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二、機器裡的鬼魂

我愣愣看著諾曼的屍體,心裡一片混亂。

「什麼天使印記?什麼魔拉克?」耳中傳來保羅氣急敗壞的聲音。「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保羅只看得到紅外線俯瞰畫面,沒有即時畫面回饋,剛剛發生的一切在他聽來必定亂七八糟。我低頭看向胸口,發光的羽翼逐漸暗淡,但是尚未完全消失。「我胸口浮現一隻發光的羽翼,諾曼說那是天使印記。碰到之後他就開始自燃,一路燃到皮肉燒光為止。」我邊說邊拿出手機,趁著胸口的羽翼尚未完全消失之前將其拍下。「我傳照片給你。」

「那魔拉克呢?他為什麼自稱魔拉克?這不是惡魔的名字嗎?」

我按下傳送鍵,將印記照片上傳回我辦公室的電腦主機。「他看起來確實很像惡魔。或者說是像附身在諾曼身上的惡魔。他最後化作一道黑煙,離開諾曼的體內。」我轉過頭去,看到蘇珊坐在椅子上,雙眼凝望地上的焦屍,神色略顯癡呆,顯然驚嚇過度。「收到照片了嗎?」我走到蘇珊面前蹲下,輕拍她的肩膀,但是她始終沒有反應,依然愣愣看向前方,彷彿能夠透過我的身體看見後面的景象一樣。

「蘇珊?蘇珊?」我在她臉頰拍了兩下,但她的神情沒有改變。我皺起眉頭,雙掌握住她的手背,試圖提供一點慰藉。「保羅?照片收到了嗎?」

「收到了。」他的語調冷淡,似乎心不在焉。過了一會兒,彷彿突然回神一樣,說道:「我去查查看這個圖型有沒有特殊意義。」

「嗯......」我手掌在蘇珊臉前來回揮舞。「幫我叫救護車。」

「蘇珊沒事吧?」

「應該只是受驚。」

「要報警嗎?」

我想一想。「直接請湯馬士過來處理。」

「好。」

湯馬士.簡森乃是紐約警局特別協調組組長。這個協調組專門負責紐約警方與其他政府或非政府單位的協調合作事宜。主要協調對象包括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國安局、反恐局,具有國際規模的大型私人偵探社以及具有小型軍事能力的專業安全諮商公司。以上只是檯面上會跟他們合作協調的單位。我不確定他們私底下還會負責什麼樣的祕密業務。但是我很清楚如果今天梵蒂岡派遣神父前來紐約處理與驅魔相關的事務,而該神父又想要請求警方支援之時,他的電話就會被轉接到這個特別協調組去。

我跟湯馬士的私交普通,曾經在工作接觸的場合之外喝過兩三次酒。我不曾深入詢問過他關於特別協調組的細節,他也沒有主動提起。我認為既然他們單位可以處理我所帶來的這類麻煩,並且願意接受我所提供的那種解釋,那麼他們多半還會接觸到各式各樣其他希奇古怪的事務。我一直沒有多問,是因為我並不想知道世界上除了莎翁之筆外還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事務。如今或許是將我腦袋拔出地洞的時候了。

我取下耳機,關閉任務頻道,抱起蘇珊,朝向外面的門市部走去。蘇珊愣愣地將目光轉移到我臉上,終於出現了一點恢復理智的跡象。我用腳踢開鐵門,跨過黑衣人二號昏迷不醒的身體,在門市部裡拉了三張椅子排在一起,讓蘇珊躺在上面。

「傑克?」蘇珊虛弱地摸著我的臉龐說道。

「我在。」

「他們............他是什麼人?」想起魔拉克,蘇珊臉上再度充滿恐懼。

「我會查出來的。」我面帶微笑,輕輕撫摸她的額頭。「妳先休息。救護車待會就來了。」

「嗯。」她本來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實在疲憊至極,於是閉上雙眼。

我站起來,正要轉身,蘇珊突然說道:「你會陪我嗎?」

我僵在原地,凝望著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沒有看我。她依然閉著眼睛。但是我知道她不張眼是因為她沒有辦法親眼面對我遲疑的神色。「我必須先跟警方交代事情的經過。妳放心,一有機會我就去醫院看妳。」

她沒有回應,只是轉過頭去,假裝沈睡。

遠方開始傳來救護車的聲音。我本來還想趁機把黑衣人叫起來審問一頓,但是想到他們喉嚨上都挨了我一拳,暫時多半也無法回答問題,於是決定把他們交給簡森去處理。我推開門市大門,走到外面的人行道上迎接救護車。救護人員將蘇珊抬上救護車,確定她沒有立即的危險之後,又去檢視兩名黑衣人的傷勢,並且回報加派救護車。接著警方抵達。

「傑克。」

「湯馬士。」

我們兩人握手招呼,然後一起走向倉庫內部。我跟他簡單解釋事情的經過。

「魔拉克,你說?」簡森站在焦屍身旁,側頭打量諾曼那張已經無法辨識的容貌。

「他是這麼告訴我的。」我點頭。

簡森自襯衫口袋中取出一支筆燈,蹲下身去,用筆尖挑開焦屍的下顎。挑不動。「我必須說,傑克,」他將筆燈放到一旁,自外套口袋中拿出塑膠手套。「這似乎不是你平常會惹上的那種麻煩。」

「嚴格說來,我什麼麻煩都惹得上。」

「是呀,但是你通常不會把那種麻煩帶回紐約。」他戴好手套,直接用雙手掰開焦屍的嘴巴。「你會交給我的通常都是自以為被惡魔附身的人,而不是當真被惡魔附身的人。」他湊近一點,皺起眉頭。「聞到了嗎?」

我蹲下去。「硫磺的氣味。」

「嗯。」簡森將筆燈探入屍體嘴中,打開開關,照亮咽喉,裡面漆黑一片。「這不是被燒焦的。」他伸出食指,在屍體嘴中輕輕一轉。我隨即聽見一下如同冰塊破碎的聲響。「是被凍焦的。」他將食指上的黑色肉塊舉到我的面前,然後挺起大拇指輕輕壓下,肉塊當場彷彿薄冰一般溶成一小灘黑水。「是惡魔,沒錯了。」

我愣愣地瞪著他看,不知道該怎麼接。

他注意到我的目光,揚起眉毛。「你很驚訝?沒見過被惡魔附身的人嗎?」

我搖頭。「事實上,比較讓我驚訝的是你有見過被惡魔附身的人這個事實。」

他微笑。「你以為這種事情只會發生在你的筆世界裡?」

我嘆口氣。「我想我只是希望這種事情只會發生在筆世界裡。」

他站起身來。「讓我看看你的胸口。」

我撩起破碎的衣衫。羽毛印記已經完全消失無蹤。「不見了。」

「喔。」他拿出行動助理跟數位筆,在上面抄寫筆記。「魔拉克......這是這個月第三個了。」

「第三個?」

「阿拉斯特,梅菲斯特,加上魔拉克。」他停了一停,用數位筆隨便畫了幾下。「不過暫時應該可以排除魔拉克。」

「阿拉斯特?梅菲斯特?」我問。

「本月初,梵蒂岡方面透過聖約翰大教堂的愛德蒙主教知會紐約警方。」簡森點到月初的備忘錄,邊看邊道。「世界各地的附身惡魔蠢蠢欲動,開始朝向紐約市區集結。梵蒂岡派遣驅魔神父進駐聖約翰教堂,希望取得紐約警方的配合協助。」

他放下行動助理,對我聳了聳肩,然後我才知道他已經講完了。我一攤手,問道:「這算是......在要求紐約警方什麼樣的配合協助?」

「傷害控制。」他說。「永遠都是傷害控制。紐約是一座無奇不有的奇幻城市,但是為什麼大部份的紐約居民都還以為自己居住在一個平凡無奇的世界?就是因為紐約警方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傷害控制單位。什麼樣的事件我們都有能力壓下,再駭人聽聞的情況我們都有應對的說詞。半個月前,梵蒂岡的人馬在中央車站跟阿拉斯特正面衝突,造成五十三人死亡,七十八人受傷,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怪到哈瑪斯恐怖組織頭上,新聞你有看到嗎?」

我點頭,跟著又搖了搖頭。「怪罪恐怖份子?真是方便。」

「九一一事件過後,我們的工作確實變得比之前輕鬆。」

「你說暫時可以排除魔拉克?」我問。

「附身惡魔被驅出宿主體內之後,至少需要七天的時間才能爬回人間。儘管魔拉克不是什麼無名小魔,但是他的宿主死成這個樣子,料想他本身必定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他不會這麼快回來的。」他突然臉色一沈,凝視著我。「你說他是為了莎翁之筆而來?」

「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兄弟,看來你這支筆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厲害。」他搖了搖頭。「我一直以為莎翁之筆只是一群愛幻想的作家用來逃避現實的另類毒品,但如果這些重量級的惡魔齊聚紐約都是為了這支筆而來的話......

「看來這段時間我們必須保持連絡。外面兩個黑衣人就請你帶回去審問。不過他們看起來不像是知道多少內情的樣子。」我說著皺起眉頭。「阿拉斯特跟梅菲斯特?」

簡森搖頭。「沒有抓到。顯然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惡魔,一般驅魔神父沒有能力驅逐他們。梵蒂岡方面正在加派人手前來支援。」他考慮片刻,輕嘆一聲。「我幫你開啟權限,讓你存取這件案子的檔案。你可以從中得知惡魔宿主的背景以及梵蒂岡相關人員的資料。如果你打算詢著這條線追查此事的話,最好先去跟梵蒂岡的人員打個招呼。」

「聖約翰大教堂?」我問。

「是。」

「我知道了。」

我們向門外走去。簡森對等在倉庫門口的警員下達指示,他們隨即開始處理焦屍。我們穿越門市部,黑衣人已經不見蹤跡。員警回報,救護車已經將傷者送往市立醫院。我問對方葛林小姐送醫之前有沒有要求見我,員警說沒有。簡森陪我走出大門。

「十字架有用嗎?」我問。

「嗯?」

「對付惡魔?」

簡森斜嘴一笑。「我只是負責居中協調,收拾殘局。我還沒有笨到親自上陣跟惡魔對抗的地步。想要知道怎麼對付惡魔,你必須跟梵蒂岡人員連絡。」

「我知道了。」

他神情嚴肅。「傑克,情報交流必須互惠。你可不要對我有所隱瞞。」

我點頭。「有進展我會跟你報備的。」

他伸出右手。我們握了一下。「保重。」

我過馬路,沿著人行道朝向凱普雷特前進。在確定遠離警方勢力範圍之後,我拿出手機,打給瑪莉。

「親愛的。」我道。「我這邊出了點事。有個朋友受傷住院,她叫蘇珊.葛林。妳可以去市立醫院陪陪她嗎?」

「妳以前女朋友?」

「妳在意嗎?」

「一點點。不過不用擔心。除了陪她之外,還有什麼事嗎?」

「等她情緒穩定之後,跟她詢問莎翁之筆的下落。」

「莎翁之筆?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親自處理?」

「我有更急迫的事情要辦。有機會我再跟妳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好,那你去忙吧。」

我掛斷電話。讓瑪莉去照顧蘇珊或許可能導致日後對我極端不利的後果,但是此刻我不希望讓瑪莉獨處。雖然我有信心瑪莉能夠保護自己,不過這件事情牽扯到貨真價實的惡魔,小心一點總是沒有壞處的。我打電話給保羅。

「保羅?還在辦公室嗎?」

「在,但是我要離開了。」

「天使印記沒有結果?」

「還在查。這種東西可能需要親自去圖書館查閱古籍才行。」

「梵蒂岡有人在城內獵捕惡魔,簡森幫我開啟了存取檔案的權限。你有時間幫我分析情資嗎?」

保羅遲疑片刻。「我可以先幫你把檔案載回主機,但是老闆,這件事情我可能沒有辦法幫你。」

「怎麼了?」我問。

「老單位緊急徵召。」保羅無奈地道。「哈瑪斯組織宣稱半個月前的中央車站爆炸案是美國政府蓄意誣賴的。如今有情資顯示他們打算採取激烈的報復行動。我必須立刻前往反恐局聽取簡報。」

我伸手輕揉額頭兩旁,吐出一口長氣。「獵捕惡魔應該比對付恐怖份子新奇多了吧?」

「這不是新不新奇的問題,老闆。職責所在。惡魔尋找莎翁之筆當然不會有什麼好事,但是目前為止他們的行動還處於綁架勒索階段。根據情報顯示,哈瑪斯的情況比較緊急,威脅也比較大。我非去不可。我已經在電腦裡面留下三名頂尖資料分析師的連絡方式。有需要的話你先找他們來頂替一下。我真的必須走了。」

「那你保重。」我道。少了保羅,肯定會導致極大的不便。但是他說得也沒錯,暫時看來,哈瑪斯的問題比較急迫。我收起電話,加快腳步,打算盡快趕回凱普雷特。

噹噹噹。

我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好嘛,麻煩太多,我竟然把這傢伙都給忘了。我拿出電話,檢視訊息。

「忙完了嗎?」

「告一段落。該是你跟我解釋一切的時候了。」

「一定會解釋。不過除非你打算一直用傳訊的方式溝通,不然最好先幫我做件事情。」

「你就不能打電話來聊聊嗎?」

「不能。」

「要我幫你做什麼?」

「我訂了一批硬體器材,收貨地址寫得是你店裡的地址。算時間應該已經運到了。」

「我店裡......付賬的信用卡不會也是我的名字吧?」

「那倒不是。我需要你回店裡將硬體組裝起來,以便我們展開進一步的溝通。」

「都是一些什麼硬體器材?」

「電腦器材。」

十分鐘後,我回到凱普雷特。吧台後的女酒保揮手跟我招呼。她告訴我保羅請假的事情,並且提醒我剛剛有快遞送來好幾箱東西。我走上二樓,打開辦公室大門,隨即愣在門口。

真的是好幾箱東西。而且還好幾大箱。幾乎佔據了我辦公室三分之一的空間。我扯下黏在一個彷彿裝了冰箱一樣的大木箱側的簽收單,好吧,串聯伺服器十台,儲存陣列組,網路連線組,無敵防火牆,四十二吋觸控式液晶螢幕五台,訊號交換器,衛星連線接收器,名牌環繞音響組,超感應語音辨識系統,先進體感人工界面系統,互動式3D成像輸出系統。所有品項最下方還有個括弧,裡面標註「客製化超級電腦」。簽收單右下角還標明價錢:1,301,000美金。我倒抽一口涼氣,尋找有沒有標明付款方式。銀行轉賬,已付清。了不起。

噹噹噹。

「系統出貨前已經組裝測試完畢。你只需要騰出空間放置它們,並且將所有線材插入正確的插孔就好。所有插槽都有防呆,不必擔心插錯。」

我本身對電腦硬體還算小有研究,不過自從保羅來幫我工作之後,我就不曾親手架設硬體過了。本來聽對方說要幫忙裝電腦,我還不太情願,之後看到這麼多大箱小箱的東西,我心裡更是火大。不過看完了價錢之後,我體內開始燃起一股翻騰不休的熱血。如果對方不是網路購物的超級受害者的話,那我面前這些應該都是業界頂級的電腦工藝。有機會架設這種系統,當真是世界所有宅男夢寐以求的機會。

我磨拳擦掌,動手組電腦。結果對方說的不錯,這些硬體確實都已組裝完畢,不需要太過深入研究說明書。問題在於這些機器後面的線材之多,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我這個人喜歡直來直往,對於整線這種細心工作不太擅長,一開始還想拿膠帶把相關線材捆在一起,但是沒過多久我就放棄了,心想反正保羅遲早會回來,我這邊就先亂個幾天也無所謂。攤著吧。

電源是個問題。不過保羅有在庫房裡面放置一臺強力備用發電機,依照他的說法,那是專門為了應付「反恐局遭受摧毀,他個人必須啟動民間力量成立臨時反恐組織指揮所」的情況而囤積的裝備。我下樓找個熟客幫忙,齊心合力將發電機抬上我的辦公室。結果太大台,進不了門,無所謂,攤在門外吧。反正保羅遲早會回來。

三個小時之後,一切準備妥當,我啟動超級電腦。

數秒過後,主螢幕進入一個我沒有見過的作業系統,隨即開始啟動個別硬體。旁邊的硬體一臺接著一臺開始運作,那種感覺就像是電影裡面那種塵封許久的祕密基地重新啟用了一樣。一切系統診療全部通過。接著系統開始自行操作,程式自動執行。我看到一個類似3D建模軟體的視窗,以超快的速度建構一個人體模型。互動式3D成像系統啟動,開始在3D平台上同步繪製3D影像。一分鐘後,模型繪製完成;又過了一分鐘,材質跟貼圖建立完成;這個3D成像系統所繪製出來的物品竟然能夠對應我辦公室中的真實光源,光這一點就足以顯示這套系統強大的技術能力。但是不管這台電腦有多強大,運算速度有多駭人,真正讓我驚訝到張口結舌的,還是在於站在我面前這道真人比例大小的3D投影虛擬人物。

環繞音箱發出一陣雜音,彷彿數百個電台同時發聲,試圖組織出一個共同的聲音一般。十秒之後,電腦完成了聲波模擬,終於讓虛擬人物開口說話。

「好久不見,威廉斯先生。」

我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絕倫的女子身影,聽著她那銷魂動人的清脆語音,目瞪口呆了起碼十幾秒,最後終於嚥口口水,緩緩說道:「好久不見,愛蓮娜。」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羅照威(飛鷹爵士)
  • 至上最高的感謝

    邦哥:謝謝賜教,我已設定好了。我要趕著去上班,快遲到了!晚上回來再好好聊喔。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