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蓮娜怎麼了?」瑪莉問。

「不確定,不過看起來像是遭到其他電腦駭入。」我道。「她被附身了。」

「你怎麼知道是電腦?」史巴克問。「說不定是被亞美尼人控制。」

愛蓮娜號穿越滑門,正式進入球體內部的空間。球體果然是中空的,外殼約莫一公里厚,跟整座球體的體積相比算是很薄。球體的圓心部位,距離我們三十個天文單位的地方,有一顆恆星閃閃發光。在這種距離之下,它的大小約莫是我們從地球看太陽的一半。這表示這顆恆星本身的體積比我們的太陽要大上許多倍。

「我不認為這裡有任何亞美尼人。」我道。「不然的話他們應該會直接出面呼叫我們,不需要透過愛蓮娜。」我說著指向機鼻側窗的球體內層表面,也就是理論上戴森球體的居民應該居住的空間。「看看那個。」

史巴克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將側翼的監視畫面調上主螢幕,並且拉近放大。球體表層沒有提供生物居住的起居建築,而是規劃為一個一個相互連接的方塊區域。每個區域中央都聳立著一根主要以透明玻璃架構出來的圓柱體,類似實驗室中放置大型標本的容器。圓柱體底部有許多管線連接到分隔區域的格層之中。地面一片翠綠,鋪有泥土,長滿青苔。

「我不懂什麼在外太空生活的事情。」瑪莉說道。「但是這看起來不像是給人住的地方。」

「嗯。」我點頭。「比較像是......

「生物的養殖場。」史巴克毫不猶豫地接下去說。「目前所見的培養容器都是空的。」他拉近畫面,照到培養容器的特寫。「而且看起來已經很久不曾使用過了。」他又轉動一下攝影畫面,然後開始設定掃描參數。「如果這裡真的是養殖生物的單位的話,附近一定會有資源配給以及控管中心。我來針對球體內部展開全面掃描。」

他才剛啟動掃描,主螢幕上立刻出現愛蓮娜的大臉。不屬於愛蓮娜的聲音再度傳來:「請立刻停止任何掃描探測的行為,不然你們將會遭到摧毀。」

史巴克二話不說,關閉掃描器,看著他的面板,說道:「雖然掃描才進行了三秒,但是我可以肯定這整個戴森球體內部空間充滿反物質,濃度高達百分之八十。幸虧愛蓮娜號具有反反物質力場,不然我們一進來就湮滅了。」

「他們既然拖我們進來應該就不會讓我們湮滅。」我道。「我想這道拖引光束裡面應該就已經包含了預防湮滅的力場。」

我們開始加速,眼前的太陽越來越大,光線越來越刺眼。沒過多久,螢幕上出現了一顆行星的輪廓。由於球體內部可供比對的物體太少,對方又不允許我們探測掃描。所以我一時之間也無法判斷這顆行星究竟有多大。持續接近之後,我看出那是一顆藍色行星,行星表面起碼有百分之八十籠罩在水面之下,除了陸地的形狀大不相同之外,基本上看起來跟地球很像。這是一顆不需要掃描就可以看出是M級行星的星球。我敢打賭反物質神杖就在那上面。

「我敢打賭反物質神杖就在那上面。」瑪莉指著那顆行星說道。

我們機鼻轉向,以一定的角度切入行星上空,數秒之後,牽引光束消失,不過愛蓮娜號外殼之上依然籠罩在一道藍色的力場之中。

史巴克說:「我們已經進入行星軌道。」他轉頭凝視藍色行星。「看來這顆行星才是球體之中真正的居住環境。球體內部的表層另有用途。」

愛蓮娜的畫面再度出現:「請各位保持目前位置,以便啟動傳送程序。」

我轉向史巴克:「傳送?」

史巴克搖頭:「我只有在科幻電影裡看過這種技術。」

瑪莉張開嘴巴,還沒說話,身體已經化作一道光芒。我低頭看向自己半透明的身體,心裡不禁感到一陣緊張。這是我第一次經歷以科學的方式進行身體傳送,這種感覺好像我的肉體分裂成數以萬計的……

我想到一半,突然發現四周景物變化,我們已經離開駕駛艙,出現在一座造形雄偉的神殿式建築之外。神殿的入口以四根巨大的石柱支撐,其下是一道將近百級的室外階梯,此刻我們就在站階梯下方的空地上。神殿位於山丘之上,視野遼闊,但是觸目所及都是一望無劑的草原,卻沒有其他人工建築的蹤跡。

上方傳來一陣腳步聲。我們抬頭看向神殿入口台階,一條輕盈的身影緩緩走下,正是愛蓮娜。只不過,我們都知道她此刻並非愛蓮娜。我們站在原地,默默看她接近而來。她臉上少了一道迷人的微笑,卻多了幾絲滄桑的氣息。我可以想像機器人模擬人類的臉部表情。但是那種滄桑,那種落寞……我絕不懷疑她有能力夢見生化羊……或是任何機器人可能會夢見的東西。

愛蓮娜走下台階,踏上平地,站在我們面前,目光逐一掃過我們的臉,分別跟我們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你們不是亞美尼人。」

史巴克點頭:「我們是地球人。」

愛蓮娜臉現疑惑,轉頭打量我跟瑪莉。「你們是地球人?」

我跟她對看數秒,微微一笑,說道:「我們兩個來自平行宇宙,但是在我們的宇宙裡,我們確實也是地球人。」

「啊,這樣就合理多了。」

史巴克揚起一邊眉毛,轉過頭來,面色訝異地看著我們。我聳了聳肩,做出個「你又沒問」的表情,隨即回頭面對愛蓮娜。「妳期待會看到亞美尼人?」

愛蓮娜點頭。「根據我們的計算,這個年代裡最先發展出足以通過奧狄薩斯走廊的科技的種族應該會是亞美尼人。而且他們早在一百年前就應該有能力派人探索這個區域。我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沒有來?」

「我不能肯定。」我道。「但我想是因為亞美尼人忙著發展武器科技,一直以來都不著重探索宇宙的關係。」

「啊,這又解釋了很多事情。」愛蓮娜側頭思索。「但是他們為什麼要發展武器科技?難道宇宙中出現了強大的邪惡勢力?」

史巴克是本地人,對亞美尼帝國懷抱強烈的恨意。他大聲道:「他們自己就是邪惡勢力!亞美尼帝國打從立族以來就一直處心積慮地想要征服宇宙!」

愛蓮娜皺起眉頭,似乎難以置信。「亞美尼帝國?他們應該是共和體制才對,怎麼會改為帝制?」

史巴克搖頭:「他們早在四百五十六年前,選出第三任議長之後,就已經透過議會投票結束共和時期,改為帝王專制。接著他們全力發展軍備,向宇宙各族宣戰,展開一場長達四百多年的星際大戰。如今戰事已經接近尾聲,宇宙即將被亞美尼帝國征服。」他說完滿臉怨毒地凝望對方,但是愛蓮娜卻沒有發表回應,只是側頭沉思。史巴克等了片刻,繼續說道:「告訴我,妳為什麼對亞美尼人這麼感興趣?這裡為什麼會是亞美尼領空?」

愛蓮娜打斷沉思,抬起頭來,說道:「這裡是亞美尼人的出生地。第一代亞美尼人就是在球體內部培植出來的。」

儘管我跟史巴克心裡都有個底了(不知道瑪莉有沒有),但是聽到對方親口說出,我們依然感到一陣驚訝。

「亞美尼人是人工培植出來的種族?」史巴克問。

「是。」愛蓮娜道。「我們培養他們。為他們設計社會體系、宗教、文化以及科技,將他們送入這個宇宙之中,期待他們能為自然界的平衡盡一份心力。」

「顯然這中間出了什麼大問題。」

「顯然是。」愛蓮娜眼中發光,似乎在存取大量資料。「回顧亞美尼人培育計畫,問題的癥結十分明顯,當年也經過我們激烈的爭辯。他們之所以表現不如我們預期,關鍵就在於自由意志。」

「你們賦予亞美尼人自由意志?」我問。

「是。自由意志是一把兩面刃。加入自由意志,亞美尼人的發展就有可能不受控制;但是自由意志乃是生物之所以高等的必要條件。缺少自由意志,他們將沒有能力自行發展文化,甚至劃地自限,迅速奔向毀滅的道路。」她繼續調閱資料。「零點五版的亞美尼人是沒有加入自由意志的實驗群組裡面存活最久的群組。一萬名實驗對象有百分之八十在出生十年之內死亡,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以及他們的後代都在五十年內死亡殆盡。」

「『你們』到底是誰?」瑪莉一開口就直指問題核心。「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反物質神杖究竟在哪裡?」

愛蓮娜轉頭凝視瑪莉,神色頗為好奇。「原來你們是為了反物質神杖而來?」

我不知道『為了反物質神杖而來』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於是我立刻接口道:「我們同時也是為了妳這具身體而來。」

「啊,我就在想這個機器人不會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裡,原來它是跟你們一起來的。」愛蓮娜說著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既然如此,我們先進神殿再說吧。」說著轉身踏上台階。

我們三人立刻跟在她身後,朝向神殿前進。走著走著,我開始發現台階兩旁各有一排類似墓碑的石板。我稍微看了一下,沒有見過上面刻的文字,但是顯然是屬於拼音文字。過了一會兒,我們抵達神殿大門,穿越石柱,走過大廳。大廳兩邊牆上都有好幾扇關閉的門,看不出來通往何處。大廳之中擺有兩排積滿灰塵的木椅,有些座位上放置了一些物品,不過顯然也很久沒有人碰過。座椅末端是一座平台,台上設有一座聖壇,聖壇之後聳立一扇巨大的玻璃彩繪窗戶,窗前距離地面約莫三公尺高的地方憑空飄浮著一把權杖。權杖透體金黃,頂端壟起一道台座,座上鑲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紅寶石,形狀看起來跟亞美尼人額頭上的寶石很像。寶石附近的空間微微扭曲,有如高熱下所產生的游絲現象,不過游絲筆直向上蔓延,並沒有朝向四面八方擴張。

「是的,那一把就是反物質神杖。」愛蓮娜停下腳步,回頭對我們解說道。「這裡很久沒有人打掃了,請三位隨便坐坐。」她說完就在一張長椅之上坐下,面對中央走道。我們四下看看,接著也在她對面分別找了一張長椅坐下。

「如同你們所見,我們是一個科技高度發展的文明,來自一個距今十分遙遠的年代。」愛蓮娜開門見山。

「過去?」我問。

「未來。」她答。

我點頭。「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即將發生。」

我更正:「未來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第二次大爆炸。」

我們三個目光茫然,期待她繼續解釋下去。在發現她表現出一副這個名詞對我們來說也應該代表了什麼意義之後,我才開始細想這個名詞的意義,接著跟瑪莉還有史巴克同時「啊?」了一聲。

「第二次大爆炸。」愛蓮娜重複道。

「妳是指……」我遲疑地道:「宇宙初開,從無到有的那場『大爆炸』?」

「是的。我們的年代裡,科學家預見了第二次大爆炸的發生。各位應該可以想像當時宇宙秩序要混亂到什麼程度才會讓我們導引出這樣的結論。」

「但是……」我的語氣繼續遲疑。「大爆炸本質上是一種……從無到有的創造衝擊;從混沌到秩序的規劃改變。當宇宙萬物都已經……『有』了,又怎麼能夠出現第二次從無到有的大爆炸呢?」

愛蓮娜沒有回答,只是神色哀戚地看著我。

「妳的意思是……」我慢慢問道。「宇宙將會回歸『無』的狀態?」

「種種跡象顯示都是如此。」愛蓮娜點頭道。「一開始是一些小的秩序,細微的物理定律出現差錯。比方說,低氣壓會往高氣壓流動;液體加熱之後會變成固體之類的奇怪現象。接著一些大秩序開始崩盤,重力無常,軌道混亂,大氣異變,日換星移。總而言之,整個宇宙都變得跟過去數百億年的認知大不相同,一切越來越無常,我們幾乎無法仰賴任何科技,甚至是生活常識。」

「當一切逐漸明朗之後,我們開始發現維持宇宙運作的二元性已經全面失衡。有光不一定有影,有黑不一定有白,我們追根究柢,終於發現這一切問題的濫觴,始於反物質的數量銳減。」

眼看瑪莉一臉霧水,愛蓮娜耐心為她解惑:「我想如果用宗教的觀念會比較容易解釋。在宇宙初開之前,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同樣的一個東西,沒有任何分別。沒有你我的觀念,沒有遠近的觀念,沒有黑白的觀念,全部都一樣。這種情況,就是這位先生口中所謂『無』的境界。」

「大爆炸,就是把這個『無』變成『有』的過程。大爆炸過後,世間萬物就不再是同樣的一個東西了。大爆炸產生了宇宙的基本規則,也就是萬物的二元性。宇宙開始擴張,出現了相對遠近的觀念;因為世間出現了光,所以我們知道什麼叫作黑暗;因為世間出現了你,所以我們知道什麼叫作我。有白天,就有黑夜;有上,就有下;有生,就有死。一切都是相對的,都是二元的,維持這種二元性的平衡,就是在維持整個宇宙秩序的平衡。當二元性開始失衡的時候,宇宙的秩序就會崩塌。反物質的減少,就是二元性失衡的起點。」

我搖頭:「照妳這樣說,正反物質的數量從一開始就應該相等才對。但即使在現在這個年代,我們的宇宙依然大部分都是由正物質構成的。反物質一直以來跟正物質就不是維持均勢的狀況,不是嗎?」

「所有文明在第一次有人提出相對論之後就把這個問題視為千古謎團,不是嗎?」愛蓮娜反問。

我直問:「所以妳可以解釋這個問題?」

愛蓮娜搖頭:「我們至今依然不能肯定這個問題的答案。本來我們相信大部分的反物質都被儲存在黑洞之中,但是在黑洞的架構完全被我們解構之後,我們就只能十分無奈地推翻這個假設。」她凝視我們,沉默片刻,然後再度開口:「我們所能提供的,只有一個在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後剩下的一個最有可能的假設。」

我靠向椅背,輕輕吁了一口氣,問道:「什麼假設?」

「反物質的減少是在宇宙秩序建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的現象,屬於宇宙秩序的一部分。它在萬物二元性的平衡之中扮演著一種倒數計時的角色。」

「倒數計時什麼?」

「第二次大爆炸。」愛蓮娜無奈地道。「反物質的數量打從物質世界出現的最初就持續不斷減少,一直會減少到打破二元性的臨界點為止。到時候秩序就會崩盤,世界回歸於『無』,開始醞釀第二次大爆炸。」

我們三個人愣愣地看著她,不知道能夠發表什麼評論。瑪莉對於科學的理解不足,但是以宗教的角度切入就比較接近她的文學專長。她問:「為什麼?這種事情總要有個原因吧?」

「時候到了?世界老了?我們不知道。」愛蓮娜道。「當科學無法提供解釋的時候,人們就會開始朝向神學的方面尋求答案。我們捫心自問,儘管道德上不敢說完全沒有瑕疵,但我們絕對不是道德淪喪到會讓造物主想要把我們一舉殲滅的種族。或許這是自然界一個既定的輪迴定律。很多宗教之中都有類似的觀念,每隔一段時間,神就會摧毀世界,重新造人。人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來世之中。」

我看著她,明知故問:「那你們把希望寄託在哪裡?」

「過去。」愛蓮娜面露微笑。「在我們的年代裡,二元性已經打破,秩序已經開始崩盤,就算我們製造出反物質神杖這種能夠持續將能量轉化為反物質的裝置也於事無補。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反物質神杖丟到夠遠的過去,減緩反物質減少的速度,甚至逆轉這種現象,藉以打亂倒數計時,阻止世界末日。」

「這聽起來像是非常合理的作法。」我點頭。「為什麼要創造亞美尼人?」

「他們是備用計畫。」愛蓮娜道。「我們不能肯定光靠反物質神杖能不能產生足夠的反物質。於是我們創造了一個種族,一個以反物質科技立族的種族,流傳下一個崇拜反物質的宗教。我們一方面希望他們能夠將反物質科技發揚光大,進而大幅度地增加反物質的數量;另一方面希望他們在宇宙各族之間傳教,讓所有人都能夠重視反物質減少的問題。我們在亞美尼聖典之中也加入了宇宙末日的預言,不過很顯然地,就跟所有宗教的末日預言一樣,沒有人認真看待這則預言。」

「你們誤算了文明的道德進程。」我道。「亞美尼人的科技水準大幅超越他們的道德觀念。只要出現一個野心分子,不要說共和變成專制了,宗教的法典都可以輕易竄改。」

「沒有計畫是十全十美的。」愛蓮娜道。

「我覺得你們的作法很怪。」史巴克質疑。「你們根本沒有必要透過亞美尼人傳教。你們大可以跟我們接觸,直接告訴我們未來的危機。只要你們展現超級先進的科技,我們沒道理聽不進去。再說,既然你們有能力回到過去,為什麼不乾脆將整個文明通通搬來?這樣不就可以全面避免宇宙末日了嗎?」

「舉族遷徙到過去避難?」愛蓮娜搖頭。「我們解決問題;我們不逃避問題。如果我們都逃過來,多年之後再度遇上同樣的問題,我們該如何應對?再度逃往過去嗎?逃避不符合我們文明的作風。我們當然會竭盡所能地避免末日發生,但如果末日終究無法避免的話,我們願意坦然面對命運。至於直接跟這個年代的種族接觸,有違我們時光旅行的行為準則。告訴過去的人未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瑪莉說:「那你又把未來的事情告訴我們?」

愛蓮娜點頭。「那是因為情況已經失控了。亞美尼人不但沒有按照我們的計畫成為宇宙的助力,反而變成了全面影響宇宙的邪惡勢力。這種情況在我們的時光旅行行為規範裡面已經觸發了第五級警戒,必須採取所有手段防止事件繼續擴大。」

史巴克問:「所以你願意幫助我們對付亞美尼人?」

愛蓮娜道:「當然。」

「那就把反物質神杖交給我們。」

愛蓮娜沉默片刻,對他問道:「你打算如何利用反物質神杖去對付亞美尼人?」

「計畫中會有幾種作法。」史巴克坦言以對。「第一是利用神杖在亞美尼宗教裡所佔有的地位去影響教廷的勢力;第二是利用神杖所產生的大量反物質來發展同盟的反物質科技,進而取得可以跟亞美尼帝國匹敵的武力;第三就是想要按照神話傳說,藉由神杖去開啟通往天界的大門,接觸亞美尼人的『神』,試著依賴『神』的力量去影響局勢。」

愛蓮娜想了一想,說道:「依照你們的說法,亞美尼教廷腐化已深,宗教聖物只能讓他們爭權奪利,不太可能構成威脅。至於利用反物質神杖去研發武器,最終很可能會導致兩敗俱傷的局面。」她搖頭。「反物質神杖必須留在這裡,繼續執行它最初所被賦予的任務,為宇宙穩定地提供反物質量。至於亞美尼人的問題,我可以另外提供解決之道。」

「請說。」

愛蓮娜道:「等我們談完之後,我會將這具身體歸還給原先那組人工智慧,並解把亞美尼人的原始資料全部下載到它的儲存媒介之中,包括潛藏在所有亞美尼人基因之中的反啟動密碼。這個密碼會隨著遺傳基因傳承到下一代身上。你們可以利用我所指定的子空間頻道傳送這些密碼,直接終結特定亞美尼人的性命。」

「你是說……我們可以在轉眼之間殺光所有亞美尼人?」

「我們相信團體的作為不能代表個人的善惡。」愛蓮娜神色嚴肅地道。「所以我絕對不建議你們採取滅族的手段。他們是生命,是文明,在歷史之中佔有一席之地,他們不應該被全數抹煞。」

「那你是建議我們採取暗殺或是威脅的手段了?」

愛蓮娜神情冷酷地看著史巴克。「雖然聽起來令人無奈,但戰爭就是這麼回事。我負責提供資料,其他的就讓你們自己去發揮想像力。」接著她轉向我。「我希望各位幫我做一件事情當成回報。」

我說:「請說。」

她轉頭看著反物質神杖。「開啟神話中所謂的天界大門,進入我們的年代。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千年,未來也不知道還會待上多少歲月。我很想知道,我們在這裡努力的一切究竟能不能夠阻止宇宙末日發生。」

「好。」我想也不想地說道。畢竟我跟瑪莉此行就是為了利用神杖開啟所謂的天界大門,接觸所謂的神。「你自己沒有辦法回去嗎?」

「我必須留在戴森球體之中,繼續監控這裡的行動。」

「戴森球體?」我緩緩問道。

「是,最初提出這種生態架構的是一個名叫弗里曼‧戴森的人。所以我們將之稱為戴森球體。」

「但是......弗里曼‧戴森是地球人。戴森球體是地球上的說法。」

「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不是來自地球。」愛蓮娜微笑道。「雖然在我們的年代裡,地球早已不適合人居,我們也已經遷徙過好幾個顆行星家園。但是我們的文明確實源自地球。」

我愣了一愣,隨即面露微笑:「不知道為什麼,我並沒有感非常驚訝。」

愛蓮娜站起身來。「我這就開始準備資料傳輸跟人工智慧轉移的程序。之後的事情就麻煩各位操心了。」

我們跟著她起身。她走上平台,越過聖壇,來到反物質神杖之下站定,抬頭看向我們。

我問出最後一個問題:「你是誰?離開愛蓮娜的身體之後,你會回到哪裡去?」

愛蓮娜微微一笑,向上一指。「我是這座基地的主宰。你們可以叫我『反物質神杖』。」她閉上雙眼,垂下腦袋,不再說話。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