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持續以槍口對準史巴克醫生,瑪莉也是。此人的動機令我存疑,在他為自己的行為提出合理的解釋之前,我絕對不願意輕易相信他。他自地上站起,理了理破爛的衣衫,嘴角始終維持玩世不恭的微笑,目光中透露出一股試圖扭轉局勢意圖,在我跟瑪莉的身上游移不定。片刻過後,他已經鎖定瑪莉為目標,雖然表現得漫不經心,但是我看得出來只要逮到機會,他立刻就會動手奪槍。

我移動槍口,微微將彈道轉移到他跟瑪莉之間。他立刻將目光集中到我身上。一頭猛獸總是有辦法認出另外一頭猛獸。巴柏‧長弓說的沒錯,此人是個頂尖高手,而且是個為了生存不擇手段的高手。永遠不要讓這種人脫離視線範圍以外,不然最後很可能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巴柏‧長弓以及天弓太空站的罹難人員就是最好的例子。

太空船持續推進,機身劇烈震動幾次,接著一切恢復寧靜。看來我們已經甩脫亞美尼帝國的追擊。

「愛蓮娜呢?」史巴克終於開口道。我這才注意他的手中握有一個形狀類似保溫瓶的精密容器,八成就是他在求救訊息中提到的關鍵物品。「愛蓮娜在哪裡?」

「駕駛艙。」我簡短回答。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愛蓮娜號上?」

瑪莉突然說道:「對一個被槍指著的人而言,你的問題倒不少。」

我們同時看她一眼,接著緩緩轉回頭來,繼續對峙。

史巴克又問:「是巴柏‧長弓派你們來接應我的?」

我正要回答,瑪莉又搶先開口。看來她對史巴克懷有比我更深的敵意。「長弓先生死了,天弓太空站也毀了。」

「什麼?」史巴克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做戲。「怎麼會?我剛剛還在太空站上......

艙門突然開啟,一條藍色的身影竄入艙內,將史巴克撲倒在地。

「怎麼會?還不是被你這個叛徒出賣?」愛蓮娜跪坐在史巴克胸口,雙手抓住他的衣領,面目猙獰,臉上慣有的微笑蕩然無存。「大叛徒!」

史巴克伸手插向愛蓮娜雙眼。愛蓮娜回手格擋,身體一側,史巴克趁機向後滾開。愛蓮娜四肢著地,兩掌後挺,如同山貓一般疾撲而出。史巴克右腳側踢,勢道強勁,狠狠踢在愛蓮娜臉上。就聽見「噹」地一聲,金鐵交擊,愛蓮娜整個身體向旁飛開,不過百忙之中還是在史巴克肚子上補了一腳。這一腳厲害,史巴克離地而起,向後飛出三公尺,落在瑪莉的身邊。瑪莉及時掉轉槍口,但畢竟臨敵經驗相差太遠,還沒來得及移動腳步,手中武器已讓史巴克奪走。槍一入手,史巴克立刻轉身尋找愛蓮娜的蹤跡,卻發現對方已經近在眼前。兩人近身肉搏,拳打腳踢,格鬥聲響不絕於耳。史巴克畢竟是血肉之軀,反應雖然夠快,終究難以抵擋機器人的重擊。數拳過後,史巴克被逼到牆角。愛蓮娜一掌掐住他的喉嚨,將他整個人提到牆上。史巴克面紅耳赤,呼吸困難,右手一挺,槍口緊抵愛蓮娜腦側。

「放開我,不然我就開槍。」

愛蓮娜冷冷瞪他。「我已經設定預設指令。一旦電子腦部受損,我的十指立刻就會握拳。信不信我存活下來的機率比你高?」

史巴克臉頰鼓脹,雙眼圓睜,眼看再過不久就要窒息,但是依然沒有放下槍的意思。亞美尼基地守衛提到他剛剛曾在刑求的過程中心臟停止,接著又在急救復甦之後動手逃脫。此人為求脫困,不惜自殘身體,心狠手辣的程度遠遠超越常人所能臆度。他諒愛蓮娜不會在救他之後立刻傷他性命,所以才敢如此有侍無恐。想要挫他銳氣,只有比他更狠才行。

幸運的是,他不知道我是誰。他不能肯定我會做到什麼程度。

我故意放慢腳步,來到他們身邊,抬起槍口抵住他的腦袋,說道:「放下槍。」

史巴克轉頭看我,面露微笑,額頭前挺,故意壓向我的槍口。

「原來你是狠角色。」我反過槍身,順手一揮,槍柄擊中他的鼻樑,當場打得他鼻血直流。瑪莉讓我嚇了一跳,連忙跑過來提醒我:「小心愛蓮娜!」我轉頭微笑,說道:「放心,他一開槍就會死,絕對不敢開槍的。」說完槍柄再度落下,史巴克嘴中當場噴出兩顆臼齒。

我對瑪莉笑道:「妳要不要來打兩下?打人也是一種宣洩壓力的好方法。」

「喂!」史巴克叫道。「你夠了!你們到底是來救人,還是來打人的?」

「我們救了你,你還拿槍威脅愛蓮娜,這不是欠打嗎?」

史巴克當機立斷,壓低槍口,看了看我,然後將槍交給瑪莉。

瑪莉接過手槍,倒轉槍柄,在史巴克的耳側補了一柄,這才舉步退向一旁。

愛蓮娜鬆開手掌,史巴克摔倒在地。他喘了幾口氣,隨即自地上爬起,伸手輕揉喉嚨,搖頭問道:「你們說巴柏‧長弓死了?」

我點頭:「你被亞美尼人帶走之後,亞美尼人隨即派遣戰艦摧毀天弓太空站。顯然他們已經查出天弓太空站就是反抗勢力的大本營。這件事情就算不是你親口洩漏的,只怕也跟你脫不了關係。」

史巴克神色懊悔。「我不是故意的,你們一定要相信我。當時亞美尼人將我擊昏帶離太空站。那件事情不是我的錯。」

瑪莉大聲道:「長弓先生死了,太空站中數不清的人員也同時罹難,而你心裡所想的卻只有那不是你的錯?」

「當然不是他的錯。」愛蓮娜語氣不屑。「沒有任何事情是他的錯。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他只求達到目的,從來不在乎過程之中傷害任何人。」

「不是這樣子的!」史巴克辯解道。「我怎麼可能知道亞美尼人會......

「你應該知道。」我道。「你是天弓反抗組織的關鍵人物,執行攸關宇宙和平的關鍵任務。當你負有這種責任的時候,你就應該要考慮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見眼前的好處,要不然的話,你算是什麼英雄?」

「什麼樣的年代就會出現什麼樣的英雄。」史巴克道。

「你根本不配當英雄!」我們三個齊聲道。

史巴克沉默無言,面對我們三人一會兒,然後低下頭去,說道:「根據物質先知交給我的遠古星航圖所示,想要取得反物質神杖就必須穿越奧狄薩斯走廊。」

這句話對我跟瑪莉不具有任何意義,於是我們轉頭看向愛蓮娜。愛蓮娜解釋道:「奧狄薩斯走廊位於南十字星座外圍,南極星系之中,乃是星航史上的一大謎團。這條走廊基本上是一條蟲洞,蟲洞的入口穩定,但是內部卻極度混亂,如果把蟲洞看成具有實際物理長度的洞穴的話,奧狄薩斯走廊就是已知的蟲洞之中長度最長的一條。想要穿越奧狄薩斯走廊,就必須維持蟲洞內部架構穩定,而要維持蟲洞穩定就需要以大量的反物質持續開啟蟲洞。以當今科技水準而言,就連亞美尼人的反物質技術都沒有辦法在一艘太空船中裝載通過整條走廊所需的反物質量。」

「宇宙所有種族星航史上只有一艘亞美尼太空船曾經在極度幸運的情況之下通過奧狄薩斯走廊。不過通過走廊一分鐘後就全面失聯。根據失聯之前所傳回來的星系圖,科學家推斷走廊的出口遠遠超過已知宇宙種族所曾經涉足的地區。不單只是目前的星航技術無法在生物有生之年抵達該處,就連目前的科學探測技術都沒有辦法探測到那塊空間。總而言之,那是一個遙遠到除非通過奧狄薩斯走廊,不然絕不可能抵達的地方。」

我們三人再度轉頭面對史巴克。

史巴克點頭。「這個亞美尼基地的研究目標就是要通過奧狄薩斯走廊。我不清楚實際理由,不過根據我的消息來源,亞美尼人相信奧狄薩斯走廊乃是由某個遠古種族以人工的方式架構而成,所以他們也相信走廊另外一端的空間裡必定存在著高度的探索價值。我是為了取得他們的研究結果才故意讓他們抓去的。」

我低頭看向剛剛打鬥之中掉落地面的保溫瓶狀容器。「就是那個東西?」

「是。」史巴克說著向前一步,在確定我們沒有打算阻止他之後,他走過去撿起該容器,按下表面上的密碼組合,開啟瓶蓋,露出其內一顆彈珠大小的黑色球體。「這是超濃縮反物質核心。根據基地裡的研究資料,這一顆核心所蘊含的反物質應該就已經足夠我們通過奧狄薩斯走廊。」

「應該?」瑪莉問。

「他們還沒實際測試過。」史巴克道。

艙房光線突然轉變,從原先穩定的白光變成閃爍的紅光。愛蓮娜臉色一沉,搶到牆面上的控制面板,迅速點擊幾個按鈕。「子空間中有物體朝向我們迅速前進。」

史巴克衝到她的身邊。「是亞美尼戰艦嗎?」

「不,目標體積太小,沒有搭載人員。是武器。」愛蓮娜調整掃描參數,神色越來越凝重。「是黑洞魚雷。」

雖然第一次聽說這種武器的名字,但是不要說我了,就連瑪莉也知道這是一枚十分可怕的魚雷。

「調整航向,背對太陽,立刻進入子空間離開。」史巴克一邊說,一邊向外衝去。我們跟在他的身後穿越臥艙跟起居艙,進入駕駛艙中。

「背對太陽?」我問。

「黑洞魚雷是一種濃縮重力的武器,」愛蓮娜道。「如果直接引爆,它會在宇宙之中形成一個延續時間十分鐘的小型黑洞,直徑約三千公里,相當於地球衛星的大小。這樣的黑洞用在戰場之上當然威力無窮,但是以遠距離發射想要攻擊我們這樣一艘太空船,命中率肯定極低。況且以這顆魚雷航行的時間來看,我們有足夠的時間離開爆炸範圍。魚雷的目標不是我們。或者說,不光只是我們。」

「什麼意思?」我問。

「要讓黑洞魚雷發揮最大效益,就不能直接引爆。這顆魚雷的目標是本星系的太陽。只要擊中恆星,讓魚雷中的重力物質跟恆星巨大的能量融合,就能夠產生巨型黑洞,將星系範圍內所有行星吸納其中,整個星系化為烏有。這顆魚雷不單是要消滅我們,還要將整個星系之中的生物滅口。」

我跟瑪莉目瞪口呆,一時說不出話來。史巴克冷冷地道:「不要緊,魚雷衝擊太陽時間還有五分鐘,足夠我們離開爆炸範圍。」他說著準備輸入進入子空間飛行的指令。

我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手。「我們可以走。亞美尼基地所在星球上的居民怎麼辦?」

「當然是讓他們自生自滅了。不然你還想怎麼樣?」史巴克理所當然地道。「我們救不了他們。以他們的科技水準根本不會知道自己星球之外所發生的事情。相信我,黑洞一旦成形,他們就已經死了。沒有人會感到痛苦的。」

我繼續抓著他的手不放,冷冷凝視他的雙眼。「你還是一樣,遇上事情就只顧自己逃命。英雄要是這麼好當,大家都來當英雄了。」

史巴克大怒,揚起另外一條手臂就要動手,不過被愛蓮娜自後方攔下。我放開他的手,將他一把推開,對愛蓮娜詢問道:「我們有辦法擊落魚雷嗎?」

「設定攔截航道。」愛蓮娜一邊調整航道,一邊說道:「魚雷以曲速八級朝向太陽前進。時間緊迫,我們只有一次交會的機會,要在這種速度下百分之百擊落目標,我必須接近到四十七公里以內的距離才行。」

「瘋了!你們不要命了!」史巴克大吼大叫,但是我們都不去理他。「我們任務失敗的話,整個宇宙就會落入亞美尼帝國的魔爪之中。我們不能為了一個低等文明而危及到所有種族的存亡!」

「那只是你一個人的看法而已。」瑪莉冷冷地道。

愛蓮娜繼續解說:「擊落黑洞魚雷之後,魚雷會立刻引爆,在四秒之內形成小型黑洞。我剛剛說過了,直徑三千公里。四秒的時間,我們可能可以也可能不行脫離黑洞的引力範圍。」

「這是我們必須冒的風險。」我道。

「不!我們不必冒這種風險!」史巴克叫道。

愛蓮娜在駕駛座上坐下,將自動駕駛轉為手動駕駛,專心一意開始操縱太空船。我將瑪莉推到位子上坐好,然後站在她的身旁,握住她的手。史巴克眼看沒有辦法說服我們,又唸了幾句之後,認命式地跳上後方的艦長寶座。

「目標進入武器鎖定範圍。」主螢幕上出現一顆高速飛行的白色魚雷。「持續接近中。預定攻擊時間,五秒、四秒、三秒、微調,射擊。」

主螢幕上出現兩道來自我們機身藍色光束,接著我們重心一傾,改變飛行角度,展開逃命之旅。

「擊中目標。重力開始融合。引力激增。黑洞成形。」

愛蓮娜話一說完,船身立刻發生巨震,彷彿我們迎面撞上了什麼非常堅硬的物體一樣。其他人都坐在椅子上綁好安全帶所以沒事,我站在瑪莉身旁,當場向前飛出,整個人撞在主螢幕上,落地之後天旋地轉,一時之間爬不起身,接著身體跟駕駛艙中所有沒有固定在地上的東西一起向後跌落,被來自後方的強大引力吸附在駕駛艙後牆之上。

船身持續震動,似乎隨時都會解體。

愛蓮娜回報。「我們遭受黑洞擄獲,無法脫離引力範圍,持續朝向黑洞表面接近中。預計淹沒時間,三分五十秒。」

「貼在牆上的英雄!」史巴克大叫。「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害怕!」我道。

「我最討厭就是你們這種光出一張嘴的道德人士!只會指責別人,卻拿不出實質的解決方法。」史巴克轉向愛蓮娜。「愛蓮娜,偵測機鼻前方六十度範圍,距離我們兩公里內所有直徑大於零點三奈米的微形蟲洞。」

「一共有三個。」

「鎖定最接近的一個。」史巴克停了一停,又道:「用妳的內部雷達鎖定。」

「你打算開啟微型蟲洞?」愛蓮娜問。「船上的粒子加速器全部投入在引擎作用之中,沒有多餘的反物質可以開啟蟲洞。」

「我這裡有。」史巴克自容器中取出反物質核心。

「現在使用核心的話,之後就沒有足夠的反物質可以通過奧狄薩斯走廊。」

「沒有錯,所以我們必須控制蟲洞出口,直接連接到奧狄薩斯走廊。」史巴克打開座位扶手夾層,自其中取出一把反物質湮滅槍,開始置換其中的核心。

「控制蟲洞出口位置依然處於理論性的階段……

「是,而我這裡擁有根據最新理論所求得的座標方程式。問題在於,我們必須在蟲洞開啟後十五秒之內連續對不同的座標角度輸入三次劑量不等的反物質。我們船上沒有硬體可以辦到。」

愛蓮娜站起身來,離開駕駛座。「只有我可以。」她來到艦長寶座之旁,接下史巴克手中的反物質湮滅槍,然後向外走去。「你負責計算座標。我到機身外去開啟蟲洞。」

史巴克回頭拉住她的手掌,輕聲說道:「妳……要了解風險。就算我們成功通過蟲洞,也不代表妳能安然無恙。」

「我很清楚風險。」愛蓮娜推開他的手,繼續前進,來到我的身旁,艙門口前之時,她對我道:「如果我沒有回來,你會去找我嗎?」

我努力伸出手掌,放在她的臉龐上,神情堅定地點頭道:「我會。」

她緩緩轉頭,在我掌心吻了一吻,再度揚起迷人的微笑。「你知道,你正一步一步踏上愛上我的道路。」

我點頭:「這是一個無奇不有的世界。」

愛蓮娜踏出艙門,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之外。

一分鐘後,艙內擴音器傳來愛蓮娜的聲音。「我已經就開啟蟲洞位置。」

史巴克切換監視畫面,主螢幕隨即轉為機尾上的前向視點,只見愛蓮娜的背影站在船頂中央,手持武器指向前方。

「同步十五秒倒數,蟲洞開啟之後啟動倒數。」史巴克將倒數計時顯示在畫面右下角。「妳準備好就開始。」

愛蓮娜扣下板機,一道強烈的反物質光束激射而出,我們機鼻前方當場開啟一條巨大的蟲洞,洞口直徑持續擴大,螢幕上的秒數開始倒數。

史巴克下達指令:「座標三六零,三五八,三一一,濃度百分之二,發射。」

愛蓮娜依照指示開槍,蟲洞之中立刻產生劇烈風暴一般的反應。

「座標二七四,負一零八,三,濃度百分之五,發射。」

蟲洞中雷電交加,混沌不明,一點都不讓人有想要把船開進去的欲望。

「座標三十,三十,三十,濃度百分之八,發射。」

蟲洞口光明大作,一道刺眼的光環深入洞中,一路竄往遙遠的盡頭。同一時間,我感覺黑洞的引力消失,跟所有貼在牆上的物品一起跌落在地。空間扭曲,太空船恢復前進,筆直穿梭蟲洞之中,然後在約莫十秒之後再度劇烈震動。

「我們已經進入奧狄薩斯走廊。做得好,愛蓮娜。」史巴克鼓勵道。「從現在開始,每隔十秒鐘隨機射擊一發濃度百分之一的反物質光束,持續維持走廊架構穩定。根據之前的資料顯示,我們應該可以在八百秒之後通過走廊。」

愛蓮娜照做,每隔十秒發射一槍。一分鐘後,我開始察覺她始終保持沉默,沒有開口說話。接著我發現她的動作僵硬,彷彿每開一槍都十分吃力一樣。顯然她的身體不是設計用來直接暴露在蟲洞之中的。我憂形於色,暗自為她祈禱,希望她有辦法撐完整趟旅程。我幫不了她。

瑪莉離開座位,來到我的身邊,跟我並肩而立,輕握我的手掌,看著螢幕中的愛蓮娜。

八百秒後,船身外空間扭曲的現象突然消失,在一道耀眼的光芒過後,我們脫離蟲洞,來到奧狄薩斯走廊的另外一端。

主螢幕依然顯示機頂上的畫面,只是少了愛蓮娜的背影。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