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節  希臘神諭

「逆子傳說瓦解了!」眾神高聲叫道。「蜜蒂絲的兒子失敗了!」

阿波羅並沒有分享眾神的喜悅,只是默默地看著地上的兩名天神,用心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黑帝斯眼看眾神鼓譟,微微湊向前去在阿波羅耳邊問道:「現在你想怎麼辦?將宙斯的陰莖還給他嗎?宙斯的權柄一度被神摘下,只怕此後再也沒有威信得以服眾。」

波西頓道:「我認為你該請宙斯退位,擊斃逆子肉身,將他關入塔塔洛斯,然後繼位成為天神。你的力量強大,又解決了逆子危機,此刻已是眾望所歸,沒有神會反對你的。」

阿波羅看了荷米斯一眼。荷米斯聳了聳肩,不置可否。對祂而言,誰當天神其實並無所謂。

希拉自遠方走來,不過卻在百步之外停下腳步。祂眼看著著生命中的兩個男人躺在地上,兩腿突然一軟,跟著癱倒在地,泣不成聲。

宙斯氣若游絲,對希拉說道:「希拉,我最親愛的妻子……妳不需要哭泣呀。我們一起統領神域這麼久,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有失就有得,雅典納斯在奪權方面失敗了,但在其他方面也是有其成就的呀。就算妳即將失去我們兩個,日後還有希費斯特斯能夠陪伴在妳身邊呀。」

希拉搖頭道:「你說的好,你說的對,但是我還是不得不哭呀。好好的一家人,為什麼要弄到這種地步?為什麼一定要如此收場?為什麼?」

宙斯笑了笑,不再理她,轉而面對阿波羅:「阿波羅,我最正直的兒子。我如此醜態,都被眾神看在眼裡,此後再也沒有顏面服眾。你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將我的力量收為己有,面對你的命運以及挑戰,堂堂正正地成為新一代的天神吧!」

「阿波羅,不要!」希拉道。「你若收了宙斯的力量,他在神界將無所依託,凡間也不能立足,只能前往塔塔洛斯。你該知道……那裡……那裡不是什麼好地方……

希絲提雅也站出來道:「我認為希拉說的沒錯。宙斯統領我們這麼多年,直到剛剛為止,我們依然在逆子的入侵之下為祂而戰。如今祂失去了權柄,我們就應該要把事情做絕嗎?難道祂不能保有力量,留在神界,安享晚年嗎?」

狄米特道:「我們尊敬宙斯,景仰宙斯,不會因為今日戰敗而嘲笑於祂。你們這些男性神祇,不要繼續陽具崇拜了!」

黑帝斯緩緩搖頭,說道:「宙斯是我親生弟弟,當年若不是他,只怕我們到現在都還在父親的肚子裡面。妳們以為我願意這樣對祂嗎?但是天神必須要擁有絕對的權力,無上的權威,阿波羅不收了他的力量,天神的位置是坐不穩的。今日權力交接,就是因為宙斯的地位不夠穩當,不是嗎?如果阿波羅一念之仁,不肯做絕,誰能保證下一次逆子戰爭何時再演?」

三女神還要為宙斯辯護,波西頓大聲說道:「當初就是因為妳們三個婦人之仁,留下了雅典納斯這個禍胎。要不是妳們,宙斯又怎麼會走到今日的地步?神域不能再度因為妳們而留下禍根。」

「什麼話?」狄米特怒道。「你說留下宙斯會是禍根嗎?宙斯待你不薄,你居然……

「我不管妳怎麼說,總之宇宙中沒有兩名天神的道理。」

眾神喋喋不休,爭吵之下逐漸分成兩邊對立。阿波羅聽著祂們爭吵,只感心煩意亂。他走到宙斯身邊,撥開祂的手掌,拿起祂的閃電。閃電凝聚能量,發光發熱,滋滋作響,很快就蓋過了眾神的爭吵聲響。阿波羅將閃電輕輕拋出,落在百步之外的地面。在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過後,奧林帕斯神域已然消失了三分之一。

眾神面面相噓,再也不敢講話。

阿波羅瞪了宙斯一眼,卻發現宙斯眼中出現狡獪的目光。阿波羅搖了搖頭,走到雅典納斯身邊,伸出手掌在自己面前揮過,又自雅典納斯眼中發現歲月的痕跡。他嘆了口氣,高舉宙斯的陰莖,神力一聚,立刻萬籟俱寂。他轉頭說道:「荷米斯,過來。」

荷米斯走到他的身邊,發現其他諸神都毫無動靜,似乎完全沒有察覺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一樣。他問:「你停止了時間?」

「沒錯,讓祂們給吵死了。」阿波羅搬過一塊巨石坐下,說道:「我要跟你們討論一下接下來的事情。」

「我們?」

「擁有時間力量的神。也就是你、我以及雅典納斯。」

荷米斯看向地上的雅典納斯,問道:「宙斯呢?」

「宙斯的力量已經被我握在手中。」阿波羅比了比手中的陰莖。「他沒辦法參與這次討論。」

雅典納斯倒地之後始終一言不發,這時終於緩緩轉過頭來,嘆口氣道:「我已經失敗了,你何必繼續在乎我的意見?」

「因為你顯然對於現今的世界不滿,有話要說。」阿波羅冷笑一聲:「而且你跟宙斯一樣,老奸巨猾。」

荷米斯好奇心起,忙問:「怎麼又老奸巨猾了?」

阿波羅道:「我剛剛丟出閃電,難道你沒看出威力嗎?宙斯根本沒有施展全力,他是故意敗給雅典納斯的。即使現在失去了這根陰莖,他的力量依然強悍無比,只是躺在地上故作虛弱罷了。天神的能力深不可測,沒當過天神的神絕對無法想像。」

「這麼厲害呀?」荷米斯讚嘆道。「那他為什麼要故意敗北?」

「兩個原因。」阿波羅道。「第一,他問心有愧,不願擊敗雅典納斯。第二,洩漏時間力量之事讓他對自己的信心動搖,認為自己不再適任天神,所以想要交棒接班。也或許,他跟普羅米修斯一樣,看夠了,活膩了,不想幹了。」

雅典納斯聽到這裡,轉頭看著宙斯,輕聲說道:「原來我只是他手中的一步棋子……雖然故意敗了給我,但是卻也消磨我的力量,讓我終究敵不過他所選定的接班神。他打從一開始,就想要你接收神域。」

「到了這個地步,你還這麼恨他,還以如此偏激的眼光看他?」阿波羅語氣嚴厲。「祂敗給你,是因為祂愛你。難道你感受不到祂身上那股溫暖的父愛嗎?難道你看不出祂眼中溫柔的目光嗎?難道你就不能對自己承認,其實你也渴望得到祂的關愛嗎?」

雅典納斯答不上來,愣愣地看著宙斯。

荷米斯問:「你說他跟宙斯一樣老奸巨猾,是奸在哪裡了?」

「他也擁有時間的力量。」阿波羅道。「有些事情,他根本就知道,根本就記得。」

荷米斯想了一想,接著瞪大了雙眼看著雅典納斯。

雅典納斯閉上眼睛,嘆息說道:「我一直以為那些記憶都只是虛幻的夢境,直到梅杜莎回到我的身邊,我才融合體內的時間力量,看清了那些記憶。你猜的沒錯,阿波羅,我最親近的弟弟,我最喜愛的神……我記得雅典娜,我記得身為女神時的一切。我記得沒有慾望、沒有野心的日子……我好懷念那些日子……或許一開始的一切,宙斯所做的安排,才真的是對我們來說最好的安排……

「所以你才故意敗在我的手上。」

荷米斯眨了眨眼,問道:「連他也是故意敗北的?」

「當然,天神的力量是深不可測的。」阿波羅道。「你們兩個都一樣,事情搞砸就想一走了之,將天神寶座拱手讓人。你們有沒有問過我的意願?我如果想當天神的話早就當了,還要你們來拱嗎?如果我在你們這種手段逼迫之下當上天神,那我根本就是個無能之神,還談什麼領導神域?」

「等一下、等一下,」荷米斯啼笑皆非地道。「你們三個都不想當天神,這算什麼?難道要我來當嗎?」

「就算神域諸神全死光了,我也不會讓你來當天神的。」阿波羅說道。「天神是一種責任,是一種規矩,是一種態度,是以身作則。要憑你的個性……

「好啦,我知道啦,何必說教。」荷米斯噘嘴道。「既然都不關我的事,何必叫我參與討論?」

「叫你討論就討論,哪有那麼多說的?搬顆石頭坐下。」阿波羅說著看向雅典納斯。「你也別躺了,坐起來。」

雅典納斯嘆口氣道:「我心靈受創呀,你就不能讓我再躺一會嗎?」說歸說,還是從地上爬了起來。

阿波羅切入主題:「當年混沌預言,烏朗諾斯被克朗努斯取代;接著混沌預言,宙斯又取代了克朗努斯。如今雅典納斯戰敗,混沌的預言破碎,這代表了什麼?」

「混沌消失了。」荷米斯道。

「冥冥之中再也沒有神秘力量了。」

「沒錯。」阿波羅神情凝重地道。「再也沒有更古老、更偉大的力量可以監管諸神了。普羅米修斯自永恆的命運中解放而出,就是為了要告訴我們這一點。諸神自由了,從此可以不再接受混沌的擺佈。」

荷米斯道:「所以普羅米修斯希望人類也能夠獲得自由,不需要再接受諸神的擺佈?他打從造人的時候開始就已經抱有這種想法,所以才會不斷忤逆宙斯,被鎖在高加索山。」

「人類擁有諸神的形體,自然擁有共同的命運。只要諸神獲得自由,人類自然自由。問題是人類是否已經作好準備?他們是否能夠脫離諸神的教化,進而繼續生存下去?少了我們的規範,他們的道德觀念是否足夠?會不會就此開始自相殘殺?偷搶拐騙?壞事做盡?毀掉千百年間建立下來的文明?」

雅典納斯想了想道:「我想這並不需要擔心,千百年的文明自然擁有千百年的傳統。即使我們不再掌控人類的命運,人類依然會保有我們的神廟,保有他們的信仰。宗教的力量並不在於信仰的神祇會不會真的下凡展現神蹟,而是在於能不能夠提供人們所需的心靈慰藉。只要我們的教誨能夠繼續流傳,人類自然會往好的方面發展下。」

阿波羅看了他一會兒,問道:「如果讓你當了天神,你會怎麼做?」

「就是這個樣子。」雅典納斯道。「我會要求諸神盡量不要干涉世事,收掉一切神諭,以冥冥之中一股信仰的力量存在。神應該是一種超然的形象,而不是行走於凡人之間的血肉之軀。千百年後,我們會成為神話故事裡的一個角色。人們會知道這些故事是在勸導人們向善。他們依然會相信我們的存在,但是同時也會知道命運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沒有人是諸神的玩物。」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