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昏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臉上傳來一陣疼痛的感覺。我張開雙眼,四周一片明亮,顯然已經不在公寓昏暗的樓梯間裡。我認得眼前的天花板,雙燕家的天花板。我心中一寬,微微一笑,隨即又發現在我身邊的看護我的並非雙燕,而是身穿白衣的醫護人員。

 

「先生,聽得到我說話嗎?」對方邊問邊在我眼前彈了彈手指。我點了點頭。他又伸出三隻手指頭:「你看見幾隻手指?」「三隻。」

 

對方點了點頭,扶著我坐起身來。

 

「你被人打昏了,現在看起來應該沒有大礙。如果這幾天感覺頭暈的話……

 

我一邊聽著醫護人員解釋,一邊環顧四周。如今我躺在雙燕家客廳的沙發上,前後各站了一名醫療人員。通往大門的小陽台上站了一名刑警,客廳在過去的廚房之中還有另外一名刑警。我心裡一驚,站起身來,然後發現廚房餐桌上擺著雙燕的筆記電腦,電腦後方坐著一名身穿西裝的黑衣人。

 

「出了什麼事?你們為什麼會來?雙燕在哪裡?」

 

廚房中的刑警來到客廳,對醫護人員點了點頭,請他們先行離開。他在我面前站定,手裡拿著我的皮夾,邊看邊問道:「你是錢曉書先生?」

 

我點頭。

 

「你跟李雙燕小姐是什麼關係?」

 

「男女朋友。」由於我們已經不能算是男女朋友了,所以我話剛出口,立刻遲疑了一下。接著我馬上問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雙燕怎麼了?」

 

刑警皺了皺眉,似乎在考慮是否該回答我的問題。「我們收到報案,有人在公寓裡面打架。報案的人說可能是家庭糾紛。請問是這個樣子的嗎?」

 

我搖頭,問道:「雙燕呢?那個男的呢?你們來的時候沒看到他們嗎?」

 

刑警道:「沒有,我們來的時候就只發現你躺在陽台上。現在,錢先生,可以請你把事情的經過陳述一遍嗎?」

 

我很快地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其中當然不包括隱身符以及眼冒金光之類的事情。我邊說邊注意到廚房的黑衣人始終盯著雙燕的電腦。當我說完事情的經過之後,馬上大聲問道:「如果你們是接獲報案來處理家庭糾紛的話,為什麼要動她的電腦?」

 

黑衣人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推開椅子,走入客廳。他對刑警說道:「小陳,先讓我接手。」刑警點了點頭,走到陽台抽菸。黑衣人露出十分親切的笑容,跟我握了握手,開口道:「錢先生,你好,我是網路犯罪調查科的人,叫做吳子明。」

 

「吳先生……」我滿臉疑惑地放開他的手,問道:「網路犯罪調查科?」

 

「對,就是專門抓抓網路遊戲外掛,處理虛擬寶物交易糾紛……

 

「雙燕不玩網路遊戲。」

 

吳先生笑了笑:「同時我們也處理網路拍賣詐騙事宜。你剛才提到李小姐要賣一條繩子……

 

「不是她要賣,是那個男的要賣。」我糾正他道。

 

「我知道。」吳先生點頭。「總之,我們查到這筆交易的買家是一個跨國網路交易詐騙集團的首腦人物,所以希望能夠從李小姐的電腦裡面追查線索……

 

我不滿道:「你應該先取得她的同意。」

 

「當然,當然……」吳先生說著搖了搖頭。「但是照你所描述,我們有理由相信李小姐已經被打你的人強迫帶走去進行這場交易。所以我希望你能合作,盡量配合,幫我們找出她的下落。」

 

我聽他這麼說,心中著急,馬上問道:「你要我怎麼合作?」

 

「你知道李小姐在奇怪拍賣所使用的帳號跟密碼嗎?」

 

「奇怪拍賣?」我當場皺起眉頭。猛男之前提過這個奇怪拍賣,不過我當時以為是奇摩拍賣的口誤,看來是我搞錯了。「我沒聽過奇怪拍賣,不過我知道她在奇摩拍賣用的帳號跟密碼,你要試試看嗎?」

 

「好!」他立刻走回餐桌,在電腦之前坐下。

 

我跟著他來到電腦前。「什麼是奇怪拍賣?」

 

「這個……」他轉頭看著我,說道:「跟奇摩拍賣差不多,不過拍賣會員的資格審核比較嚴格,拍賣的物品也比較奇怪。」

 

「我以為奇摩是『什麼都不奇怪』?」

 

「對。奇怪是『什麼都很奇怪』。」

 

他不是以網路瀏覽器連入奇怪拍賣,而是執行一個應用程式進入了奇怪拍賣的首頁。這個拍賣網站的介面是純英文的,顯然是個國際性的拍賣網站。

 

我說出了雙燕的奇摩帳號跟密碼。他一邊鍵入密碼,一邊問道:「你知道他們說要賣的繩子是什麼繩子嗎?」

 

「不知道。我也很好奇什麼繩子能夠賣到不愁吃穿的價錢。」

 

「好問題。進去了!」吳先生操作滑鼠,點入雙燕的拍賣信箱。信箱裡的郵件不多,照日期來看,最近一個月裡只有一封交易信件,必定就是雙燕提到的那封莫名其妙的信。吳先生點出那封信來看。

 

信是由英文寫成。一開始是客套話,什麼很高興能跟妳作生意之類的,接下來他提到對雙燕手中的「Rope of Immortal Bond」很感興趣,並且詢問她還有沒有類似的好東西。最後他設下交易的時間、地點以及金額。但是這一部分屬於保密資料,已經從電子郵件中被刪除了。

 

我吞了口口水:「為什麼我們看不到交易內容?」

 

吳先生道:「這是奇怪拍賣的保密措施,那部分的內容屬於『一次性閱讀內容』,只會在第一次閱讀郵件的時候顯示。內容儲存在遠端伺服器裡,沒有跟郵件一起載入硬碟之中,在這裡搜不出來的。」他對陽台上的小陳招了招手,小陳立刻跑了過來。「我要存取奇怪拍賣的一次性閱讀內容。你立刻到他們伺服器機房跑一趟。」

 

「在北京耶。」小陳看了看手錶。「來回一趟,只怕交易都已經結束了。」

 

「我盡量另外想辦法,你快去快回。」

 

小陳點了點頭,將我的皮夾交還給我,然後就離開了。

 

北京說去就去?我目送著他離開,臉上的疑惑更甚。轉回頭來對吳先生問道:「『Rope of Immortal Bond』?聽起來也未免太酷了吧?『永生羈絆的繩子』?是這樣翻的嗎?」

 

「錢先生英文真好。」

 

吳先生笑著點了點頭。不過我看出他有點挖苦的意思,或許表示這條繩子不該如此翻譯。我看他沒打算糾正我,於是說道:「你可以從這裡查詢買家的資料嗎?」

 

「只能查到最基本的公開資料,比如說他的買賣評價,以及當前公開對社群招標的物品。」

 

吳先生點了買家資料。對方的帳號是亂數選取的,目前完全沒有評價,顯然是為了招標特定物品而特別開啟的帳號。點入招標物品之後,我們看到對方共有三項公開招標的項目:

 

Rope of Immortal Bond

 

Carcass of the Holy Monk

 

Quill of Shakespeare

 

我摸了摸腦袋,喃喃道:「『神聖僧侶的屍體』?『莎士比亞的鵝毛筆』?一個比一個酷。這到底是什麼拍賣網站?」

 

「奇怪拍賣。」吳先生若有所思地盯著螢幕,顯然他起碼認得其中一項物品。他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搭著我的肩膀,帶我走向客廳。「錢先生,你被人打昏,也不知道有沒有腦震盪,現在應該要多休息比較好。我想你先回家吧,有消息我們會立刻通知你的。」他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名片給我。「如果你想起任何有用的線索,也請你馬上跟我聯絡。」

 

「不用作筆錄嗎?」我一邊問,一邊低頭看著名片。

 

「剛剛不是作了嗎?」

 

「我沒簽名呀。」他的名片非常簡單,除了他的姓名、電話之外,另外就只印了一個英文縮寫。「TDC?這是你們單位縮寫?」

 

他從桌上抓來剛剛小陳作的簡單筆錄給我簽名。「對,我們是TDC。」

 

我在筆錄上簽了名,又問道:「請問網路犯罪調查科是怎麼縮寫成TDC的?」

 

他接過筆錄。「我也不知道。我英文不好。錢先生英文這麼強,可以自己猜猜看呀。」

 

騙鬼!英文不好可以看懂剛剛那封英文信?我正要開口再問,一道鐵門卻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嚇了一跳,這才發現我已經站在公寓的樓梯間,而吳先生已經將公寓的外門給關了起來。天呀?我剛剛有路過陽台嗎?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走出來的?

 

「錢先生,早點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打電話給我。」他說完將公寓的內門也關了起來。留我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公寓昏暗的樓梯間中。

 

我看著雙燕家的鐵門發呆。過了一會兒,緩緩轉身,走下樓梯。「或許,」我心想。「保護雙燕安全就是我一生追尋的目標?」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