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天地戰警

 

我在警務人員的指示之下簡短地描述一下事情發生的經過,然後就走到一旁找塊石階坐下,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這時已經有越來越多輛警車在附近停了下來,到處都閃爍著紅藍色的燈光。有的刑警在附近拉起警戒線;有些管理交通,不讓附近的行人以及車輛行走;有的拿出號碼牌,在地上搜集彈頭以及彈殼,並且照相蒐證。我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不知為何,心裡竟然浮現出一股寧靜祥和的感覺。

 

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吳子明回到我的身邊,拿出一台數位相機,轉動螢幕,在我眼前秀了一張照片。

 

「錢先生,你認得這名死者嗎?」

 

相機螢幕上是一個男人的面孔,特寫拉得極近,看得出阿霸的臉。我發現他臉上以及脖子附近染有許多血跡,想起剛剛聽見的爆炸聲響,心知他的遺體絕不好看。看來吳子明是特意給我看臉部特寫,而不放整具屍體的照片。

 

我點了點頭。「他就是傍晚把我打昏的男人。」

 

「你現在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了嗎?」

 

「雙燕稱呼他為『阿霸』,」我想了想,又道:「好像說他有個綽號叫做『清算霸』。」

 

吳子明點了點頭:「可憐清算霸竟然落到這種下場。」

 

「你們沒有……沒有找到雙燕吧?」

 

「沒。我們相信李小姐已經逃脫了。」

 

我鬆了一口氣,接著問道:「這個阿霸是什麼人?你顯然聽說過他?雙燕說他對社會有貢獻。」

 

吳子明點了點頭,收起相機,轉身看了看附近忙碌的人員,然後又轉回來對我道:「錢先生還沒吃晚飯吧?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聊?公家請客。」

 

我知道在這個時候不該有這種想法,但是「公家請客」四個字聽起來十分誘人。我說:「你不用忙嗎?」他道:「這也是公事,反正在附近不要走遠就是了。」

 

於是我就跟在他的身後一起離開現場,走到位於下一條街口的一家酒吧裡面。我們找了一個角落的安靜坐位,點好餐點跟飲料。沒過多久,東西上桌,我立刻大快朵頤了起來。吳子明喝了幾口咖啡,等我吃到一個段落,這才開口說話。

 

「錢先生,我相信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對你來說都很不合常理。不過話說回來,你的反應還算滿好的。」

 

我嚥下口中的薯條,說道:「天知道。電影看太多了吧?或許是我餓到沒力氣反應;也可能是我窮到根本不想在乎。總之,當人山窮水盡,走頭無路的時候,周遭發生的事情合不合常理,對我來說根本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吳子明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不如再多聽一點不合常理的事情?」

 

我繼續將食物塞入嘴裡。「洗耳恭聽。」

 

吳子明側頭思考,似乎在考慮該從何講起:「你今天牽扯到的是一件屬於修練界的麻煩事,本來一般民眾不需要知道這種事情,也根本不需要知道我們的存在的。喔,對了,天地戰警就是政府專門設立用來處理修練界犯罪的單位。我們……」他看著我臉上茫然的表情,苦笑了一下,說道:「看來我該先提一提天地戰警的由來。」

 

我不置可否,比了個「請說」的手勢。

 

「當年國共內戰,政府播遷來台,在民國三十七年底到三十八年初期,將南京故宮裡的故宮文物分作三批運往台灣。其中第三批文物於二月二十二日運抵基隆,記錄中有九百七十二箱,不過實際上有九百八十二箱。這多出來的十箱,無法列入記錄,也不曾公開展出,因為其中文物並非一般歷史古董,而是屬於中國修練界千百年來流傳下來的法寶,綑仙索就是其中之一。」

 

我停止嘴中的咀嚼,呆呆地看著他。

 

「說來話長。」吳子明舔了舔嘴唇,繼續說道:「本來這些法寶流落深山之中,百年之內也未必會有一、兩樣在凡間現世。但是打從清朝末年,八國聯軍叩關,中國就展開了一段不得不然的改革亂世。不但連年戰亂,而且思想觀念也面臨了數千年來不曾面對過的大轉變。這段歷史,不但影響凡間,就連躲在深山中修行的三教高人也難以倖免。」

 

「亂世之中,修練界逐漸浮現入世的聲浪。三教高人紛紛出關,有的打起名號,扶清滅洋;有的主張改革,藉科舉之便入主朝政;也有的力主改朝換代,輔佐孫文先生成立革命黨。這一切,錢先生都讀過歷史,基本上也就是這麼回事,我只是說這些大時代的故事裡面其實都有修練界的人在其中運作。」

 

「滿清滅亡,民國成立,歷史走到這裡,都還跟中國五千年來的傳統沒有相差太多。但是到了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之後,八年抗戰正式展開,整個中國終於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亡國危機之中。這是五千年來第一次,中國修練界團結一致,對抗外辱,當年各式各樣的仙術通通出籠,各式各樣的法寶全面現世。只可惜日本人船堅炮利,殺人不眨眼。三教高人在缺乏強勢領導之下,根本無法與之對抗。於是最後,三教派出代表,將所有法寶齊聚一堂,統一交由蔣委員長運籌帷幄。蔣先生本來就是一等一的將帥之材,在眾多高人以及強力法寶的輔佐之下,終於撐到歐戰停火,美國人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

 

「戰事底定,三教高人求去,然而蔣委員長卻不願交出到手的法寶。對於這麼大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而言,他不想要這些強力法器流落民間當然是情有可原。只不過三教高人並不好惹,也不是每一名高人都欣賞蔣先生的統治手段,於是漸漸有人開始投入毛主席的麾下,加入廣大勞工階級與國民政府對抗。這場國共內戰,更是中國修練界千百年來不曾出現過的浩劫。三教高人死傷之慘,就連日軍侵華都不能相提並論。當國民政府開始呈現敗象之初,蔣先生已經起心撤退台灣,而撤退台灣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運走故宮文物以及三教法寶。」

 

「本來三教法寶應該跟隨第一批文物遷台,但是由於大陸方面的高人全力阻擾,所以一直拖到第三批才終於成功來台,而且中間已經失落了將近四分之一的法寶。法寶來台之後,大部份藏於故宮文物之中,少部分用途比較大的,就被拿來整頓台灣修練界。後來眼看反攻大陸無望,政府決定深耕台灣,於是就以三教法寶為基礎,成立了天地戰警,作為管理台灣修練界的執法單位,以及對抗中國修練界的情報單位。」

 

我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兒,心想這傢伙不當歷史老師真是浪費了。我問道:「所以你口中的三教高人,就是如今天地戰警的主事長官?」

 

吳子明搖頭道:「蔣先生不肯交出三教法寶一舉,其實已經失了修練界的人心。當時除了既得利益者以及認同國民黨政治理念的少數高人之外,大部分修練界的人物都加入了共產黨的陣營。若不是因為法寶在手,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在轉進台灣的過程之中,三教高人死傷殆盡,真正道術高強的人物沒有幾個活著抵達台灣。所以現在的天地戰警依賴的是法寶,而非道術。」

 

「那照你這麼說,大陸的高人後來怎麼沒有打過來呢?」

 

「兩岸都有時代的悲劇。」吳子明嘆了口氣。「對大陸的高人而言,時代的悲劇就是文化大革命。當年破四舊、立四新,三教高人都是屬於舊社會的產物,自然沒有好下場。除了幾次派系鬥爭都能夠在政治極度正確的情況下活過來的頂級高人之外,大部分都歸隱到最深的山林之中,甚至乾脆逃到國外去了。」

 

「天地戰警成立之初,本來是由道號『大同真君』的高人掌管。大同真君修道千年,乃是當世一等一的高人。他本來打算召集有慧根之人,開壇授徒,好為天地戰警這樣一個有意義的單位打下扎實的根基,日後開枝散葉,也好繼續傳承中國五千年修練界的道統。只不過一開始建設台灣的時候,大家都為生存打拼,沒有多少人有出世修行的想法。而後來日子漸漸好過了,年輕人又沉溺於物質享樂,越來越畏苦怕難。大同真君是老派人,為人嚴肅不阿,看不下去這等景象,最後告老求去。後來蔣經國總統動之以情,勸他以大局為重,終於讓他留在總統府,輔佐歷任總統。」

 

「繼任的天地戰警主管……

 

我打斷他的話頭:「你這是在上歷史課呀。我比較想知道你說天地戰警是台灣修練界的執法單位,究竟都是在管些什麼事情?」

 

「什麼都管。」吳子明道。「儘管因為社會風氣,凡人畏苦怕難,但是台灣還是不斷有人加入修練的行列,只不過管道很雜,詐騙集團很多,大部分的人都不得其門而入。真正能夠求道的人,動機未必單純,道行也都不深,所以憑我們天地戰警這點微末道行,輔以強力法寶,要對付修練界犯罪綽綽有餘。除了人鬼之外,深山之中的生物,吸取天地精華,久而成精,出世害人,也是我們負責的主要業務之一。另外當然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外來道友,那些就是管理起來比較麻煩的部分。而最後一種,就是像『清算霸』這種時代下的產物。」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