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賽飛羅寸寸逼近,轉眼之間竄入我的掌心,將我的手掌包入其中。我感覺整條手臂都在震動,心裡一急,立刻凝聚力量,掌心噴出猛烈火光,反過來將賽飛羅包圍其間。這麼鬧了一分多鐘,始終在原地僵持不下。接著阿齊阿里手掌一翻,賽飛羅當即消失。我只覺得手中一空,忍不住就要向前跌倒,不過為了不肯在對方面前示弱,所以我使盡全力將雙腳定在地上,然後慢慢地右手手掌舉在胸口察看。

 

我的手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天雲真人,名不虛傳。」阿齊阿里揚嘴一笑,說道:「我可要來真的了喔。」

 

我暗自心驚,臉上卻不動聲色。「來呀。」

 

阿齊阿里雙手一分,兩隻手掌之中各自蹦出兩顆光球。我一看大失驚色,心想一顆光球兀自抵擋不住了,一次來四顆那還得了?一見他張開嘴巴還想說點場面話,我立刻當機立斷,大叫一聲,全身爆出猛烈火光,以最快的速度對他衝去。跟他鬥法是絕對鬥不過的,我唯一的勝算就是近身肉搏,死纏爛打。說不定此人道法精湛,卻沒有練過拳腳功夫,那麼搞不好他只要挨我一拳,就會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也未可知?

 

算盤打得很精,可惜世事不如人意。面對我瘋狂般的攻勢,阿齊阿里卻不採取拳腳呼應,只是以意念運轉光球,當場擋下了我所有攻擊。我每一拳、每一腳都招呼在賽飛羅之上,漸漸打到手酸腳酸,身上的火勢也逐漸減弱。我一邊加快手腳速度,一邊看著他好整以暇地應付自如。我突然在想,這時候如果有人在旁觀戰的話,他們會覺得誰是好人?是那個氣派從容,全身沐浴在聖光之中的中東人?還是我這個怒氣沖天、死纏爛打,全身籠罩在火焰之下的怪物?

 

又再纏鬥幾分鐘,我已經打到火勢全滅,精疲力竭。眼看對方光球越飛越快,變成了我在出手抵擋光球,而對方卻是在主動進攻。又擋得幾下,中東人突然揮出拳頭,硬生生地將我彈開數步,接著兩手大張,四顆賽飛羅向後一縮,隨即以肉眼難察的速度毫不容情地對準我的胸口轟來。

 

我想跑也跑不動,想擋,卻連手也提不起來。然而就在四顆光球即將擊中我的胸口同時,我體內因應而生了四股力量,打從心臟部位浮現而出,正是屬於我自身的賽飛羅。

 

八顆光球交觸,黑夜登時閃耀得有如白晝一般。只可惜我的賽飛羅畢竟還是臨時頓悟出來的產物,怎麼敵得過對方長久以來累積的道行?閃光衝擊過後,我的賽飛羅渙散消失,整個身體登時給激盪到一飛衝天。然而就在衝天的同時,我又感到體內生出了另外一股力量,這股力量跟賽飛羅大不相同,在我體內一分為二之後,自我背心肩夾骨處破體而出,順著左右手臂向外狂張,收放之餘,竟然讓我整個身體停滯在半空之中。

 

我神情驚愕,轉頭看去,發現我的背上如今已經多了一雙純白羽翼,舞動之間隱隱潛伏風雷之勢,宛如舊約聖經中的天使一般。

 

「對了、對了,就是這個了!」阿齊阿里在底下鼓掌叫好。「好美麗的一雙羽翼。打這麼久,就是為了要逼出這對羽翼呀!」

 

我低頭看他,神色疑惑,問道:「你知道我身懷羽翼?」

 

「當然知道,只是必須眼見為憑。」阿齊阿里道。「你們天地大洞真人級的人物每個都會隨身修煉兩樣法寶。天雲真人修煉的除了莎翁之筆外,就是這對羽翼了。這對羽翼乃是封神演義裡面雷震子的法寶。當年雷震子在山中撿到兩枚紅杏,吃下腹中,當即變成青面獠牙,脅下長出翅膀。後來他師父雲中子循線訪查,找出了那棵杏樹,又在上面摘了兩棵下來。那兩棵紅杏之後傳世,輾轉淪為天地大洞的故宮法寶,不過長久以來都沒人敢練,因為大家都怕吃了之後會變得青面獠牙。後來天雲真人藝高人膽大,服下兩顆紅杏,隨即以驚人道行壓下外型轉變,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展現羽翼。」他點了點頭,補充一句:「既然身懷羽翼,就表示你真的是天雲真人,不會錯了。」

 

「就算我真的是天雲……是陳天雲,那又怎樣?」天雲真人四個字,我畢竟還是說不出口。

 

「就是這樣!」阿齊阿里說話同時,右手伸向腰後,抽出一根東西來。我深怕失了先機,受制於他,於是二話不說,比出招雷手訣,當場自羽翼之間轟出一道耀眼大雷。這道雷距離近,聲勢更是駭人,加上阿齊阿里全副精力放在手中物品之上,竟然沒有祭出賽飛羅防身。就聽見轟然一聲巨響,他的左手已經讓狂雷打成焦黑一片,傷勢絕對不輕。但是同一時間,我只感到眼前一花,一條陳舊的繩子有如靈蛇一般纏上了身,瞬間捆住我的四肢,綁緊我的羽翼,甚至連我一身道法通通囚困其中。我身體向旁一側,登時打從空中摔落,重重地跌在在地上。

 

阿齊阿里緩緩綻放白光,治療受傷的左手,同時來到我的面前,扶著五花大綁的我坐起身來,搖頭說道:「天雲真人,得罪莫怪。」

 

我滿臉困惑,問道:「這就是捆仙索?你花了這麼大心力取得捆仙索,竟然是為了要對付我?」

 

他在痛苦的神情之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沒有錯。」

 

「但是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呀。」

 

「那只是你以為而已。」阿齊阿里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吐出,四周登時起了一場大霧,將整座壁山巖風景區通通埋入霧中,三公尺之外的景象瞬間變得白茫茫一片。「如果你已經恢復完整道行的話,我才不是你的對手。由於不知道當真面對你的時候,你究竟會處於什麼情況,所以我一定要手持捆仙索才有必勝的把握。」

 

我看他在我面前坐下,絲毫瞧不透他的心意。「你想怎樣?」

 

阿齊阿里搖頭道:「我花了三年的時間策劃一切,就是為了要找你出來。天雲真人,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要幫你帶句口訊。」

 

「來自誰的口訊?」

 

「你自己。」

 

我神色一愣,突然感到整件事情又要朝著更複雜的情況發展下去。

 

「你可能一時之間無法相信我即將告訴你的事情,但是我必須強調,我絕對不會騙你。」

 

「你說吧。我今天已經聽了不少難以置信的事情了。」我感覺有點哭笑不得。「但是我要你先放了雙燕。」

 

他搖頭:「我取得捆仙索後就沒有為難她。她受了點輕傷,早就下山去了。真人,你不要擔心她,你應該要聽清楚我要告訴你的事情。」他遲疑片刻,彷彿不知從何說起,最後道:「你應該已經發現,修煉界查不到我三年前的任何資料。原因很簡單,因為三年之前,世界上根本沒有阿齊阿里這個人的存在。」

 

我想了想,問道:「你是說你是屬於吸收天地精華,突然成精的那類妖精?」

 

「不,我是讓人用法寶創造出來的。」他神色誠懇地看著我,繼續說道:「我是你在三年前用莎翁之筆所創造出來的最後一個角色。」

 

我瞪大了雙眼,不知所對。過了數秒後,說道:「但是他們說莎翁之筆的妙用是在於改變因果,並沒有說可以創造人物呀。」

 

「他們?」阿齊阿里語氣不屑。「你相信所有『他們』告訴你的事情嗎?」

 

我默然不語。說實在話,我不知道該相信誰。

 

「三年之前,你遭受天地戰警追殺,被逼到走投無路。在發現自己絕無勝算之後,你就用莎翁之筆創造了我。你預見自己將會喪失記憶,而且很可能連整個身分跟容貌都會被人換掉。為了預防這種情況,你必須將我設定成道法高深,但是又不能吸引天地戰警注意的人。於是我就變成了一個跟台灣修煉界完全沒有瓜葛的中東人。你交代我要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回來找出你的下落,幫你恢復身分。」

 

他看我神色疑惑,又說道:「你不覺得我有點奇怪嗎?我的外表是伊斯蘭教穆斯林,根本不是猶太人,但是我偏偏信奉的卻是猶太教?這是因為你對回教的修煉之法沒有研究,只有涉獵過猶太教,但是偏偏又搞不清楚中東地區的人種跟宗教關係的緣故。再說,我的中文說得嚇嚇叫,一點口音也沒有,光這一點就夠神奇了吧?」

 

我越聽越玄,只能問出一個當時心中最大的疑問。「所以……莎翁之筆真的可以創造出一個真實存在的人?」

 

阿齊阿里點頭。「你寫什麼,我就是什麼。我並不清楚這枝筆的所有能力,但是關於這點,我很肯定。當年你在倉促之中創造了我,沒有時間詳細查閱背景資料,所以才會把我搞成這樣四不像的地步。不過不管怎樣,我總是找到你了。」

 

我疑心一起,問道:「你怎麼找到我的?偷取唐僧肉跟這件事情有什麼關係。」

 

阿齊阿里道:「要護唐僧肉,就需要莎翁之筆。只要唐僧肉有難,天地戰警一定會再度找你出山。再說,三年前你之所以被人陷害,起因就是有人要偷取唐僧肉。說更精確一點,就是天地戰警之中有人想要偷取唐僧肉。我抓住這點不放,暗自丟出消息,說對唐僧肉有興趣,最後終於誘出天地戰警的叛徒來跟我接頭。當然,當年連你都查不出對方身分,自然是因為對方對自己的身分保密到家的緣故。所以很遺憾,我至今都不知道對方是誰。我答應對方幫他偷取唐僧肉,代價就是要他把你交給我。我謊稱跟你有深仇大恨,非要置你於死地而後快。總之,在剛剛交貨之後,我就收到指令來此埋伏。對方將那個女的誘來此地,讓我擒獲。他說只要祭出捆仙索,你立刻就會知道我的行蹤,並且主動前來找我。我們才等了幾分鐘,你就來了。」

 

我想了想,說道:「但是你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我,所以才要跟我鬥法,逼出我的法寶?」

 

「沒錯。」阿齊阿里道。「天地戰警腐敗已極,宵小橫行,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隨便交個人就想打發我?如今確定是你,我終於可以放心了。」

 

「假設我相信你的話。」我道。「三年前的我究竟託你帶來什麼訊息?」

 

「你說天地戰警裡有內賊,千萬不能相信他們,不管他們的故事有多可信都不行。」

 

「這樣說了不是等於白說嗎?」

 

「那是因為我還沒說完呀。」阿齊阿里繼續道。「你還說想要弄清楚來龍去脈,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找博識真人。」

 

我眉頭一皺。「但是沒人知道他在哪裡。」

 

「不,你知道。」阿齊阿里道。「而且你告訴我了。要找博識真人,你必須搭乘高鐵,過左營站不停,以時速三百公里的極速衝出鐵軌盡頭。」

 

我大驚:「那不是自殺嗎?」

 

阿齊阿里搖頭:「根據你的說法,到時候就會突破異度空間,進入遠古蓬萊仙境,來到博識真人隱居的博識天軒。」

 

「我這麼說?」

 

「沒錯。」阿齊阿里點頭。「你要我帶的話,我都已經帶到了。至於你說的方法是否當真能夠進入蓬萊仙境,我沒試過,所以不能保證。」

 

我皺起眉頭,思考他的言語,一時之間,兩個人都沒有講話。過了一會兒,我問道:「莎翁之筆,究竟藏在何處?」

 

「不知道。你創造完我之後,必定立刻就將筆處理掉了,因為那是唯一可以保命之法。若非如此,天地戰警的叛徒也不會容許你活到今天。」

 

我又想了一想,點了點頭,抖抖身體道:「好吧,我相信你。快把我解開吧。你總不能一直用捆仙索綁著我。」

 

阿齊阿里遲疑片刻,緩緩搖頭:「暫時不能放你。把你綁起來,還有另外一個用途。」

 

「什麼用途?」

 

「呆會你就知道。」阿齊阿里說完微微一笑。「對方已經來了。」

 

我聽他語氣有異,立刻提高警覺察看四周。只可惜四周都已被他用迷霧捲起,我的道法受困,根本看不見任何景象。正當我開口想問之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極悶的槍響。

 

阿齊阿里悶哼一聲,眉頭一緊,接著低下頭去,看向逐漸染血的胸口。他伸出兩指,夾在胸前傷口之中,自其內取下一枚子彈,拿在眼前打量。我目瞪口呆,茫然看去,只見那顆子彈彈頭上刻有十字,彈底刻有五星芒,彈身刻滿道教符咒、凱爾特符文、猶太教咒語、巫毒圖像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符號。阿齊阿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讚歎道:「好子彈。」說完手中無力,子彈隨之落地。

 

他兩手使勁一舉,搭在我的肩膀上,身體軟垂在我耳邊,細聲說道:「我本來就不該生於世間,這三年來,你給了我生命,還給了我人生的目標,我很感謝你。」他吸入最後一口氣,繼續說道:「這是我送給你最後的禮物。誰想殺我滅口,誰就是天地戰警的叛徒,這一點是絕對不會錯的。對方吃了唐僧肉,你暫時不是對手,千萬不可隨便攤牌。」他兩手一緊,說出最後話語:「去找博識真人。再見。」說完兩腳一伸,就此死去。

 

我震驚太過,不知如何反應,也沒有辦法反應,只能呆呆地看著眼前蒼白的死屍面孔。阿齊阿里容貌祥和,含笑而終,顯然很滿足於他的一生,也很滿足他的死法。不知為何,我此刻心中突然想到,如果他所言不虛,那麼他出生於世的目的已經達成,他這一生再也沒有生存下去的意義了。或許,他就是因為這樣,才願意以一死來幫助我找出叛徒;或許,他不願意在失去目標之後繼續活著,有如一具行屍走肉一般,有如幾個小時前死去的清算霸那般;或許他就為了要幫助清算霸解脫,所以才出重手殺他?或許……或許……或許他現在死去,根本是我三年前創他出世的時候就已經安排好了的?

 

我很怕最後那個想法才是事實。

 

腳步聲逐漸接近,四周的迷霧也隨著阿齊阿里的死去而急速散去。數秒之後,我自混亂的思緒中回神過來,對著腳步聲的方向轉頭看去。

 

「雲哥?錢……錢先生?你沒事吧?」吳子明急急忙忙地自山門之外狂奔而來,手中長程狙擊槍的槍口兀自冒著白煙。在他身後還跟著大隊人馬。「我接到消息就馬上趕來了。」他來到我的身前,推倒阿齊阿里的屍體,放下長槍,幫我鬆綁。「你沒受傷吧?」

 

我看著他,沈默不語。過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