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史巴克醫生

進入子空間後,我們依然透過主螢幕觀察戰局。天弓太空站陷入火海,雖然持續有小型逃生艇離站,不過大部分都遭受亞美尼戰鬥艇擊毀。愛蓮娜接我們上船之前自保安系統中調出了空港船艦的登記資料跟太空站的通聯頻道。我要求愛蓮娜調整到搜救頻道,交叉比對所有船艦。大部分民航艦都成功逃離,亞美尼戰艦抵達前離站的逃生艇運氣也都不錯,但是現在陸續逃出來的人幾乎都在搜救頻道上請求救援,擴音器中充滿絕望與悽慘的人聲。

瑪莉語氣冰冷:「我們會去救他們嗎?」

我緩緩搖頭:「不會。」

「那可以把救援頻道關掉嗎?」

我將救援頻道切換到我的耳機之中,繼續聽了一會兒,直到確認巴柏‧長弓已死之後,這才關閉頻道。

我走到駕駛艙中間的位置坐下。一時之間,艙內沒有人有心情講話。沉默一陣子後,愛蓮娜才開口問道:「我們要往哪去?」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幾乎沒有聽見她的問話,但是嘴裡依然自動說道:「有任何亞美尼船艦前往天弓太空站剛剛上傳給我們的座標嗎?」

愛蓮娜在控制面板上查詢片刻。「沒有。但是一艘自天弓離站的民航艦將會經過目標座標。獵鷹三號,登記在一家名叫納若科技的生化公司名下。我相信深入追查下去,這家公司也會是亞美尼軍情部的人頭公司。」

「不必追查了。將該座標設定為目的地。」

「是的,威廉斯先生。預計抵達時間,四十八分鐘。」

我站起身來,朝向門口走去,不過在艙門開啟的時候停下腳步,回頭問道。「我們不會被他們發現吧?」

愛蓮娜搖頭:「愛蓮娜號太空船配備頂尖的匿蹤系統,只要不出現在對方目視範圍之內,基本上沒有太空船能夠偵測到我們。至於亞美尼帝國著名的攻擊性反物質聲納探測,我們船上也配備有反反物質力場可以加以反制。」

「反反物質力場?」

「是的,威廉斯先生。」

「妳可以連續唸十遍嗎?」

愛蓮娜不理會我的諷刺,解釋道:「反反物質力場本質上是一種能量波。跟一般物質不同的是,這種力場不會跟反物質相互湮滅,而是專門用來中和反物質攻擊性武器的湮滅效果。這種科技造價昂貴,技術性高,加上任何膽敢研發或是生產這種科技的單位都被亞美尼帝國列為首要軍事目標,所以宇宙中搭載反反物質力場的船艦並不算多。不過也不會太過罕見,畢竟星際同盟要跟亞美尼帝國作對,自然必須涉足反制反物質科技的研發領域。」

「剛剛亞美尼士兵一槍擊中起居艙的地板卻只是閃一道光,就是因為這種力場的關係?」

「是的,威廉斯先生。」

我點了點頭:「很高興知道我們船上有這種東西。」說完我就離開駕駛艙。

我在起居艙的沙發上坐下,跟愛蓮娜點了一杯酒(只有一種酒),啜飲沉思。接著瑪莉跟了出來,在我身邊坐下,沉默一會兒之後,拿起我的酒就喝。

我們兩個目光沒有接觸,各看各的方向,各想各的心事。

最後瑪莉嘆一口氣,伸手在我掌心之中碰了一下。

「你的手是熱的。」

「妳也是。」

「但為什麼我會覺得我們徹底冷血呢?」瑪莉語氣平淡地問道。

我凝視著她,輕輕搖頭:「不要鑽牛角尖。我們沒有能力拯救他們。」

「我不是指那個。我很清楚我們沒有能力拯救他們。問題在於……在於……」瑪莉說著低下頭去,聲音越來越細。「我以為我會很難受,但其實並沒有。死了這麼多人,我卻彷彿不太把他們的性命當作一回事一樣。我……我好像……我好像覺得他們不是生命,不是真人,只是故事裡的角色,死活都無關緊要……

我握緊她的手掌,安慰道:「這樣想或許可以讓妳好過一點。」

她的聲音微微顫抖。「但是不管你怎麼說,我至今依然認為我是瑪莉‧康芒。我跟他們一樣,都只是故事裡的一個角色,死活無關緊要。」

「這種想法就絕對不會讓妳好過了。」我放開她的手掌,摟住她的手臂,輕輕讓她靠在我的肩上。「他們是真人,是生命;他們有血有淚,也有家人牽掛。當他們死去的時候,會有人為他們哭泣。當妳在筆世界裡遊歷夠久,妳就會越來越覺得他們是真人,越來越沒有辦法把他們當作書裡的角色。」

「那你為什麼能夠動手取走他們的性命?」瑪莉問。「你在這間艙房裡殺了兩名亞美尼人。剛剛在地鐵裡還殺了凱文‧羅斯。羅斯可是貨真價實的真人呀。」

「凱文‧羅斯是個連續殺人魔。」我道。「而如果不殺那兩名亞美尼人,我們都會死在他們手上。生死一線的事情十分單純,沒有那麼多後果需要考慮。這跟現實世界或筆世界,真實人物或是虛構人物沒有關係。」

瑪莉離開我的肩膀,推開我的手臂,看我的眼神十分陌生。「你怎麼能夠分得清楚?你長久以來都在虛構世界之中穿梭,怎麼能夠確保自己還能分辨現實?你怎麼知道你的世界真的是真實世界?」

我微微一笑:「做人要信念,瑪莉。」我當然曾經想過我的凱普雷特是不是筆世界中的另外一個景點,但是出於某種不知名的原因,我從來不曾真正懷疑過這個問題。

瑪莉搖頭:「很抱歉。我剛才得知我不是我這輩子一直以為我是的那個人,請了解我一時之間難以對任何事物抱持任何信念。」她說完站起身來,走入後方的艙房。我還沒有到過起居艙另外一邊的艙房,不過想來應該就是臥室之類的地方。我很想追上去繼續安慰她,但是我沒有。因為「做人要有信念」就是我唯一想得到的安慰詞。在這種情況之下,她必須自行調適,我說再多也未必能夠帶來正面的效果。

「『我不管你相信什麼,總之一定要相信某樣信念。』」長弓先生臨別之前如此說道。這句話很簡單,也很睿智,希望瑪莉有聽進去才好。

駕駛艙門開啟,愛蓮娜走了進來。她在我身前站定,低頭看我,問道:「你們吵架了?」

我搖頭:「妳在監視我們?」

「只是剛好在監視器裡看到而已。」她面對著我,坐在沙發前的桌上。「我認為你應該追進臥房。她承受到極大的刺激,需要紓解壓力。根據我的資料顯示,人類與異性肉體接觸是很有效果的一種宣洩壓力的方法。有些古老的地球宗教甚至認為人類可以憑藉性愛高潮而抵達神界,與神對談……

「妳弄錯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我道。

「根據我的資料顯示,親密關係並非性愛交合的必要條件。」愛蓮娜繼續說道。「不管有沒有男女情愛的性行為都可以達到紓解壓力的效果。」

「愛蓮娜,這種事情……」我感到哭笑不得。「……不是我走過去說『需不需要我幫妳紓解壓力?』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做的。我想妳對人類的理解還不是非常深入。」

「人類有太多不合邏輯的非理性行為,的確讓我很難理解。」她說著滑下桌面,雙手放在我的大腿之上,抬頭凝望著我。「不過我很確定我可以幫助你紓解壓力。」

我看著面前這張有生以來見過最美麗的容顏,感受到十足的誘人氣息,但是依然哭笑不得。「愛蓮娜……」我兩手搭上她的肩膀,忍住笑意問道:「請問妳多重?」

「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愛蓮娜偏過頭去,輕輕在我手背上吻了一下。「我會調整我的姿勢,不會讓你感覺到我的重量。」

她說完又往上親。我縮回雙手,跳起身來,往旁邊退開好幾步,跟愛蓮娜遙遙相對。愛蓮娜緩緩站起,滿臉不解。我喘了口氣,搖頭說道:「請不要誤會,妳真的非常……性感。」我看著她的容貌,她的身材,有點難以了解自己到底在抗拒什麼。「但是我……不能接受沒有愛情的性行為。這樣不但不能紓解壓力,反而會對我造成壓力。」

其實這話不盡不實,因為我並不是在這方面這麼有原則的男人。事實是,我不希望跟任何筆世界裡的女人發生關係。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情感糾葛只會帶來痛苦,不管是單方面還是雙方面的。雙燕的事情依然歷歷在目,我絕對不能重蹈覆轍,就算是跟機器人也不行。

「是這樣的?」愛蓮娜低頭,彷彿是在沉思。「我從來沒有被男人拒絕過。」

「我強烈地希望妳沒有為太多男人提供紓解壓力的服務。」我道。

「根據統計,至今跟我發生過關係的男人不會比一個正常女性一生之中平均擁有的性伴侶多太多,所以應該還好。」她抬起頭來,對我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但是我從來沒有被男人拒絕過。」

我本來想說憑她的外表大概很難有人會拒絕她,但是想想講這種話似乎沒有什麼意義。於是我只是搖頭道:「總之我感謝妳這份心意。不必擔心,我有辦法應付自己的壓力。」

「嗯,既然你堅持的話。」她回頭看了看通往臥艙的艙門。「那我就去安慰康芒小姐好了。」

「我強烈地希望妳打算以不同的方法安慰她。」

「我是不以肉體安慰女人的。」愛蓮娜微笑道。「安慰他人是我的興趣。一方面可以觀察人類的情緒反應,一方面可以驗證心理學上的觀點。我可是擁有執業證照的合格心理諮商師。我喜歡研究人類的心理。」她走到艙門之前,回頭說道:「威廉斯先生,如果你需要心理諮商的話,我們可以安排一點時間談談你媽媽。」

「請妳趕快去安慰瑪莉吧。她需要你的安慰。」

愛蓮娜打開艙門,再度回頭:「威廉斯先生,如果有一天你愛上我的話,你還會如此抗拒我嗎?」

我愣了一愣。「妳認為我抗拒妳是因為妳是機器人的關係?」

「我認為我兩之間的不同必定是導致抗拒的原因之一。」

我心想我兩之間的不同可比妳想像中還大多了。不過話說回來,虛構與現實的不同有比機器人跟真人之間的不同還大嗎?我凝視她,正色回答:「等有一天我愛上妳之後再說吧。」

她笑了笑,走入艙門之後的通道。

***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瑪莉跟愛蓮娜一起走出後艙門。瑪莉雙眼泛紅,顯然剛剛哭過,但是臉上的表情比之前要鬆懈許多,紅潤許多,不再那樣冷酷。或許愛蓮娜的諮商技巧確實非常高超也未可知。愛蓮娜還是保持她那迷人的微笑,對我輕輕眨眨眼。

「我們即將抵達目標星系。」愛蓮娜直奔駕駛艙。「請兩位來駕駛艙商討接下來的行動。」

瑪莉路過我的身邊,我拉拉她的手,輕輕令她停下腳步。「妳好過一點了嗎?」

瑪莉點頭。「愛蓮娜很會安慰人。她也跟你談過嗎?」

我尷尬地笑了一聲。「她不太會安慰男人。」

瑪莉的神情似笑非笑:「她告訴過我打算怎麼安慰你。她問我為什麼你要拒絕她。」

「妳怎麼回答?」

「我說你有病。」她開始往駕駛艙走。「她比我漂亮不知道多少倍,而且不會懷孕,不必負責。你說,你是不是有病?」

我跟了上去。「我說的話妳都有沒有在聽?我跟她是不同世界的人,這樣做不會有好結果的。」

瑪莉站在門口,回頭看我。「你是女人嗎?我告訴你,情慾宣洩的事情十分單純,沒有那麼多後果需要考慮。做人如果不能擁抱熱情,一心只想壓抑自己,最後一定不會有好結果的。看看我,壓抑了一輩子,結果變成什麼樣子?」說完開啟艙門,進入駕駛艙。

愛蓮娜站在主螢幕前,指著螢幕上的星系圖,跟我們報告現狀。

「獵鷹三號剛剛登陸目標行星。」愛蓮娜放大行星圖,畫面上出現一顆土黃色的星球。「這是一顆M級行星,大氣成分跟重力都在人類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但是環境嚴苛,始終沒有外來殖民。本地智慧型物種人口只有二十萬,文明發展處於舊工業時代中期,沒有足夠的科技對先進種族造成威脅,但是卻有足夠的工業建築可以掩護先進種族的小型研究設施。這是秘密研發單位的絕佳設置場所。」

「我們目前的位置?」

「隱藏在二號衛星背面。」

「有辦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之下潛入該基地嗎?」

愛蓮娜十指如飛,在控制面板上敲擊片刻,調出了許多建築藍圖跟寫滿高科技規格的技術文件。「為了避免本地人起疑,他們並未設置具有短程掃描功能的大型地面裝置,所有掃描設施都架設在行星軌道之上。只要通過那些人造衛星,我們就可以輕易降落在對方基地附近。」

「人造衛星可以通過嗎?」我問。

「不是問題。」她答,隨即調出基地藍圖。「這座基地建於地底,佔地不大,空間狹小,標準編制之下共有三十五名研究人員,五十名安全人員駐守。一共有三個入口處,分別在這裡、這裡以及這裡......」愛蓮娜解說建築以及人員配置,跟我一起擬定救援計畫。十分鐘後,我們決定了潛入口,行進路線,撤離路線等問題,但是卻為了誰要下去執行任務起了爭執。愛蓮娜認為敵方人數眾多,應該由她出馬。但是我認為我跟瑪莉都不熟悉後勤通訊,無法即時提供現況,所以還是應該由我出面。瑪莉沒有意見,因為打打殺殺的事情她並不是很感興趣。

「你不可能一個人對抗五十名亞美尼正規軍。」愛蓮娜說道。「但是我可以。我的反應速度跟力量大幅超越正常人類,並且可以隨時注意三百六十度的動態。一旦行蹤曝露,我有辦法跟他們正面衝突。」

「完美的任務需要外勤跟內勤人員相互配合。」我據理力爭。「只要妳能提供足夠的現場情資,我就不需要面對正面衝突的場面。再說,誰告訴你我沒辦法正面衝突?」

「威廉斯先生,我是機器人,讓我執行高危險性的任務是很合理的選擇。」

「愛蓮娜,我是跨宇宙的終極英雄,這話可是妳說的呀……

「這是什麼?」瑪莉突然說道。

我跟愛蓮娜同時轉頭,只見瑪莉指著主螢幕上的一塊分割畫面問道。那是愛蓮娜軌道衛星上偷偷擷取下來的基地外觀實況影像。如今基地的中央部位閃爍著強烈的閃光,顯然是發生了一場威力不小的爆炸。

愛蓮娜衝到操作面板之前,發出一連串擊打板面的聲音。「接通亞美尼基地保安通訊頻道。」

擴音器中傳來一堆吵雜的人聲。「研發室立刻回報狀況!」「研發室通訊完全斷絕!」「門口崗哨呢?0617,回報狀況。」「0617通訊失聯。」「報告,審問室的警衛全部死亡,犯人逃脫了!」「什麼?不是說犯人受刑不過,心臟停止跳動了嗎?」「監視影像顯示他在電擊急救甦醒之後,搶走醫官的電擊器,把所有人通通殺了。」「不是說他是個醫生嗎?什麼醫生有這種……所有人員立刻趕往研發室,第一隊負責救火,其他人員開始搜查人犯下落!敵人極端危險,格殺勿論!」

我對愛蓮娜道:「妳見過這個史巴克醫生嗎?」

愛蓮娜點頭。「他跟物質先知會面來回兩趟都是我負責接送的。」

「他看起來像是這麼危險的人物嗎?」

「看不出來。」

我聽著保安頻道中的混亂情況。「看來他當真是巴柏‧長弓口中那種頂尖高手。」

「天弓太空站的搜救頻道上接收到求救訊息。」愛蓮娜說完切換螢幕,主畫面隨即轉為一個站在火焰之前的男人大臉,正是愛蓮娜之前提供的照片上的史巴克醫生。

「我重複,我已經取得攸關任務成敗的關鍵物品,但是此刻情況十分危急,請站方立刻派人支援!」說完畫面就變黑了。

我對愛蓮娜道:「去救他。」愛蓮娜當即啟動引擎,朝向土黃行星飛去。時間急迫,她也顧不得讓人發現了。行星軌道上有三顆人造衛星同時對我們發射魚雷,愛蓮娜啟動武器系統,轉眼之間不但擊落魚雷,順便還將人造衛星一併擊落。我們進入大氣範圍,機身震動,機鼻前方開始出現摩擦火光。愛蓮娜大聲說道:「求救訊號源自基地通訊室,位於第二號出口附近。一分鐘後我們將在出口外的空地降落。請到後艙緊急出入艙門掩護史巴克醫生。」

我自武器架上取下一把手槍,朝向後艙前進。瑪莉也拔了武器跟我一起過去。我們穿越起居艙,進入後艙通道,路過幾間臥艙,到底之後進入船尾最後一間艙房。我來到緊急出入艙口之前,看到艙門旁邊有幾條安全帶垂在一旁,立刻抓起一條繫在腰間,並且指示瑪莉照做。確定站穩之後,我抬頭大叫:「愛蓮娜,我們準備好了。」

艙門開啟,黃沙翻飛,強勁的風勢直撲而來。我跟瑪莉將槍口指向艙門之外,但是一時之間什麼也看不清楚。兩秒過後,黃沙之中出現黑影,一個男人飛身而入。我槍口跟著人影轉動,不過因為無法確定對方身分而沒有開槍。男人著地一撲,滾了三滾,抬頭向我看來,正是史巴克醫生。

「愛蓮娜,目標已登艦,立刻撤離。」

艙門關閉,船身轉動,我們火速逃離亞美尼基地。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