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故事有什麼好可怕的?」瑪莉不解地問道。

「哈!」我大聲苦笑。「科幻故事有什麼好可怕的?」我摸摸腦袋,搔了幾下,搖頭道:「用說的可不容易說得明白。如果妳曾經坐在狹小到難以轉身的太空船駕駛艙裡,觸目所及都是一片漆黑的宇宙空間,所有星辰遠在天邊......那種感覺妳都不知道該用密閉空間恐懼症還是開放空間恐懼症去形容。」

博識真人插嘴道:「你不要這樣嚇人家。又不是所有科幻故事都會經歷那種場景。」

我轉頭瞪他一眼:「你敢說擁有《反物質神杖》這種書名的故事不會出現這種場景?」

博識真人微笑不答。我真想衝過去給他一巴掌。

瑪莉還是語帶疑惑。「我不懂。《反物質神杖》這個書名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嗎?」

我回過頭去面對她,片刻之後嘆了口氣,說道:「科幻故事......大體來講可以分為設定在未來地球的故事以及設定在宇宙的故事兩種。設定在未來地球的故事我倒不怕,像是什麼《機械公敵》,《銀翼殺手》之類的,只要跟人類、機械人或是複製人之類的角色打交道就好了。設定在宇宙中的故事就麻煩多了......

「不就是多了外星人嗎?」瑪莉問。

「多了各式各樣的外星人。」我立刻接著說道。「以宇宙為背景的科幻故事又可以分小規模跟大規模兩種。小規模的大概就以《異形》這部電影為代表,基本上就是把場景設定在一個封閉空間裡面的驚悚故事。很嚇人,但是也還不難應付,你只要能夠謹記電影《驚聲尖叫》裡面條列出來在驚悚片裡千萬不要做的那些事情就可以了。至於大規模的科幻故事......

「又可以分成兩種?」瑪莉問。

「一點也沒錯。」我道。「基本上就是分成《星際大戰》類的動作片跟《星艦迷航記》類的探索片。」

「我一直搞不清楚《星際大戰》跟《星艦迷航記》的差別。」瑪莉道。

我跟博識真人不約而同地凝視著她,然後同時對看一眼,最後一起搖了搖頭。我說:「女人通常都搞不清楚。」博識真人則說:「差別可大了。」

瑪莉不喜歡我們的態度,噘嘴說道:「你講了半天都是電影。我們不是在講小說嗎?」

「大成本特效片比較適合花錢去電影院裡看嘛。科幻小說如果理論性的東西太多,很容易看到睡著。」我道。「如果是動作片的話也就還好,只要處處警覺,依賴反射神經也是可以過關。」

「願原力與你同在。」博識真人插嘴道。

「你少在那邊說風涼話。」我瞪了他一眼,繼續向瑪莉道:「最可怕的科幻故事就是像星艦迷航記這種理論性質濃厚的科幻故事,真正的書呆子跟宅男宅女才有可能迷上的東西。這種故事會將其中的科技奠基在現今科學界已經提出,但還沒有辦法化為實作的理論之上。故事裡常常會出現什麼時空連續體、反物質、黑物質、蟲洞、黑洞、超新星、宇宙能量帶,戴森球體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聽起來很酷,在大螢幕上看起來也很爽,但是只要讓妳在筆世界裡親眼目睹任何一個,都足以把妳嚇得屁滾尿流。」

「有那麼厲害嗎?」瑪莉不信。

我搖頭:「這些宇宙天體的問題就在於它們都太大了。大到正常人的感官認知根本不應該跟它們近距離接觸的地步。進入這樣的世界代表妳整個人的認知觀念都必須改變。妳曾經見過的黑暗最多不過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罷了。但是在宇宙之中,妳可以朝向一個方向看出數萬光年之外,但是依然只能看到黑暗。宇宙就是這麼浩瀚無涯。」

瑪莉沉默不語,陷入我所提供的畫面之中。

「反物質這種東西,通常就會出現在這種故事裡面。」我過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反物質在科幻故事裡面最常見有兩種功能。一種是用來跟物質相互湮滅,產生巨大能量,進而用作毀滅武器或是太空船的引擎推進來源。另外一種用途是拿來開啟並且穩定蟲洞,進而達成遠距離星際旅行甚至是時光旅行的目的。不管是哪一種用途,顯然都代表這很可能是一個硬派科幻的故事,或至少是批著硬派科幻的皮的冒險故事。再加上『神杖』這兩個字……

瑪莉插嘴:「有『神杖』不就是加重了這個故事奇幻元素,大幅增添了它的娛樂性?」

「或許妳說的對。」我苦笑:「但是最最最可怕的科幻故事就是牽扯到神話的科幻故事。很多科學家在他們的科學理論之後都擁有強烈的宗教信仰,對他們而言,探索科學是追求神性的一大途徑。當科幻融合神話之後,通常故事就會進入一種似是而非的哲學領域,頭是會很大的。再說妳想想看,一個本身就設定在如此浩瀚的場景裡面的故事之中,還要加入一個神的領域,這個東西會有多嚇人?而依照博識真人的說法,我們正是要進入這個世界去找尋這個神域。」

瑪莉凝視著我,緩緩說道:「好吧,我開始有點怕了。」

博識真人道:「妳還沒聽到最麻煩的地方呢。」

「什麼最麻煩的地方?」

「科幻世界最麻煩的地方就在於……」我喝一口茶,潤潤喉嚨。「作者的科幻底子差異甚大,查資料的認真程度也差別很大,而且這些未來科技跟宇宙理論都只是理論性質的東西,實際情況沒有人說得準。所以在一個故事裡面制定成俗的法則,在不同作者的筆下可能會有全然不同的設定。比如說像黑洞這種理論上只進不出的東西就能引發出各種不同版本的設定,有些故事或許會讓你在進去之後又帶了什麼非常可怕的東西回歸屬於你自己的宇宙,但是在另外一個故事裡也可能會讓你一旦進入黑洞就表示一切結束,全劇終。」

「那我們要怎麽知道什麼規則適用在哪一個故事裡?」瑪莉語氣遲疑地問。

「我們不知道。」我道。「這就是大問題。」

瑪莉看看我,看看博識真人,最後又將目光轉回到我的臉上,強顏歡笑道:「對一個如此恐懼科幻故事的人來講,你對科幻小說的認識還算挺深的。」

「我喜歡科幻電影。我甚至喜歡星艦迷航記。」我苦笑。「我害怕的是科幻故事的筆世界。」

「說不定你根本白擔心了。」瑪莉繼續擠出笑容,轉向博識真人。「先問問《反物質神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故事吧?」

「呃……」博識真人欲言又止,最後伸出大拇指向我一比:「就是他最害怕的那種故事。」

瑪莉無言以對。

「故事背景大概就是五百年前宇宙之間出現了一個新興種族,亞美尼人。這個種族的特點在於他們以宗教立族,但是科技程度極高。為什麼呢?因為它們的神是一個高科技的神。神在創造他們的時候所賜下的禮物並不是什麼用來禦寒的火苗,而是占據整顆星球的高科技設備。當第一個亞美尼人出現在亞美尼星上的時候,他就已經擁有整個星球通用的語言,以及子空間星際航行的科技知識。他們的宗教就是科技,科技就代表了信仰。五百年來,亞美尼帝國迅速發展,成為整個宇宙最強大的一股勢力,並且東征西討,打算征服宇宙。」

瑪莉張嘴結舌:「這什麼東西亂七八糟的?」

「整個故事的主題就在於科技發展需要長久的人文背景為後盾。像亞美尼這種道德體系尚未建構完成就取得強大科技力量的種族,自然而然會把科技用在不好的道路之上,比方說是征服宇宙這種事情。」

我幾乎已經可以猜到這個故事接下來的發展。「所以當反抗勢力快被殲滅的時候,人們就把希望寄託在亞美尼族的神話之上?」

「一點也沒錯。」博識真人點頭嘉許。「這種宇宙種族的出現十分不合傳統認知上的演化邏輯。所以其他遭受征服的文明自然假設亞美尼人的神其實是另外一種不為人知的高科技生命,而他們的神話必定有所根據,不是空穴來風。傳說亞美尼人的神在離開人間之前,曾經在宇宙之中留下一把法器。一把可以開啟通往天界領域的鑰匙。這把鑰匙就是反物質神杖。」

「星際奪寶故事。」

「是的。」

我暗自嘆了一口氣,認命式地問出比較實際的問題。「這個筆世界出現多久了?」

「一年半。」

我揚了揚眉,難怪我沒聽說過,那是我被困於天地戰警世界裡的時候所出現的故事。「裡面平均有多少讀者流連?」

「幾乎沒有。這半年來就連作者本人都很少進去了。」

我皺起眉頭。「聽起來還算有趣的故事。讀者怎麼會這麼少?」

博識真人輕嘆一聲:「因為作者身處一個對於科幻故事極不友善的創作環境。」

「哪裡?」

「台灣。」

我搖頭:「又是台灣人?」

「莎翁之筆前一陣子都流落在台灣。」

瑪莉疑惑:「創作環境不友善又怎麼樣呢?」

「台灣出版市場很小,不比美國。類型小說的市場更小,而類型小說之中最不受市場接受的就是科幻小說。簡單來說,科幻小說是票房毒藥,而他們本國人寫的科幻小說更是銷量奇差。台灣人面對創作的態度十分有趣,他們很能接受外來文化,覺得翻譯進來的東西就是高尚。大部分的人只能接受本國作者撰寫本土文化的題材,台灣人寫的科幻或是奇幻類型的小說,讀者會反射性地嗤之以鼻,不屑一顧。在這種情況之下,出版社當然不願意出版本國作家的科幻故事。就算出了,刷量也少,除非奇蹟出現,不然沒有大賣的可能。」

「這麼慘呀?那台灣的作家怎麼生存呀?」

「大部分都必須懷抱一股熱血沸騰的鬥志,然後以量取勝。」博識真人哀傷地道。「這種情況之下當然難以控制創作品質,所以讀者也就越來越不相信本土作家。這是惡性循環……

「行了。我們不是來討論台灣創作環境的。」我心情不佳,沒力氣跟他扯三道四。「進入反物質神杖之後,我們要怎麼做?」

博識真人哈哈一笑,對瑪莉道:「我就是喜歡他這種直接了當的個性。」他走到另外一面牆邊,輕揮拂塵,牆上又多了一道門。不過這一次不是木門,而是一扇氣密式的減壓閘門。博識真人在門旁的小鍵盤上按了幾下,閘門發出一陣空氣外洩的聲響,隨即緩緩開啟。我們跟著博識真人進入閘門之後的小空間中。身後的閘門關閉,艙內開始平衡氣壓。片刻過後,博識真人開啟另外一邊的閘門,我們跟著他走入一座擺設雜亂的大型停機棚。

眼前停著一架小型民航客機大小的太空船,造型類似二十世紀的太空梭,不過看起來更加先進。

「這艘太空船會將你們帶往獵戶座星雲外圍的天弓太空站。那是如今僅存的幾個自由貿易中繼港。換句話說,私掠者的天堂。」博識真人道。「在當地時間下午兩點十八分的時候前往『天弓之箭』酒吧裡面找尋一個名叫『史巴克醫生』的人。奪走他身上的遠古星航投影圖,代替他去跟買主交易。」

我們走上太空船門前的階梯,進入船艙之中。眼前是一間起居艙房,艙壁潔白無暇,沒有莫名其妙的機械裸露在外,看來星際旅程應該不至於太過顛簸才是。

「這個史巴克醫生就是故事主角嗎?」我問。

「沒錯。」博識真人答。

「我們要代替主角找人交易?」瑪莉立刻問。

我點頭:「我們是以肉體進入筆世界,不能直接取代書中角色的身分,記得嗎?」

「但是這樣做,劇情發展不會亂掉嗎?」

「很有可能。」我說著輕嘆一聲。「這才是筆世界真正刺激的地方。妳要有心理準備,這是極端危險的一場冒險,如果一個不小心,當真會把性命送在裡面。」

「我們不能先離開筆世界,找一本《反物質神杖》的小說,然後再以神遊的方式進入筆世界嗎?」

「那就失去意義了。」我道。「要解決的妳的問題,就必須把妳的肉身帶到妳的世界之中。」

博識真人對我使了個神色,把我拉到一邊,小聲說道:「這一趟當真凶多吉少。我建議你先往天地戰警的世界走一趟,取得仙術的力量防身......

我不等他說完已經搖頭:「中國的道法跟科幻世界格格不入。在反物質神杖裡面施展法術,輕則引人注目,重則危及宇宙法則,造成世界崩壞。」

博識真人凝視著我,若有所思,片刻之後說道:「說到底,你就是不肯去見雙燕姑娘。」

我沉默數秒,搖了搖頭:「見到她只會徒增傷心,不會有好結果的。」

博識真人只是凝望著我,沒有繼續發表意見。我舉步走向船頭方向。一扇純白大門在我面前開啟。我們隨即進入駕駛艙中。操作介面簡潔有力,採取可移動式的操作面板,沒有方向盤或操縱桿之類的東西。我對博識真人問道:「這艘船要如何駕駛?」

「交給電腦處理就好了。」

船艙中隨即傳來一陣柔美的女聲:「各位好,威廉斯先生,康芒小姐,物質先知。」

我揚起一邊眉毛:「物質先知?」

博識真人點頭:「我的身分是亞美尼人的先知。史巴克醫生的遠古星航圖就是從我這邊得到的。」

「你就不能直接把星航圖交給我嗎?」

「那樣不就沒意思了嗎?」

我哈哈一笑,搭起他的肩膀,陪他走到太空船登機口。瑪莉連忙問道:「怎麼你不跟我們一起去嗎?」

博識真人回答:「我還有好多世界要照顧,不能把時間都花在兩位身上。」

我對瑪莉道:「守門人的職責是在後台。沒有必要他不會進入筆世界本身的。」

博識真人跨出艙門,站在登機台階之上,回頭說道:「我會時刻注意兩位的情況,但若真有緊急狀況,多半遠水救不了近火。兩位請自行保重。」

我點頭:「幫我留意女神動態。」

「一定。」

我壓下艙門旁的按鈕。艙門當即關閉。我回過頭去,面對瑪莉,擠出笑容。

「準備開始星際旅程了嗎?」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