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吳子明跟博識真人同時吐出一口鮮血。博識真人一面調息,一面說道:「老夫枉稱博識,到頭來還是遭人欺瞞,以為雙燕姑娘從來沒有受你控制,就表示她當真不會受你控制。子明真人,厲害厲害。」

 

吳子明伸手擦拭嘴角鮮血,笑道:「我故意夾持她的姊姊,就是要她以為自己能夠不受招妖幡控制。若不是這樣,又怎麼騙得過你們?這妖孽,要不是有利用價值,我老早把她收了。你以為她一派清純?當年她還想色誘於我!要不是我把持得住,坐懷不亂,只怕早已身敗名裂。」

 

我聞言大怒,拼著氣息不順也忍不住叫道:「當年雙燕對你一片真心,你竟然如此作賤於她!」

 

雙燕虛弱不堪,說不出話,兩行清淚不斷滴落。

 

吳子明「哼」地一聲:「妖孽也配談我真心?」他凝神聚氣,站起身來,對著雙燕的方向大聲道:「雙燕,別說我不念舊情,今天就來告訴妳一個妳一生都在追求的答案。妳倒是猜猜,當年斬殺妳姊姊,救活妳性命,教妳道法,助妳修煉的救命恩人究竟是誰?」他說著哈哈大笑,指向博識真人:「就是這位讓妳親手殺害的老不死呀,哈哈哈哈……老不死,當年救這妖孽,可想到有今天?」

 

雙燕哽咽一聲,幾乎當場就要暈去。

 

博識真人長歎一聲,揚起手臂,輕輕一抖,將自吳子明體內強扯出來的招魂幡抖成碎片。「子明真人,世間因果,都有報應。你出來跑,總是要還的。今天我救不了自己,好歹也毀了這幡,讓雙燕姑娘從此不受宵小威脅。如此,也不枉了。」

 

我眼看博識真人身上的劍,後背進,前胸出,身上的白袍一片血紅,再也找不出絲毫白色之處。四人之中,他道行最高,同時也受傷最重,此刻已如風中殘燭,隨時都能斃命。雙燕受傷並不致命,但是一來意志消沈,二來道行不足,眼下絕對不能仰賴於她。我深吸一口氣,勉強站起身來。適才打鬥,不過一招之間我就已經敗在吳子明手上,顯然唐僧之心威力無窮。不過如果他受傷夠重的話,或許我還保有些許勝算也未可知。時間,我必須拖延時間……

 

「不要浪費時間了。」吳子明冷笑。「老匹夫命不久矣,逼你說出莎翁之筆的下落也是遲早的事。我的計畫就要實現,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了!」說完對準博識真人比出劍指,一道劍氣逐漸凝聚。

 

我連忙運氣,拼了命也要捍衛博識真人,想不到一心急,岔了氣,雙腳一陣痲痹,當場再度倒下。眼看劍氣呼之欲出,我忍不住閉上雙眼,偏過頭去。然而就在此時,斗室之間天搖地動,地面突然裂出巨大裂痕,將我們跟吳子明分隔開來。吳子明一愣,立刻運指成掌,防止敵人偷襲。接著又是一陣天搖地動,地板上的裂痕突然一空,四周光明大放,勁風撲面,吳子明所在的半間木屋以及博識天軒半座洞府已然離地而起,向西方衝出,轉眼之間化為天邊的一顆小黑點,隨即不知去向。

 

遠方一條身影踏雲而來,笑容可掬,仙氣飄飄,手持一把大蒲扇,笑聲之中透露玩世不恭的氣息,正是外雙溪道德洞的道德天師。

 

我喜形於色,對著天師揮手。「張天師,你來救命啦!」

 

道德天師落在剩下的半座木屋之中,笑道:「當然。要不錢老闆沒命了,我逸仙直銷找誰接手?」他在博識真人身邊蹲下,察看真人傷勢,接著搖了搖頭,直言不諱:「好久不見,博識老兒,只可惜你這回死定了。」

 

博識真人勉強一笑:「真相我都已經告訴天雲道友,接下來該怎麼做,就請道友多擔待。」道德天師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放心,懲奸除惡乃是我輩份所應為,老道絕對義不容辭。」

 

博識真人點了點頭,又道:「雙燕姑娘。」

 

我扶起雙燕,來到博識真人面前。雙燕跪倒在地,眼淚直流,嘴中不斷重複:「對不起,對不起……

 

博識真人輕撫她的長髮,臉上無限愛憐。「當初救妳性命,是我此生做過最有意義的事情。妳千萬不要把我的死放在心上,知道嗎?」

 

雙燕泣不成聲。「我………………

 

「幫助天雲道友,尋回莎翁之筆。妳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報答了我的恩情。好嗎?」

 

雙燕依然說不出話,只能用力點頭。

 

博識真人嘴角含笑,雙目微闔,就此死去。

 

我看著博識真人的屍體發愣,道德天師扯了扯我的衣袖。我回過神來,問道:「你把吳子明吹到天邊?那是什麼法寶?」

 

「芭蕉扇。」

 

「吳子明去了哪了?」

 

「十萬八千里之外。」道德天師使個眼色,跟我一邊一個扶起雙燕。「以他如今道行,很快就會回來。我們必須立刻離開。」

 

我將雙燕擁入懷中,問道:「他來了,再把他吹跑不就得了?」

 

道德天師收起芭蕉扇,自袖口之中取出拂塵。「一來我不喜歡故技重施,會讓人說我沒有新意;二來他很可能先回總部取得定風珠,專剋芭蕉扇。」

 

「那我們要去哪裡?」

 

道德天師哈哈一笑:「放心,他可以拿法寶,我們的法寶也不少。走吧。」說完拂塵一揮,煙霧瀰漫,轉眼之中我們已經離開蓬萊仙境。

 

煙霧散去之後,我跟雙燕以及道德天師出現在一片山林之中。我扶雙燕坐在一顆大石之上休息。眼看道德天師席地而坐,我問道:「這裡是哪裡?」

 

「中繼站。」天師道。「吳子明會動用天地戰警的資源,追蹤我的回歸術,所以我就多設了幾個回歸點,藉以混淆視聽,隱藏行蹤。這樣雖然會慢一點,總比被他找到要好。」

 

「你早就知道吳子明有問題?」

 

道德天師搖頭。「我只是懷疑他有私心,卻沒有想到他會是這樣一個大魔頭。但是昨天晚上,一切都很明朗。知道你身分的人只有我跟他,能把你賣給中東人的也只有我跟他。既然不是我賣的,當然就是他了。我在跟中東人鬥法之時,已然看出對方修行正派,其中必有隱情,所以才假裝重傷,藉療傷之便,退居幕後,暗中查訪。後來吳子明怎麼跟蹤你,我就是怎麼跟蹤他的。」他停了一停,看著我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要殺博識真人?這一切究竟有什麼陰謀?」

 

「說來話長,只怕你不相信。」

 

道德天師站起身來:「那就先換個地方再說。」

 

如此我們邊傳邊談,一共傳了七個地方,終於前因後果交代完畢。最後我們出現在一間小倉庫之中,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紙箱雜物。

 

「我不相信你的話。」道德天師評論道。

 

我皺起眉頭。「博識真人說過,這裡的人就算聽到真相也絕對不會相信的。」

 

「嗯。」道德天師點頭。「相信他口中的莎翁之筆就等於是否定我們一生中的一切,而我這一生已經活了快兩千年,怎麼能夠是假的?不過不害怕,我雖然不相信你的話,但是我相信你,而且我相信吳子明是一定要被阻止的。」

 

我感動:「天師果然豁達。」

 

道德天師笑道:「別忙著拍馬屁。你尋回了記憶,知道莎翁之筆的下落了嗎?」

 

「知道了。」我道。「一直都放在天地戰警總部,陳天雲的辦公室裡。」

 

道德天師臉色一沈。「要潛入天地戰警?你也太會藏了吧?是不搞得刺激一點你不高興還是怎麼樣?」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搖頭。「我當初逃亡之前已經在辦公室外佈下金光陣。三年來,不知道被破了沒有?」

 

「破是沒破,不過我們曾經利用各種手法探查辦公室,並沒有在裡面找到莎翁之筆。」道德天師道。「但是吳子明取得唐僧之心,道力大增,要破金光陣只怕不是難事。」

 

「時間不多,我們要趁他還沒想到之前趕快潛入。你不是說要去拿法寶嗎?」

 

道德天師說:「對呀,法寶就在這裡。」

 

我看了看倉庫之中的雜物,問道:「我以為我們要去故宮法寶庫?」

 

「太明顯了,吳子明一定會派人在那邊等我們。況且那裡的法寶好用的都被人拿去用了。」天師說著從架子上拿下一個大紙箱。「用這裡的法寶也是一樣的。」

 

我面露懼色:「這裡是哪裡?」

 

「明知故問。」天師得意地道。「當然是逸仙直銷的屯貨倉庫呀。」

 

我認命,只好站在他身後看著紙箱裡的東西。果不其然,他又拿了兩個IPOD出來。「來,一人一個三身符。有三符,好舒服。」

 

我伸手接過,一看雙燕還在失神,於是將我手中的三身符塞道她的手上。「雙燕?雙燕?」我道。「妳還在想博識真人?」

 

雙燕默默搖頭。但是神色依然黯然。

 

「聽我說。妳真的沒有必要想那麼多。」我道。「只要莎翁之筆真的具有他所說的那種能力,那我當然可以利用莎翁之筆讓他復活,不是嗎?」

 

雙燕看向我,眼中燃起一絲希望之光,接著又低下頭去。「但是那也就表示你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我心中一痛,不過臉上不動聲色,微笑說道:「傻瓜,現在想這個作什麼?先解決掉吳子明的事情,不然我們根本不用擔心那些。」

 

雙燕搖頭。「我大概可以了解吳子明的心態。他一生斬妖除魔,維持正義公理,但結果卻發現這一切都只是虛幻的夢境,都只是供人娛樂的幻想世界。一夕之間,世界變了,一輩子的努力都失去意義。他出生入死,為了什麼?真的拯救到任何人了嗎?」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卻聽道德天師道:「妳認為妳的一生只是夢境,沒有意義嗎?」我跟雙燕同時對他看去。「如果妳真的這麼認為,那妳會得憂鬱症的。雙燕姑娘,妳生在這裡,長在這裡,誰能夠告訴妳這裡不是妳的世界?誰能夠告訴妳妳並非真實存在?誰能夠決定妳的一生有沒有意義?」他嘆了口氣,繼續道:「博識真人說,救妳性命,就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有意義的事情。難道妳認為,他並沒有真的拯救妳?他的一生竟然沒有任何意義嗎?」

 

「我……」雙燕答不出來。

 

「我說妳是在鑽牛角尖呀。」道德天師佯怒。「如果妳真的認為自己的一生沒有意義的話,何不積極一點,趁著妳還年輕,再去做點有意義的事情?比方說幫博識真人報仇;幫助錢曉書回到屬於他自己的地方;或是幫我推廣逸仙直銷?」

 

雙燕緩緩點頭,收下三身符。

 

道德天師微笑:「妳再想一想吧。」然後跟我勾肩搭背。「吶,本來呢,我是打算好像諜報電影裡面一樣為你提供很多實用的小道具。不過講真的,錢先生法力高強,變化多端,我這裡的東西對你而言實用的不多。不如這樣吧……」他將紙箱一翻,裡面的東西在我面前排成一列。「這裡的東西,你自己挑選一樣帶去得了。」

 

我法眼一看,想都不想,抓起一把斑剝不堪的桃木劍。「就是它了。」

 

道德天師哈哈大笑。「好。這把劍跟隨老道千百年,斬妖除魔永不墜,雖然沒有響亮的名頭,依然是千錘百鍊的好傢伙。你帶了去,可別墜了我張天師的威名。」

 

我反手握劍,收入袖口之中。「天師放心。」

 

道德天師又到另外一口紙箱之中,拿出一個盒子,自裡面取出幾顆耳塞型對講機。「科技始終始於人性。一人一顆,大家保持連絡。」說著在地上劃下一道圓圈,叫我跟雙燕站進去。「時間不多,我們就此別過。」

 

天師身後傳來一陣機械運轉的聲音,顯然倉庫大門正在開啟之中。透過空氣之中熟悉的道法氣息,我知道吳子明已經找上門來。一看道德天師舉起拂塵就要將我們送走,我連忙說道:「天師不可逞強,跟我們一起走哇!」

 

道德天師笑道:「我可以爭取時間,你們就把握著吧。時間不多了,且看老道這麼大名號,手底下到底有沒有真功夫,可不可以打發跳樑小丑。」說完拂塵揮落,煙霧四起。朦朧之中,我跟雙燕看到吳子明搶入倉庫之中,妖氣四射,對著道德天師直撲而上。道德天師微微一笑,轉身迎上前去。

 

然後我們就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