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幸運女人

我們回到駕駛艙。駕駛艙共有三個座位,兩前一後,後面那個位於艙內中央,看起來像是艦長的座位。我老實不客氣,一屁股坐了下去,順勢向前方兩個看起來像是駕駛員以及打雜的坐的位子比了一下,請瑪莉自己挑一個去坐。好吧,說打雜的太過分了,不過我向來搞不清楚這太空船駕駛艙裡的第三個位子究竟是給誰坐的?副艦長嗎?那好像是要星艦級的旗艦才有的職缺。雷達員?科學官?安官?醫官?輪機長?遭遇攻擊的時候第一個死的可憐人?我敢肯定這些人都曾經坐過這個第三個位子(特別是最後那一種人)。沒事千萬不要去坐那個位子。

瑪莉在左前方的位子上坐下。由於操作儀表板不曾見過的關係,所以我也不敢肯定那是駕駛座還是第三個位子。套句博識真人的說法,願原力與瑪莉同在。

安然坐定之後,我開口道:「電腦。」

「是的,威廉斯先生。」柔美的女聲再度響起。「你可以稱呼我為愛蓮娜。」

我點頭。「愛蓮娜,帶我們起飛。」

「是的,威廉斯先生。」

愛蓮娜說完,立刻開始倒數計時。十秒鐘之內,引擎啟動,艙門開啟,燈號閃爍,防護罩下降一切該有的流程全部跑完,我們隨即飛入浩瀚的宇宙空間之中。

「我們在什麼地方?」我問。

「外環帶的新阿拉斯加星系,八十六號蟲洞區,物質先知隱居的太空站。」

「蟲洞區?」

「是,這個地區空間極不穩定,隨時都有蟲洞成型或消失,能夠成功通過的機率極低。這也就是物質先知選擇此地當作住所的原因。」

「但是妳有把握成功通過?」瑪莉問。

「我的運算速度在先進人工智慧裡面數一數二,我可以探測細微的空間扭曲以及引力變化,在蟲洞成型數秒之前精準預測,並且能夠估算蟲洞出口的位置。」

「厲害厲害。」我隱約覺得愛蓮娜講話的用字遣詞跟我曾經聽過的電腦語音不太一樣,但是現在不是在乎這種小事的時候。

「請問此行的目的地?」

我回想博識真人的話:「獵戶座的天弓太空站。」

「規劃導航路徑。」愛蓮娜道。「路徑規劃完成。」

我點了點頭,看看瑪莉,然後向前一比,說道:「出發。」

太空船開始加速推進,但是由於附近的天體不多,窗外幾乎看不到相對移動的物體,所以到底速度增加了多少我也感覺不出來。

「三十秒後我們將穿越蟲洞,旅程之中或許會經歷些微顛簸,請兩位繫緊安全帶。」

我跟瑪莉低頭一看,還真在座位上看見熟悉的飛機安全帶。我抓起扣環,調整長度,小聲唸道:「這年頭還在使用安全帶?」

愛蓮娜柔美的聲音說道:「有句古諺說道:『東西好用就不要亂改。』」

「是是是。」

我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一塊不太自然的漩渦狀光環,彷彿空間憑空沉入一條深不見底的大洞,而四周空間的宇宙物質都以極高的速度朝向洞口疾旋竄入一般。我吞了一口口水,終於開始了解到太空船移動的速度有多快。只見那條蟲洞越來越大,轉眼之間已經佔據我們所有視線,並且還在持續變大中。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掌心開始冒汗。近距離接近這種巨型天體每次都會給我恐慌症發作的感覺。

「我的天呀。」瑪莉微微顫抖地說道。

「是呀。」我說。

太空船內的空間開始扭曲,我眼前的船艙伴隨瑪莉一同向前延伸,直達我視線所及的範圍之外。座位開始震動,不過暫時還沒有我想像中那麼顛簸。這是一艘好太空船。

眼前強光一閃,我們已經穿越蟲洞,出現在另外一邊的宇宙空間之中。

我再度開始呼吸,張口正要說話,愛蓮娜又道:「三十秒後我們將穿越蟲洞,旅程之中或許會經歷些微顛簸,請兩位繫緊安全帶。」

我嘆了口氣,為了解除緊張,胡亂找閒話說:「兩個蟲洞這麼接近不會有問題嗎?」

愛蓮娜道:「接近是一種相對的概念。速度是影響距離的一大變數。」

「什麼意思?」瑪莉問。

「意思就是蟲洞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接近。」我道。

蟲洞再度直逼而來,空間再度開始扭曲,強光閃爍,我們再度穿越蟲洞。五個蟲洞過後,愛蓮娜終於說道:「我們已經離開八十六號蟲洞區。接下來將會進入子空間旅程,預計航行時間,兩小時零六分。兩位現在可以離開座位,自由活動。」

我解開安全帶,跳下坐位,走到瑪莉身旁,跟她一同看向艙外。進入子空間之後,遠方的天體相對開始加速,形成一道一道的光線,終於有點電影裡面星際旅行的感覺了。瑪莉第一次見識這種景象,臉上頗有嘆為觀止的表情。不過由於在脫離子空間之前艙外的景象也就是這個樣子了,所以瑪莉看了一會兒便即厭倦。

「什麼是子空間?」她問。

我面露難色:「妳真的想要了解?」

「有什麼問題嗎?」

「是這樣,」我搖頭。「通常我跟女人解釋這類理論的時候,她們都只是假裝在聽而已。」

她微笑。「我想你跟她們解釋的時候應該不是身處子空間裡吧?」

我想想也有道理。「簡單來講,所謂的四度空間就是在我們的三度空間裡面的XYZ軸之外增加一條額外的時間軸線,而我們的現實空間就會沿著時間軸線傾斜彎曲,形成一定的弧度。現實中任何兩個地點的直線距離在加入時間軸之後都可以看成是一個球體表面之上的兩個點……」我偷看她一眼,確定她真的有在聽。「所謂的子空間就是這顆球體表面向下延伸到圓心之間的空間。進入子空間飛行,就等於是在半徑比真實空間還小的球體表面上前進,而你前進的角度投射到真實空間的大球表面之後,實際上前進的距離就會比在子空間裡前進的距離還長……

瑪莉點了點頭:「所以當你進入的子空間越深,球面半徑越小,你在現實之中移動的速度就越快?」

「一點也沒錯。」難得碰到一個真的有在聽的女人,我覺得身上的科幻魂都被點燃了。「這就是科幻影集裡面所謂的曲速。曲速的等級越大,就表示球面半徑越小。理論上,當曲速達到十級的時候,你就等於是身處圓心之中,這時候將你投射到現實空間裡,你就會同時存在於宇宙中的每一個角落。所以基本上曲速十級應該是不可能突破的……

「嗯。」瑪莉搖頭。「我開始假裝在聽了。跟女孩子解釋理論的時候,請懂得適可而止,謝謝。」

我苦笑一聲,無奈搖頭。「時間還早,妳要不要去起居艙休息?」

她解開安全帶,站起身來,跟我一起離開駕駛艙,來到太空船中央的起居艙房。愛蓮娜顯然在觀察我們。當我的眼神開始尋找休息用的沙發之時,船艙地板上立刻冒出一張純白沙發,連帶咖啡桌,閱讀燈,一套類似電腦的顯示螢幕跟輸入介面的設備通通準備完畢。

「兩位如果需要查詢資料,可以利用起居艙的電腦搜尋,或是直接問我。有需要喝茶嗎?」

我問:「有什麼茶?」

「只有一種茶。」

瑪莉問:「咖啡呢?」

「只有一種咖啡。」

我跟瑪莉對看一眼,然後抬頭說道:「那就各來一杯吧。」

長桌中央滑開一道開口,裡面緩緩升起一道托盤,盤子裡面放了一杯茶跟一杯咖啡。好吧,至少是熱的。

我跟瑪莉分別在沙發上坐下。沙發是三人座的,我們分坐左右,中間空出一個人的距離,感覺有點尷尬。我拿起茶,她拿起咖啡,各喝一口,相對一笑。她放下咖啡,身體向後靠在沙發之上,閉上雙眼,發出一下慵懶的聲音。

我一時不知道該跟她閒聊什麼,於是放她在旁休息,向前一靠,開始研究電腦,查詢資料。我想深入了解一下亞美尼人的歷史以及他們的神話,同時也想知道地球人在這個故事裡面扮演的角色。瑪莉斜眼瞄我一眼,問我在查什麼,我把想法說給她聽。

「你怎麼知道這個故事裡有地球人?說不定它是虛幻宇宙的那種故事。」

「愛蓮娜說這裡是新阿拉斯加星系。一般來說只有在有地球人出現的故事裡會用地球上的地名來命名星系。如果這個故事裡沒有地球人,那作者就太不嚴謹了點。」

為了證明我所言不差,我在螢幕上打下「地球」這個搜尋字串。很顯然地,也很稀鬆平常地,地球人跟其他外星種族結盟成為一個「星際同盟」,共同對抗亞美尼人的侵略。目前星際同盟節節敗退,各種族的領地幾乎都只剩下母星還在硬撐。同盟一共有……

「傑克,剛剛……」瑪莉突然問道。「剛剛博識真人把你拉到一邊,問你要不要先去天地戰警取得仙術防身,那是怎麼回事?」

「妳聽到啦?」我轉頭看她,心想她耳朵還真靈光。「一般來講,讀者不太會像我們這樣一次進入數個筆世界。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們之前所處世界的一些基本自然定律會跟著我們一起前往下一個世界。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去一個充滿魔法的世界學了一些魔法,然後在回到真實世界之前又順道造訪了另外一個……就當是科幻世界好了,那我們就有能力在科幻的世界裡施展魔法。」

瑪莉眼睛一亮:「這麼有趣?」

「但是就像我之前說的,這樣做有可能引發一些難以預期的後果。」我道。

「如果我們離開筆世界呢?」

「那就不算了。下次進來要從頭來過。」

「博識真人提到的雙燕姑娘?」

我沉默不語,雙燕的事情……一言難盡。

瑪莉見我不答,問道:「老情人?」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能怎麼回答。

瑪莉揚起眉毛:「虛擬情人?」

「虛擬兩個字就是重點了。」我神色嚴肅。「妳會說妳記憶中瑪莉‧康芒的一生都是虛擬的嗎?」

瑪莉搖頭。

「所以我也很難告訴自己雙燕是個虛構人物。」我沉思片刻,搖一搖頭。「男女情愛是一件非常容易沉迷的東西。所以我們遊歷筆世界的時候,最好不要放太多感情進去。這不是自私,而是對大家都好。」

瑪莉想了一想,點一點頭:「我明白了。」

船身突然劇烈搖晃。瑪莉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撲,差點摔到地上。我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將她拉回沙發坐好。搖晃停止之後,頭上傳來愛蓮娜的聲音。

「威廉斯先生,康芒小姐,請立刻到駕駛艙回報。」

我拉著瑪莉站起身來,朝向駕駛艙前進。「狀況回報。」

「爆炸發生在船身左舷一公里外。光子魚雷,示警攻擊。防護罩完整,船身無損毀。」愛蓮娜停頓一秒,繼續道:「對方在呼叫我們。」

我跟瑪莉進入駕駛艙,走向自己的座位。「對方身分?」

「亞美尼巡邏艇,船上有五名船員。」愛蓮娜解釋道。「這是近距離巡邏艇。方圓一光年內必定有一艘亞美尼巡航鑑。對方再度呼叫。」

「建議應變方案?」我在座位上坐好。

「擊落對方;逃離現場;或是回應呼叫。前兩個選項都可行,但是會引來更大的麻煩。建議回應呼叫。」

「那就回應吧。」

駕駛艙正前方的子空間飛行景像突然浮現一張面孔。我這才知道那是一座巨型螢幕。螢幕中的亞美尼人貌似地球人類,皮膚白皙,臉部線條分明,俊美剛毅,跟亞利安人種很像。他額頭正中央有一顆類似紅寶石的東西,我本來以為是裝飾品,但是細看之後發現那是直接鑲如皮膚之中的,也不知道是具有宗教意義還是什麼植入科技。晚點再問愛蓮娜好了。

「不明船艦,你們違反亞美尼帝國星際航行法,沒有跟帝國登記機號,也沒有發送識別機碼。立刻停船受檢,不然我們將強制執行。」對方命令道。

螢幕下方浮現一排字幕:「建議停船受檢。」

我點了點頭,說道:「停船。」螢幕上對方大臉消失。我們當即脫離子空間,片刻過後,引擎完全停止。

「新阿拉斯加屬於外環偏遠星系,沒有特殊資源,不符合開發成本。亞美尼帝國雖然宣告主權,但是沒有投入兵力駐守。」愛蓮娜分析道。「他們會出現在這裡巡邏,顯然有其特殊目的。」

「我敢打賭我們就是他們的目的。」我道。

愛蓮娜竟然發出一下笑聲:「我認為這個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七。」

我突然知道我為什麼覺得愛蓮娜跟其他電腦不一樣了。機率跟數據。一般科幻故事裡的電腦常常把這種東西掛在嘴上,但是愛蓮娜的用詞比較模擬兩可,近似真人,即使現在提出一個數據,聽起來也像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而且她居然會笑?對於一個人工智慧來說,她顯然極度高級。

「我們沒有跟亞美尼人接觸的經驗。」我道。「建議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應對態度?」

「不留活口。」

「啊?」我跟瑪莉同聲錯愕。瑪莉覆誦:「不留活口?」

「亞美尼人作風霸道,冷酷無情,既然是衝著我們而來,多半不會讓我們全身而退。想要擺脫他們,只好不留活口。」

「那為什麼還要停船受檢?」瑪莉茫然不解。

「因為我想知道他們的目的何在。」

「妳什麼?」瑪莉大怒,很想動手,但是不知道要上哪去打愛蓮娜。我伸手輕壓她的肩膀,安撫她道:「她這麼做也沒錯,我們既然來了,注定要惹是非。搞清楚反派想幹什麼,對我們沒有壞處的。」我抬高音量:「但是愛蓮娜,下次要這麼做之前請先跟我們商量一下。」

「是的,威廉斯先生。」愛蓮娜恢復之前平穩的語氣。不知為何,我不相信她這句話是真心的。「對方已經連接艙門,即將登艦。」

我帶著瑪莉一起走出駕駛艙,前往起居艙。路過艙門口的時候,牆壁上開起一道開口,露出一排一看就知道是未來槍枝的東西。瑪莉伸手想拿,我把她的手拉了回來。「他們一進來就會繳械,現在拿槍沒有意義。」我們在通往駕駛艙的艙門附近站定,起碼如果出事的話可以衝進駕駛艙拿槍。

一陣氣壓聲響過後,聯外艙門開啟,三名全副武裝的亞美尼人走入船艙之中。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