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五、世界後台

列車在一片漆黑之中前進,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時間。我坐在瑪莉身旁,盡可能以我的存在為她提供慰藉,但又沒有當真肢體接觸,因為我不想刺激到她。

「莎莉‧葛雷特是個怎麼樣的人?」

「是個好人。」我立刻答道。「聰明,富有想像力,極度自信,擇善固執,十分清楚自己想要追求的目標。」

「聽起來是個努力上進的人。」

「她是。」

「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我。」

「這個……」我張口欲言,但卻不知能說些什麼。「不予置評。」

「我一點也不記得自己是這樣的人。」瑪莉神色迷惘地道。「我的個性之中根本沒有那些東西。我沒有任何自信。你看我的穿著打扮就知道了。渾渾噩噩過了三十幾年,一點目標都沒有。我們系上有個教授……」她遲疑片刻。「起碼我印象中有個教授,他說如果我是個沒有目標的人,怎麼可能取得博士學位,獲得今天的成就?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說我這一輩子都是靠著好運而來的。我是說……讓我們家搬離小鎮的殺人魔?讓我轉學重新開始的隕石撞地球?我幾乎沒有真正為了自己的一生做過任何努力,而在我察覺之前,轟!我就已經是個大學教授了。這算什麼成就?這算什麼目標?他根本……根本就是為了脫我裙子而花言巧語地隨便說說而已。」

我本來想說:「那不是妳真正的人生。」之類的言語,但不知道為什麼,話到了口中,說出來的卻是:「結果妳讓他脫了裙子嗎?」

瑪莉先是面無表情地呆了一會兒,接著彎腰低頭,將臉埋在手中,語帶哭音地說道:「我真可悲。」

「我……」我手忙腳亂:「我不是這個意思……

瑪莉搖頭:「但我就是這麼可悲。你口中的莎莉‧葛雷特……是我一輩子夢想成為的女人。或許如果我當真努力過的話,我可以成為像她那樣的人。但是我不曾努力,我不曾追求,所以我變成今天的我。一個不曾滿足現狀,偏偏又不敢突破現狀的人。我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我甚至……我甚至還想殺人,想殺一個暗戀我的男人。儘管只是暗戀,但是他愛我愛得無怨無悔,而我竟然只是為了要證明自己不是一無是處,想從自己可悲的一生之中跳脫出來,我就想要奪取他的性命……威廉斯先生,」她抬起頭來,凝視我的雙眼。「就算你說我的一生都是一個小說家用筆寫下來的角色……它依然還是我的一生,我依然還是記得我所做過的每一個選擇,我所經歷過的每一個掙扎……

我眼看她鑽起牛角尖,於是插口說道:「做那些決定的人是……

「是我。」瑪莉立刻道。「是我讓我的一生走到這個地步的。對我來說,莎莉‧葛雷特只是一個冥冥中的幕後推手,我不能拿她來為我自己糟糕的一生開脫。」

我突然發現她並不是真的想要知道莎莉‧葛雷特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只是想要讓我知道瑪莉‧康芒是個什麼樣的人。「妳真的深深地相信妳就是瑪莉‧康芒。」

「我本來就是瑪莉‧康芒。」

「即使在經歷過今天晚上的事情,即使妳已經親身體會過莎翁之筆的世界,妳還是沒有辦法讓自己接受妳不是自己的這個事實?」

「不要誤會了,威廉斯先生,我相信你所說的一切。」瑪莉輕嘆一聲。「只是我沒有辦法……就這麼簡簡單單地說:『好吧,從此之後我是另外一個人。過去的一切與我無關。』我做不到。我跟你形容的莎莉‧葛雷特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我凝視著她,沉思片刻。「我了解了。」我說,接著我站起身來,朝向地鐵車頭的方向走去。瑪莉隨即跟上。

「我沉迷的狀況很深,是不是?」瑪莉在我身後問道。

「妳比較入戲。不過不用擔心,等我們進入妳的世界之後,一切總是會有轉機的。」

我們走入列車第一節車廂,站在駕駛艙旁邊的窗戶看著前方的景象。黑霧逐漸散去,遠方出現光點。我輕拍瑪莉的肩膀,安慰她道:「就快到了。」

「我們要去的後台是什麼地方?」

「顧名思義,就是眾多筆世界舞台的後台。」我說完搖了搖頭,繼續道:「其實我也不清楚後台是如何運作的。觀念上,妳就把他當作是將作者以莎翁之筆創作的世界在筆世界裡面化為實作一個地方。」

「啊?」瑪莉滿臉困惑。

「我就說我也不太明白。總而言之,每一個筆世界都可以經由特定的交通工具通往守門人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後台。通常是搭乘地鐵或是火車,當然在沒有這類交通工具的世界會有其他東西取而代之。對一般人來說,只需要知道後台是一個離開筆世界,回到真實世界的最後手段就好了。」

「最後手段?」

我點頭。「除非遇到特殊狀況,不然一般讀者可以在閱讀莎翁之筆故事的時候任意以精神形態進出筆世界,不需要依賴後台,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知道後台的存在。」

「什麼人會需要用到這個最後手段?」

「以肉體進入筆世界的人,或是原始進入的世界遭到摧毀的人。」我微笑點頭。「剛好這兩種人我們都是,所以就一定要去找守門人不可了。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情況,比如……

她見我遲疑,於是追問:「比如什麼?」

「比如說莎莉‧葛雷特在妳的世界扮演瑪莉‧康芒的時候,卻發生了嘴裡遭人塞入手榴彈而粉身碎骨的情況。照理說,發生這種事,守門人就會出面把妳帶回後台,然後照顧妳回歸真實世界。」

瑪莉眼睛一亮:「所以那個約翰‧歐德就是你口中的守門人?」

我皺起眉頭,不太確定地道:「照理說是,但是聽妳描述我又覺得不像。反正快要見到他了,待會當面問他就好。」

前方的光線越來越擴大,我們即將進入後台的範圍。

「這個守門人有名字嗎?」瑪莉問。

「他在每個筆世界都有不同的名字當作化身。我比較喜歡叫他『博識真人』。」

「什麼怪名字?」

「這是東方奇幻故事裡面修煉仙人會取的名字。類似好萊塢電影裡面那種東方神秘老頭的角色。」我解釋道。「我不久之前才在一個台灣人寫的都會小說世界裡面困了三年之久,而守門人在那個世界裡面就叫作博識真人。」

「困了三年?」

「說來話長。總之我失去了原先的記憶,自以為我是另外一個人。」

「那不是跟我一樣嗎?」

「不一樣。」我搖頭。「我是在筆世界裡被人刻意抹除記憶,對方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我知道真實世界的存在。」

「怎麼會有這種人?」

「嗯……」我低頭沉思。「我懷疑那件事情也跟凱文‧羅斯口中的女神有關。」

這時我們已經脫離黑暗,駛入一陣強光之中。強光刺眼,瑪莉忍不住伸手遮眼。趁著調適周遭光線的時間,她又問:「聽起來那是個很可怕的故事,書名叫什麼?我可不想不小心闖了進去。」

「《天地戰警》(註,關於天地戰警的故事,請參考拙作《莎翁之筆》)。」我回答。「不過不用怕,我已經把那裡面的魔頭給除掉了。」

適應光線之後,列車也放慢速度,緩緩停在一間……看起來十分高級的辦公室外。車門開啟,正對辦公室門口,門後站著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我領著瑪莉走下列車,中年人隨即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

「威廉斯先生,我等了你老半天了。」對方道。

「你知道我要來呀?」我問。

守門人哈哈一笑:「一個世界突然之間毀於大火,只有一輛火車逃往後台。你說,會幹這種事情的除了你還會有誰?」

「聽你這麼分析還真有道理。」

守門人轉向瑪莉,露出禮貌的笑容:「不跟我介紹一下這位小姐?」

我引介道:「這位是莎莉‧葛雷特小姐。這位是守門人,博識真人。」

「葛雷特小姐,很高興認識妳。」守門人跟瑪莉握手說道。

瑪莉遲疑道:「你好。」

「你不認得她嗎?」我問。

「不認得。」守門人道。「我應該認得嗎?」

「她沉迷太深了,自以為是瑪莉‧康芒。」

「啊,《瑪莉‧康芒》的作者。」守門人恍然大悟。「葛雷特小姐,妳本人比在故事裡的化身好看多了。」他稍停片刻,繼續說道:「我正想要找妳呢。」

「你在找她?」我好奇問道。

「是呀。」守門人神情突然轉為嚴肅,看著我們兩人說道:「葛雷特小姐的問題可比你們所知的要嚴重多了。」接著他環顧四周,只見辦公室的牆面已經開始出現裂痕。「先離開再說吧。《極速進化》原稿已毀,這個後台也撐不久了。兩位請跟我來。」

他在前領路,走向辦公室的另外一邊的門,似乎是通往廁所的。我跟瑪莉隨即跟上。我看著他西裝筆挺的背影,豪華辦公室的派頭,忍不住問道:「你在這個世界是什麼角色?」

「政客。」守門人隨口說道。「你可以叫我市長先生。」

我們進入廁所的門後,剛剛的辦公室隨即消失,彷彿被人順手關上了燈一樣。我跟瑪莉回頭凝望著門外的一片黑暗,跟著對望一眼,感覺心裡有點發毛。當我們再度回頭之後,廁所已經不再是廁所,變成了一座中古城堡的豪華臥房。房裡牆壁上有一座壁爐,爐裡生了火,路過的時候熱烘烘的。瑪莉目瞪口呆,正要說話,守門人已經打開房門,走了出去。我拉著瑪莉繼續前進,出門之後來到一個我很熟悉的場景。這地方美不勝收,靈氣飄飄,宛如中國山水潑墨一般,正是《天地戰警》的後台,博識天軒。

守門人搖身一變,西裝幻化一襲中國長袍,長相也從白種人變成黃種人,中年人變老年人,黑鬍子變白鬍子,還是長長的白鬍子。一轉眼的工夫,他已經變成了我印象中的博識真人。

「康芒小姐,這就是博識真人的風采。」我笑嘻嘻地對瑪莉說道。

瑪莉看得呆了,張開嘴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博識真人比向洞府中的石桌石椅,說道:「兩位沿途奔波,必定累了。坐下來喝杯茶吧。」說完大袖一揮,石桌之上憑空出現一盤茶具,茶壺壺嘴白煙嬝嬝,香味四溢,別說喝了,光是用看的都讓人心曠神怡。

我拉著瑪莉坐下,自茶盅裡拿出小茶杯,倒了三小杯茶,遞了一杯給瑪莉,自己喝了一口。我閉上雙眼享受片刻,剛剛的疲憊一掃而空,接著張開雙眼,切入主題。

「真人,極度進化的世界出現了有違原始設定的不尋常現象。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博識真人搖頭。「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那是凱文‧羅斯第一次以那種型態出現,或許是他更改了原稿的設定。」

「不可能。莎翁之筆此刻不在他的手裡。況且我問過他了......」我放下茶杯,直視博識真人。「他提到一個『女神』。」

博識真人臉色微變,眉頭深鎖。

「你知道這個女神?」

他緩緩點頭,語氣凝重:「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她,甚至沒有辦法在任何世界裡發現她的蹤跡。但是至今起碼已經有三個世界開始流傳關於一個神秘女神的耳語。這個女神對於筆世界的一切所知甚詳,要不然也不可能逃過我的法眼。我認為既然她以女神自居,自然是打算以宗教的形式在各個世界之中凝聚信徒力量。但是這麼做究竟有什麼目的?目前為止完全看不出來。」

我沉思片刻。「她究竟是筆世界的產物,還是真實世界的人?」

博識真人搖頭:「都有可能。」

我又喝一口茶,深深吸一口氣,說道:「她指使凱文‧羅斯在真實世界裡殺我。」

「有這種事?」博識真人訝異地道。

「是。」我點頭。「所以我才摧毀《急速進化》,同時也除掉了凱文‧羅斯。」

「你殺了真實世界的人?」博識真人問。「你通常不會做得這麼絕。」

「不然還能怎麼辦?這個人已經扭曲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不但在筆世界扮演連續殺人魔,回到真實世界裡依然繼續殺害女人。」我嘆口氣。「有時候我必須懷疑,莎翁之筆的存在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這個問題讓我們陷入一片沉思。過了一會兒,博識真人搖搖腦袋,正色道:「這已經不是女神第一次嘗試取你性命了。」

我揚眉詢問,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吳子明也是受她指使的。」

「你確定?」

「嗯。」真人點頭。「你上次離開之後,我跟道德天師合作針對天地戰警展開一次清查。根據吳子明的心腹所言,當初確實有一個神秘女神仙在跟他指點迷津。」

我皺起眉頭。「為什麼要針對我呢?」

「不知道。」博識真人道。「吳子明的心腹對於神秘女神的存在只是隱約知情,問也問不出什麼所以然。而在吳子明死後,那個女神仙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天地戰警的世界裡過了。」

「這件事情一定要繼續調查。」我道。

「當然,我在所有世界都動用資源追查這件事情。」

我邊想邊道:「《天地戰警》,《急速進化》......你剛剛說目前為止有三個世界流傳神秘女神的耳語?第三個世界是哪個?」

博識真人微笑:「《瑪莉‧康芒》。」

我們同時看向瑪莉。瑪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博識真人,搖頭說道:「我沒聽說過什麼女神。」

「沒有關係。反正我們也要回妳的世界,剛好順便調查此事。」

博識真人咳嗽一聲,說道:「就像我剛剛說的,康芒小姐的問題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嚴重。」

「怎麼說?」

博識真人神色凝重:「《瑪莉‧康芒》的世界開始崩壞了。」

我跟瑪莉同時大吃一驚。瑪莉問道:「怎麼會?」我則是問道:「原稿出問題了嗎?」

博識真人緩緩搖頭:「不能排除這個可能,但是情況看起來不像是原稿的問題,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現象。」他說完站起身來,走向洞內,右手輕揮,飄過一道濃密的白煙。白煙消散之後,他面前的石壁上浮現一道木門。他比手勢要我們兩個過去,接著一把拉開木門。「這就是《瑪莉‧康芒》的後台。」

木門一開,一股強勁的風暴立刻竄入博識天軒。博識真人大袖飄飄,紋風不動,我跟瑪莉則是讓風吹得東倒西歪。我們相互扶持,站穩腳步,定睛一看,只見門內風強雨健,電光爍爍,雷聲隆隆,根本什麼也看不清楚。這時一道閃電突然衝出木門,石洞之中登時光芒大作。我跟瑪莉忍受不住,當場伸手摀住雙眼。再度睜開眼睛之後,我們看見博識真人擋在我們面前,手裡握著一道滋滋作響的閃電。

他反手一彈,將閃電送回木門之內,隨即輕輕關閉木門。現場恢復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我跟瑪莉面面相噓,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兒,我才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如今《瑪莉‧康芒》的世界連我都進不去了。」

「什麼時候開始的?」

「就是葛雷特小姐在裡面被人塞了手榴彈之後的事情。」博識真人轉向瑪莉,繼續說道:「本來故事不是這樣演的。當那群恐怖份子在奧林帕斯神域之外抓到妳的時候,我就察覺事情有異。本來我立刻想要出面干涉,但是我竟然沒有辦法進去。接著那顆手榴彈爆炸,整個世界當場就變成這個樣子。我一直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也不清楚葛雷特小姐有沒有逃過悲慘的命運。如今知道妳沒事,我真的感到非常欣慰。」

我看看瑪莉,又看看石壁上緊閉的木門,思緒在腦袋之中急速奔馳。「所以你不知道爆炸之後發生的事情?不知道約翰‧歐德這個人?」

「不知道。那是誰?」

我把神秘人物拯救瑪莉的事情告訴他。博識真人眉頭深鎖,嘖嘖稱奇。「照你這樣說,這個約翰‧歐德似乎擁有跟我一樣的能力呀?」

我揚眉詢問:「還有另外一個守門人嗎?」

「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博識真人神色凝重,長嘆一聲:「威廉斯先生。神秘人物越來越多,情況就越來越複雜。這件事情不調查清楚的話,筆世界的麻煩可就大了。」

「一件一件來,先處理瑪莉的問題。」我說著看向瑪莉,然後又轉回博識真人臉上。「要處理瑪莉的問題,就必須回歸她的世界。如今後門不通,你還有別的門路嗎?」

「有。」博識真人微微一笑。「但是你不會喜歡這個門路的。」

瑪莉靠到我的身旁,伸手握住我的手掌。我對她笑了一笑,向博識真人說道:「還有門路就好辦,說吧。」

博識真人喝了口茶,好整以暇地道:「所有筆世界雖然互不相通,但是畢竟還是某種程度的空間連接,只是跟真實世界的物理觀念不太一樣罷了。」

「怎麼不一樣?」

「這裡不是空間上的連接,而是概念上的連接。也就是說,性質相近的東西就會出現在鄰近的地方。《瑪莉‧康芒》的世界裡面存在著奧林帕斯神域,而這個神域就跟另外一個世界裡面神住的地方緊緊相鄰。你們可以從那個世界找到足夠的力量進入瑪莉‧康芒的神域。」

「我有預感我一定不會喜歡這個另外一個世界的。」我道。

「一點也沒錯。因為那是你最討厭的那種故事。」

我臉上的表情一定十分奇特,甚至可能帶有一點恐懼的神色,因為此刻瑪莉滿臉驚訝地看著我。她問道:「哪一種故事。」

我嘆了口氣,搖頭說道:「科幻故事。」

「是囉。」博識真人面帶微笑。「那個故事叫做《反物質神杖》。」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toro
  • 咦?本來還以為陳天雲是守門人
    那威廉斯之前是用精神進入嗎?
    不是說只有精神進入才能化身?

    不過威廉斯和守門人的關係還真好
    應該之前有發生過什麼事吧XD

    還真好奇威廉斯到底會寫什麼類型的小說

    對了,戚大有打算把莎翁之筆寫成系列作嗎?
    好像從戀光明之後就沒看到大長篇了
  • epicsword
  • 對呀,威廉斯之前是用精神進入的,這樣他才能夠偽裝成作者呀。不然,若是真身,憑他一張老外的臉,實在不容易假扮成一個叫做陳天雲的男人,是吧?

    威廉斯跟守門人是老交情了,他們之前經常合作處理這類事情,基本上後面會提到。

    系列作,反物質神杖不就已經是第二部了嗎?《莎翁之筆》將由蓋亞出版,現在已經進入校稿階段,暑假前會出版。反物質神杖就看我有多少時間趕稿囉。畢竟我現在以翻譯為主業,因為要養家活口。如果創作書賣得好一點的話,我當然可以增加創作的時間,不過暫時,只能抽空來寫而已囉。

    之前覺得因為寫作時間不多的關係,所以想要寫單本,也方便控制品質跟時間。但是《希臘神諭》實在賣得不如我預期。當時我很沮喪,因為......我都已經寫到這樣了還能賣成那樣?!!無論如何,我了解了一件事情。出單本的小說永遠都會埋沒在書局的茫茫書海之中,但是寫系列書卻可以在書櫃上佔有一席之地。切身之痛,寫出來大家參考參考。總之,莎翁之筆將會是系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