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第九章、展開追逐

 

風聲煞煞,火光翩翩,我乘著風火輪的法力騰空而起,轉眼之間已經飄昇數百公尺。氣溫瞬間下降,寒意登時入體,我冷不防吸入一口冷空氣,隨即打了一個冷顫。就在此時,體內冉冉浮現一股暖意,由內而外散入四肢百駭,當場將所有寒意驅出體外。

 

吳子明伸出雙指,對著故宮方向一比,叫了聲「走!」就看見風火輪火光大現,風聲轉疾,一轉眼的工夫我們已經飛越自強隧道,進入外雙溪的範圍。山頭一轉,了不得了,就看到故宮左側冒出濃煙,地上憑空出現一個直徑百公尺的隕石大坑。飛近之後更是把我們兩個都嚇了一跳,只見大坑中央躺了一個焦黑身影,瞧服飾正是道德天師。

 

吳子明沈著不驚,先在上空盤旋兩圈,確定附近沒有敵人埋伏之後,這才俯衝而下,筆直落在道德天師身邊。他撤了風、熄了火,兩指隨即抵在天師的脖子之上。

 

「師叔一息尚存,情況危急。」他說著扶著道德天師盤腿而坐,自己在他身後坐下,伸出雙掌抵住天師背心,說道:「我幫師叔運氣療傷,請錢先生入洞查看唐僧法體是否無恙。」

 

「我?」我猶豫片刻,卻見他跟天師腦袋上都已經冒出白煙。按照電視上演的,這就是療傷緊要關頭,我可不能在去打擾他們。道德天師對我極好,看到他被人打成這樣,我心中不禁燃起一股怒火。我不再猶豫,立刻轉身對著後山洞穴衝去。

 

這一跑又是三千六百公尺。我邊跑邊想,萬一將天師打傷的匪徒還在裡面的話,我是不是該跟對方動手?這一動起手來,是不是又會有人慘死在我手下?想起適才的慘狀,我依然心有餘悸。然而涉入這些所謂的修練道友之中,我要是片刻遲疑,不肯出手,搞不好從此再也沒有出手的機會也未可知?

 

洞穴之中沿路哨所空虛,看來是因為剛剛被蜘蛛精弄昏的警衛都還沒恢復,而接班的警衛也還沒抵達的緣故。我繼續向前衝去,沒多久越過適才與蜘蛛精交手的地方,再跑一會兒,藏寶庫已經映入眼簾。

 

藏寶庫的大門沒事,但是旁邊通往唐僧石室的小洞門已經開了一個大洞。

 

我心中一凜,正打算加速狂奔,突然之間洞內傳來轟然巨響,跟著是一陣強烈的震動。我兩耳之中嗚鳴不已,差點就要跌倒在地。當我站穩腳步,衝到唐僧石室洞口之時,洞內瀰漫在一股濃烈的煙塵之中,唐僧肉身已然不翼而飛。我伸出雙掌,向外一翻,將洞內的煙塵抽出洞口。在視線稍微清晰之後,我瞪大了眼睛一看,發現石室洞頂之上多了一條直徑兩公尺左右的大洞。我跑到洞底,抬頭看去,竟然透過延綿數百公尺深的長洞看見洞外的夜空,以及扛著唐僧肉身、已然成為洞口一個黑點的高人身影。我直覺反應,比出招雷手訣,對著洞口指去。不過指到一半,手指已經凝止不前。又過了一秒之後,我緩緩放下手來。

 

我畢竟還是沒有當真出手。然而是因為我不願輕易傷人性命,還是害怕連帶打壞唐僧肉身?我思緒紊亂,一時也想不明白。

 

我在原地站了莫約半分鐘,接著慢慢回頭,對著洞外走去。唐僧肉身已然失卻,儘管我很想奪回,但是憑我一己的力量根本不之從何找起。當務之急,還是先去看看道德天師怎麼樣吧。

 

幾分鐘後,我離開法寶大洞,來到洞外的巨坑中央,正好趕上吳子明將滿頭的白霧又吸回髮絲之中。他長長地唹了一口氣,緩緩放下雙掌,隨即閉目養神。

 

道德天師身形一軟,向右癱倒。我一個箭步搶上,兩手一張將他抱入懷中。

 

道德天師面如死灰,慢慢張開雙眼,看見我之後,勉強露出微笑,接著又閉上眼睛。

 

「錢……錢老闆……

 

「張經理。」我聽他聲音虛弱,似乎隨時都要死去一般,儘管不記得從前種種,還是忍不住悲從中來。

 

「唐……唐僧……

 

「是我無能。無法保護唐僧周全。」

 

「快別……這麼說……」他吃力地睜開眼睛,直視我的雙眼。「神元……內斂……看來你已經……找回昔日的道行啦……

 

「我……」我微微哽咽。「我當真是陳天雲嗎?」

 

道德天師微笑搖頭。「不,你是……錢曉書。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擁有……這種徹底重新開始的機會。」他突然咳嗽一聲,噴出一灘血來。喘了兩口氣後,他繼續說道:「有這種機會,就不要……太在乎……從前的你是什麼人。陳天雲……是你的過去……他不代表你。知道嗎?」

 

我點頭,感覺熱淚在雙眼之中打轉。

 

「找回……唐僧之事,你要多……擔待了……

 

「經理放心,我一定會把唐僧找回來的。傷你之人,也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道德天師搖頭。「冤冤……相報……何時了。報仇之事……不必放在心上。」他說著仰頭看天,神情轉為落寞。「只可惜……我矢志……發揚道法……推廣修練……逸仙直銷……終究還是一場……不著邊際的夢幻……

 

我心裡一熱,眼中的淚水終於流了下來。「不是夢,不是夢。我幫你推廣,我幫你發揚,我會幫你衝高逸仙直銷的業績。我…………

 

他喜形於色:「真……真的?你真的肯幫我?」

 

我很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真的是太好了。」他哈哈一笑,掙脫我的懷抱,當場站起身來,伸展雙臂。「這回真是傷得不輕,非得清修個三個月才行呀。」跟著轉過頭來對我點點頭,說道:「那剛剛的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呀。」

 

我張口結舌,不知所措,只能指著他的鼻子道:「你………………

 

「我怎麼?」他笑嘻嘻地看著我道。

 

「你不是快死了嗎?」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快死了?」

 

「你面如死灰,氣若游絲,這還不是快死了?」

 

「面如死灰是面如死灰,快死了是快死了,這是兩碼子事,不可以混為一談。」

 

一股被人設計的感覺由然而生,我轉頭看向吳子明,發現他早就已經躲到一旁講電話去了。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問道:「那你的傷不礙事?」

 

「死不了。」他伸手擦了擦嘴角剛剛噴出的鮮血,說道:「這個中東人的確厲害。我一直在提防他使用捆仙索,不過他似乎還沒有弄到手。沒想到他不需捆仙索就可以制住我了。」他說著閉上雙眼,似乎在回想剛剛鬥法的過程。過了一會兒,張開眼睛說道:「他的法術跟中土仙道大異其趣,主要的法力集中幾顆圍繞在他身周的光球之上,大概就是猶太教所謂的賽飛羅。大同道兄跟我提示過,所謂的賽飛羅指的是宇宙大爆炸時遠離萬物之源的造物之光,也就是天地之間最純淨的一股力量。此人的道行已經接近成仙邊緣,對於賽飛羅的駕馭已經是駕輕就熟。要對付他並不容易,但也不至於到束手無策的地步。下次再讓我遇上,絕對叫他討不到好處。」

 

我再度嘆了口氣,搖頭問道:「要怎麼對付?」

 

「既然賽非羅是萬物之源的造物之光,就表示它存在於萬物之中,你我身上也有,只是沒修練出來用罷了。世界上依文化不同,修練之法各異其趣,但是萬變不離其宗。錢老闆天賦異柄,道行深湛,所謂一法通,萬法通,有機會接觸,自然就了解了。這叫只能意會,不能言喻。」

 

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嘴裡道:「這不是廢話嗎?」

 

他微微一笑,跟著又咳了兩聲。「老道天資沒有你這麼聰穎,需要時間打坐冥想才行。如果我想出破他的辦法,一定跟錢老闆分享。」他摀著胸口,微微皺眉,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時幾輛保全裝甲車急駛而來,在故宮大階梯底下停下,跳出一堆武裝安全人員,跑到吳子明身前簡報。道德天師喘了兩口氣,說道:「先不多說,我要去深山裡面療傷了。明天早上沒事的話,就請錢先生先進公司跟其他人開個會吧?」

 

「呃,」我看他轉身就要走,立刻說道:「我都被你弄糊塗了。你到底傷得重不重?」

 

「重呀,不是說過要修養三個月嗎?」

 

我無話可說,倒是吳子明分派完警衛任務,急忙跑了過來。「師叔,」他在道德天師身後叫道。「你要去哪療傷?」

 

「這麼祕密,怎麼能讓你知道?讓你知道,我還療什麼傷?」

 

「可是……師叔……

 

道德天師滿臉不耐煩的樣子。「想要報告,是吧?」

 

吳子明點頭。「中東人把師叔打成這樣,我們總要知道對方道行底細……

 

「好啦,知道了。」道德天師揮揮手。「我會帶我的筆電同去,明天晚餐前把報告寄給你。真是,療個傷都不得清閒。」他自袖子中取出拂塵,向外一甩,只見一片乾冰飄過,卻沒有產生任何效用。道德天師輕嘆一聲,對吳子明說道:「車鑰匙給我。」

 

吳子明交出鑰匙,道德天師一拐一拐地走向停車場走去,不再理會我們。

 

吳子明走到我的身邊,跟我一起看著他的背影。

 

「看來師叔當真傷得不輕。」他道。

 

「大概吧,我看不出來。」我答道。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若有所思地看了我片刻,說道:「錢先生剛剛在洞裡,見到中東人了嗎?」

 

我本來不想提這件事情,但是他既然問了,我只好點頭。「見到他的背影。」

 

「你沒有出手留他?」

 

我張口欲言,不過最後只是搖了搖頭。

 

他理解式地對我點頭,說道:「今天晚上發生太多事情,你心中困惑也是可以想像。唐僧失竊,一切必須從長計議,我得回總部一趟。暫時來講,你就先回家休息吧。」

 

我想說不用休息,想說我也要去總部從長計議。但是事實上,我真的很累了,身心俱疲。我需要時間整理思緒,需要時間檢視良知,需要時間大睡一場。

 

他又從口袋中取出一串車鑰匙。「停車場還有TDC的公務車,你先開去用吧。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嗎?」

 

0938……」我一邊唸出號碼,一邊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手機,這才發現口袋中的手機早就已經在剛剛被蜘蛛精給打爛了。我取出手機碎片,在其中找出SIM卡,只見連SIM卡都已經裂成兩半。我揚起眉毛,看向吳子明,沒有繼續說下去。

 

吳子明取出自己的手機,交到我的手上。「先帶在身上,趕緊回家休息。有任何進展,我會連絡你的。如果沒有進展,我也會在早上八點連絡你。既然要收錢,就得要準時上班,是吧?」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心想為了一天五千塊錢,我連自己的身分都完全變調,這個代價是否付出得有點大?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dotoro
  • 話說道德天師(我覺得他的個性有點像濟癲<br />
    和尚)被中東人打得這麼慘,會不會是語言不<br />
    通的關係(比如說某國的禮貌性用語,在另一<br />
    種語言聽起來像髒話)
  • 呵呵,基本上,不是。在作者的設定中,語言是通的,<br />
    下一章就會說到話囉~~~<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dotoro
  • 對了,說到猶太教,是發源自以色列吧<br />
    記得有關所羅門的神話,也是出自同一處,不<br />
    知道作者有沒有研究過
  • dotoro
  • 突然想到,其實中東還有個不輸莎翁之筆的<br />
    法寶,就是可以召喚精靈的神燈,中東人如果<br />
    找到的話,就不用跑來台灣了XD
  • bennychi0007
  • 關於猶太教,筆者的研究都是基於前一陣子翻譯一<br />
    本英文小說《善惡方程式 Dante&#039;s Equation》時同<br />
    時研究的。那本小說對於納粹集中營、猶太教喀巴<br />
    拉神祕教義、波動力學以及其他的與各個角色內心<br />
    善惡平衡有關的異世界多有著墨,可想而知,翻譯<br />
    的時候查了很多資料。翻完這本書,讓我深有感<br />
    觸,就是真不知道在沒有網路的年代裡,翻譯人員<br />
    查資料有多困難。難怪過去有不少書都翻得不太好<br />
    呀。<br />
    <br />
    至於神燈,我必須說,「作者沒有設定」,這句話<br />
    聽起來不負責任,其實內藏玄機,看下去就知道<br />
    了......<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