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翁之筆

  

第一章、逸仙直銷

  

    「如果能夠隱形的話,我會做什麼?」

 

    這是個我很小的時候就曾幻想過的問題,相信也有不少人問過自己這個無聊的問題。當年幻想自己可以隱形的時候,我的身分是一名發情的青少年,於是乎隱形的幻想當然就不外乎是跑去心怡女孩的家中偷看。倒也不是一定要偷看人家洗澡,畢竟發情的青少年也有純情之處,所以幻想中如果能夠坐在女孩臥房床邊默默地看著人家睡覺就已經很感動了。不過後來看了一些電影,發現較為寫實派的隱形能力通常必須脫光衣服才有說服力,畢竟沒道理隱形能力可以從血肉之軀擴展到身上的衣物。想到必須裸體才能隱形,自然就想到裸體偷看人家洗澡之類的事情,只能說,青少年的想像力畢竟還是脫離不了幾個主題。關於年少時的幻想,我就說到這裡為止。

  

年少的幻想有其限制。當年的需求不多,所以隱形的功能也沒想太多。隨著年齡增長,幻想的時間減少了,現實的問題卻越來越多。出社會的人如果再問他隱形之後想做什麼的話,或許答案就很五花八門。可能有人想要偷點錢財,有人想要照點照片,甚至可能有人會想要利用隱形之便去毆打甚至幹掉看不順眼人物,比方說情敵、老闆、丈母娘或是只懂民粹、不懂治國的政治人物。不管你有什麼想法,幻想總是不切實際的。當你有一天真的獲得隱形能力的時候,你才會真的了解隱形之後所面臨的選擇,以及所必須承擔的壓力;你才會真的了解現在的我所面臨的難題。

  

是的,當你跟我一樣可以隱形的時候,問題才真的開始。

  

現在的我,十分苦惱。我苦惱,主要是因為兩件事情。第一,失業;第二,失戀。我失業,是因為老闆掏空公司、調查局查封公文、公司全額交割、進而私募資金、裁員、下市、再裁員、然後改名換姓、金蟬脫殼、併購,最後才是第三波裁員。我在第三波裁員的時候中箭落馬,拿了一筆錢後瀟灑離職。當時我還挺慶幸,因為至少還趕在公司發得出離職金的時候被裁,如果再晚一點,搞不好連錢都沒得拿。

  

只可惜當時我不知道,電視上常講的工作不好找真的有那麼不好找。

  

於是幾個月過去了,我過著每天上網找工作、跑面試、等通知,然後始終等不到通知的日子。眼看坐吃山空,花錢如流水,車貸繳不完,只能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蠢到去貸款買房子。就在這存款逐漸乾枯的情況下,我又遇上了第二件惱人之事,就是我的女朋友決定跟我分手。

  

或許你會跟我的朋擁有同樣大反應,覺得這種落井下石的爛女人還理她幹嘛?但是愛情這種東西總是複雜的,放了數年的感情,又怎麼能夠說不理就不理呢?於是我消沉、我買醉、我淚流滿面、我跟蹤騷擾,漸漸的,我都已經不認識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存款,即將歸零。

  

女友,早已不再。

 

而我,突然可以隱形。

  

我手中握著三張黃紙,坐在內湖的一條巷道之中,默默地看著位於巷口的寶生銀樓,心中掙扎著藉由隱形之便,我究竟能夠做些甚麼。

  

事實上,我心裡最想要做的事情,還是偷偷跑去女朋友家裡,默默地坐在床前,看她安穩入眠。我好懷念她的微笑,好想見到她的容顏。問題是,就算見到又怎麼樣?我還是個沒有工作的失敗者,府庫空虛的窮光蛋。沒有錢,我憑什麼去找人家,要求人家回到我身邊?憑什麼要人家託付終生?憑什麼說我有能力養她?社會是現實的,手裡握有鈔票,才有資格去談其他的事。

  

寶生銀樓……

  

我窮途末路,思緒不清。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也不了解我怎麼可能會認真的去考慮這種事情。如果我只是個普通的失業人,我會想要偷東西嗎?如果我不能隱形,如果我沒有辦法確定自己不會留下證據,我會想來偷東西嗎?

  

沒有人會知道是我做的。這就是重點。就幹這一票,渡過這次難關,然後再想辦法去找工作。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想了很久,銀樓似乎是個完美的選擇。本來我第一個想法是去銀行,但是銀行的錢究竟放在哪裡?是我隱了形就可以偷出來的嗎?還是必須挾持經理,像電影裡面一樣跟警方對峙?人人都說搶銀行,好像還沒聽過偷銀行的?打銀行的主意實在太專業了,不是我這種玩票性質的人可以辦到的。銀樓才是好選擇。

  

寶生銀樓是內湖地區屬一屬二的銀樓。儘管店面不大,位置不佳,但是生意卻毫不含糊。除了作附近居民的生意之外,還跟內湖科學園區眾高科技公司合作,接點三節禮品或是客戶抽獎之類的案子,簡直已經邁向企業化經營。我曾經為了挑選求婚鑽戒而進去過一次,知道它除了擺在櫥櫃裡的金飾之外,還有內裡的倉庫。櫥櫃裡的東西一動馬上就會被人發現,但是如果我在隱形的情況下偷偷溜入倉庫,或許就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帶出一些珠寶。我也不需要多,只要帶個幾枚鑽戒,弄個幾十萬塊度過難關就好了。銷贓?雅虎奇摩吧。可得連保證書、鑒定書一起帶著,不然不好賣。沒辦法,誰叫我是業餘的?

  

路過的人隨手丟棄一根菸蒂。我看著地上還沒熄掉的香菸,很想要走過去撿起來抽。我戒菸很久了,為了她而戒的。現在既然壓力這麼大,她又已經不在身邊,抽一口應該無所謂吧?

  

我沒去撿,因為戒菸是我為她所做的最浪漫的事。破了菸戒,似乎就等於斷絕了我跟她所有復合的機會。或許你認為戒菸沒什麼;你會說戒菸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別人之類的道理……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說一句,戒菸所需的毅力只比戒毒好一點點而已。如果有人肯為你戒菸,他一定很愛你。

  

我一腳踏熄菸蒂,對著銀樓走去。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快到銀樓門口的時候,我看了看四下無人,抽出一張黃紙,一張我本來也不相信,但是後來發現真的有用的隱身符,一口吞下肚去。接著我就消失了。

  

我來到銀樓門口,深深吸了一口氣……不要再拖了,隱形的效力只有十分鐘而已……

  

我又遲疑了三秒,終於下定決心,戴上手套,伸手向大門推去。卻在此時,銀樓之中突然傳來一聲沉悶的巨響,將我的理智帶回現實之中。

  

「搶劫,通通不許動!」

  

我聽見銀樓裡面傳來歹徒的吼叫聲。有如晴天霹靂,震撼了我的腦海。我探頭看了看裡面,大門兩旁都是展示櫥櫃,只有中央一道小小的走廊可供客戶行走。一名帶著墨鏡的歹徒手持手槍,站在走道之中,正在將兩邊廚櫃後方的店員趕到同一邊去。

  

「想活命的就把值錢的珠寶通通放到這個背包裡。」

  

我愣愣地看著裡面,完全可以想像裡面那個持槍歹徒就是我自己。我搖頭嘆氣,心想自己打算做的事情跟裡面這位究竟有什麼分別?偷跟搶有什麼分別?有風險跟沒風險有什麼分別?如果我能夠因為沒被抓到而心安理得,那我跟人渣有什麼分別?

  

我縮回推門的手,向後退開一步。接著不知道哪裡來的本能跟勇氣,我轉過身去,開始在街上尋找。很快地,我在斜對面的一家商店前面發現一台沒有熄火的汽車。我走到車前,看見司機滿臉橫肉,車門旁的地上滿是菸蒂。我認定此人是搶匪同夥,於是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就對著司機的腦袋砸下。本來我跟他沒有深仇大恨,根本犯不著出此暴行。但是我毫不容情的打了下去,只因為我把他當作是我自己,把打他當作對我自己的懲罰。想要不勞而獲搶銀樓?等我打醒你!

  

我走回銀樓門口,默默等待。三分鐘後,大門打開,搶匪抱著鼓脹的背包衝入騎樓,我舉起手中的石頭猛力揮出,當場又將搶匪打得趴到地下。

  

我沒有留下來觀看結局。隱形的時間有限,我必須趕緊離開人潮擁擠處才行。我溜入小巷之中,等待隱形效果消失。再度看見自己的身體之後,我穿越小巷,從巷子的另外一邊出來,騎上專為逃亡準備的機車,喘了幾口氣,然後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