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恐怖份子

 

一切都好不真實。

 

我走出雙燕的公寓,踏入黑暗的巷道之中,看了看錶,晚上十點半。剛剛沒問他們我昏了多久,現在看來,三個多小時跑不掉。天呀,一切都好不真實。

 

我摸了摸口袋,裡面還有一顆五十塊的銅板。理性告訴我該拿「這筆錢」去買個便當,但是我的喉嚨卻告訴我該買啤酒;我的肺告訴我該買包菸。喔,我忘了,基於三不五時調漲的「健康捐」的關係,五十塊已經買不起菸了。再也買不起任何菸了。

 

我站在巷口便利商店的門口,看著混網咖的青少年在裡面購買微波食品、泡麵、長壽、台啤……突然之間,悲從中來,我退到商店明亮的燈光之外,莫名其妙地流下眼淚。好一個廢物……連這些網咖小鬼都混的比我好,我居然還想要搞什麼英雄救美?不自量力!先不提雙燕失蹤,不知從何找起;就算找到了又怎麼樣?我打得過眼冒金光的猛男嗎?還有把那個猛男嚇得要死的中東買家?我算哪根蔥?我不過是個廢物。

 

一切都好不真實……

 

我抹了抹臉上的淚痕,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回想。這一連串不該屬於現實世界的事件是從哪裡開始的?應該算是逸仙直銷吧?從我拿到隱身符開始,怪事就接二連三的不斷發生。現在想想,張經裡彷彿知道我去找雙燕會出事一樣,硬是把剩下來的隱身符塞給我用。雖然再怎麼想也沒辦法將雙燕跟張經裡牽扯在一塊,但是……就當我電影看太多了,我就是覺得其中有鬼!即便只是巧合,張經理是玄門正宗,找他來幫忙對付金光猛男說不定也是一個辦法?沒錯,我該前往逸仙直銷。

 

我有一種急病亂投醫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電話響了。我掏出電話,在來電顯示上看見一個應該很正常,但是卻驚訝的名字:雙燕寶貝!是呀?雙燕不見了,怎麼找?打電話去找呀!為什麼我連這麼基本的方法都沒試,卻硬要去找什麼逸仙直銷的張經理幫忙呢?看來我真的糊塗了。我按下接聽鈕,語帶哭音地叫道:「雙燕!雙燕!」

 

謝天謝地,電話那頭傳來雙燕的聲音:「曉書?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頭……」我另外一手在腦袋上比了比,不過這時候不想讓雙燕擔心,乾脆改口道:「我好得很,妳呢?那傢伙沒把妳怎麼樣吧?」

 

「沒事。你一個人嗎?」

 

我愣了一愣,說道:「對,我一個人。妳以為我會跟誰在一起?」

 

「警方的人呢?沒跟來吧?」

 

「沒有,妳到底在哪裡?」

 

我突然感到身後一亮,接著一輛汽車在我身邊停了下來。後座車門打開,探頭出來的竟然就是雙燕。

 

「快上車!」

 

本來雙燕開門叫我上車,對我而言應該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此時此刻,我心中竟然有點猶豫。雙燕彷彿看出我的猶豫,於是對我伸出手臂,攤開手掌,面色真誠地道:「曉書,上來再說。」

 

我不再猶豫,上了車,關了門。雙燕拍了拍前座駕駛的肩膀,車子立刻開始前進。我轉頭一看,當場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原來開車的人就是金光猛男。我回頭看向雙燕,神情之中除了疑惑還是疑惑。

 

「這位是……」雙燕指著猛男,停了一停,繼續道:「我以前男朋友,綽號『清算霸』。你叫他阿霸就好了。」

 

這什麼綽號?我張嘴就想問她為什麼還跟他混在一起,不過雙燕已經先我一步問道:「我家裡有TDC的人嗎?」

 

我又一呆,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雙燕皺起眉頭,問道:「他們有沒有給你名片?」

 

我說有,然後從皮夾中取出吳子明的名片,一面拿給雙燕,一面問道:「妳怎麼知道網路犯罪調查科的人在找妳?」

 

聽見「網路犯罪調查科」幾個字,雙燕微微揚眉,不置可否。她接過名片,看了一看,對前座的阿霸說道:「是吳子明。」

 

「幹!麻煩的傢伙。」阿霸叫道。「名片處理一下。」

 

雙燕看著我,眨了眨眼,然後將名片拿到嘴前,輕輕吹了一口氣。名片之上當場隱隱浮現一道白光。

 

我張嘴結舌,訝異道:「這什麼玩意?」

 

雙燕道:「追蹤裝置。」

 

我伸出手指觸摸那道光芒,發現其上微微帶有一股暖意。「這算是什麼『裝置』?」

 

「一時很難解釋。」雙燕搖下車窗,將名片拿到窗口甩了甩,白光瞬間飄出窗外,消逝在深夜的街道之間。她將黯淡無光的普通名片交還給我,說道:「收好,說不定以後用得到。」

 

我照她的話收好名片,然後語氣有點不太高興地道:「妳該跟我解釋一下吧?」

 

「不忙。」雙燕道。「我有話要先問你。這很重要,你一定要先回答我。TDC的人在我家做些什麼?」

 

「查妳的電腦,奇怪拍賣的資料。」

 

雙燕語氣急迫:「他們進入我的帳戶了嗎?」

 

我臉上微微一紅:「我告訴他們妳奇摩的密碼,想不到真的一樣。」看她臉色一變,我立刻道:「對不起,我只是想趕快找到妳的下落。」

 

雙燕搖了搖頭,又問:「他們知道繩子的交易內容嗎?」

 

Rope of Immortal Bond?」我也搖頭。「他們說要去奇怪的主機調閱什麼一次性閱讀內容。」

 

雙燕看向司機。阿霸道:「奇怪拍賣是位於中國的國際組織,TDC管轄不到。要查的必須親自去走一趟。等他們查出來,我們已經交易完畢了。」

 

「那就好。」

 

接著是一陣尷尬的沉默。我等著雙燕跟我解釋,但是雙燕顯然不打算輕易解釋任何事情。我看看她,又看看猛男,最後嘆了口氣,說道:「結果妳還是決定幫他拿繩子去賣?」

 

「嗯……」雙燕點頭:「阿霸是……我不能不幫他。」

 

我感到心裡一痛。我當然明白不要探聽情人的舊情人的事情,因為這麼做只會讓自己覺得自己不夠特別,不夠重要,比不過一個應該已經屬於過去的人。只是跟感情有關的道裡人人會說,一旦親身經歷又不一定能夠做到了。「所以他對你而言比我還要重要?」

 

「當然不是了,你不要這樣比較好不好?」雙燕急道。「就算……就算不論兒女私情,阿霸……曾經對台灣社會有所貢獻,我們都……從某方面來看都欠他一份情。我不能見死不救。」

 

「他能有什麼貢……」我大聲叫道,隨即搖頭。「算了,我不想知道,反正妳已經決定要幫他了。」我越說越心痛,當即決定轉移話題。「這到底是什麼繩子,這麼值錢?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妳到底要不要告訴我?」

 

雙燕神色黯然,欲言又止,看了我半天,最後說道:「我的過去……我有一段不想讓人知道的過去,尤其是不想讓你知道。繩子、TDC、阿霸……這一切都是屬於那段過去的……」她說著搖起頭來。

 

「所以妳跟我分手是因為過去又找上門來的關係?」

 

她點頭。

 

「不是因為我失業?不是因為妳不愛我?」

 

她繼續點頭。

 

「但是妳還是不打算告訴我那段過去?」

 

她低下頭去,不敢面對我的目光,說道:「愛情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當阿霸回來找我,我就知道自己無法繼續隱瞞過去,但是我也不願對你吐露我的過去。我知道這段關係注定將會失去信任,注定無法挽回。為了怕大家難做,所以才跟你分手。」

 

「妳應該明明白白跟我說的。」我語氣不滿。「我並不在乎妳的過去。」

 

「真的嗎?」她的語氣顯然不以為然。「你應該想想最近發生的事情,誠實面對自己的心,然後再告訴我你在不在乎我的過去。」她給我幾秒鐘思考片刻,然後繼續說道:「你會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我。你會發現我的過去令你感到害怕。其實你在乎的。就算現在可以不在乎,日後還是會浮出水面。」

 

我的嘴唇顫抖,思緒開始抽筋。她講得一點也沒錯,我根本不認識她。儘管我相信愛情可以戰勝一切,但是我還是真的根本不認識她……「妳想太多,預設太多立場。愛情應該是兩個人共同努力,怎麼能夠遇到一點點困難就……就放棄呢?」

 

「曉書,這不是一點點困難。這是當頭棒喝。」她神情堅定地看著我道。「它讓我我認清一個事實,就是我根本沒資格愛你,一切都是我癡心妄想。」她揮手打斷我的抗議,繼續道:「我會這麼說是有理由的,而這個理由不能讓你知道。你不必再說了,我們不會有結果的。今天過後,我們就不要再見面了。」

 

我靠回椅背,神情疲憊地凝視著她,兩行淚水毫無窒礙地滑過臉頰,滴落在肩膀之上。她不忍看我這個樣子,於是偏過頭去。我幻想著她其實也是看著窗外無聲哭泣,但是她顯然比我還會隱藏情緒。

 

也有可能,她根本不像我愛她的那樣愛我……

 

我終於也轉向窗外,看著沿路街燈。內湖路上,最後一班捷運行駛在高架橋上,捷運車廂的燈光明亮,但是車內卻沒有幾名乘客,看起來似乎隱隱透露一絲淒涼的氣息,彷彿代表了某種東西即將走到盡頭一樣。

 

「快到了。」阿霸的聲音打破車內的沉默。他腦袋對著左前方一歪,我順著他的頭勢望去,看見了美麗華摩天輪。我還記得摩天輪剛開張時的意氣風發,然而十幾年過去了,儘管摩天輪保養的不錯,所有燈光依舊,但是這個內湖地標終究還是散發出了一種老舊的氣息,似乎也要走到了盡頭一樣。

 

「妳想把車停在哪裡?」阿霸問道。

 

雙燕回過神來,說道:「不想讓對方發現的話,停在美麗華停車場入口轉角吧。」

 

我眉頭一皺,立刻問道:「什麼意思?你們現在就要去交易?」

 

「還有十分鐘。」雙燕點頭,接著拍了拍阿霸。「在這裡讓他下車。」

 

阿霸立刻搖頭:「不行!萬一他去報警怎麼辦?萬一他把TDC找來怎麼辦?」

 

我也搖頭:「你們說這場交易有危險。我一定要確保妳的安全才能離開。」

 

雙燕想要勸我,不過在看到我的眼神之後,她立刻知道我是勸不動的。她沉思片刻,說道:「好。只要你答應我從頭到尾在旁邊乖乖的看,不要干涉我們行動,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我就讓你留下來。」

 

「我答應妳。」

 

車子在路口停下。此時已經將近深夜十一點,美麗華購物中心的人潮早已散去。阿霸自手套箱中拿出一顆耳屎大的藍芽耳麥,放入右耳之中。十幾年前,這種東西只能在電影裡面出現,現在卻已經變成日常生活用品了。他低聲說了一句:「測試,一二三。」雙燕回道:「接收良好,一切正常。」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已經戴上了耳麥。

 

阿霸回過頭來,對雙燕道:「燕,看到情況不對立刻離開。我自己會照顧自己,妳千萬不想來幫我。」

 

雙燕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說道:「保重。」

 

阿霸下車離開。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