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弓之箭

我們於一小時四十分之後抵達天弓太空站。愛蓮娜在分析完帝國巡邏艇資料之後,已經跟我們提出簡報。

追查反物質神杖下落一事,目前是由帝國軍隊最高指揮官巴布將軍負責。由於此事極度敏感,歸屬最高機密,只有軍情部一個專案小組知道內情,直接回報給巴布將軍。巴布是受命追查反物質神杖的,但是這個命令同時來自皇帝跟教宗兩方。反物質神杖乃是亞美尼神話裡最重要的宗教法器,如果教宗得手,就可以利用它來提升教會在帝國中的勢力,大幅干涉政事;如果皇帝得手,就可以以君權神授的說辭自命教宗,進而達到政教合一的目的,真正統治帝國。巴布本人老謀深算,目前看不出會向哪一方面輸誠。總而言之,反物質神杖雖然是宗教法器,但在帝國之中的政治價值遠遠大於宗教意義。

天弓太空站乃是私人企業建造而成,業主巴柏‧長弓長年遊走在亞美尼帝國跟星際同盟之間,政商關係良好。當年集資建立太空站的時候金主遍佈宇宙各地,除了檯面上的各式商家、空港業者,傭兵公會之外,檯面下還有不少黑幫老大跟私掠者組織私人贊助,籌募到的資金多達史無前例的地步,在星際交通繁忙的中立區建立出一座星航史上規模最大的私人太空站。表面上,天弓太空站完全商業導向,極力維持政治中立,但是實際上這座太空站無論在政治、經濟以及戰略方面都具有極重要的地位,乃是各方勢力極力拉攏的對象。要說它沒有潛藏的政治傾向根本不會有人相信。問題在於,它究竟傾向哪一方?

至於我們的目標,史巴克醫生,乃是一名沒有過去的男人。當初他跟愛蓮娜搭上線去找物質先知的時候,宣稱自己乃是傭兵公會的駐會醫師。愛蓮娜細查之後,發現此人在加入傭兵公會之前查不到任何資料,而通常這就代表對方是情報人員,而且是臥底臥到一旦直屬長官死亡他就不用回來的那種臥底之王。至於他是帝國還是同盟的情報人員?沒人知道。

物質先知交代我們要在當地時間兩點十八分的時候抵達天弓之箭酒吧。我們遲到了。

這是一個充滿未知因素的任務。也就是最容易出錯的那種任務。

我請愛蓮娜留在船上擔任通訊支援。本來我想叫瑪莉也留下來,但是瑪莉宣稱她是我的「幸運女神」,非跟我一起去不可。我認為她只是想見識一下宇宙最大的私人太空站而已。

於是我們戴上通訊耳機,在腰間繫上槍套,佩帶雷射槍,並且揹了一個愛蓮娜聲稱是「外勤工具包」的揹袋,大搖大擺地踏出太空船,進入天弓太空站。

天弓太空站外形類似一把長弓,空港位於長弓中央部位。以空港為中心,下方一百五十層是太空商務旅行區、船隻維修區、商業區以及賭場區;上方一百五十層是旅館住宿區、商務會議區以及行政管理區。我們出了空港之後,轉而往下層前進,沿途簡直就是一座超大型的購物中心。由於完成停泊手續之時已經遲到兩分鐘的關係,我們沒有時間瀏覽琳瑯滿目的未來商品,只能依照愛蓮娜的指示迅速趕往位於下層賭場區的天弓之箭酒吧。

十分鐘後,我們擠過紙醉金迷的賭場,進入這間專為賭客中場休息或是贏了錢想要勾搭異性的酒吧。酒吧內部裝潢高雅,空間寬敞,音樂不算吵雜,讓賭客們遠離外面的賭場喧囂。我拿著愛蓮娜印給我的目標照片,跟瑪莉一起環顧四周,在酒客之間尋找史巴克醫生的蹤跡。兩分鐘後,我輕拍耳中的對講機,說道:「愛蓮娜,沒有發現目標。」

愛蓮娜可以透過架設在我們上衣的微型攝影機觀察周遭環境。「我也沒有發現。」

「妳不能接上這裡的攝影機去瀏覽之前的影像嗎?」我問。

「可以是可以。但是天弓太空站的保防系統遠近馳名,想要不被發現偷接進去需要一段時間。」

「我了解了。」我對瑪莉點一點頭,意示她跟我一起前往吧台。我們在酒保面前坐下,點了兩杯啤酒,然後拿出目標照片詢問酒保。

「史巴克醫生?」酒保看著照片說道。「我可以請問兩位是誰嗎?」

我跟瑪莉露出友善的笑容:「是朋友。」

酒保也露出友善的笑容:「我聽說醫生的朋友都很有錢。」

我自外勤工具包裡取出一張紙幣,以十分老練的手法神不知鬼不覺的交入他的手中,他收錢的手法也是一樣老練。這個年代一般交易都用貨幣卡,但還是保有少部分紙鈔流通,專門為了應付臨時需要賄賂這一類的狀況。酒保收錢之後,笑容更加友善,湊到吧台上面說道:「史巴克醫生二十分鐘前來過這裡,並且使用吧台上的公共電話打了一通電話。接著他就離開了。」

我謝過酒保,跟瑪莉拿起啤酒走到公共電話旁邊。愛蓮娜的聲音自耳中傳來:「威廉斯先生,請在外勤包側袋中取出一枚標明T1的訊號夾,夾在電話線上。」

我照做。

「現在請你插入貨幣卡,撥打以下這個電話,然後假裝講電話。」

我照做。撥出號碼之後,話筒中傳來一陣數據撥接的聲音,接著轉為一種背景雜音。「回溯通話紀錄中……有了。他撥打的是太空站內部的號碼,旅館區,一零零九號會議室。該會議室目前會議進行中,登記租用人是安提科技公司。調查公司資料中……安提科技是一家空頭公司,只有資金進出,沒有實體產品,資金來源……五個秘密帳戶。破解帳戶資料中……好了,這五個帳戶都是屬於亞美尼的國軍情部所有。史巴克醫生在跟亞美尼帝國軍方的人打交道。」

我掛下電話,跟瑪莉一起離開酒吧。「我們現在趕過去。盡快駭入太空站保安系統,我要知道那間會議室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加速處理中。」

我跟瑪莉穿越賭場大廳,進入前往上層的透明電梯,按下空港上一百層的按鈕。電梯開始移動。

「威廉斯先生,太空站剛剛發佈內部人員黃色警報,一零零九會議室發生槍擊事件,附近的保安人員正在趕往會議室應變。」

「可惡。」我皺起眉頭。「妳已經偷進他們的保安系統了嗎?」

「沒有,只偷接到他們的通訊網路。」

「繼續留意。」

「威廉斯先生……

「又怎麼了?」

「一艘亞美尼巡航艦剛剛脫離子空間,進入天弓太空站領空。」

「情況越來越糟了。」

「一點也沒錯。威廉斯先生……

「請說。」

「太空站方面派遣保安人員拘捕你跟康芒小姐。」

我立刻按下最近樓層的電梯按鈕。但是電梯過樓不停。電梯對講機中傳來保安人員的聲音。「這台電梯已由太空站保安中心鎖定接管,將會直達保安樓層。天空太空站保安中心在此呼籲電梯中的人員不要驚慌,並且在電梯開門之後不要採取無謂的抵抗行為,以免導致不愉快的後果。」

瑪莉跟我對看一眼。她說:「很有禮貌的保安人員。」

「希望不是笑裡藏刀。」我道。我環顧四周,完全看不出任何逃離電梯的機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電梯越爬越高,最後脫離賣場範圍,進入赤裸裸的太空之中。瑪莉突然向我身邊靠了一靠,我轉頭看她,只見她那個方向的電梯外面不知多遠的星空之中飄浮著一艘巨型戰艦,顯然就是愛蓮娜口中的亞美尼巡航艦。

我輕敲耳機。「愛蓮娜,繼續回報。」

「太空站保安已經跟會議室的亞美尼『恐怖分子』展開火力衝突。亞美尼人手中握有人質,根據描述應該就是史巴克醫生。他們此刻正往太空港的方向突圍前進。」

「巡航艦呢?」

「暫時按兵不動,沒有跟太空站當局連絡,也不回應當局的通訊要求。」

「看來他們暫時還打算否認軍事行為,但是如果太空站中的亞美尼人無法自行突圍的話,他們也不排除跟天弓太空站撕破臉。」我分析道。

瑪莉問:「我們該怎麼辦?」

「暫時也不能怎麼辦,先看看保安室為什麼拘捕我們再說。」

電梯停在第一百五十樓。電梯門開啟,我跟瑪莉立刻將雙手舉在頭上,因為門外已經有五、六把槍指著我們。兩名保安人員,一男一女,進入電梯對我們進行搜身,繳了我們的械,然後退到電梯外面。一名階級較高的保安人員推開槍械,走到電梯門口,對我們點頭道:「傑克‧威廉斯先生,瑪莉‧康芒小姐?」

我們點頭。

「事發緊急,請原諒我們的無禮。」他伸手跟我和瑪莉各握了握手,繼續說道:「我們站長想跟兩位見面。請跟我來。」

我們跟著他穿越保防中心,路過許多高科技保安配備跟繁忙的保安人員,走出一扇電動門,越過一條走廊,通過一連串掃描檢測系統,進入了一間辦公室。辦公室桌後面站著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神色憂鬱,但是氣宇不凡,一看就知道是個做大事的角色。他看見我們進來,向我們微笑招呼,然後繼續看著牆上的監視系統,聽取耳機中的簡報。我想他此刻聽到的東西大概跟我耳機裡面聽到的東西大同小異。亞美尼「恐怖分子」敵不過太空站保安的火力優勢,如今被限制在第八十八層跟八十五層之間的範圍中。

「注意人質安全。千萬不要傷害到史巴克醫生。」站長吩咐完畢,轉頭對我們看來。「威廉斯先生,康芒小姐。我是巴柏‧長弓,天弓太空站的負責人。兩位應該已經注意到目前的局勢有點緊張,所以我不得不以最快的方法請兩位過來一趟。」

我裝傻:「我不明白太空站此刻的局勢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兩位在尋找史巴克醫生,而史巴克醫生如今落入恐怖分子的夾持之中。」巴柏‧長弓開門見山。「情況緊急,希望兩位不要浪費時間。」

「既然如此,我們就直說吧。」我道。「對方不是什麼恐怖分子,他們是亞美尼軍情部的人。」

他凝視我片刻,緩緩點了點頭。「沒錯,是軍方的人。而且他們已經派遣巡航艦在太空站外接應。目前我們的保安能力可以應付太空站中的亞美尼人,但是如果不讓他們離開的話,顯然亞美尼軍方不會善罷干休。所以暫時而言,我們只能繼續裝傻,將此事當作恐怖事件處理。」

我皺起眉頭:「我們剛到太空站,還沒有跟史巴克醫生正式接觸。我不明白我們能夠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兩位知道史巴克醫生手中握有什麼秘密,讓亞美尼帝國不惜犧牲利益跟我們翻臉也要得到他?」

我跟瑪莉互看一眼,然後同時轉回去面對巴柏‧長弓。

長弓皺起眉頭:「我知道兩位不相信我;我也不敢說我相信兩位。但是此事關係重大,你們只能賭我值得信賴,就像我只能選擇信任兩位一樣。希望兩位不要繼續有所保留了。」

我看向我的幸運女神,低聲問道:「你覺得他值得信任嗎?」

瑪莉揚眉:「你想睹這一把?」

「我有宇宙之中所有的運氣為後盾,不是嗎?」我轉向巴柏‧長弓:「史巴克醫生手中握有記載反物質神杖確實位置的遠古星航投影圖。」

他點了點頭:「所以兩位確實是為了找尋反物質神杖而來。」他沉思片刻:「我可以請問兩位代表哪一方面的勢力嗎?」

我搖頭:「交流是雙方面的。我們還不知道你代表了哪一方面勢力?」

「我代表第三勢力。」他立刻說道。「反抗強權的勢力。天弓太空站的自由貿易精神就是我所代表的勢力。」

瑪莉問:「所以你們跟星際同盟是一夥的?」

「星際同盟節節敗退,要不了多久,整個宇宙都會淪入亞美尼帝國的魔掌之下。我們隱身幕後,為日後的反抗行動做準備。當星際同盟投降,宇宙落入強權手中之後,此刻我們這些獨立運作的商人與罪犯將會成為日後反抗軍的濫觴。」

我恍然大悟:「你們才是真正在尋找反物質神杖的組織?」

他點頭:「是。星際同盟的搜尋行動只是幌子,為了掩飾我們的行動而去吸引帝國追蹤的誘餌。找出反物質神杖始終都是我們現階段最重大的使命之一。」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幫物質先知做事,為了反抗亞美尼帝國而尋找反物質神杖。」

長弓凝視著我們:「我知道了。」我在想他或許也跟愛蓮娜一樣,把我們當作預言中的救世英雄。或是說,願意相信我們就是預言中的天命之人。絕望的人總是願意相信很多事情。

「史巴克醫生是你們的人?」

「對。他是傭兵公會最頂尖的高手。」他眉頭深鎖。「只可惜他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他是個沒有信仰的人。」巴柏道。「或者說,他是個失去信仰的人。他認同我們的理念,但是依然以個人利益為優先考量。我相信他本來並不知道跟他接頭的人是亞美尼帝國的人,但是我可以肯定對方出的價碼比我們高。」

我搖頭:「你們怎麼能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這種人?」

「因為他是唯一有能力完成任務的人。」

這時辦公桌面上傳來呼叫燈號。巴柏‧長弓按下對講鈕,問道:「什麼事?」

「長弓先生,亞美尼巡航艦要求與你對話。」

「接過來。」

牆上的螢幕裡出現一名亞美尼軍官的影像。「長弓先生,我是亞美尼帝國軍情部的海天上校。非常抱歉在這種情況之下跟你聯絡,但是此刻在貴太空站上與保安人員對峙的乃是帝國竭力通緝的恐怖份子。我們要求貴站逮捕他們之後立刻交給我們處理。」

長弓點頭:「沒有問題。」

「他們手中的人質也要一併交出來。」

長弓搖頭:「這個要求就太不合理了。」

「我知道很不合理。」亞美尼軍官道。「但是請不要誤會了,這不是要求,這是最後通牒。如果你們不肯交出人質的話,我們奉命摧毀天弓太空站。」

長弓瞪視對方片刻,然後說道:「等我抓到他們以後再說。」說完切斷通訊。

我們面面相對,沉默不語。數秒之後,愛蓮娜的聲音自耳中傳來:「威廉斯先生,帝國巡航艦剛剛向天弓太空站發出最後通牒。」我對她說:「我知道了。」然後對長弓道:「長弓先生,你剛剛說要選擇信任我們,請問是要信任什麼?」

「情報。」長弓道。「亞美尼帝國軍情部秘密研發基地的位置座標。我們有理由相信史巴克醫生如果被抓到的話,將會被帶往那裡進行審問。萬一我們組織遭遇不測,希望兩位可以代表我們進行史巴克醫生的援救行動。我現在就把座標上傳到你們太空船的電腦裡面。」

我點耳機:「愛蓮娜,聽到了嗎?」

「接收中。」

我神色疑惑地看向長弓。「為什麼要找我們?難道你們組織裡面沒有人可以進行援救嗎?」

「今天這個事件不像表面那麼簡單。」他道。「我懷疑亞美尼軍方已經掌握到我們組織存在的證據,今天只是藉題發揮,就算我們依照要求交出恐怖分子跟人質,他們也未必會因此撤軍。就算撤了,我們也必須保持低調,不能在短期內展開救援行動,不然會大幅增加組織曝光的可能性。」

我沉吟:「光是一艘巡航艦未必有辦法摧毀太空站吧?」

愛蓮娜突然說道:「一艘巡航艦不行,但是三艘主力戰艦就可以。我偵測到有三艘亞美尼旗艦在子空間朝向天弓太空站接近。」

我立刻道:「長弓先生,我的人偵測到有三艘亞美尼旗艦朝向太空站逼近。」

長弓立刻立刻按下通訊鈕,要求手下人員確認這項訊息。

「還有多久?」

「預計二十分鐘抵達。」

「可惡!我們的行動完全曝光了!」長弓咬牙切齒。「他們打定主要要摧毀太空站。」他按下通訊鈕:「紅色警戒,發佈全面棄站命令,所有平民跟非戰鬥人員立刻前往他們自己的太空船或是指定逃生船。叫空港塔台立刻安排離港順序,並且開啟各樓層逃生氣壓艙供給太空船接駁使用。務必在二十分鐘內完成撤離程序。」

我跟瑪莉齊聲問:「有可能嗎?」

長弓嘆氣:「沒有可能。站方必須跟亞美尼帝國開戰,為大家爭取時間。」他眼中突然精光一閃,沮喪的神色一掃而空。「兩位趕快離站吧。務必請你們救出史巴克醫生,找出反物質神杖,阻止亞美尼帝國的野心。宇宙的命運牽繫在兩位手上了。」

瑪莉搖頭:「難道你不懷疑你們組織曝光就是史巴克洩漏的消息嗎?」

「不!」長弓神色堅定。「史巴克不是什麼情操高潔的人,但是還不至於低賤到出賣朋友的地步。請你們一定要救他!」

對講機中傳出安全主任的聲音。「站長。亞美尼巡航艦對我們發射光子魚雷。」

長弓立刻指示:「鎖定魚雷,砲火全開。出動一、二中隊攻擊機,第一中隊攻擊敵艦,第二中隊滯空巡航。太空站開始轉換戰鬥形態,轉換完成之後立刻主砲充能。我們要盡可能支持到平民跟非戰鬥人員全面撤離為止。」

長弓說完之後,抬頭看向我們,點了點頭。我心知此地已經沒有我們能做的事情了,於是說了聲「祝好運。」拉了瑪莉向外就走。走到門口的時候,長弓突然叫道:「威廉斯先生……

我跟瑪莉回過頭去。

「見到史巴克,請代我轉達遺言。就說……『我不管你相信什麼,總之一定要相信某樣信念。』」

我點頭:「我會幫你把話帶到。」

我領著瑪莉開始逃命。一路上太空站劇震不已,不斷遭受攻擊。由於不敢搭乘電梯的關係,我們只能在樓梯間中跟其他人擠。幸虧愛蓮娜及時駭入保安系統,清空了位於一百一十層的緊急逃生氣壓艙,讓我們可以盡速登艦。在我們離開太空站的時候,三艘帝國旗艦已經脫離子空間,進入太空站領空。其中一艘旗艦才剛脫離子空間立刻遭受太空站主砲擊毀,不過很顯然所有未來宇宙基地的主砲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充能才能再度使用。所以當我們進入子空間離開現場的時候,天弓太空站已經淪為黑暗之中的一道火舌。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