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冷地哼了一聲,接著突然想到一點:「你們既然有能力抹煞記憶,用另外一套過去取而代之,難道沒有辦法深入他的記憶中直接翻找答案?」

 

「玩弄記憶的法門,全天地戰警也只有道德天師一個人會。師叔當年當然嘗試過強行讀取陳天雲的記憶,但是什麼也沒有。陳天雲根本不知道莎翁之筆藏在何處。」

 

我愣了愣,問道︰「既然是他的法寶,怎麼可能不知道?」

 

「按照道德師叔的推斷,他應該是自知大勢已去,所以自己先將那段記憶抹煞。他之所以會狂性大發,很可能也是因為施展了抹除記憶的法術的緣故。他道行不夠,強行施展這種法術總是會有副作用的。」

 

我本能性地感到合理,於是點了點頭,不過接下來又覺得想不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不肯透露莎翁的之筆的下落?」

 

「不知道。沒人能夠肯定。」吳子明說。「但是從不同的出發點假設,可以得出兩種很不一樣的原因。第一個假設就是他真的是叛徒,那麼他這麼做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保命。沒有找到莎翁之筆,我們絕對不會殺他。第二個假設是他被人陷害,那麼他很可能已經查出陷害他的人主要目的就是要得到莎翁之筆。為了確保莎翁之筆無恙,所以才出此下策。」

 

我低頭沈思片刻,試圖消化他的說法。過了一會兒,抬起頭來,問道︰「陳天雲的新身分有多少人知道?」

 

「只有我跟道德師叔。」

 

我揚眉。「連大同真君都不知道?」

 

「師父……當年傷心太過,說不願意跟陳天雲再有任何瓜葛,所以也不想知道他的新身分。不過……剛剛既然已經見過面了,他很可能已經猜到三分。」

 

我想到大同真君在這種情況下還囑咐我不要相信天地戰警的人,看來他始終還是對陳天雲保有信心。儘管我不記得從前種種,但是想到真君的心意,還是忍不住感到一份感動。

 

「這次既然將我牽扯進來,顯然已經不打算繼續瞞我。」我以十分嚴厲的目光瞪視著他,問道:「為了什麼?」

 

他遲疑片刻,道出真相:「我們跟著清算罷的線索追查,其實早在三個月前就已經知道中東有高人在打唐僧主意。在謹慎評估對方實力之後,我們需要莎翁之筆重出江湖。」

 

「但是你又說我不知道莎翁之筆的……」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用「我」來代稱陳天雲,於是將說到一半的言語又吞了回去。我皺了皺眉頭,突然想到:「所以道德天師一開始就知道……

 

「是你主動找上逸仙直銷的。」吳子明說道。「緣份到了,因果自然會到。我們本來還在煩惱要如何去接觸你,想不到你自己前來應徵工作。道德師叔不敢肯定你的意圖,所以將隱身符給你試用,想知道現在的你是否能夠抗拒誘惑,是否會靠法寶作姦犯科。很顯然,測試的結果令師叔十分滿意。」

 

昨天我雖然沒有當真搶劫銀樓,但也只是臨時打消念頭而已。要說我可以抗拒誘惑,只怕連我自己都不能肯定。張經理如此信任,令我感到十分汗顏。

 

他看我好一會兒不說話,可能怕我無法接受,於是說道:「你不覺得自己很能夠接受這類事情嗎?你發現隱身符當真可以隱身,卻也沒有多麼大驚小怪;你一輩子沒有打過架,但是在面對銀樓搶匪的時候卻能夠毫不容情地將他們擊昏;眼睛會發光的清算霸,槍林彈雨的恐怖份子,這一切當然在你心中掀起震撼,但是也沒有那麼難以接受,不是嗎?」

 

的確,我心中對過去幾個小時內發生的事情一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我自己的反應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大。原來……

 

「為什麼不直接喚回我的記憶?」我問。

 

「師叔說他辦不到。他說想要恢復記憶,必須靠你自己。然而他取走你的記憶,卻沒有取走你的修行。只有有正確的刺激,就可能逼出你體內的潛能,甚至可以逼出莎翁之筆……

 

我恍然大悟:「所以你才故意被他們抓住?為了逼我恢復道行?逼我祭出莎翁之筆?」

 

吳子明點頭。

 

我眉頭一皺:「這些人不會是你安排的吧?」

 

「當然不是。天地戰警絕不草菅人命。」

 

我並沒有鬆開眉頭,只是繼續瞪視著他,問道:「逼出這種不受控制的力量,未必是什麼好事。」

 

「沒有錯。所以不到必要的時候,我希望你不要再度使用你的力量。有什麼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他湊到我的面前,滿臉誠懇地道:「錢先生,我知道你想不起來從前種種,也未必願意相信我的說詞。但是你也應該看得出來我相信自己所說的一切。或許你想不出自己能夠幫上什麼忙,但是對我們而言,你是找出莎翁之筆,保護唐僧肉身的唯一契機。」

 

我微微感到一陣怒意:「你們根本是在利用我找尋莎翁之筆,雙燕的安危你們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吳子明立刻解釋:「李雙燕小姐是找尋恐怖份子的唯一線索,相信我,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地找出她的下落,並且確保她的安危。」

 

「你還敢叫我相信你……

 

手機聲突然響起,吳子明抓緊機會接起電話。為了表示誠意,他將手機轉到免持聽筒。「總機?」「吳探員。剛剛的SIM卡資料大部分已經損毀,不過我們修復了一則半個小時前發出的簡訊。」「請說。」「『保全系統關閉,閒雜人等引出,可以開始行動。』」「收訊人的身分?」「查不出來。」「謝謝。」

 

他掛下電話,跟我倆倆相望。本來我們還只覺得有點怪怪的,不過兩秒之後,我們同時大吃一驚。

 

我說:「保全系統關閉……

 

他說:「閒雜人等引出……」他特別強調閒雜人等,並且伸出手指比了比我們兩個。

 

我們同時轉頭,對著外雙溪的方向看去。就在此時,自強遂道之上的山丘後方冒出一道沖天火光,一秒之後我們腳下的地面開始劇震,震度之強,所有清潔隊員通通摔倒在地。

 

「糟了!師叔跟人鬥法!」吳子明大叫一聲,抓起我的手腕,兩腳一踏,祭出風火輪。「事不宜遲,快去支援。」說完火光四射,我當場在他的拉扯之下一飛沖天。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