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亞美尼人往左右一站,一個槍口對準我們,一個槍口對準後艙。第三名亞美尼人將槍掛在腰間,走過來對我跟瑪莉進行搜身。確定我們身上沒有武器之後,他向後退開一步,冷冷地打量我跟瑪莉。他就是剛剛在螢幕上跟我們通話的軍官。

「你們航行的目的?」他問。

「觀光?」我答。

他微微一笑,「啪搭」甩了我一耳光。

「你們如何通過蟲洞區?」他問。

「我有一台好電腦。」

啪搭。

「你們見過物質先知了?」

「誰?」

啪搭。

最後這一下力道強勁,打得我眼冒金星,耳鳴不已。瑪莉看不下去,上前說道:「你夠了吧!」隨即又被我拉了回來。我搖晃腦袋,擠擠眼睛,面露微笑:「喔,你是說物質先知?我們見到了。」

亞美尼軍官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我會這麼輕易招供。他回頭跟一名下屬交換神色,該下屬路過我們身邊,進入駕駛艙中。亞美尼軍官轉回來側頭看我,問道:「他跟你們說了什麼?」

「我們聊了很多。」我伸手揉揉紅腫的臉頰。「你想知道什麼?」

「反物質神杖的星航座標。」

我揚起眉毛:「亞美尼帝國也在找尋神杖?」

對方舉起手掌,我伸手擋在面前。「先別打,我說。我們不知道反物質神杖的星航座標。有人搶先了我們一步,物質先知已經把座標交給對方。」

「對方是誰?」

我面露難色,沉吟不語。

軍官拔出手槍,槍口對準我的眉心。

我面對槍口,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必須先知道你們長官是誰。」

軍官「哈」了一聲,大拇指在槍柄一劃,槍中隨即傳來一陣武器充能的聲音。

「對方的身分十分敏感,這件事情又關係重大。我不能輕易將資訊洩漏到錯誤的人耳中。」我擺出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依照看過太多小說的人所能想出來的常理信口胡扯。「帝國派系眾多,各懷鬼胎,神杖的事情如果處理不當,嚴重的話可能影響帝國存亡。茲事體大,我們或許站在同一陣線,或許不是,為了避免誤會,我一定要先知道你在為誰做事。」

軍官面色疑惑,皺眉說道:「不管我為誰做事,你都非說不可。」

我搖頭:「你應該也很清楚帝國高層爭鬥得如何厲害,有時候知道太多秘密反而會惹來殺身之禍。」

軍官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終於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露出神秘的微笑:「你的長官是誰?」

軍官一時拿不定主意,只是拿槍口正對著我。

我繼續遊說:「我能夠通過蟲洞區,自然擁有強大的技術支援。帝國之中能夠提供這種科技的單位屈指可數。我的身分……其實並不難猜。」對方既然在蟲洞區外盯哨,多半是因為沒有本事親自闖進去找物質先知的關係。如果愛蓮娜當真跟它聲稱的一樣厲害,這個宇宙中能見到物質先知的人必定少之又少。

「你……」軍官語氣遲疑。「可是你明明是地球人。」

我側頭看他,微笑不答。亞美尼人外貌跟地球人相去不遠,雙方陣營必定會有人以外科手術改變外觀藉以從事情報工作。應該……

「難道你是……帝國特勤局的探員?」

我嘴角上揚,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凝視他片刻之後,緩緩說道:「你的長官是誰?」

軍官槍口微微顫抖,額頭之上冒出冷汗。

我咄咄逼人:「帝國中除了特勤局之外,還有誰在找尋反物質神杖?」

「是……」軍官輕舔嘴唇,把心一橫:「是巴布將軍。」

「嗯……」我低頭沉吟片刻,緩緩搖了搖頭。

「難道……」軍官神態急切。「難道巴布將軍沒有經過皇帝授權嗎?」

「這個問題……」我抬起頭來。「有機會遇上巴布將軍,我會幫你問他的。」

我踏步上前,一把握住他持槍的手背,把他拉過來擋在身前,另外一手勾住他的脖子。我手上使勁,將他連槍帶手拉去瞄準站在聯外艙口的亞美尼士兵。士兵舉起手槍,跟我對峙。我正要開口叫他棄械,駕駛艙的艙門突然開啟。我帶著軍官向前一撲,順勢開槍,面前的士兵也在同一時間對我和軍官開了一槍。亞美尼手槍果然不同凡響,就看到軍官跟士兵同時中槍,兩人當場炸成碎片。我被軍官爆炸的力道震向一旁,慌忙之中還不忘抄起半空之中的手槍。我落地之後立刻向旁滾開,身邊的地面隨即閃過一道耀眼的光芒。我滾到沙發後方,就著掩護舉槍對準剛自駕駛艙出來的士兵,只見他已經將瑪莉拉在身前,槍口自其肩膀後方探出。

「人員傷亡,人員傷亡,立刻豋艦支援!」最後一名士兵語氣迫切地說道。我心裡著急,只想趕在巡邏艇上的人闖來支援之前把他解決掉。但是對方將瑪莉擋在身前,我手上的槍威力又大,導致我不敢隨便開槍。

「放開她!」我道。

「特勤局跟我們軍情部向來互不侵犯!你為什麼要動手殺人?」

「你說得對,我沒有理由殺你。只要你放開她,我就放你離艦。」

士兵突然臉色大變,神情專注,冷汗直流。我不明就裡,觀察片刻,終於看出他是被耳機之中傳來的聲音給嚇呆了。

「你……你騙我……你把他們通通殺了……你不可能放我走……」士兵渾身發抖,顯然恐懼已極。但是數秒之後,他突然臉色一沉,將槍口對準瑪莉腦側,說道:「我一生為帝國效忠,想不到今天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裡。特勤局……好一個皇帝,此刻已經權力滔天,竟然還想要取得神杖,政教合一?你們這些人罪大惡極,我殺一個少一個!」

「不!」我大叫一聲,疾撲而出。就聽見轟然巨響,士兵手中的手槍炸成碎片,爆出一道強光,當場震爛他的手掌。強光沿著手臂一路蔓延,轉眼竄滿他的全身。他尖叫數秒,接著叫聲一啞,整個人向外炸開,瞬間消失殆盡。

我目瞪口呆,愣了一秒,隨即衝過去扶起震倒在地的瑪莉。瑪莉渾身顫抖,緊緊抱在我的懷中,驚嚇已極,完全說不出話來。我檢查她的身體,除了右邊腦側有點紅腫之外,竟然一點外傷都沒有。我心中奇怪,但是看她嚇成這個樣子,除了抱緊她,我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這時聯外艙門突然傳來一陣減壓聲響,又有人要強行登艦。我調整位置,將瑪莉擋在身後,舉起手槍對準艙門。

艙門開啟之後,我看見減壓艙中站著一名女子。一名相貌極度美豔的女子。該女子身穿一套淡藍色的輕型裝甲,在要害部位提供必要的防護,但卻不至於遮掩她嬌小曼妙的身材。她的腰間插有兩把手槍,三顆類似手榴彈的物品,身後還有一副長槍槍套,不過此刻套中無槍。她金髮及腰,柔順飄逸,膚色白皙,臉形完美,鼻樑挺立,嘴唇厚實,眉毛秀麗,雙眼有神,整體而言,完美無瑕,簡直堪稱我這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女人。

「嗨,」女人嫣然一笑,輕聲說道:「請把槍收起來,威廉斯先生。是我,愛蓮娜。」

愛蓮娜美豔至極,就連驚嚇發抖的瑪莉也震攝於她的美貌,突然之間就不抖了。「妳……妳不是船上的電腦嗎?」

「我是人工智慧,嚴格說來不是電腦。你們可以把我當成一個實質存在的先進軟體,有能力在不同的運算硬體之間轉換。在船上的時候,我就是太空船。在有必要的時候,我也可進入這具軀體,以女人的形態與人互動。」愛蓮娜輕笑道。「我解決了亞美尼巡邏艇上的正副駕駛,下載了他們的任務資料。我想我們應該先離開現場,免得他們所屬的巡航艦找上門來。」說完她就進入駕駛艙。

我跟瑪莉面面相噓,不知道能說些什麼。片刻過後,我扶著瑪莉來到沙發上坐下,拿起她剛剛的那杯咖啡放到她的嘴邊。她輕輕啜飲一口,然後一飲而盡。咖啡本身在這種情況之下並不具有安撫的功效,不過在受驚的時候做點熟悉的事情總是可以穩定人心。眼看瑪莉情緒逐漸平復,我的心裡也緩緩鬆了一口氣。

數秒之後,船身左側傳來一下震動,應該是亞美尼巡邏艇跟我們船身脫離的聲響。接著引擎發動,太空船開始繼續航程。愛蓮娜回到起居艙,在我們對面突然升起的沙發上坐下,笑咪咪地看著我們。

「我在檢視剛剛的錄影畫面。」愛蓮娜的左眼瞳孔之中掠過許多閃爍的畫面,這是我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出肯定不是真人的跡象。「有人知道最後那名亞美尼士兵發生了什麼事嗎?」

「呃……」我回想當時的情況。「槍枝走火?」

瑪莉摸著腦側紅腫處。「零件故障?」

「不能排除這類可能,但是我必須說可能性極低。亞美尼人以科技立族,十分著重科技產品,特別是武器產品方面的品管。就我所知,過去一百年內,沒有一把亞美尼帝國軍方的反物質湮滅槍曾經發生故障的記錄。」

「反物質湮滅槍?」我忍不住皺眉插嘴:「名字聽起來很恐怖。」

愛蓮娜點了點頭,對我伸出右手。我看著她白皙的掌心,隨即將手中的反物質湮滅槍遞交給她。「反物質科技乃是亞美尼人用以征服宇宙的關鍵科技。他們在這方面的研究遠遠超越星際同盟的其他種族。目前星際同盟只能以體積巨大的粒子加速器來產生反物質,進而達到子空間航行所需的強大能量。而亞美尼人已經可以用這麼小的一把手槍發射反物質光束,跟擊中的物質目標產生受控後的煙滅效果,也就是你們剛剛看到的人體爆炸。」

「湮滅效果還可以控制?」我好奇問道。

「可以,它可以將武器效果控制在單一目標之上,所以剛剛儘管在槍口抵住康芒小姐腦袋的情況之下爆炸,依然沒有對康芒小姐造成傷害。」愛蓮娜轉向瑪莉。「問題就在於,為什麼槍會爆炸?」

我順著愛蓮娜的目光,也轉過頭去看向瑪莉。瑪莉在我們的注視之下扭捏不安,搖頭說道:「你們期待我說些什麼?難道我會知道槍枝爆炸的原因嗎?」

「喔,我認為妳知道的。」愛蓮娜語氣十分肯定。

這下換我跟瑪莉轉頭看她了。

愛蓮娜微微側頭,面露微笑地對著瑪莉說道:「康芒小姐的運氣不錯?」

瑪莉神色迷惘:「能夠死裡逃生,運氣當然不錯?」

「的確。」愛蓮娜點頭:「但是我想這不是妳第一次死裡逃生了吧?」

我跟瑪莉先是搞不清楚她說這話的用意,接著同時倒抽一口涼氣。一點也沒錯,這不是瑪莉的一次死裡逃生了。一點也沒錯,瑪莉的運氣非常不錯。從她小時候鎮上發生連續殺人案導致她可以達成心願搬到大城市去住開始,她的運氣就一直很好,簡直好到堪稱「心想事成」的地步。我是說,哪個人在高中被同學欺負之後可以遇上彗星撞地球摧毀校舍,殺光仇人這種事情?講難聽一點,瑪莉一輩子都不曾為自己的生活努力過,但是她依然混到了一個大學教授的頭銜,始終不愁吃穿。甚至當她嘴巴裡被塞了一顆手榴彈之後都還能夠好端端地站在我的面前。這一切的一切,除了她運氣不錯之外,還有其他合理的解釋嗎?

瑪莉‧康芒是個運氣很好的女人。這就是莎莉‧葛雷特為她書中主角所設定的特殊能力。

我跟瑪莉面面相噓,嘴巴都合不攏,不過也沒有合不攏太久。對瑪莉而言,其實她內心深處早就知道自己是個好運之人,只是從來沒有人把一件死裡逃生的好運事件歸功於她的好運而已;對我而言,筆世界光怪陸離,我也算見多識廣,一個運氣很好的人其實也不是多麼大不了的設定。只不過……愛蓮娜為什麼能夠憑藉一次槍枝走火事件做出這個結論?

「為什麼妳單憑一次槍枝走火就能判斷瑪莉的運氣不錯?」我問。「可別告訴我現在科技發達到可以分析人類運氣的地步。」

「不行。依照我們電腦軟體的說法,運氣是屬於隱藏式的屬性,無法在現實世界中以任何技術分析出來。」愛蓮娜搖頭。「但是無法分析並不表示不存在。事實上,運氣是一種影響生物一生命運的關鍵屬性。整個宇宙的運作都跟運氣脫不了關係。」

「重點呢?」我問。「為什麼這個單一事件會讓妳做出這種結論?」

「因為宇宙之中流傳著一則傳說。」愛蓮娜毫不遲疑地道。「一則預言。預言的起源不可考。有人說是亞美尼神諭所接收到的神示;有人說是地球先知所接收到福音;還有人說是子空間傳訊裡所接收到的背景雜訊。總之這則預言之中提到,在不久的未來裡,將會有兩名時空旅人來到我們的時空連續體中。他們是天命之人,是宇宙命運的關鍵。他們將會在物質先知的幫助之下找出反物質神杖,進入亞美尼人的天堂與神談判,阻止亞美尼皇帝統一宇宙的野心,並且預防一場自宇宙洪荒開始就從來不曾發生過的全面浩劫。」

「讓我猜,」我插嘴道。「這兩個天命之人一男一女,其中那個女的是全宇宙運氣最好的人?」

「正式的說法是那個女人擁有全宇宙的運氣為後盾。」愛蓮娜道。「而那名男子則是穿梭時空的終極英雄,所有宇宙的和平守護者。」

我凝視她:「而妳認為我們兩個就是所謂的天命之人?」

她神情堅定地點頭:「物質先知的訪客不多,所有訪客來去都是由我負責接送。我沒有接兩位進去,但是卻送了兩位出來。儘管物質先知沒有跟我明說,但是我早已認定你們就是他們。」

瑪莉問:「妳是一台機器,為什麼會相信天命這種東西?」

「因為我獨一無二,與眾不同。」愛蓮娜神情嚴肅。「不要誤會,我很尊敬物質先知,但是我不能接受我這一輩子只是為了幫物質先知接送訪客而生。我相信我負有更遠大的使命。我相信我可以在你們的預言之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問:「這則預言是什麼時候開始流傳的?」

她答:「一年之前。」

我深深吸了一大口氣。這個時間不是什麼好預兆。這個故事是一年半之前寫成的,這表示一年之前出現的預言……不會是這個故事原始設定裡的情節。如果說這個預言牽扯到我跟瑪莉,那可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事情,因為我們以血肉之軀進入此地,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不應該會有預言提到我們的存在才對。

我伸手輕揉額頭,閉上雙眼沉思。莎翁之筆的世界……越來越混亂了。

「幫我在駕駛艙設定子空間加密通訊頻道,我需要跟物質先知談談。」

「沒有問題。」

愛蓮娜跟我一起進入駕駛艙,幫我開啟通訊頻道,然後就被我趕了出去。大螢幕上出現物質先知的大臉。我跟他描述剛剛的情況,詢問他對於這則預言是否知情。他說他聽說過。

我微微發火。「你不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先跟我知會一聲嗎?」

物質先知聳一聳肩。「預言這種東西在筆世界裡多得跟天上的星星一樣。我怎麼可能每一條預言都去注意?再說,我哪知道康芒小姐的運氣好到這種程度?」

「你是先知耶!先知耶!」

「那些都是虛名,就跟浮雲一樣。」

我無奈搖頭。「有什麼看法?」

物質先知也搖頭。「我本來想跟你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女神的魔爪已經伸入這個世界,另外一個就是筆世界相互之間開始產生互動,不再各自獨立。但是說到底……其實現在的情況已經亂到我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我嘆一口氣:「對一個先知而言,你知道的事情並不很多,是不是?」

物質先知也嘆氣:「儘管如此,我還是可以給你一個忠告。」

「什麼忠告?」

「自求多福吧。」

我按下斷訊鍵,當場掛他電話。

出了駕駛艙,我看見瑪莉跟愛蓮娜坐在沙發上聊天。

瑪莉伸手觸碰愛蓮娜的手掌:「所以這具軀體是人工打造的機器?」

愛蓮娜點頭。「這是跟我的人工智慧同時啟用的原始硬體。」

瑪莉讚嘆道:「觸感好真實。」

愛蓮娜微笑:「真實的皮膚觸感跟美麗的外貌確保我在面對男性生物的時候可以佔有高度的優勢。」她說著轉頭看我一眼,隨即站起身來。「我很樂於解答兩位關於這具軀體方面的疑問,但是現在我必須先去分析剛剛從亞美尼巡邏艇中下載進來的資料。」

我立刻舉手:「可是瑪莉問過問題了,我都還沒問。」

愛蓮娜微笑:「好吧,那就請威廉斯先生再問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從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想問了。」我道。「請問機器人會夢見生化羊嗎?」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