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阿霸的背影轉過街角,消失在美麗華的側牆之後,我問道:「交易在哪裡進行?」

 

「愛買外面的露天停車場。」雙燕頭靠椅背,雙手抱胸,閉上雙眼,彷彿在沉睡一樣。

 

我轉頭向愛買的方向看了看,說道:「這裡看不見愛買。」

 

「所以對方也看不見我們。」

 

我點了點頭,好像很清楚狀況一樣,其實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形。「我看阿霸沒有帶什麼繩子下車。你們打算怎麼進行交易?」

 

儘管雙燕雙眼緊閉,但是眼球顯然還在眼瞼之下轉動,彷彿在看著什麼腦中的景像一樣。她道:「阿霸過去先確認對方資金無誤,然後再回來拿繩子交易。」

 

「如何確認資金?交易金額多少?」

 

「一億美金。」

 

我聽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一億美金是多少台幣?要多少皮箱才裝得下?

 

「當然不是現金,是轉帳。奇怪拍賣會確認對方戶頭裡擁有足夠的交易金額,並且在交易完成的同時將資金轉入我在瑞士銀行的帳戶。」

 

「妳有瑞士銀行的帳戶?」我覺得再聽到什麼也不會繼續感到驚訝了。

 

「我的過去需要用到這種帳戶。」

 

我看著她美麗的面孔,想著她冷酷的語氣。過了幾秒,也許單純是為了找話說,我道:「到底什麼繩子值一億美金?」

 

她左腳往椅子底下一踢,說道:「就這條繩子。」

 

那是一條老舊的麻繩,看不出年代究竟有多久遠,不過顯然非常古老。這條繩子毫不起眼,甚至有點髒兮兮的感覺,說實話,賣十塊錢我都嫌貴了。我心裡好奇,彎下腰去想要撿起來看。雙燕立刻伸腳擋在我的面前。

 

「看看就好了,不要摸。」

 

我看了看她,又看看繩子。這一次我突然發現繩子外圍似乎隱現了一道微光,有點類似剛剛在名片上看到的那種,但是稍縱即逝。我揉了揉眼睛,皺起眉頭,正打算細看的時候,雙燕突然比了個手勢叫我安靜。

 

她雙眼還是沒有張開,神情十分專注。「阿霸,愛買停車場裡一共有十個人。其中有三個站在中央,兩個在旁邊的一部車裡,其他五個躲在陰暗的地方,可以在十秒之內趕到中央的位置。」

 

接著我聽見她耳中傳來阿霸的聲音。「收到,看見外面那三個了。我要進去了。」

 

「小心點。」

 

趁著阿霸「進去」的空擋,我問:「妳怎麼看得見那邊有多少人?」

 

「我是幹這行的。」

 

我摸摸腦袋。「好吧,幹妳這行的怎麼看得見那邊有多少人?」

 

「有機會再告訴你。」

 

阿霸的聲音再度傳來。「阿齊阿里先生?我叫阿霸。」

 

接著是一個有外國口音,不過天知道是不是中東口音的聲音。「我以為跟我交易的是一位李雙燕小姐。」

 

「我是李小姐的代表。」

 

「東西帶來了嗎?」

 

「在附近,確認資金之後就會拿來。」

 

「我想先看東西。」

 

「我想先看錢。」

 

對方沉默片刻,接著對旁邊的人說道:「給霸先生確認資金。」然後是一陣電腦鍵盤的聲響。「確認資金要幾分鐘的時間。」

 

「我知道。你抽菸嗎?」

 

接著就是一陣點菸以及吞雲吐霧的聲音。我覺得喉嚨越來越癢了。

 

雙燕突然「嘖」了一聲,神色一變,坐直身體。「阿霸,我發現美麗華摩天輪上面有人。」

 

阿霸小聲問道:「狙擊手?」

 

雙燕皺起眉頭:「不是,觀察員。一定是在找我。」她眼球又轉幾下,繼續道:「我不喜歡這樣。他們如果正正當當交易的話,根本不需要知道我的行蹤。提高警覺。只要我決定撒手,你一定要立刻離開現場。」

 

我感到頭皮發麻,似乎背上流下了不少冷汗。

 

「資金就位了。霸先生,你應該隨時都會收到奇怪那邊的通知。」

 

「可惡!」雙燕搖頭叫道。「阿霸,對方躲起來的人開始向這裡移動,我的位置曝光了。我決定撤走,你找機會離開,安全之後,老地方見。」她說完張開雙眼,一腳勾起腳下的繩子,一手將我推到另一邊的車門旁,然後反手一扯,將車後座的椅背掰開,露出其下陰暗的行李廂。

 

「進去躲好,不要出聲,有機會我會回來找你。」

 

我瞪大眼睛,大力搖頭:「我跟妳一起走,讓我保護妳!」

 

「你只會拖累我。」她語氣冰冷異常,一聽就知道是在陳述事實,而不是在為我著想。「想保護我就快點進去,遲了連我也跑不掉。」

 

一秒之後,我鑽進了行李廂。我轉過頭來想要再看她一面,想要跟她說「我愛妳」之類的道別言語,但是卻只看到她將椅背推回原位,我的眼前當即一片漆黑。

 

跟著我聽見車門開關,然後是細微的跑步聲響。我還沒聽出雙燕往哪個方向離開,卻已經又聽見三、四組沉重的腳步聲向著車子接近而來。行李廂伸手不見五指,悶熱異常,車外的聲音也不算清晰可聞。我隱約聽見有男人的叫罵聲。

 

「她往那邊去了!」「繩子在她手上!」「阿齊怎麼說?」「格殺勿論。」

 

我心裡緊張到了一個極點,真的很想做點事情,但是又不知道能做什麼。正當我即將輕舉妄動的時候,車外突然傳來三聲轟然巨響。我終於反應過來那是槍聲,嚇得差點張嘴大叫。又是幾聲槍響過後,我的耳邊突然一陣灼熱,跟著行李箱突然變亮了一點。我順著光源看去,發現行李廂的側面跟後方各多了一顆彈孔。儘管不願承認自己竟然如此窩囊,但是我真的害怕的混身發抖,甚至必須伸出手掌堵住嘴巴才不至於發生聲音。

 

槍聲此起彼落,偶而還夾雜幾道耀眼的閃光,也不知道是什麼武器造成的。沉靜片刻之後,外面的人開始移動,跟著又開始開槍。這時很遠的地方也出現槍聲,甚至還有更加強烈的爆炸聲響,顯然是愛買那邊也開打了。我在槍林彈雨之中努力發抖,心裡想著雙燕他們身上究竟藏了什麼武器可以跟這些人周旋這麼久。過了不知道多久,或許連一分鐘也不到,槍聲漸行漸遠,次數也不再密集,或許雙燕他們已經成功逃脫了也未可知?

 

我側頭傾聽,再也聽不到附近有任何動靜。正當我鬆懈下來,打算看看該怎麼離開行李廂的時候,彈孔外傳來燈光一閃,我聽見幾輛汽車在附近減速,停了下來。

 

跟著是有人開門下車的聲音。

 

我額頭上的汗水一滴滴滑落,背上發痲的感覺始終不消。我一動也不敢動,大氣都不敢喘,不知道現在來的是什麼人,也一點都不想知道。我希望他們只是路過,或是聽到槍聲過來看熱鬧的。正自緊張著,突然眼前一黑,彈孔的光線消逝。我心裡害怕,於是翻身湊到彈孔處看,只見外面一片漆黑,隱約可見有東西緩緩蠕動。

 

接著漆黑微微向後褪去,我終於發現彈孔外的是一隻眼睛。

 

今晚被嚇了這麼多次,這次是最可怕的一次!我嚇得脖子一僵,當場向上一挺,腦袋撞上行李廂蓋,發出一聲不可能不被注意到的聲響。我慌了。我開始伸手在黑暗中摸索,只想找把什麼武器防身。我摸到一根硬硬直直的東西,照手感應該是把雨傘。我緊握傘柄,隨時準備動手,卻在這時想起我還有一張隱身符。我連忙伸手進口袋中摸索,不過卻已經來不及了。我聽見金屬撞擊廂蓋的聲音,看見一把鐵撬之類的東西從縫隙中插了進來。跟著「啪嗒」一聲,行李廂蓋被人撬開,我的眼前登時大放光明。

 

我看準面前一條烏黑的身影,二話不說揮出雨傘。對方輕描淡寫地出手架開我的手腕,將雨傘打落在地。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本能,趁著對方手還沒收回去的時候右手一翻,反過來抓住對方手腕,跟著向下一扯,另外一隻手當即看準對方兩眼插去。性命交關,害怕無比,我根本沒想過這一下真的插進去的話搞不好就會奪人性命。幸虧在這個時候,我的眼前多了一把手槍的槍口,將我的理智嚇了回來。

 

「錢先生!不要動手!我們是來幫忙的。」

 

聽到這話,我立刻停止動作,但是全身肌肉僵硬,竟然沒辦法放脫對方的手腕。對方緩緩放下手槍,然後伸手掰開我的握持。接著他兩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扶著我自行李廂坐起。我終於適應了外面的光線,也終於認出了面前的是剛剛在雙燕家見過的那個吳子明。

 

「錢先生,你先冷靜一下。我待會再來找你。」

 

我環顧四周,發現附近多了好幾輛警車以及看不出單位的黑頭車。雙燕、阿霸以及開槍的壞蛋通通不見蹤影。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力量,在吳子明舉步離開之前又出手抓住他的衣袖。

 

「吳……吳先生,」我的神色茫然中透露出一股堅定之情。「請你告訴我,TDC是什麼?Rope of Immortal Bond又是什麼?」

 

他凝視著我的雙眼,臉上的神情瞬間變了幾變,顯然是在考慮要不要跟我吐實。最後他嘆了口氣,說道:「TDCTien-Di Cops的縮寫,講中文有點俗,叫作『天地戰警』。我們都是天地戰警的探員。」

 

我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天地戰警?隨便啦。

 

他停了一停,繼續說道:「Rope of Immortal Bond原文是中文,老外翻譯之後失了原味,所以你聽不出意思。其實這條繩子源自中國,我們稱它為『捆仙索』。」

 

我又點了點頭,再也沒有力氣作出荒謬或是驚訝之類的反應。我對他揮了揮手,說道:「你先忙吧,待會再來理我。」

 

他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對著其它人走去。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