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天雲真人

 

黑暗之中,什麼也沒發生。我輕聲呼吸,張大眼睛盡力適應黑暗,但是在完全漆黑的環境之中,眼睛睜再大也沒用。我側耳傾聽,了無動靜,不知該如何出聲招呼,於是心裡開始胡思亂想。

 

如果不是博識真人瘋了,那一定是我瘋了才會相信他的鬼話。我活了一輩子的地方,竟然是一個虛構的世界?誰會相信?誰會接受?誰會那麼白癡?

 

嘖!看來我會。因為不相信他,我心中有很多謎團;相信了他,這些謎團都有合理的解釋 (勉強合理)。再說住在這樣一個奇幻無比的世外桃源裡的脫俗高人,有什麼理由拿筆世界這種鬼話來騙我?

 

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心想到這個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雙掌蓋眼,凝聚道法,眼珠隨即綻放金光,終於隱約看出黑暗之中的輪廓,只不過這裡面還是一個山洞,沒有多少看頭。我張口叫道:「回憶?有沒有回憶在呀?」

 

左邊突然傳來一陣騷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迅速衝過一般。我立刻轉身,眼角之中撇見一團陰影,但卻沒能跟上對方的速度。黑暗中,一股渾厚的低吼聲傳來,彷彿藏有猛獸,蠢蠢欲動。我暗自吞了一口口水,問道:「回憶?是你嗎?」

 

「你是誰?」黑暗中的聲音問道。那股聲音十分低沈恐怖,全然不似出於人口。

 

「我是……陳天雲。」我答道。

 

「誰?」

 

我不知道它故弄什麼玄虛,於是大聲說道:「我就是你。」

 

黑暗中的怪物道:「不,你不可能是我。如果你是我,那我是什麼?」

 

這話很難回答,於是我選擇不答。「如果你說你不是我,那麼請問你是誰?」

 

「我?」對方聲音之中隱隱發笑。「我就是大名鼎鼎,陽明山天地大洞的天雲真人。」

 

我兩手一攤。「是吧,你是天雲真人,我是陳天雲。我們根本是同一個人。」

 

「我天雲真人誰人不知,哪家不曉;你這無名小卒,怎麼會跟我是同一個人?」

 

我道:「你是我的回憶。」

 

「是嗎?」他這句問話並不大聲,但是聽起來似乎比之前發聲的位置要接近許多。我正打算反應,突然覺得勁風撲面,一隻冰冷的手掌已經緊緊抓住我的脖子。對方一張漆黑的大臉湊到我的面前,神情猙獰,眼冒幽光。「我好手好腳,眼明耳通,怎麼會是任何人的回憶?」

 

我氣息不順,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但是他一條手臂硬如堅冰,根本抓之不動。我掙扎兩下,不再掙扎,說道:「你想怎麼樣?」

 

對方冷笑一聲:「你說我是你的回憶,無非就是想要收了我。照我說嘛,你硬要說你就是我,行;那我也可以說你是我的回憶。」他繼續獰笑,繼續貼向前來,嘴中哈出的氣息在我臉上結成一條條的冰霜。「讓我收了你吧。你不要去當什麼錢曉書了;還是讓我來當我的天雲真人吧。收了你,我就可以離開這個黑暗的鬼地方,富貴榮華,遨遊四方。你說,好不好哇?」

 

我手中噴出烈焰,焚燒對方手臂,但是對方始終無動於衷。我氣息越來越窒礙,呼吸越來越困難,急道:「你是我的回憶,哪有喧賓奪主的道理?」

 

對方五指一緊,語氣兇狠。「我是你的回憶,豈有隨意拋棄的道理?」他手向上一挺,將我整個人舉起,轉個方向,狠狠撞到牆上。「你的一生都是由回憶組成,少了一段回憶,你還算是完整的人嗎?大丈夫敢作敢當!遇到一點不順遂就拋棄回憶,就想忘記,這算什麼?」

 

「我……」我幾欲窒息,火氣大盛,將回憶整個籠罩在火焰之中,但是他還是沒有半點退縮。「我不是因為不順遂……

 

「狡辯!」回憶大怒。「你拋開不愉快的回憶,跑去風流快活,有沒有想過被你拋開的回憶有多落寞?有多殘缺?你不完整,回憶更不完整!光靠忘記能解決什麼事情?」

 

「你誤會啦,其實我……

 

回憶大叫:「我沒有誤會!」

 

我咬牙切齒,眼冒金星。「不……不然……你把莎翁之筆的下落告訴我……

 

「你現在想到要來利用我了?利用完了呢?撒手不管嗎?」回憶黑氣四濺,即使透過滿身火焰,我依然可以感到自他體內傳來的那股寒意。「三年了!我現在就讓你嚐嚐三年的殘缺有多淒涼!」

 

我兩同聲大叫,火氣跟黑氣充斥整座石洞,有如冷熱兩股強烈的風暴席捲斗室之中。我的腦中風起雲湧,思緒飛奔,彷彿在尋找一個宣洩的出口,就要離我而去,前往加入逝去的回憶一般。我慌了。我害怕自己當真成為天雲真人的回憶,被他收服,從此吃香喝辣,再也作不回自己。我深入內心,尋找體內所有可用的力量,拼盡全力奮力一搏。就在此時,回憶的目光有如兩把冰刀一般插入我的雙眼,竄入我的腦中。我魂不附體,驚聲尖叫,就聽見轟然一聲巨響,一切歸於寧靜。

 

黑暗之中,地上逐漸浮現光芒。脖子上的手掌緩緩鬆脫,回憶的寒氣慢慢收斂。我雙腳著地,站穩腳步,順著回憶的視線,一起轉頭看向腳邊的光源。

 

那是一棵綻放著四道光球的小樹。

 

回憶面色祥和,戾氣全消,在小樹之前半跪而下,沐浴在生命的光芒之中。過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好溫暖。」

 

我放下搓揉脖子的手掌,說道:「這是生命之樹。」

 

回憶點點頭。「很熟悉,但又很陌生。我曾經感受過,但卻又不曾真正接觸。」

 

「這是存在於萬物之中的原始力量。我昨天晚上才領悟出來的。」

 

回憶在樹旁坐下,轉頭對我道:「你打算用這股力量收我?」

 

我想了想,點點頭:「如果你願意回來的話。」

 

「哎……」回憶長嘆一聲,說道:「你知道,過去總是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反咬你一口。如果你連過去都不記得的話,很可能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愣了一愣,說道:「我不太明白你說什麼。」

 

「我也不明白。」回憶道。「因為有好多事情我不記得。收了我,你可以拿回陳天雲的一生。但是在成為陳天雲之前,我卻一無所知。你追求自我的旅途,只怕還很漫長。」

 

「人生在世,哪個不是在追求自我?」我引用博識真人的話。「讓我們一同繼續追求自我的旅程?」

 

回憶看著小樹,若有所思,不再言語。過了一會兒,它伸手觸摸樹上光球,身形逐漸透明,最後跟生命之樹一同消失不見。那一瞬間,我感到體內浮現了一股完整的力量,彌補了打從事件開始就一直在我心中纏繞不去的空虛感。我取回了天雲真人的所有力量,然後又藉著這股力量突破塵封的記憶,找回遺失已久的自我。陳天雲跟錢曉書的記憶同時存在於我的腦中,不過我卻很清楚的可以分辨兩者之間的不同。這兩個身分都是我,同時也都不是我。回憶說得沒錯,我只尋回了陳天雲,對於成為陳天雲之前的經歷沒有任何印象。不過我知道,那段記憶被我封印在莎翁之筆之中。找回莎翁之筆,我才能找回真正真正的自我。

 

幸虧我已經得知莎翁之筆的下落。

 

石室不再漆黑,祥光處處湧現,花草破石而出,一片欣欣向榮。我心神愉快,感覺一切都將開始好轉。我聞著花香,聽著鳥語,面帶微笑推開密門,回到博識天軒。只可惜一踏入木屋之中,好心情立刻蕩然無存。屋內依然瀰漫著淡淡茶香跟藥味,但是卻多了一陣風雨欲來的肅殺氣息。雙燕正坐入定,顯然在出神監視洞外景況。博識真人輕啜香茶,對我點頭微笑,說道:「今日熱鬧,又有稀客。」

 

雙燕張開雙眼,通往外洞的木門同時被人打開。一人黑衣黑褲,勁裝緊身,神色囂張,氣勢霸道,跟之前完全判若兩人,正是打從天地大洞而來的子明真人。他進門之後,環顧四周,哈哈大笑,志得意滿之情形於色。

 

「花了這麼大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呀!」

 

聽了一個晚上天雲真人多大的名頭,果然真的名不虛傳。我只覺得滿腦理智,思緒清明,當即想明白了前因後果。「你!你故意誘我出關,讓我跟阿齊阿里見面,一切一切,就是為了要查出博識真人的下落?」

 

吳子明滿臉笑意。「一點也沒錯。要找出博識真人,只能從你身上著手。這步棋,早在三年之前安排奪你記憶之時就已經佈好了。你會為了留下後路而創造人物來引導自己也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只不過阿齊阿里城府甚深,足足潛伏三年才讓我查出身分。但是一旦查出了身分,要用捆仙索來引他交易就是小事一樁了。錢先生,你的一生都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在我面前,你根本一點機會也沒有。哈哈哈哈……

 

我正要反唇相譏,卻聽見博識真人開口說話:「道友好狂妄的口氣。不知在老夫面前,你又有多少機會?」

 

吳子明冷笑一聲:「我一輩子,都聽說你博識真人神通廣大。後來才知道,你也不過是一條看門狗而已。狗怎麼能夠跟人比?」

 

「吳子明!」我大怒。「你不要太囂張了!」

 

博識真人放下茶碗,站起身來,理理身上的長袍,好整以暇地說道:「天雲道友不必動怒。今日狂徒既然欺上門來,老夫也不能繼續受人打壓。兩位寬坐,且看老夫這麼大名號,手底下到底有沒有真功夫,可不可以打發跳樑小丑。」

 

博識真人話一說完,整個人氣勢湧現,端得是恢弘無匹。我取回記憶之後,自覺道力大增,此刻見到博識真人的一派正氣,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吳子明也不簡單,身體紋風不動,臉上沒有絲毫懼色。

 

「老匹夫,這些年來我夙夜匪懈,斬妖除魔,拯救台灣大小危難無數,可不像你這般躲在深山龜縮不出。誰是跳樑小丑,不是你一句話可以定讞。」說完雙掌一翻,比出劍訣,斗室之中劍氣滿盈,牆上裂出無數劍痕。

 

博識真人雙掌平舉,大袖飄飄。「人生在世,各守其份。你不安分守己,只想強取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管功勞再大,都是邪魔歪道。」

 

吳子明哈哈大笑。「廢話!手底下見真章吧!」說完十指大開,化作十把銳利長劍,對著博識真人殺去。博識真人雙袖揮舞,一招之間就將眼花撩亂的十劍收去,掌風赫赫,跟吳子明四掌相對,爆出兩下震耳欲聾的巨響。就在此時,博識真人突然大叫一聲,胸口噴出鮮血,突出一把利刃。我大吃一驚,轉頭一看,出劍之人竟然就是雙燕。博識真人背後一挺,雙燕立即向後飛出,撞在木牆之上,身體軟癱而下。我眼看博識真人岔了氣息,繼續對掌只怕立刻就要命喪黃泉,於是大吼一聲,對著吳子明衝去。吳子明微微冷笑,迴過一掌跟我正硬拼。我只覺他掌心之中一股大力有如排山倒海而來,身體隨即飄入空中,有如斷線風箏一般摔到雙燕身旁。吳子明抽回右掌,正要繼續力拼博識真人,卻在突然之間動彈不得。吳子明大駭,加摧左手掌力,想要牽制博識真人,卻看到對方左掌緩緩揮入自己胸口之中,跟著向外一拔,當場拔出一枝錦緞包覆的小旗子。博識真人掌力一吐,兩人同時後退三步,接著一起坐倒在地。

 

前後不過十秒光景,四個人全部躺在地上,一時之間誰也爬不起來。

 

我轉頭看向雙燕,發現她滿臉懊悔羞愧,雙眼盈滿淚光,腦後一條銀色絲線,沈入虛空之中。我心中激動,喘息不已,原來千錯萬錯,到頭來還是我錯信於人。我賭上自己的性命相信雙燕,卻沒想到連帶博識真人的性命一同賭上。我好想大叫,但卻叫不出聲。我嘆氣。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