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反物質神杖

兩個小時過後,我們依然無法尋獲愛蓮娜的蹤跡。

「聽著,沒有人願意當壞人。」史巴克推開面前的操控面板,搓揉疲憊的雙眼說道。「但是總要有人說出大家都不想說的事實。愛蓮娜已經......

我冷冷瞪視著他:「我答應過要找她,我就一定要找到她。」

史巴克試圖跟我講理:「如果她還......健在的話,我不會反對你找她。但是現在我們完全接收不到愛蓮娜的定位訊號。定位裝置位於她的電子腦中,這個裝置壞了,就表示她......好吧,表示她壞了。」

「就算壞了,我們也要找回她的身體。」我堅決說道。

「怎麼找?用肉眼找嗎?」史巴克的音量開始提高。過去兩個小時裡,他一直都很配合我們尋找愛蓮娜,或許是因為他對愛蓮娜的失蹤抱有一點愧疚的關係。但是如今他放棄了,而他需要我們跟他一起放棄。他真是一個非常容易放棄的英雄。「我們的搜索範圍已經超出穿越蟲洞可能產生的誤差極限。她如果不是毀了,就是永遠迷失在蟲洞之中......

「她也有可能出現在更遠的地方。這裡是未知的宇宙空間,誰知道有沒有什麼獨特的物理差距?再說奧狄薩斯走廊是已知蟲洞中最長的一條,你怎麼能夠判斷......

「聽聽你在說什麼!我拜託你理性一點可以嗎?」史巴克大聲道。「我知道她很美;我知道她技巧高超,讓你魂牽夢繫;我知道你以為你愛她,她愛你!但是她是一個機器人,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以為她跟你睡覺,你就必須為她負責!我告訴你,她根本不把跟男人睡覺當一回事!」

我轉身對他衝去,他自寶座上站起。就在我們拳頭快要招呼到對方身上之時,瑪莉突然出現在我們中間。我跟史巴克同時收拳,僵在原地。瑪莉目光冰冷,瞪瞪史巴克,然後又瞪瞪我。接著她向後退開,留下我跟史巴克站在原地兩兩相望。

「所以這就是你跟她的問題?」我冷冷道。「你以為你愛她;你以為她會一直愛你;但是她只是一具機器?她不把跟男人睡覺當一回事?於是你就因愛生恨?不願意去救她?」我越講越氣,口不擇言:「我看你根本只是把她當作洩慾的工具!」

史巴克終究還是一拳捶在我的臉上,我也不跟他客氣,對準他的下體一腳踹下。我們滾倒在地,一陣扭打,看起來就跟小孩子打架一樣,一點也不像是兩個拯救世界的英雄。瑪莉一開始還想介入,但是根本找不到出手的機會,只好回到座位上去袖手旁觀。有時候,男人之間唯一的溝通方式就是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過了一會兒,我們放開彼此的喉嚨,精疲力竭地坐倒在地,氣喘吁吁地搓揉身上淤青的地方,擦拭嘴角的血跡。片刻之後,我掙扎地站起身來,史巴克卻是往地板上一躺,目光無神地看向艙頂。

他說:「一年以前,我在天弓之箭遇見愛蓮娜。我對她一見傾心,如癡如狂。我不敢相信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了解我的女人,而且還剛好美艷到這種程度。那感覺......彷彿置身夢中,是寧靜祥和的美夢,是高潮不斷的春夢。我以為我死了,遠離世界上的一切紛擾,遠離亞美尼帝國,遠離星際同盟,遠離傭兵公會,遠離反抗軍,來到天堂之中。那是我有生以來最快樂的一段日子。」

我心想「又是一段老掉牙的故事。」但還是忍不住被他的言語吸引。他的語氣,他的情感,一段老掉牙的情愛糾葛在他嘴裡充滿新意,彷彿我第一次聽到這種故事。

「半年過後,當我跟她求婚,她才終於告訴我她是機器人。」他臉上浮現一種苦笑,一種在經歷極大痛苦之後除了一笑置之再也沒有其他應對方式的笑容。「她是機器人。你不覺得這是一個一開始交往就應該先提出來的小細節嗎?更精采的還在後面。她是懷抱著一種研究的心態跟我交往,為了了解人類的愛情。她之所以那麼了解我,是因為她仔細研究過我的資料。她專挑我想聽的話說,附和我會作的抉擇。」

「當她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她愛我的時候,我完全不曾有過絲毫懷疑。我摟著她的肩膀,看著她在我懷裡入眠......是呀,那一切都是一場研究,學術價值極高,可以讓當今世上人工智慧的技術提升到一種能夠了解男女情愛的層面......我操她媽......

我跟瑪莉對看一眼,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麼。

他嘆了口氣:「平心而論,我相信她在那段經驗之中獲益匪淺。天知道,搞不好如今的她當真已經懂得愛情也未可知。如果她真的懂了,那我為她高興。」他轉頭朝向我的方向。「如果你是她注定要愛上的男人,那我也為你感到高興。」

我搖頭:「我跟愛蓮娜才認識幾個小時而已,哪裡談得上這種感情?我也沒有跟她睡過覺。你假設太多了。」

「那你為什麼這麼堅持一定要找到她?」

「因為我說過我會去找她。」我道。「而且我不想失去她。她為了拯救我們的性命才會落到這個下場,我們不能辜負她對我們的期望。」

他又躺了一會兒,接著自地上爬起,在艦長座位旁呆立片刻,然後向前走到駕駛座坐下。「我也很想找愛蓮娜,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找。你拿主意吧。你怎麼說我怎麼做。」

我站在艦長座旁,看著前方的史巴克跟瑪莉,心裡感到一陣茫然。這就是我如此排斥科幻世界的主因,你永遠不知道作者把這個世界的科技程度設定成什麼樣子。我不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而這種情況給我一種非常無力的感覺,因為我無法掌控大局。我可以運籌帷幄,下達決定,但是我需要熟悉這個世界的人去執行我的決定。此刻這艘船上就只有史巴克醫生熟悉這個世界的一切,他不知道該如何尋找愛蓮娜,我自然也無法尋找愛蓮娜。

「瑪莉,」我尋求援助。「妳怎麼說?」

瑪莉想了想,答道:「我不常到外太空來,所以不熟悉在宇宙空間裡該如何找人。我只知道,在地球上,如果我有朋友不見了,我就會去找別人來問。」

我點了點頭,轉向史巴克。

「我可以掃描附近星系,看看有沒有M級行星。」史巴克一邊操控面板一邊說道。「我們也可以前往目標座標。或許會有人在守護反物質神杖。」

我考慮片刻,下令道:「兩樣同時進行。前往目標座標,同時掃描M級行星。」

史巴克設定航線,我們進入子空間飛行,朝向反物質神杖所在的座標前進。

***

半個小時之後,史巴克宣稱我們即將抵達目的地。

「沿路沒有任何M級行星。就連恆星也很少。」史巴克道。「奇怪的是,跟資料庫中之前那艘失聯的亞美尼船艦所傳回來的星系圖比對,這附近的恆星有點太少了。」

我問:「什麼意思?」

「這份星系圖不過是五十三年前的資料而已,光是我們剛剛半個小時內路過的區域就已經少了三顆恆星。而且是完全消失,沒有留下超新星、白矮星或是黑洞之類的天體蹤跡。就算這個區域過去五十年內真的滅亡了三顆恆星,也不可能在短短五十年間就消失到沒有任何足跡可供追尋的地步。」

「提高緊覺,小心在意。」除了這話,我也沒有別的話可說。

「即將抵達目標座標。」史巴克道。「五、四、三、二、脫離子空間,咦?」

我們脫離子空間,進入正常的宇宙空間。眼前一片漆黑,遠方有幾顆黯淡的星體,跟走廊另一邊的世界比起來真的少了許多。或許是因為這裡位於宇宙邊緣的緣故。我不知道。「你『咦』什麼?」我對史巴克問道。

史巴克調整掃描參數,變換主畫面視窗,喃喃說道:「沒道理呀…………

我跟瑪莉齊問:「到底怎麼了?」

「我接收到愛蓮娜的定位訊號。」史巴克語氣遲疑。「很微弱,來自機尾後方大約二十天文單位左右的距離。」

「天文單位?」瑪莉問。

「一個天文單位相當於太陽到地球之間的距離。」史巴克解釋道。「是早期地球人用來測量行星間隔距離使用的單位。」

「二十個天文單位?」我問。「那不是應該在幾秒之前就已經接收到了嗎?」

「所以很沒道裡。」史巴克低頭研究儀表。

我不像史巴克那麼有研究精神,只是說道:「趕快調頭回去找。」

史巴克駕駛愛蓮娜號回頭。「目前看來什麼都沒有。」他邊駕船邊道。「不但沒有愛蓮娜,物質先知提供的座標上也沒有任何天體或是人工建築存在。總不成反物質神杖就這樣漂浮在宇宙空間裡吧?咦?」

「又『咦』什麼?」

史巴克眉頭深鎖。「愛蓮娜的訊號跳掉了。跳到機尾四十個天文單位的距離之外。」

「有這種事?」我問。「是愛蓮娜動了,還是我們動了?」

「我再調頭一次看看。」機身一百八十度迴轉。開始加速之前,史巴克瞇起雙眼緊盯著主螢幕看。「看不出任何異樣。我們面前就是一塊虛無的宇宙空間。我放一個信號浮標出去。」

他自機尾彈射出一個信號浮標,然後開始加速,數秒之後,愛蓮娜的定位訊號從我們前方四十天文單位再度變成後方二十天文單位,而信號浮標則位於我們後方六十個天文單位之外。

史巴克調轉船頭,面對眼前的宇宙空間,緩緩說道:「我們前方有東西。」

我站起身來,走到他跟瑪莉的座位中間,看著主螢幕:「問題是什麼東西?」

「我們跳躍了六十個天文單位的距離……」史巴克大聲思考。「這相當於一個中等恆星系統的直徑。如果是一般空間摺疊現象應該不會摺這麼遠。如果是蟲洞的話,我們不可能沒有察覺。」

「我跟你們打賭,」瑪莉突然說道。「反物質神杖就藏在我們跳走的這段空間之中。」

「嗯……這樣推斷很合理。這種防禦機制也很有趣。」史巴克沉吟道。「根據傳說,反物質神杖是一根能夠持續產生大量反物質的權杖。亞美尼人的古老宗教相信,反物質乃是宇宙賴以生存的關鍵聖物,就跟空氣和水佔有同樣重要的地位。其他宇宙種族的神學家都不能了解這種崇拜反物質的信仰從何而來,畢竟原生的反物質是一種看不到,摸不到,在科學發展到達一定程度之前的文明根本不會得知其存在的東西。這種東西有什麼理由會跟空氣和水一樣重要?」

瑪莉道:「但是亞美尼的神在創造亞美尼人的時候就已經賜給了他們反物質科技,不是嗎?」

「普遍的說法是這個樣子沒錯。」史巴克道。「但這只是宗教上的說法,是五百年前所流傳下來的神話。沒有任何種族相信,包括亞美尼人自己在內,沒有人相信這個極不合理的宗教說法乃是事實。一般認為,亞美尼人的祖先,或說他們的神,乃是另外一個科技水準遠遠超越已知宇宙種族的文明。只是沒有人知道這個文明來自何處,如今又存在於何處。」

「為什麼要崇拜反物質?」我問。「我們知道反物質會跟正物質相互湮滅,產生強大的能量,也可以用來引發蟲洞之類的天體現象。但這些都是科技高度發展,能夠人工生成反物質之後才產生的應用方式。底線在於,自然界的反物質數量十分稀少,少到根本無法應用的地步,不是嗎?」

「從我開始尋找反物質神杖之後,我就常常在思索這個問題。」史巴克道。「或許這一點就是問題的癥結。依照宇宙萬物的二元性來看,正物質跟反物質的數量應該相當才對。但是事實顯而易見,我們的宇宙大部分都是由正物質所組成,反物質所佔的數量根本不成比例。為什麼反物質會如此稀有?這是宇宙發展的必然現象?還是很久很久以前由某個早已被世人遺忘的文明所導致的結果?我認為亞美尼宗教本來應該可以為這個問題提供解答,但是他們的教義顯然有一部分已經失傳。而失傳的那一部分就是導致他們今天以武力征服宇宙,而不是以科技造福人群的主因。」

沉默片刻之後,瑪莉站起身來,來回踱步。「這樣討論很有趣,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是我想知道說這些對於當前的情況有沒有幫助?」

「反物質神杖會不斷產生反物質……」史巴克說著伸手指向主螢幕。「如果面前這塊空間是用來存放反物質神杖的話,那必定會存在著類似反反物質力場的東西,這樣才能夠包覆反物質,甚至儲存反物質,以免它們跟正物質產生煙滅。」

我問:「你應該可以偵測反反物質力吧?之前有亞美尼人在船上開槍,反物質光束跟反反物質力場接觸之後會產生強光?」

史巴克點頭:「這是一個好方法。我可以改裝一個探測器,讓它持續一段時間釋放反物質。」

史巴克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改裝硬體,隨即回到駕駛艙中發射探測器。探測器沿著跳耀空間的外圍環繞,釋放的反物質跟空間的力場作用,迅速勾勒出一小塊球形空間的輪廓。根據空間表面的弧度投射計算,我們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我們眼前是一塊直徑六十天文單位的球形天體。

而就在我們的探測結果出爐的同時,眼前的空間突然撤除隱形功能,凝聚出一座巨大的實體。巨大!無以復加!我以為自己見多識廣,但還是沒有想到會在這樣一片死寂的宇宙空間之中看見一顆跟整個太陽系差不多大小的球體。

而且根據球體表面的矩形紋路來看,這顆球體顯然是由人工打造而成。

我們三個人愣在原地,好一陣子沒有人說話。我很想說些什麼,但是卻有一種張嘴結舌的感覺。最後,我還是率先開口道:「這麼大的……固態天體,為什麼沒有超級強大的引力?」

史巴克癱在椅子上,緩緩說道:「除非它是中空的。」他轉過頭來,看了看我,又看看主螢幕,遲疑片刻後問道:「你覺得這會是一顆……戴森球體嗎?」

我愣了一下,問道:「星航史上有任何文明實作出戴森球體來嗎?」我必須問,因為我不知道戴森球體在這個世界是不是一種普遍的建築。也因為我覺得我必須要問點什麼。

「什麼是戴森球體?」瑪莉問。

「簡單的說就是在宇宙空間裡圍繞一顆恆星外圍建造出來的中空球體。居民居住在球體表層的內部,如此可以充分利用該恆星所釋放出來的能源。」他轉頭回答我的問題:「沒有。至少就我所知沒有。一百年前卡瓦人在面對能源危機的時候曾經試圖建造過戴森球體,但是失敗了。問題卡在你要如何採集足夠的資源來建造這麼大的球體外殼?而當初他們所規劃的戴森球體直徑只有我們面前這一顆的四十分之一而已。」

瑪莉道:「如果這真的是戴森球體的話。」

史巴克搖頭讚嘆:「我不知道這還能是什麼。」

「愛蓮娜在裡面,反物質神杖也在裡面。我們必須進去。」我道。「史巴克,掃描球體表面,看看有沒有入口。」

「實在太大了。」史巴克繼續讚嘆:「想要完全掃描球體表面,我們至少要從九個不同的地點進行掃描。過程必須花費三十分鐘到一個小時之間。」

「就掃吧,我們也沒有別的地方要去。」

「傑克,」史巴克的聲音突然變得緊張。「對方在呼叫我們。」

我立刻跳回艦長寶座,說道:「顯示在螢幕上。」

主螢幕先是一片雜訊,數秒之後畫面逐漸清晰,出現了一張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面孔。

「愛蓮娜!」我們三人同聲叫道。

愛蓮娜開口說話,但是發出的聲音完全不是愛蓮娜的聲音,甚至不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不明船艦,你們已經侵犯亞美尼領空,立刻關閉引擎,接受拖引。如果有任何反抗行為,你們將會遭受摧毀。」

球體表面射出一道淡藍色的拖引光束,將我們牢牢吸住,慢慢牽引到一扇逐漸開啟的巨大滑門之前。我們三人面面相噓,除了任人擺佈之外,完全束手無策。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