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十一、約翰‧歐德

我們站在一條鄉間小道之上,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景象。我想這條道路兩旁原先或許是一片草原,或許是一片林地,或許遠處有高山,近處有水流,不過原先怎麼樣都已經不重要了。如今在我們左手邊是一片狂風暴雨,右手邊一片大火連天,我們站在暴雨跟烈焰的中間,如同摩西分開紅海一樣,看不到路的盡頭,也不知道天什麼時候會塌。如果不是剛剛經歷過大黑洞的洗禮,我們現在一定非常害怕。

就走吧。當前方只有一條路的時候,遲疑與退縮都不具有任何意義。

我們默默地走著,各想各的心事。走了一段路後,瑪莉牽起我的手,然後我們繼續漫步在毫不浪漫的場景之中。又過了一會兒,瑪莉輕輕靠上我的肩膀,終於開口說話。

「你剛剛哭了。」她說。

「人不是每天都有機會見到上帝的。」

「祂真的是上帝嗎?」

「照道理講,祂應該只是書裡的一個角色。」我看著地面,走了幾步,繼續道:「但事實上,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要保持信念。」瑪莉低聲道。

「是呀。」

「你失去信念了嗎?」

我深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我失去信念了嗎?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直到上帝問我為什麼要到另外一個世界去尋找上帝為止。我失去信念了嗎?

「妳覺得反物質神杖的世界怎麼樣?」我問她。

「很有趣。」她答。「你明明知道它是假的,但偏偏一切又那麼真實。緊張刺激,生死一線,而且還有……還有上帝。」

「急速進化的世界呢?」

「非常恐怖,我寧願不要去想。」她停下腳步,轉頭看我。「如果你是要問我覺得筆世界真不真實的話。我必須告訴你,對我來說,我是一個生在筆世界,長在筆世界的人。我的記憶,我的印象,通通來自這個世界。你的真實世界……至今依然像是一場夢幻。它很冰冷,很遙遠,很陌生,我在那裡唯一可以求助的人,是個素未蒙面的酒吧老闆。而如今……我的世界變成了這個樣子……」她轉頭看看大火,看看暴雨,神情無奈地道:「這裡簡直是我內心世界的翻版,整個世界……徹底崩潰。」

我握握她的手掌,為她的無奈提供安慰,然後回到之前的話題。「冰冷陌生的真實世界。我想這就是問題所在。不要誤會,我很清楚真實世界跟筆世界的不同,我只是花了很多時間在別人的世界,別人的故事裡,有時候幾乎快要忘記自己的世界長成什麼樣子。我待在筆世界的時間跟在真實世界差不了多少,而當我待在真實世界的時候,我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在注意作者的動態,莎翁之筆的流向。彷彿在真實世界裡,我只是一個過客。待在那裡,是為了打發進入下一個筆世界的時間。在這種情況之下,分不分得清楚真實與虛幻已經不再重要。我的生活徹底融入筆世界中。對我而言,真實世界也不過就是眾多世界中的一個。凱普雷特跟天弓之箭,在我眼中都是差不多的地方。」

「這些年,我在筆世界裡認識很多……好女人。我不敢在她們身上放感情,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害怕傷害她們,而是害怕一旦愛上虛構人物,我就更難回歸現實。」

她凝視著我,一聲不出。我面對她的目光,輕聲把話說完:「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訴我,我所認知的真實世界其實也是筆世界之一,我想我也不會感到太過驚訝。妳說我這樣算是失去信念了嗎?」我想了一想,繼續說道:「或許吧。但也可能我跟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沒什麼不同,只是在生活之中隨波逐流,不小心迷失了自己最初的執著。現在我有機會正視這個問題,反省自己的作為,雖然有點鑽牛角尖,不過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她看了我一會兒,微笑道:「你的個性很開朗,是吧?」

我也笑:「杯裡的水可以是半空,也可以是半滿。我認為人沒有必要用負面的態度去折磨自己。」我停了一會兒,又道:「妳剛剛也哭了。」

瑪莉低下頭去,再度提步前進。我跟在她身邊,默默陪伴。

「我問上帝,我是不是我。」她邊走邊道。「很蠢的問題。」

「很大的問題。」我道。

「太空船爆炸的時候,我感覺靈魂跟身體分開。我看見了我的一生。」她搖頭嘆氣,伸手比著道路兩旁。「我看到的還是這個世界,還是瑪莉‧康芒,一切歷歷在目,清晰無比,巨細靡遺。那一刻裡,我感覺好清楚,沒有任何懷疑。我知道我就是瑪莉‧康芒,不可能再是別人。莎莉‧葛雷特?我不認識她。不管你帶我見識多少筆世界的事實,把多少真相塞到我的臉上,我依然看不清楚真相,想不起那段過去。」

「我們已經回到妳的世界了。」我道。「再過一會兒就會真相大白。」

「要怎麼做?」她問。

「讓妳面對妳的屍體。」我說。「如果還不行的話,妳就必須接觸妳的屍體。」

瑪莉瞪大眼睛看著我。

「博識真人曾經跟我解釋過。」我聳肩道。「基本上就是說當妳在筆世界中死亡的時候,妳的腦部皮下組織會有一些……電波類的東西殘留在這裡。只要妳以血肉之軀回到筆世界,接觸妳的屍體,就可以跟殘留的電波取得共鳴,進而收回妳的記憶。」

瑪莉搖頭:「聽起來像是鬼扯。」

「我也這麼覺得。」我笑:「但是這個方法確實有效。所以……」

我們同時停下腳步,看向前方。面前的道路右側有一塊凹進去的空地,沒有遭受大火吞噬。空地上有一棟小木屋,屋外停著一輛黑頭靈車。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坐在木屋門口的台階上,靜靜地抽著煙,看樣子是在等人。從他面前地面上堆積的煙蒂來看,他已經在這裡等很久了。

瑪莉低聲說道:「是約翰‧歐德。」

我打量面前這個男人。中等身材,相貌平凡,大約三、四十歲年紀,身穿一套黑色西裝,眉頭深鎖,心事重重。他看見我們走近,立刻拋下香菸,站起身來朝向我們招呼。

「康芒小姐。」他道。

「歐德先生。」瑪莉道。

我們來到小屋之前。瑪莉跟對方輕輕擁抱,接著他轉而面對我,伸出一手。「威廉斯先生,很高興與你見面。」

我點點頭,跟他握手,神情毫不鬆懈。他握手的力道強勁,毫不拖泥帶水,是個很有自信的人。他的笑容親切,目光真誠,似乎也是個值得信賴的人。我想他應該不會是個壞人,但是首先我必須弄清楚他的身分。

「你把康芒小姐安然無恙地帶回來了。」他神色讚許。「這裡變成這個樣子,我還真怕你們進不來。」

「我們是花了點功夫,排除了一些困難,拯救了一個宇宙什麼的,不過畢竟我們還是來了。」我說著透過他的肩膀,看向他身後的靈車。

歐德看出我的想法,點頭道:「康芒小姐的屍體就在車上。」

我們走到車後,打開車門,拉出棺材。正要開棺的時候,歐德提醒道:「由於手榴彈在死者的嘴裡爆炸,所以她的上半身已經沒有辦法修復。這不是一具好看的屍體。」

我打開棺蓋,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然後意示瑪莉上前觀看。瑪莉凝視屍體片刻,突然回頭嘔吐,一直吐到剩下清水為止。我拍打她的背部,拿出手帕給她擦嘴,等她深深吸了幾口氣,稍微冷靜一點之後,我問:「想起來了嗎?」

她搖頭。

我捏捏她的後頸,幫她放鬆肌肉。「那就只好……」

她面現難色:「真的要摸嗎?」

我神情嚴肅地點了點頭。「想弄清楚妳是誰就非摸不可。」

她側身回到棺木之旁,轉頭看向另外一邊,緊閉雙眼,伸手進入棺木,摸索半天。

「想起來了嗎?」我問。

她張開雙眼,神色茫然。「沒有。什麼反應都沒有。」

我皺起眉頭,百思不解,接著跟瑪莉一起轉頭看向歐德。我問:「你確定屍體沒有弄錯嗎?」

歐德十分肯定地點頭。「我確定。」

「那為什麼會沒有反應呢?」我問。

歐德凝視著我,沒有直接回答。我看得出來,他知道答案。

「為什麼會沒有反應?」我再度詢問。

歐德目光移到瑪莉身上,停留片刻,然後又看回我臉上。「因為她是瑪莉‧康芒,不是莎莉‧葛雷特。」

我們三人一聲不出,沉默了好一陣子。我張嘴結舌,說不出話,只能慢慢轉過頭去,看向瑪莉。

瑪莉不像我這麼吃驚,反而表現得有點如釋重負,聳肩說道:「早就告訴你了。」

「怎麼可能?」我問歐德。

歐德問:「你知道『女神』嗎?」

我一點也不驚訝:「聽說過。」

「當初抓走康芒小姐的,都是女神的信徒。」歐德解釋道。「他們破壞康芒的肉身,以邪教儀式勾走……葛雷特小姐的靈魂,交由女神親手消滅。」

「葛雷特死在筆世界裡?」我問。

「是的。」歐德道。「接著女神引導康芒小姐進入真實世界,佔據莎莉‧葛雷特的肉體,變成真實存在的人。我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出事了,於是追出去找到康芒小姐,進而指引她去找你幫忙。」

「怎麼可能?」我難以置信。「筆世界的角色怎麼可能佔據真人的肉體?」我轉向瑪莉:「不好意思,沒有不敬的意思。」然後又轉回歐德:「但是這不就表示筆世界的人也擁有……靈魂?」

歐德點頭:「事實擺在眼前,不是嗎?」

我看著瑪莉,緩緩點頭,繼續問道:「可是筆世界的角色個性中存在著缺陷。他們的生活只有作者寫到過的部分,只去過作者提到過的地方。如果作者只設定一個角色工作方面的職場生活,他就不會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甚至於你問他家在哪裡,他都未必答得出來。他們……並不完整。」

「一開始是這個樣子。」歐德道。「但是當他們在筆世界中持續生活,就會開始跟人們產生互動,跟環境產生互動。他們會學習生活,體驗生活,自行彌補先天上的不足。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他們就會變得完整。」他轉向瑪莉。「他們就會擁有靈魂。」

我腦中混亂,搖頭道:「這不是女神第一次試圖把筆世界的角色送到真實世界去了。她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瑪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狀況,她將她送入真實世界到底有什麼意義?」

「瑪莉能夠進入真實世界,這件事情本身就代表了十分重大的意義。」歐德神情凝重。「這表示筆世界跟真實世界的差別越來越小了。真人可以附身進來,虛構人物也可以附身出去。女神送瑪莉出去,就是為了要證明這一點。而我指引瑪莉去找你,就是為了要讓你知道這一點。」

「女神到底是誰?她究竟有什麼企圖?」

「我不知道女神的真實身分。」歐德道。「而她的意圖尚不明朗。目前看來,她主要的作為有二,一是在筆世界中吸收信徒;一是要突破筆世界跟真實世界的藩籬。我不清楚她突破藩籬的目的何在,但是從她所採取的手段來看,我們最好盡快阻止她。」

「這又引導出了另外一個問題。」我正視他。「你是什麼人?」

「我?」歐德微微一笑。「我就是你。」

「什麼意思?」

「我跟你是一體的兩面。」歐德解釋。「你身處真實世界,留意真人與筆世界之間的互動,一旦發現問題,立刻出手解決。我身處虛幻世界,留意虛構人物的一舉一動,如果有任何異常現象,比方說虛構人物離開筆世界,附身在真人身上之類的事,我就會追蹤而去,解決問題。」

「解決問題?」瑪莉問。

「你是說……」我語氣遲疑。「除掉對方?」

歐德點頭。「預定上是如此沒錯。」

「但是你沒有除掉瑪莉。你指引她來找我。為什麼?」

「因為……長久以來,瑪莉‧康芒是第一個真正進入真實世界的虛構人物。」歐德搖頭說道。「我沒有應付這種事情的經驗。一直以來我都只是一個觀察者,從來不曾動手除掉過任何人。當我發現瑪莉在懵懂無知的情況之下進入真實世界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指引她去找你,一方面是要讓你知道筆世界中出了這種事情;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藉由你的經驗幫我判斷,瑪莉‧康芒究竟該不該殺?」

我們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瑪莉,瑪莉毫無懼色地回應我們的目光。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們三個都很清楚,沒有人會殺害任何人。

「上一次碰到虛構人物企圖進入真實世界的時候,我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把他給殺了。」我道。

「吳子明?」

「是。但那是因為他是個大魔頭的關係。」我說。「瑪莉……不曾傷害過任何人。」我半開玩笑地道:「你敢的話可以試試。她的運氣很好,上一個試圖殺害她的人如今屍骨無存……

我越講越小聲,三人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瑪莉的運氣能不能帶入真實世界?」

「這個問題等你們回歸真實世界之後,最好盡快弄清楚。」歐德道。「天知道下一個離開筆世界的虛構人物具有什麼樣的能力。」

我問他:「為什麼守門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做的事情不是跟他很像嗎?」

「守門人是筆世界的產物。我不知道他可不可以信任。」

我皺眉:「我信任他。為什麼不信任他?」

歐德問:「你知道筆世界是從哪裡來的嗎?」

我揚眉:「莎翁之筆?」

「莎翁之筆是從哪裡來的?」

我搖頭。

「沒有人知道。」歐德神色嚴肅。「如果你仔細想想,其實這很可怕。莎翁之筆是一個可以『創造世界』的寶物。而且它創造的世界跟真實世界差別越來越小,如今,連它所創造的人物都擁有了靈魂。這算是什麼力量?」

我跟瑪莉互看一眼,經他這麼一說,我感到頭皮發痲。

「從古至今,只有一股力量可以創造世界。」歐德道。「上帝的力量。」

我們陷入沉默。

「你認為女神有可能是幕後推手嗎?」

「我認為我們必須盡快查出女神的身分。」

我點頭。「你有線索?」

「暫時都斷了。本來我打算追查殺害葛雷特的那群信徒,但是很顯然地,他們目標太過明顯,所以女神把這整個世界都毀了。那些信徒就算沒死,此刻也已經散入其他世界。要找出他們並不容易。」

「慢慢找。」我拿出一張凱普雷特的名片給他。「保持連絡。」

歐德走到木屋門口,打開房門,門後竟然是熟悉的紐約公寓後巷景色。「你們可以從這裡回去。你要帶瑪莉回去嗎?」

我看向瑪莉。「如果妳願意跟我回去?」

瑪莉苦笑:「我想我不太可能留在這裡吧?」她說著走到我的身邊,伸手牽我。

我看著我們兩隻牽在一起的手,心中十分迷惘。一半的我在想,她是虛構人物,我不可以跟她太過親密;一半的我在想,她是真實人物,我可以繼續讓她牽著。我站在原地不動,天人交戰了好幾秒,最後把她拉到身邊,讓她靠著我的肩膀。底線在於,我已經習慣牽她的手。

「回去之後,你打算怎麼做?」歐德問。

「一件一件來。」我道。「先幫瑪莉安頓下來。」

她抬頭看我:「你打算怎麼安頓我?」

「我可以安排妳接收莎莉‧葛雷特的身分。」我說。「也可以找人幫妳安排一個全新的身分。」

「全新的身分聽起來不錯。」

「是呀。沒有過去的包袱。一切重新來過。」

我們穿越歐德為我們開啟的門,離開瑪莉‧康芒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toro
  • 故事的謎團真是越來越多了

    話說威廉斯在現實的身分讓人感覺還真不簡單
    連瑪莉的身分都可以隨意安排
    本來還以為他只是很有錢而已
  • epicsword
  • 其實,光是有錢也可安排瑪莉的身分呀,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是吧?不過威廉斯還是有點關係的,不然故事一開始他要進出警方系統也不會那麼容易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