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經理咳嗽兩聲,揮開了眼前的煙霧,苦笑道:「獻醜了。為了推廣道術,我最近都在研究在法術之中加入一些不必要的特效。這次是……乾冰放太多了。」他拂塵一捲,當即將四周的乾冰通通吸光。接著指著如今身處的簡單小山洞,說道:「這裡是外雙溪道德洞,也就是我的洞府。當然,為了職務方便,我這裡是跟故宮寶窟連在一起,以確保出事的時候可以隨時趕到。」

 

「這叫作……這算是……」我心中尋找著形容這種瞬間移動法術的詞彙,卻怎麼也想不出一個恰當的說法。

 

「這只是一道回歸本位的法術,讓我可以從任何地方立刻回到道德洞中。這並不表示我可以隨時出現在任何地方。因為如果我隨便亂傳的話,被車撞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他邊說邊帶著我們走出山洞。他的道德洞比大同真君的大同洞小多了,其內擺設只有一張木床以及一張餐桌,看來他待在公司的時間比待在家裡的時間要長很多。

 

推開山洞洞門之後,面前豁然開朗,進入了一條十分寬敞的岩壁通道。通道兩旁都有黯淡的黃光照明,右手邊向外延伸,看不見盡頭,左手邊是一座金庫大門,門上寫著「法寶庫」三字。張經理一邊在寶庫旁邊的面板上按下密碼,一邊說道:「我一回到道德洞就可以直接進入法寶庫,但是如果你想要從外面入侵的話,就必須通過這條全長三千六百公尺佈滿陷阱的山洞。說真的,很不容易。成了。」

 

他說完按下最後一個按鈕,金庫大門旁邊的山壁突然向後退開,浮現了一條小通道。我指著金庫說道:「法寶不是放在金庫裡面嗎?」

 

張經理笑道:「唐僧肉身並非法寶,沒有克敵制勝之類的效用。他是修練界的至尊寶,我們特別開了一間石室來收藏他。」說著走入山壁洞口。我們立刻跟了進去。

 

進入石室之後,洞口立刻關閉,四周隨即亮起黃色的展示燈光。所有光線都集中在石室中央的一張石床之上。床上躺了一名身穿黃衣袈裟的和尚,面目慈祥,體態聖潔,兩掌於胸口合十,全身綻放出柔和聖光。看起來當真只有神聖二字足以形容。我並非信佛之人,但是在這具聖僧肉身之前,還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想要跪拜的衝動。張經理跟吳子明任由我在肉身之前朝聖,許久不發一言。我愣愣地看著唐僧容顏,不知為何悲從中來,逕自流下兩行清淚。在淚水即將滴落於唐僧肉身之前,張經理突然伸手接過我滴下的淚滴,對我笑了一笑,然後意示我走到一旁。

 

來到石室角落,張經理對我問道:「如何?」

 

我不好意思地伸手擦拭淚痕,輕聲說道:「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感動莫名?」

 

「是。」

 

「因為他是聖僧三藏法師。」

 

我抬頭看著張經理,心中突然熱血沸騰,浮現出一股不管怎樣也要守護聖僧肉身的堅定決心。雖然自己覺得很傻,不過我還是問道:「剛剛子明說事情牽扯到唐僧就會很棘手,那是怎麼回事?」

 

吳子明湊過來道:「保護唐僧肉身是一件很玄的事情。當然如果覬覦他的是一般小妖毛賊,我們也不去怕他們。但是一旦有真的道法高強的道友打算竊取唐僧肉,那麼從古至今都只有一樣法寶能夠護得唐僧周全。不管我們派出多少人馬,只要該法寶缺席,就絕對守護不了。這是冥冥之中的定數,是三藏法師的命運。千百年來都不曾打破過。」

 

「哪樣法寶?」我問。

 

「金箍棒。」吳子明答。

 

我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用力點頭:「非常合理。請問我有機會見識到金箍棒的風采嗎?」

 

吳子明跟張經理同時搖頭。「這就是棘手的地方了。」張經理又拿出扇子,說書道:「金箍棒乃是古往今來最強妖精的神兵,是齊天大聖的驅魔利器,是鬥戰勝佛的伏妖法寶。它就跟其主人一樣吸取了天地精華,成為三界之間的法寶極品。流落凡間之後,曾一度引起修練界眾道友爭相搶奪。然而金箍棒就跟捆仙索一樣,不是隨時隨地都有發揮的餘地。少了齊天大聖震古鑠今的道法配合,它始終不過是一根能伸能縮的棍子罷了。」

 

「南宋之時,金箍棒不甘寂寞,決定自行修道,找出自己的修練之路。它影響過往人心,輾轉落入成吉思汗的手中,隨著蒙古大軍西征,席捲中古歐洲,最後遠渡重洋,抵達英國。幾個世紀之後,遇上有緣之人,終於改頭換面,成就了自己的力量,不再是一把專靠蠻力打打殺殺的武器。」

 

我想到剛剛在逸仙直銷中聽到的言語,喃喃說道:「莎翁之筆……

 

「沒有錯。」張經理道。「金箍棒遇上的有緣人就是十六世紀的英國文豪威廉.莎士比亞。當年它化身為一支鵝毛筆,伴隨莎翁寫下無數撼動人心的文學名著、舞台劇本,開創了一個又一個令人神往的幻想世界。時至今日,仍然有不少人醉心於莎翁筆下的世界之中,電影不斷翻拍,舞台也時時上演,影響後世之深遠……

 

「但是一支筆怎麼能夠……」我實在太好奇了,忍不住搶話問道。

 

「你聽不出來嗎?」張經理語氣讚嘆地道。「那是一支可以開創世界的筆!」

 

我聽不明白,愣愣地問道:「你是說……

 

「用這支筆寫下的故事都有機會成真。」張經理道。「只要寫的人文筆不要太爛就好了。」

 

我雙眼大張,說不出話來。

 

吳子明補充道:「師叔的說法太誇張了點,其實莎翁之筆自視甚高,只會在它所認定的有緣人筆下發揮效用。像師叔這種得道高人,文筆不在話下,道術又是頂尖,當然可以駕馭莎翁之筆。要像一般TDC的探員就不太可能使用它了。」

 

我問道:「寫故事能成真又怎樣?」

 

「當然就能影響現實了。」張經理道。「能夠發揮莎翁之筆道法之人做什麼都方便。比方說筆的主人如果想要搶銀樓……」他說到這裡,故意對我看了一眼,只看得我面紅耳赤。原來他的天眼通老早將我看透了,萬一我早上真的搶了銀樓,不知道他會不會將我移送法辦?「他就可以用筆寫下讓銀樓警衛通通消失的敘述。警衛當然不會憑空消失,但是筆卻有能力讓他們突然之間通通須要拉肚子或老婆要生產之類的,反正全部跑光,讓你大搖大擺地走進去搬空銀樓。莎翁之筆是以一種十分微妙的方式作用,道力所及足以影響天地之間所有因果關係,當真是法寶界中的極品。只要有緣,建議一定要試一試……

 

吳子明忙道:「師叔這樣講太……那個了吧……

 

「建議建議嘛,又不是說一定要叫人家去試。」

 

我忍不住好笑,問道:「莎翁之筆既然如此厲害,那又為什麼棘手呢?」

 

「因為這枝筆目前不在天地戰警的掌握之中,而是隨著一名前天地戰警探員的失蹤而一併下落不明。」張經理說著瞪了吳子明一眼,神情有點怪罪地說道:「陳天雲這個人,我想你應該聽說過了。莎翁之筆就是他隨身修練的法寶。」

 

我點了點頭,心想這樣果然棘手:「你們說這魔頭已經失蹤三年了,現在要把他找出來只怕不容易吧?」

 

「不容易也要找,唐僧肉身絕對不能落入旁門左道的手中。」張經理這句話說得正氣凜然,當真讓我感到此人道號道德天師不是浪得虛名。他領著我們向洞口石門走去,邊走邊道:「當務之急,是要找出陳天雲的下落。在莎翁之筆重出江湖之前,且看老道有沒有本事保護唐僧周全。」

 

我聽他說得熱血沸騰,正想就著話頭說上兩句,卻見張經理推開石門,神情隨之一愣。我跟吳子明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赫然發現石室門口站有一個黑衣人,正自拿著一堆工具拆解法寶庫的密碼面板。我們四人相對一看,全都面面相噓。黑衣人突然回神,對準張經理的老臉狠狠揮出一拳。張經理動也不動,坦然受之,跟著眨了眨眼,黑衣人當場向後飛出,重重地撞在對面石壁之上。

 

吳子明正要奪門而出,卻被張經理出手攔住。他雙掌於身前一抹,登時將我們三人籠罩在一道光幕之後。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突然光幕之外傳來幾聲震耳欲聾的槍響,跟著光幕上爆出幾道火花,然後又有子彈彈開的聲音。對方開了幾槍,立刻轉身逃跑。這時吳子明已經拔槍在手,待張經理光幕一撤,立刻就追了出去。

 

我本能性地就要跟出去,但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是跟去送死一樣,於是一腳剛踏入半空立刻又縮了回來。跟著我覺得自己這種行為有如懦夫一般,登時臉色一紅,偷偷瞄了張經理一眼。看他面帶微笑看著我,我心中突然燃起一股勇氣,一股剛剛打定主意要守護唐僧肉身的勇氣,以及一種渴望找回雙燕的決心,我眼神一凜,堅定心意,然後毅然決然地踏出石門。

 

接著馬上又被張經理給扯了回來。

 

「錢先生,你想清楚,這一追出去,你就等於是淌入一場永遠也跳不脫的混水之中,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我只猶豫了一秒,立刻回道:「當我愛上雙燕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無法回頭。」

 

「好,既然是性情中人,我也不再多說。把i-Pod……不是,把三身符拿出來。」

 

我照做。

 

「轉到護身符,然後按啟動鈕。」張經理側身讓道。「好,你去吧。」

 

我啟動了護身符,跟著追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