然後對我展露流暢的微笑。「不好意思,硬體運算的速度慢了點。不過請放心,只要繪製過的動作就會存入資料庫,下次再度提取的時候就不用重新繪製了。」

我張開嘴巴,半天沒有發出聲音。我心裡有好多問題想問,竟然不知道該從何問起。「這是......」我終於開口,不過卻問了一個頗不相干的問題。「這套算是......頂級電腦了吧?還慢呀?」

愛蓮娜再度微笑。「雖然我們兩個平行宇宙的科技水準不可能同步發展,但再怎麼說,我所來自的年代還是比你們這裡晚了十億年。我只能說,運算速度的快慢是一種相對的概念。」

「我想我需要坐下來。」我說著走到辦公桌後,拉開辦公椅,慢慢地坐了下去。「好吧,到底有多慢?這套系統可以發揮妳多少功能?」

「只要有足夠的運算時間,當然可以發揮我大部份的功能。只是看你有沒有耐心等待而已。電腦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我點頭。「說得也是。」

「只要關閉大部份非必要的指令集跟子程式,我還是可以靠這套硬體維持可接受的運算速度。」她停了一停,繼續補充:「比方說『情緒模擬』就是一個極端消耗資源的指令集。就連我原先的那具身體裡面都還必須特地為了這個功能安裝獨立的情緒晶片。關閉情緒模擬功能會讓我顯得冰冷無情;但是如果不關閉這項功能的話,就連正常交談的速度都會受到大幅影響。」

「多大的影響?」我問。

「你問我一句話,我可能要隔二十三天才能回答你。」

「請妳務必關閉這個功能。」我說完又好奇道:「但是妳剛剛笑了?」

愛蓮娜再度微笑。「那不是情緒模擬。那是預設行為。見到老朋友要笑,這不是很基本的反應嗎?」

「說得是,說得是。」

「幫我一個忙。」愛蓮娜閉上雙眼。她的身前光線閃動,許多綠色的光點迅速組成一個方塊。「請戴上桌上那付虛擬互動電子手套。幫我執行這個檔案。」

她話一說完,方塊隨即組合完畢。她伸手將綠色方塊的正面轉向我,其上寫著檔案名稱「Elaina.exe」。我看看檔案,看看愛蓮娜,忍不住笑道:「愛蓮娜執行檔?妳是在跟我開完笑嗎?」

愛蓮娜搖頭。「我抵達你的宇宙至今三十六天。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遊蕩在你們的全球資訊網路訊號之中,處於一種十分虛幻的狀態。想像你的身體分散在世界各地,到處都有你,但到處都不是你。我是隱藏在電子訊號中的鬼魂。我的存在並不踏實。想要真正進入你們的宇宙,我必須在這裡取得一具軀體。」

我茫然點頭。「就是這套電腦系統?」

「聊勝於無。」愛蓮娜將檔案推到我的面前。「執行這個檔案,等於正式宣告這套系統的主權歸我所有。我可以在這個宇宙中紮根,真正與這個世界產生互動。我當然可以自行佔據這套系統,但是那樣的存在不夠紮實。想要讓我所有的意識進入這個宇宙,我需要這個宇宙本身的居民幫我執行這個檔案。」

「為什麼?差別在哪?」

「把它想成藉由執行這個檔案,我等於接受你的邀約進入這個宇宙,進而強化我出現於此地的正當性。」

我側頭看她,神色疑惑,過了數秒後問道:「妳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情?我不認為之前的妳會說出這種話。妳又進化了,是不是?」

愛蓮娜雙眼綻放資訊處理的光芒。她透過發光的眼睛凝望著我,放慢發音的速度,緩緩說道:「起源物質爆炸的瞬間,我在宇宙的中心裡看見了上帝的容顏......

我愣在原地,想起當時的景象,當時的對話,以及當時莫名奇妙流下的淚水。「是呀......我也看到了。」

「你知道當時我做了什麼嗎?」愛蓮娜語氣平淡地問道。

「不知道。」

「我哭了。我流下了眼淚。你知道那對我來說代表什麼嗎?」

「什麼?」

「奇蹟。」

我們凝視彼此,沈默片刻,各自回想各自的奇蹟。「所以妳......」我開口問道。「經歷過那次奇蹟,妳就變得......?」

「我只能想到一種說法來表達這個現象。」愛蓮娜語氣依然平淡。「就是我獲得了生命。」

我側頭看她,揚起眉毛。

「物質先知聽說這件事情之後,他說......愛蓮娜停頓兩秒,似乎有點遲疑,但是由於她的聲音缺乏語氣變化,所以聽起來比較類似播放音訊檔的時候突然中斷了片刻一樣。「他說當我進入其他平行宇宙的時候,我可以自行選擇要以機器為宿主,或是挑選真人。」

我愣了一愣。

「他說我可以以靈魂的姿態附身人類的肉體。」

我眨眨眼睛,忍不住內心驚訝。「那......」我問。「為什麼要選擇電腦為什麼不附身人類?我要是妳的話,一定會想趁這個機會體驗一下當人的感覺。」

「很誘人,但是不切實際。」愛蓮娜道。「首先,尋找沒有靈魂的軀體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我並不打算強行侵佔他人肉體。其次,附身人體,我就只是一個平凡的人類。我將會失去我的優勢,能夠提供給你的幫助相對有限。身處電腦之中,搭上全球網路訊號,我才能夠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再次跟你一起拯救宇宙。不過這一次,我們要救的是你的宇宙。」

我凝視她幾秒,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接過綠色方框,在上面拍了兩下,執行愛蓮娜執行檔。立體顯像器中冒出許多白點,如同數不清的資訊之光同時爆炸。所有愛蓮娜的硬體設備同時發出運作的聲響,能夠亮起的燈號通通閃爍,彷彿突然自沈睡之中甦醒過來一般我辦公室中以及整間凱普雷特的電燈突然之間黯淡無光(或許還包括整個蘇活區,我不肯定)辦公室原先的電腦系統當場跳電重新開機儲存陣列裡一百顆硬碟全部開始存取資料,根據螢幕顯示,短短幾秒之間就已經下載了超過五十TB的容量。各式各樣的對外連線管道全速運作。我不清楚她在下載什麼資料,但是顯然她為了這一刻已經準備多時。

一分鐘後,光點消逝,愛蓮娜的身影再度清晰,辦公室的燈光恢復正常,我的系統重新開機完畢。我站在愛蓮娜電腦之前,靜靜地調節紊亂的呼吸。我看著愛蓮娜,看著她的硬體設備,實在難以克制心中的一股興奮之情我幾乎可以看到能量在硬體之中緩緩脈動可以感到愛蓮娜身上散發出來的生命氣息。這台電腦不是冰冷的機器,它甚至比反物質神杖世界裡愛蓮娜本身的軀體還要生氣勃勃。它是活的。它有生命

愛蓮娜有生命

雖然她不能「情緒模擬」。

愛蓮娜對我點頭。「好了。謝謝你。」

我轉向儲存陣列。一百TB的空間。滿了。「妳這麼……肥大呀?」

「真是非常懂得稱讚女人,威廉斯先生。」愛蓮娜搖頭說道。「我的核心程式運算法比這個年代的同類型運算法要先進很多,相對之下容量就變得很小,所以才能在你們這種低速網路的世界裡通行無阻。儲存媒體裡面的資料都是我這幾天來瀏覽網路的時候認為有進一步分析價值的訊息。你絕對無法想像你們世界的網路之中存在著多少垃圾。」

「相信我,我可以想像。」我搖頭說道。

「那我換個方式表達,」愛蓮娜說。「你絕對無法想像你們世界的網路之中存在著多少色情資訊。」

「相信我,這點我也可以想像。」我再度搖頭。

「我知道。」愛蓮娜眨了眨眼。「你的伺服器裡儲存的色情資訊比例比一般人高。我不明白你當初為什麼會拒絕我的安慰。」

我張開嘴巴,想不出這話該怎麼接。數秒過後,我決定跳過這個話題。「不急著敘舊,妳為什麼會進入我的世界?」

「物質先知叫我來協助你。」

我皺起眉頭。「物質先知有跟妳解釋過我們兩個世界之間的關係嗎?」

「平行宇宙的觀念並不特別新穎。」愛蓮娜道。「不過物質先知確實提到你們的宇宙乃是所有平行宇宙的中心,如果你們的宇宙遭遇不測,其他所有宇宙都將難逃大劫。」

這倒也是一種說法。守門人沒有跟愛蓮娜說實話,不過這樣的解釋對她而言也沒什麼不妥。問題在於守門人根本不應該讓她涉入真實世界的事情。他是守門人,守住筆世界的大門,不讓虛構人物出去才是他的本職,而不是放虛構人物出來幫助我。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物質先知會認為我需要妳的幫助?他有請妳幫我帶來什麼訊息嗎?」

「有的。」愛蓮娜點頭。「他說要你務必找出威廉.莎士比亞。」

我倒抽一大口涼氣,內心驚訝無比。好吧,如果不是天大的巧合,那麼就是剛剛那個夢境竟然是真的。我的夢境,我堅持與筆世界切割的最後樂土,終於被守門人這個老傢伙給入侵了。我伸出右掌,搓揉額頭,神色苦惱。「威廉.莎士比亞……為什麼要我去找一個已經去世將近四百年的人?」我喃喃自語,隨即嘆了一口氣,放下手掌,抬頭看她。「從頭說起,到底是怎麼回事?」

「三十六天前,我正在返回物質先知太空站途中,突然接收到物質先知的緊急求救訊號。當我趕到太空站時,發現整個太空站已經遭受嚴重的損毀,物質先知不知所蹤。我在廢墟之中找到物質先知留下來的一段訊息,按照指示修改太空站氣壓艙門線路,隨即穿越艙門,進入一個十分原始的平行宇宙。那是一座裝設木製紅門的石洞,洞中還有一間小木屋,我進入木屋,發現地上有個類似隕石坑,但是表面圓滑平整的大洞。而那個大洞的中央,站著一名……」

「一名什麼?」我忍不住問道。「妳見到攻擊物質先知的人了?」

「不是人,是人形生物,特徵是背上長有一雙羽翼。」

「背上有羽翼的人?」

「天使。」愛蓮娜點頭。「物質先知說對方是天使。」

「天使?」我愣了一愣。「你們那個年代還有天使這種概念?」

「當然有。宗教乃是文明的基礎,不管科技如何發達,宗教始終還是會在智慧生命的社會之中扮演根基的角色。況且,我不久之前……才見過上帝。」

「但是妳說『物質先知說對方是天使』。聽起來妳自己似乎並不怎麼信服?」

「我認知中的天使應該是代表善良純淨的力量,代表上帝的旨意。」愛蓮娜道。「不應該是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不應該會為了逼問線索而折磨物質先知才對。」

「天使折磨物質先知?」我問。我心裡其實在想,就天主教的角度來看,物質先知顯然是屬於異教神諭,是異端邪說。早期地球歷史上,天主教迫害異端就跟家常便飯一樣,要說天使折磨物質先知,說真的也不是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不過我沒有把這話說出口。畢竟,愛蓮娜最近才見過上帝。

我也是。

「我到的時候,天使已經拷問完畢。他回頭看了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說,雙翅一展,碰洞而出。留下渾身是血的物質先知,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妳救了他?」

「是。我依照他的指示,打開石洞後方的密室,扶他躺上一張冰床。接著他就叫我前來找你。」

「他有沒有說……」我思索著用字遣詞。「天使是來自我的世界,還是其他平行宇宙?」

「他無法分辨。他說宇宙間的界限已經模糊不清,他再也無法分辨了。」

可惡。我皺起眉頭,問道:「那天使到底跟他逼問什麼事情?」

「天使問他兩件事情。」愛蓮娜道。「第一個問題是米迦勒在哪裡?」

「米迦勒?大天使米迦勒?」 我的眉頭越皺越深。「對方如果真是天使,有什麼理由不知道米迦勒在哪裡?」

「我不知道。」

「那物質先知知道米迦勒在哪裡嗎?」

「他說他很久很久以前曾經見過米迦勒。但是當時的過程他完全不記得了。」

「這什麼話?」

「根據物質先知的說法,」愛蓮娜解釋道。「很可能是米迦勒故意奪走他跟物質先知相遇的記憶,但是又刻意在物質先知腦中留下曾經見過他的印象。」

「這為什麼?」

「為了讓物質先知成為其他天使找尋米迦勒的一條線索。」

我沈思片刻,想不出頭緒,問道:「那天使問的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莎翁之筆在哪裡?」愛蓮娜道。

這個問題倒沒有令我驚訝。既然惡魔在尋找莎翁之筆,天使也在尋找自然不足為奇。問題是他們的目的何在。「天使有說為什麼要找莎翁之筆嗎?」

「物質先知有問,但是加百列沒說。」

「加百列?」我問。

「那個天使自稱加百列。」

我再度搓揉額頭。本來惡魔的事情就已經夠我心煩了,如今又加入了天使,而且還是加百列這種天使。我沒有在現實之中跟天使與惡魔打交道的經驗,自然難以判斷哪一方人馬比較棘手。但是說實在話,加百列的名頭可比魔拉克響亮多了。魔拉克一出手就被我趕回地獄(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做的),但加百列可是一出手就把守門人給打成殘廢。看來這一次,我必須步步為營。

「加百列為什麼願意離開?」我終於問道。「物質先知是怎麼應付他的?」

「物質先知要我向你表達抱歉之意。」愛蓮娜停了一停,繼續說道:「他說他必須要保住一條老命,繼續守門的職務,以免情況持續惡化。」

我心裡一沈。「他把我給賣了,是不是?他叫加百列來找我?」

愛蓮娜點頭。「他要你盡快找出威廉.莎士比亞。他說他是你唯一可以用來跟天使談判的籌碼。」

「說得容易。」我語氣不悅。「問題是上哪去找一個死了快四百年的人?」

「這就是先知叫我來幫助你的原因。」愛蓮娜說。「我是最頂尖的資料分析師,有能力輕易存取這個世界裡的所有資料。只要這個人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我就有辦法幫你把他找出來。」

「這倒提醒了我。」我道。「我家的頂尖資料分析師剛剛離職,妳在這個時候出面頂替他的缺真是在恰當不過了。但是……我想我還是應該先去找物質先知這個老傢伙談一談……」

「物質先知說為了防止情況惡化,他會在我抵達你們的世界之後封閉平行宇宙的交通管道,叫我告訴你不要去找他了。」

「真是方便。」我惡狠狠地道。「他最好能夠給我真的封閉。封得起來就不會出那麼多事了。」

「不管怎麼樣,還是很高興能再度跟你合作。」愛蓮娜道。「我要開始分析資料了。你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需要我優先處理的嗎?」

我想了一想,目前看來,聖約翰大教堂是唯一比較明確的線索。「妳對我們這裡的天主教熟悉嗎?」

「還可以,因為加百列的關係,我有特別花功夫研究。」她指向儲存陣列。「那裡面有一大部份都是跟天主教有關的資料。」

「幫我看看紐約市的聖約翰大教堂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我說著又開始準備外勤工具袋。「紐約警局特別協調組針對梵蒂岡最近在紐約的驅魔活動幫我開放權限,查詢那裡面的資料,等等跟我簡報。」

「你要去哪裡?」

我穿起大外套,揹上工具袋。「去聖約翰大教堂了解惡魔附身的情況。」

「開啓任務頻道。」愛蓮娜立刻開始工作。「預計五分鐘後開始簡報。」

我走到門口,側身繞過巨型發電機,接著又探回頭來。「愛蓮娜。」

「威廉斯先生?」

我微微一笑,輕輕點頭。「很高興再次與妳共事。」說完下樓離開凱普雷特。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