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十、拯救宇宙

三分鐘後,愛蓮娜睜開雙眼,眼中讀取資料的閃光逐漸消退,轉換成一種深沉的目光。如今她恢復成我們所認識的那個愛蓮娜,不過我隱約可以看出,反物質神杖在她體內除了留下一堆資料之外,還進一步提升了她的精神層次。她比以前更成熟,更像真人。她進化了。

她花了點時間調適自己的改變,接著環顧四周,面帶微笑地看了看我跟瑪莉,最後將目光停留在史巴克臉上。她迎上前去,撲入史巴克懷中,緊緊擁抱他。

他們抱得很緊,散發出一份濃厚的情感。我不知道這份情感能否延續到未來,但是我能夠在這一擁之中看出他們真摯的曾經。史巴克說得沒錯,他們曾經相愛甚深。有時候,愛跟恨的表現差別只在一線之間。我感到掌心一暖,輕輕握住瑪莉的手。她心中顯然也浮現了一股跟我同樣的感動。

「我有跟你說過對不起嗎?」愛蓮娜在他耳邊問道。

史巴克在她髮絲之間搖頭。「妳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

他們又抱了一會兒,然後分開。愛蓮娜轉向我道:「你真的來找我了。」

我微笑點頭。

她換上一副誘人的笑容,似乎打算說句類似「不過你還是沒有愛上我?」之類的言語,不過最後卻只說了:「謝謝你。」

「不必客氣。」

她若有深意地看了我跟瑪莉交握的手一眼,然後走到聖壇後方,揮手叫出一整面光學投影的控制面板,開始操作其上的按鍵。

瑪莉放開我的手掌,側頭凝視著我,臉上流露出一種不確定的神情。我以一種溫暖的微笑回應她的目光。我們都已經過了在對異性表達情感之時會扭捏侷促的年紀,但是我們都不能肯定這種簡單的情感流露是否代表了任何意義。瑪莉一整天都在生死關頭之中度過,而我就是她唯一可以寄託情感的男人。我提供安全感,提供必要的慰藉,提供一個依靠的肩膀。然而就算我們之間當真醞釀出了進一步的情誼,那也是在高度壓力之中所產生的。當生活回歸現實之後,這種情感未必能夠延續下去。

是呀。好像現在是個研究這種事情的好時機一樣。

「反物質神杖為我開放了基地部分的控制權限。」愛蓮娜道。「我即將利用神杖開啟通往他們未來的『大蟲洞』。」

「大蟲洞?」我問。「有多大?」

「大到足以讓這顆戴森球體通過的地步。」

戴森球體隱形裝置再度啟動,外殼整個變為透明。在我們頭上,陽光變得黯淡,一個幾乎佔據整片天空的深邃洞口凝聚成形。我們抬頭觀看,目瞪口呆,默默地感應著大蟲洞之中所散發出來的……死寂。在我進出筆世界的生涯之中,曾經見過不少蟲洞,眼前這一個的確夠格稱得上是「大蟲洞」。

史巴克讚嘆道:「開啟這種蟲洞,究竟需要多麼強大的能量?」

「大約這顆太陽的三分之一。」愛蓮娜道。

我大吃一驚。「妳是說,陽光變得黯淡不是錯覺,而是因為太陽的能量被拿去開啟蟲洞的緣故?」

「是的。」愛蓮娜道。「反物質神杖的運作需要消耗極大的能量,所以它才需要一顆戴森球體來充分利用恆星的能源。」愛蓮娜停頓一秒,繼續說道:「根據基地資料庫顯示,戴森球體抵達我們的年代至今一千零一十三年之間,已經完全消耗掉十二顆恆星的能量。」

史巴克的聲音跟我差不多吃驚:「你是說這附近星域恆星消失的現象是因為被……被戴森球體消耗掉了?」

「是的。」

我跟史巴克看看彼此,看看天上的大蟲洞,然後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我道:「看來反物質神杖是一個將正物質轉變成反物質的裝置。這樣做不等於是在用宇宙的空間去換取時間嗎?」

「可以這樣子解釋。」愛蓮娜道。「但是未來的人並不擔心這個問題。這個星系即使在他們那個年代依然位於宇宙邊緣,處於了無人煙的狀態。根據計算,如果反物質神杖能夠持續運作到那個年代,只會消耗掉這個星系中半數恆星的能量而已。」

「就算這是一個很小的星系,半數恆星也有好幾億顆呀!」

「五十八億顆。」

我呆了。「他們的未來究竟距離我們多遠?」

「八百五十三億六千五百三十二萬五千一百四十三年。」

我們再度轉頭看向大蟲洞,啞口無言地看著這條可以穿梭八百五十三億年的通道。過了好一會兒,史巴克開口道:「原來宇宙的毀滅週期落在一千億年左右。」

我側頭看他,諷刺道:「真是科學界的一大發現。」

愛蓮娜按完一連串按鈕,說道:「大蟲洞已經完全開啟,將會維持穩定直到我們的船通過為止。」

我看著他們兩人,神情嚴肅地道:「我們不知道反物質神杖的計畫有沒有成功。穿越大蟲洞後,誰也不能保證還有沒有機會回來。我跟瑪莉有非去不可的原因,但是你們沒有。如今愛蓮娜手中握有左右戰爭成敗的關鍵資料。你們此行的目的已然達成。說實在話,我認為你們不要跟來才是理智的作法。」

「我也認你們不來找我才是理智的作法,但你們畢竟還是來了,不是嗎?」愛蓮娜道。「再說,少了我們,你們兩個會駕駛太空船嗎?」

史巴克倒是考慮了幾秒。「我想要去看看八百五十三億年後的世界長什麼樣子。我一輩子都在為了生存奮鬥。我常常在想如果一定要死,我也要死在宇宙毀滅的那一刻裡。天知道,我竟然真的有機會朝向宇宙毀滅的那一刻邁進。」

愛蓮娜要求我們不要亂動,然後開始啟動傳送程序。十秒過後,我們再度回到愛蓮娜號的駕駛艙中。愛蓮娜調轉機頭,對準大蟲洞的方向加速前進。我正想提醒她我們跟蟲洞之間還隔著一道隱形的球體外殼,不過顯然我們在轉眼之間已經跳躍到球體之外。一分鐘後,我們進入大蟲洞之中,空間極度扭曲,迅速朝向八百五十三億年之後的未來邁進。

***

我們在一片死寂之中經歷著名的重生場景,穿越一條漆黑的通道,迎向出口處的一道強光。

穿越大蟲洞後,出口強光立刻消失,船身突然劇震,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引力將我們吸往後方。史巴克沒有位子可坐,本來一直待在愛蓮娜身邊,如今就跟剛剛黑洞魚雷爆炸之後的我一樣,整個人貼在後方的機殼之上。主螢幕裡一片漆黑,沒有顯示任何天體。沒有星星,沒有星雲,什麼都沒有。接著,愛蓮娜號上的一切開始產生空間扭曲的現象,彷彿艙內前半部跟後半部的時間沒有同步,實際存在的物件殘影向後扯出。我的身體越來越空虛,似乎我的物理質量越來越輕,密度越來越小一樣。有一股強大的引力將我們拖向後方,而這股引力大到黑洞魚雷根本無法相比的地步。

「是黑洞嗎?」我大聲吼道,但是連我自己都聽不見我的聲音。音波一離開我的嘴巴,立刻被吸到後面去了。

實際時間或許不到短短幾秒,但是我覺得好像在極力掙扎的情況之下度過了好幾個小時一樣。接著我們正前方幾近無限遠的地方射來一道藍色光束,開始將我們向前扯去。我好難受。儘管我感到剛剛離體而去的自我逐漸回歸體內,我還是覺得自己似乎隨時都會被這兩股強大的力道撕成碎片。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終於開始前進,不過由於前方一片漆黑的關係,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相對的物體可以觀察我們在前進的事實。我之所以肯定我們在前進,完全是因為太空船引擎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前進的關係。

我深深吸了幾口大氣,緩和緊繃到了極點的情緒,接著轉動僵硬的脖子,回頭去看史巴克的情況。他背靠艙壁,躺在地上,左手緊壓額頭,臉上流滿鮮血。他發現我在看他,於是伸出右手,跟我比了個大拇指,表示自己沒事。我轉向瑪莉,只見她癱坐在椅子上,嘴巴大張,全身顫抖,飽受驚嚇,不過在我看她的同時,她也很有默契地轉過頭來看我。我們相對一笑。

愛蓮娜側著腦袋,凝視自己舉在眼前的左手。我發現她的左手在顫抖,而她則是神色好奇地觀察這種現象。很顯然,之前她的手不會因為情緒發抖。

「愛蓮娜?」我道。「剛剛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被捲入來源不明的引力場。」愛蓮娜低頭操作儀表。「然後被一道拖引光束救出。目前我們正以曲速九點九級的速度遠離引力場。」

「顯示後方畫面。」

主螢幕切換畫面。不過在我看來,只是藍色的光束突然消失而已。後方的景向依然是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我感到一陣頭皮發麻。「第二次大爆炸」的理論再度浮現我的腦海,難道我現在面對的,就是所謂的『無』?或是離『無』不遠的一個境界?

史巴克盯著螢幕,慢慢走回愛蓮娜身旁。「我沒有看到任何東西。或許剛剛那是一個黑洞,所以在一片漆黑之中完全看不出來。愛蓮娜,這個引力場究竟有多大?」

愛蓮娜在面板上按了幾下,接著兩手一攤,搖了搖頭。

我問:「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有辦法判斷。」愛蓮娜道。「這個引力場無所不在,完全沒有方向性,我沒有辦法判斷它的範圍。」

「妳在說什麼?」史巴克皺眉問道。「引力明明來自我們的後方。」

愛蓮娜再度攤手。「前方跟後方只是一種相對的觀念。」

「這麼玄?」

「真希望我知道我在說些什麼。」愛蓮娜苦笑。「看起來這道拖引光束正在帶領我們遠離引力場,但實際上我們只是在利用接近無限大的速度製造時間差。我們並沒有脫離引力場吸引的範圍,只是引力場暫時找不到我們而已。」

我皺眉:「妳怎麼可能知道這種事情?」

「因為這道拖引光束來自反物質神杖的未來文明。我雖然無法連線到他們的電腦主機,不過可以透過光束所提供的資料理解大概的狀況。」

「如果我們並沒有在遠離引力場的話,這道光束要把我們拖去什麼地方?」

「哪裡都不去。」愛蓮娜肯定地道。「這道光束只是在維持我們的存在而已。」

「那……

「有人在呼叫我們。」

「顯示在螢幕上。」

駕駛艙中無端出現能量流動的痕跡,我感覺氣息流竄,迅速在我們三張座位中央凝聚成形,轉化為一個人類的形體。對方是一名中年男子,體格壯建,眉宇英挺,身穿一套輕便的白色長袍,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滄桑到不能再滄桑的氣質。他對著我們四個人分別點頭示意,然後面對坐在艦長座位上的我發言。

「各位好。」滄桑男人說道。「我們是宇宙之中僅存的倖存者。原諒我們冒昧打擾,請問各位是如何進入這個宇宙的?」

「我們透過蟲洞,穿梭時空而來。」我道。

「請問各位可是於星曆一五三三三三七六點四四六三之時,通過反物質神杖所開啟的大蟲洞而來?」

我不熟悉這種紀元方式,於是看向愛蓮娜。愛蓮娜點頭。我立刻答道:「是。」

對方閉上雙眼,彷彿鬆了一大口氣一樣。「終於等到各位了。各位清楚目前宇宙的狀況嗎?」

我搖頭:「我們只知道反物質神杖所知的部分。而眼前的情況似乎比它所知的還要糟糕。」

「糟糕透了。」男人道。「簡單的說,如今整個宇宙都是一個巨大的黑洞。任何進入宇宙的物質都會立刻被吸入黑洞之中。」

我嘴巴微開,無言以對,心裡只想著「一定要玩這麼大嗎?」

男人繼續說道:「想要逃過黑洞的引力,唯一的辦法就是維持曲速九點九級以上的速度,達到足夠的時間差來抵消大黑洞的引力。」

「大黑洞?」

「是的。」男人點頭。「反物質神杖並沒有完成預設的任務……

我插嘴:「為什麼沒有?」

「因為它消失了。」男人回答:「發生在你們穿越大蟲洞一小時三十六分鐘之後。」

史巴克看我一眼,皺眉說道:「我們被人跟蹤了?」

我語氣遲疑:「誰會跟蹤我們?」

「根據反物質神杖最後一則回傳的子空間訊息表示,追隨你們而來的是一個自稱『女神』的實體。」

我暗罵一聲「可惡」,瑪莉則是一拳捶在控制面板上面。

滄桑男子說道:「看來你們知道這個女神是誰?」愛蓮娜跟史巴克也跟他一起盯著我看。我無奈搖頭,說道:「我們不知道她是誰,但她確實是導致我們進入這個宇宙的原因。我不知道她有跟我一起進入這個宇宙。」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反物質神杖因為她的關係而消失。」男人道。「阻止宇宙秩序崩壞的任務失敗了,於是宇宙逐步步入毀滅的命運之中。當秩序全面崩盤的同時,自宇宙的中心地帶產生了一個大黑洞,如同大爆炸一般迅速向外擴張,不過一千年的時間就已經吞噬了宇宙所有星系。根據我們的研判,大黑洞的目的就是要吸收所有物質,將一切回歸核心。一旦它完成了這個任務,第二次大爆炸就會正式展開。」

「目前還剩下多少物質沒被吸收?」

「只有我們跟你們。」男人道。「維持曲速九點九級需要大量能量,而在一個全面黑暗的宇宙中,能量取得相當不易。倖存者一旦失去速度,立刻就會被大黑洞吞噬。」

「那你們還等我們幹什麼?」我問。「這種情況下,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就算有辦法關閉這個大黑洞,宇宙之中也只剩下你們跟我們了。這樣還不如放手讓大爆炸發生算了。」

「不,還是有機會拯救宇宙的。」男人神情之中充滿希望,幾進瘋狂的希望,彷彿希望就是他心中僅存的信仰。「如今的宇宙處於全然無序的狀態,所有的物質跟觀念通通失去了原有的定義,被吸入黑洞之中,變成宇宙初開之前的同一種東西。因為沒有光,所以沒有影;因為沒有上,所有沒有下;因為沒有生,所以沒有死;因為沒有你,所以沒有我。」

「但是你跟我都還好端端地活在宇宙之中。」

「所以萬物的二元性還沒完全消失;第二次大爆炸還不能正式開始。」他目光堅定地看著我,緩緩說道:「因為有生命,所以有希望。」

「希望在哪裡?」我問。

「握在我的手中。」男人抬起右手,掌心之中放著一個透明盒子,盒中存放著一道白光。「自從人類發現DNA的存在之後,我們就相信萬物都有一個預設架構存在其中。那是物質架構的基礎密碼。只要掌握這組密碼,我們就可以利用單純的能量去複製密碼,還原出任何物質的原貌。」

「那這道白光是?」

「宇宙的密碼。」

我眨了眨眼。「宇宙的密碼?」

「記載宇宙一切基礎法則的密碼,第一次大爆炸時用以規劃物質世界的依據,我們稱之為『起源物質』。一百億年來,我們一直在嘗試破解這個密碼,但是宇宙規則浩瀚無涯,環環相扣,複雜到根本難以解構,所以我們始終無法將其解構。大黑洞出現之後,宇宙秩序全面亂套,但是我們反而利用亂套的秩序跟原先的秩序相互對照,進而反推出了宇宙密碼,製造出起源物質。」

「你們修改了起源物質?」我問。

「我們調整了反物質的存在參數。」男人道。「以及宇宙恢復之後的初始狀態。」

「重新開機?」愛蓮娜問。

「可以這麼說。」男人答。

「你們是在扮演上帝。」瑪莉說。

男人轉身看她,輕輕搖頭。「上帝的作法高深莫測,誰能說這不是祂賜給人類的終極考驗呢?誰能說這不是通過這項考驗的唯一出路?不是我們要注定踏上的命運旅程?況且,我們還有先知的預言為這最後的希望背書。」

「又有預言?」

「末代啟示錄最後一章。上帝將會派遣來自過去的使徒,為末日浩劫劃下休止符。使徒共有四名,其一是喪失信仰的迷失聖徒;其二是追求人性的虛假聖徒;其三是化險為夷的命運聖徒;其四是縱橫寰宇的守護聖徒。」男人稍停片刻,觀察我們的表情,繼續說道:「有沒有可能,從某種特定的角度來看,各位剛好符合末日四聖徒的描述?」

愛蓮娜看著我笑:「這簡直是我們那個年代救世預言的升級版。」

我皺眉搖頭:「你們的啟示錄只說使徒會為末日浩劫劃下休止符。它可沒說是什麼樣的休止符呀。」

「不管是會重建宇宙架構,還是引發第二次大爆炸,總之你們的出現,代表了浩劫的尾聲。」他嘴角上揚,看不出是微笑還是苦笑。「我們都累了,不想繼續逃避了。我們等待著希望,卻又看不見希望。繼續逃避下去,我們將會失去信念。我們不希望在完全沒有信念的情況之下面對結束。就算注定要死,我們也要抱著希望死去。」

「好吧,說重點吧。」我站起身來,跟他相對而立。「為什麼你們沒有辦法自行啟動起源物質?」

「因為想要啟動起源物質,就必須將起源物質帶到宇宙的中心,大黑洞的原點,萬物的起源裡去才行。」

「而你們做不到是因為......?」

「因為我們就是做不到。」男人理直氣壯地道。「相信我,我們嘗試過了,嘗試了很多次,所有自願前往的人通通死在大黑洞裡。」

「而你認為我們做得到是因為......?」

「因為你們是末日四聖徒?」男人懷抱希望地道。

我搖頭:「我們只是四個普通人。不會因為在適當的時間出現在對的地方就變成預言中的救世聖徒。」

「但是你們一點也不普通。」男人道。「而且預言向來都是由在適當的時間出現在對的地點的人所完成的,不是嗎?」

我看向瑪莉,瑪莉點點頭。我看向愛蓮娜,愛蓮娜點點頭。我看向史巴克,史巴克兩手一攤,說道:「大黑洞的問題不解決,我們都要死在這裡。照我看,英雄都是被時勢逼出來的。」

「只有你而已。」我笑道。「下次如果真的不想當英雄,就請不要老往會被逼得去當英雄的地方跑。」我對滄桑男子道:「我們要怎麼做?」

「我們已經規劃了一條通往宇宙核心的路徑,上傳到你們電腦裡。」男人揮手向他身邊我們看不見的人們下達指令。「此刻我們正將大部分的能源轉移到你們的船上。」愛蓮娜號突然之間生氣勃勃,彷彿展開了生命脈動一樣。「轉移過程結束之後,我們的旗艦就只剩下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維持曲速。」

「為什麼要給我們這麼大的能量?」我問。

「一來是為了要轉移起源物質。」他正說著,駕駛艙中氣體流竄,熱風撲鼻,伴隨著一道尖銳的聲響,駕駛艙中央隨即出現一道白光,正是他剛剛握在手中的起源物質。「剩下的就供應你們隨意應用。在大黑洞裡面,能量總是有備無患。」

我質疑:「一個小時就足夠我們抵達宇宙中心嗎?」

「大黑洞壓縮了空間的距離。由於你我依然存在,所以遠近的觀念還沒有全然消失,只是十分稀薄而已。」

「等一下。」我問。「那固體的觀念呢?宇宙天體呢?都沒有完全消失嗎?」

「沒有錯。所有天體都依然存在於大黑洞之中,而且彼此之間的距離壓縮極近,越接近宇宙中心,密度就越高。況且你們還必須維持曲速九點九級以上的速度。雖然固體的觀念一樣變得稀薄,但是只要撞上夠多的星體,你們一樣會船毀人亡。」

「你們的人會失敗,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男人點頭:「沒有人的駕船技術可以好到那個地步。」

我轉向愛蓮娜。她聳一聳肩,微笑道:「盡力而為。」我目光飄向瑪莉。我們有所謂全宇宙的運氣為後盾,所不定真的能夠度過難關?

船身微微一震,拖引光束消失,我們的主螢幕右下角隨即跳出一排一個小時的倒數計時。

「開始了。」男人的身影逐漸透明。「宇宙的存亡維繫在各位身上。祝你們好運。」說完完全消失。

愛蓮娜操控船艦轉向,但是由於外面全黑的緣故,我們也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麼黑,真要撞上天體怎麼閃避?」史巴克問。

愛蓮娜道:「我將他們提供的三維星航資料重疊到主螢幕上。」

主螢幕出現綠色線條,形成網格,標示座標,接著綠色線條散入螢幕四周,色彩變淡。螢幕中央出現一團綠光,一開始看不出是怎麼回事,十分鐘後,綠光逐漸變大,我終於看出那是許許多多由線條組成的三維模型,代表了各式各樣的固態天體。第一顆天體迅速接近,愛蓮娜操縱面板,採取迴避動作,眨眼之間天體已經疾閃而過。史巴克叫囂一聲,說道:「也沒什麼嘛。」愛蓮娜搖頭說道:「坐穩。要來了。」

第二顆天體、第三顆、第四顆......天體之間的距離果然越來越近,不過一分鐘的時間,我已經無法計算我們閃過了多少顆天體。愛蓮娜迴避的速度越來越快,機身震動的頻率越來越高。我呼吸急促,手心冒汗,開始覺得每閃過一顆天體都是在跟死亡擦身而過。

五分鐘後,我們撞上了第一顆天體。我感覺有如置身濃度極高的果凍之中,而且果凍直接竄入我的口鼻,幾乎當場就要窒息。突破該天體後,我全身都在顫抖,眼前一片血紅。

「愛蓮娜!」我叫道。

「我正在將主要能源轉移到前方防護力場。」愛蓮娜運指如飛,太空船持續閃避。「必須減少指令輸入的時間差。上傳至船艦處理器中。」愛蓮娜說完,腦袋一垂,再也不動,直接進入船艦電腦,以更靈活的速度操控太空船。主螢幕畫面急速閃動,眼花撩亂,根本看不清楚前一顆天體結束跟下一顆天體開始的線條。三分鐘過後,我們再度撞上天體。數秒之後,又是一顆。這一下撞得我氣血翻騰,頭昏腦脹,脫離之後低頭一看,發現胸口染滿我的鼻血。

「防護力場健在,機身遭到些微振動損傷。」愛蓮娜的聲音自擴音器中傳來。「以目前的天體密度研判,我必須將速度減低到曲速八點五級才有可能安然穿越。」

「降到九點八都不行!」我大聲道。「我們會被黑洞吞噬的。」

前方突然出現一顆巨大的天體,大到佔據整個螢幕,完全避無可避。瑪莉失聲大叫,雙掌前挺,巨型天體突然分崩離析,毫無來由地化作碎片。我跟史巴克對看一眼,目瞪口呆。我道:「我打賭那是命運聖徒的好運氣。」

瑪莉雙手軟垂。「要不要賭賭看一路上所有天體通通突然粉碎的機率有多高?」

「我不敢賭。」我抬頭看向擴音器。「愛蓮娜,我們不能減速,但是可不可以加速?」

史巴克大叫:「你還想加到多快?」

「曲速十級。」我道。「理論上我們可以出現在宇宙的每一點上,包括宇宙核心。」

「理論上曲速十級是不可能達到的!」史巴克道。

「理論上大黑洞可以讓所有理論變得『稀薄』!」我道。

「計算中。」愛蓮娜的聲音傳來。「根據固態天體如今稀薄的程度研判,大黑洞的引力加上趨近於無限大的能量理論上可以將我們推往曲速十級。前提是要有人進入引擎室,拔下粒子加速器上的安全鎖,讓我可以將多餘的能量導入其中。」

史巴克轉身就走。「我去。」

「史巴克。」愛蓮娜回歸太空船處理器後,語氣一直保持電腦語音般的冰冷,直到此時才表現出一絲人性。「拔下安全鎖,加速器就會過熱,你只有三秒鐘的時間可以離開引擎室,再晚就要爆炸了。」

「換句話說,妳只有三秒鐘的時間可以提升到曲速十級。三秒之後,不管成不成功,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史巴克打開艙門,遲疑片刻,回頭說道:「很高興跟各位一起執行這個任務。我的榮幸。」

我回頭笑道:「好啦,知道你是英雄了。分秒必爭,快去吧。」

史巴克離開駕駛艙。

我回頭看向主螢幕,眼花撩亂,也不知道在看些什麼。數秒之後,愛蓮娜說道:「閃爍的螢幕容易引發癲癇,切斷主螢幕。」主螢幕頓時一片漆黑。有那麼一瞬間,駕駛艙中看來十分正常,除了飄在空中的起源物質之外,似乎就跟我們第一次上船的時候沒有多大差別。我們沉默片刻之後,瑪莉首先開口。

「看來就這樣了。」她說。

「雖然在史巴克口中聽來十分老調……」愛蓮娜道:「不過,很榮幸認識兩位。」

「是我們的榮幸。」我跟瑪莉一起道。

「愛蓮娜,妳還沒有告訴我……」我問。「妳到底會不會夢見生化羊?」

「如果日後還有機會的話,」愛蓮娜輕輕一笑。「我想我會夢見你。」

「啊……」我道。「我想那一定是場美夢。」

擴音器中傳來史巴克的聲音。「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拔掉安全鎖。」

愛蓮娜回歸本身軀體之中,抬起頭來,雙眼綻放金光。「動手。」

我們突然向前一衝,衝勁強大到就連大黑洞的引力都不能相比。我感覺自己彷彿靈魂出竅一般,脫離物質境界,進入一個不知道算是幾度空間的空間,心平氣和地觀察著一切發生。

我看到機身碎裂,主螢幕冒出火光,炸成一堆碎片,駕駛艙自中央裂成兩半,地板扭曲壟起,轉眼之間消失不見。我看見瑪莉跟愛蓮娜坐在蕩然無存的座椅之上,全身遭受火舌吞噬。火舌凝結成冰,由紅轉藍,隨即遁入黑洞之中。黑。深邃無比的黑暗,撲天蓋地而來。瑪莉跟愛蓮娜的身影,越來越淡,越來越遙遠……

接著我的目光恢復焦點,夥伴的身影再度清晰。我看見起源物質大放光明,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驅逐了四周的黑暗,淨化了混沌煙霧。我看見宇宙秩序在我面前重新架構,距離出現了,方向出現了,色彩出現了,光明出現了。我看見星體、星雲、銀河、固體、氣體、物質、反物質。我看見了一切。

我看見了宇宙。

我側過頭去,看著史巴克的身軀飄向愛蓮娜。他們同時伸出右手,十指交握。我看見他們對我微笑,接著身體迅速下沉,遁入時空之中,回到屬於他們的年代。

我看見瑪莉,神色祥和地飄到我的面前。我看見她的靈體跟肉身分離,隨即重新疊合在一起。我張開雙臂,想要擁她入懷,卻在突然之前感覺她遠在天邊,遙不可及。我一陣茫然,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事情。就在此時,四周光芒大作,我整個人陷入一道純白的光線之中……

張開雙眼,適應光線,我看見了上帝的容顏。

上帝對我說:「你在找我嗎?」

我張嘴結舌,不知所對。

「啊。」上帝親切微笑。「你是在找隔壁的神。」

上帝轉頭面對瑪莉。「妳在找我嗎?」祂問。

瑪莉同樣說不出話來。

「啊。」上帝親切微笑。「妳是在找尋妳自己。」

上帝同時看向我們兩人。「去吧。去吧。孩子們。快去找尋你們想要找尋的東西。」

我立刻舉手:「但是你……」我吞吞吐吐地問:「你真的……是上帝嗎?」

上帝凝視著我,笑道:「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到其他的宇宙之中尋找你的上帝?」

我的雙眼在不知不覺之間流下兩行眼淚,但是我卻不懂這股悲哀從何而來。我聽見自己說道:「因為我……在我自己的宇宙裡找不到我的上帝。」

「啊。」上帝親切微笑。「那或許你該更用心地找一找。要保持信念,孩子,保持信念。」

瑪莉同樣淚流滿面:「我……我真的是我嗎?」

上帝親切微笑:「妳當然是妳呀。要保持信念,傻孩子,保持信念。」

上帝隨手揮舞,為我們開啟一道跨越神界的大門,輕輕將我們推入門內。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toro
  • 突然覺得增進不少科幻知識
    不知道往後還會出現幾種不同類型的筆世界?
    這樣看完後就可以了解各種不同的小說

    女神讓人感覺越來越強悍
    另外預言的散播者應該是歐德吧
    老實說如果原作者看到自己的故事變得亂七八糟
    不知道作何感想?

    總之戚大寫作辛苦了
    期待後續發展
  • epicsword
  • 我小學的時候很喜歡看一些天文類的童書,看到宇宙星體的圖片就會深深著迷。
    對我來說,有些東西是很基本的常識,直到長大後的有一天,
    我發現我哥竟然連太陽系九大行星都背不全,而他還是書呆子高材生。
    那時候我才知道,天文的東西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的東西。

    這個故事裡用的科幻知識理論上應該都不深,並且刻意侷限在
    反物質、蟲洞、黑洞以及大爆炸幾個主題之上,
    而這幾個主題基本上都還屬於天文之謎,可以認我亂蓋,所以唬很大。
    當然基本方向是沒有亂來的,不過如果要說增進科幻知識的話......
    你可能要自行判斷一下囉~~~

    《反物質神杖》的故事還有一章,再等我一天看看吧。
    寫完之後要去翻個幾本書來補補口袋的深度。
    莎翁之筆第三集應該不會立刻接著寫作。先花點時間架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