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節  宙斯的陰莖

火神希費斯特斯利用眾神神力,在神域四周佈下強大的天火力場,任何凡人惡靈只要碰到就會立刻燒成焦炭。雅典納斯命令塔塔洛斯眾怪物凝聚豪雨澆熄大火,不過似乎只能稍微抑制猛烈的火勢。他拿出波西頓三叉戟,召喚海洋的力量,然而由於波西頓肉身重鑄,回收了大部分的神力,所以神器所能召來的海水十分有限。不管如何,在豪雨及海水的侵蝕之下,火神的天火力場正在一吋一吋地縮小防禦範圍,眼看再過不久就會被雅典納斯的大軍突破了。

雅典納斯正自浮在高處綜觀情勢,卻看到軍師奧狄薩斯在地上揮手叫喚。雅典納斯落下地來,問道:「出了什麼事?」

「戰局有變。」奧狄薩斯神色凝重地道。「冥王跟海皇各自率領部隊從東西兩方夾擊而來。我已經分兵迎戰,正面交鋒,此刻戰況激烈,死傷慘重。」

雅典納斯微微一驚,問道:「抵擋得住嗎?」

奧狄薩斯道:「目前看來是勢均力敵。但是如果不將塔塔洛斯的人馬派去增援的話,我們會死很多人。」

雅典納斯搖頭:「如果不把主力放在這裡,將諸神勢力困於神域之中,到時候他們裡應外合,我們也很難應付。」說完跟奧狄薩斯一起皺了皺眉頭,又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不希望看到兩敗俱傷。我想……只好集中力量攻擊一點,在天火之中打開一條缺口,讓我進入奧林帕斯,直接挑戰宙斯。」

「你要獨闖神域?」奧狄薩斯立刻搖頭。「諸神面臨存亡之秋,不會跟你單打獨鬥。你力量再強,也敵不過諸神聯手。」

「只有盡力而為了。你們因為我而捲入這場戰爭,犯不著為我賠上性命。」

奧狄薩斯道:「我們不是被逼的。我們會參戰,完全是因為認同你的理念。」

雅典納斯搖頭微笑:「說是這麼說,但畢竟我也只是利用慷慨激昂的言語激起民粹罷了。諸神即使影響了你們的生活,也還不至於罪大惡極到必須以性命相拼的地步,部隊之中只有極少數人跟諸神懷有無法彌平的宿怨,其他人都只是受到言語操縱而已。你們的聲音,已然上達天聽。這就夠了。接下來的事情,凡人能幫的也不多。等我進去之後,你們就不要繼續進攻,退入陣地之中固守,靜觀其變。且看一切維持舊制,還是由我開創新局。如果我敗了,你們就投降,不要無謂犧牲。」

「雅典納斯。」奧狄薩斯走到雅典納斯面前,神色堅定地說道:「你是我們認定的天神,但我們卻不是為你而戰。我們是為了我們的選擇而戰,為了我們自己而戰。即使你敗了,也不代表人類敗了。」

「你說到重點了。」雅典納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堅持你們的自我,作自己的主人。就算最後不能成事,也不枉我們一番起義。」

此時東方曙光乍現,陽光再度照耀人間。雅典納斯眼看日出,說道:「阿波羅已然回歸世間。除了宙斯之外,他是唯一值得忌憚的神祇。我必須在他趕到之前挑戰宙斯,要是讓祂們連手,勝算就太渺茫了。」

「我們會盡量拖延祂的。」奧狄薩斯道。

「保重。」

雅典納斯來到陣前,命令塔塔洛斯眾怪物將力量擊於一點,削弱天火的勢力。接著他以三叉戟開路,在身前聚集一道海水,一步一步走入奧林帕斯。他在天火之中與希費斯特斯相遇,本待出拳將之擊落,然而火神以神域的力量作為後盾,形體飄忽,一時之間打不下來。雅典納斯不敢浪費時間,於是穿越天火,進入神域,來到奧林帕斯主神殿外。

雅典納斯叫陣:「宙斯,自你掌權開始就害怕面對的時刻終於到了。現在就出來面對奪權的逆子,面對你的宿命吧!」

神殿之內衝出兩排神祇,以三名女神為首,分別是阿緹蜜絲、希絲提雅以及狄米特,他們身後跟著一眾小神,包括命運三女神、復仇三女神、慾望之神愛羅斯 (Eros)、失去美貌的愛神阿芙蘿黛特以及許許多多所謂的諸神。希絲提雅率眾而出,面對雅典納斯,說道:「孩子,你為什麼一定要走到這個地步?當初我們一力保你,難道真是保錯了嗎?」

雅典納斯道:「我有恩必報,妳跟狄米特可以毫髮無傷的離開;但是我有仇也是必報,宙斯吃我生母,絕不能饒。」

希絲提雅語重心長:「蜜蒂絲只是生你,並未養你,宙斯可是把你養大的親生父親呀。」

雅典納斯還未答話,狄米特已經拉過希絲提雅。「不必跟他多說。他在凡間打著旗號說我們欺壓凡人,必須推翻。但是上得神界,第一句話還是要報仇。蜜蒂絲的詛咒根深蒂固,今天無論如何是無法動之以情了。」說完兩手一舉,神光乍現。「訴諸武力吧!」

眾神各自拔出武器,對著雅典納斯一湧而上。雅典納斯右手提起三叉戟,左手抽出地獄權杖,在眾神圍攻之下虎虎生風,新一代天神的氣勢嚴然而生。眾神單打獨鬥,每一個都不是雅典納斯的對手。然而此刻群起而攻,雅典納斯的武器又在其手中起了抗拒之力,使其越打越不順手,漸漸處於下風。就看到地獄權杖遭到狄米特所制,三叉戟也被希絲提雅握在手中,電光火石之間,愛羅斯搭起慾望之箭,對準雅典納斯的胸口狠狠射出。這一箭快捷無比,避無可避,雅典納斯咬緊牙關,正打算硬生生地承受,卻感到一陣雲起風過,胸前無故浮現一張皮盾,「唰」地一聲為他擋下慾望之箭。

皮盾再化風雲,於雅典納斯身邊圍繞,當場擋下了眾神的攻擊。眾神微一遲疑,那陣風雲已經停在雅典納斯面前,雲氣之中突出了一顆蛇髮女妖的頭顱,女妖滿懷敬意地看著雅典納斯,說道:「主人,我終於回到你的身邊了。」

雅典納斯點點頭,放下地獄權杖,左手一伸,女妖立刻糾纏而上,在其手中化為足以抵擋宇宙中任何力量的最強神盾。

狄米特細聲道:「女妖頭、神羊皮、火神的印記……這是宙斯的神盾,為什麼會認逆子為主人?」

轟然巨響、神域憾動,天神的腳步聲一步一步自神殿之中傳來。眾神讓道兩旁,雅典納斯挺然而立。宙斯走出神殿,走下台階,神光四射,不但氣勢駭人,還為眾神心中帶來一股祥和的溫暖。

一股雅典納斯許久不曾感受到的溫暖。

「我兒,」宙斯開口道。「你要挑戰我,可要選對武器。三叉戟是波希頓的,地獄鞭是黑帝斯的,這把神盾,才是屬於你的武器。有了它,你才擁有足以與我匹敵的力量呀。」

雅典納斯高舉神盾,問道:「你為什麼要把神盾賜給我?為什麼要讓我擁有與你匹敵的力量?」

「因為我這輩子沒給過你什麼好禮物。」宙斯道。「做父親的,居然連個禮物都沒有送給兒子過。看來我這父親的確失職。」他說著右手掌中爆出一道黃光,瞬間形成一股激光四射的閃電。

雅典納斯眼看閃電之中隱藏著一道毀天滅地的氣勢,忍不住暗自心驚。「你知道失職就好了。要知道,你不只是我的父親,你還是宇宙之父,是全人類的父親。你一失職,受苦的人可多了。」

「我兒,你決心要戰我,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宙斯問。

「當日你將我逐出神域,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

「我也是為你好呀。」

「『為你好』不過是個強加干涉他人命運的美麗藉口。」

雅典納斯眼見宙斯力量越聚越強,為免自己心生恐懼,乾脆搶先發難。他將神盾舉在身前,毫不取巧地對著宙斯衝去。宙斯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直等他衝到身前才揮出左手撥開雲霧,舉起右手劈出閃電。眼看閃電之勢撲天蓋地而來,雅典納斯不閃不避,拋開手中三叉戟,右拳向上勾起,硬生生地接下閃電。硬拼之下,電光四射,雷聲震天,旁觀諸神受不了神力激盪,個個抱頭鼠竄,躲入神殿之中。雅典納斯深知挑戰宙斯絕無取巧可言,只能全力一拼,瞬間便能分出強弱。耀眼的神光之中,雅典納斯咬牙切齒,奮力一搏,但是宙斯卻一派輕鬆,彷彿勝負根本事不關己一般。漸漸地,宙斯的電光弱了,雷聲小了,但是祂依然面帶微笑,神情和藹地看著雅典納斯。當雅典納斯逼出全身的力氣,一吋一吋地將宙斯壓倒在地的時候,天神始終沒有露出一絲爭鬥的神情。

「兒子呀,看到你成長至此,壓倒老父,我真為你感到驕傲。」

雅典納斯整個人橫跨宙斯胸口,雙臂交叉,抵緊宙斯咽喉,狠狠地道:「你驕傲什麼?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為了贏取你的驕傲!我反叛你,是因為你是錯的,你是錯的!你不是一個好天神!」

宙斯笑容不減:「沒有神是十全十美的。」

雅典納斯雙掌一翻,掐住宙斯咽喉。「你……你接下來是不是又想說……說你是愛我的?」

「我是愛你呀。」

「就跟你愛蜜蒂絲一樣嗎?」雅典納斯心情激動,兩掌使勁,宙斯登時滿臉通紅。眼看宙斯青筋突起,再也無法維持臉上的笑容。雅典納斯突然感到一陣復仇的快意。快意一閃即逝,他隨即想起冥王說過自己的心已遭冥河之水腐化之事。他一直告訴自己反叛宙斯是為了天下人類請命,絕對不是為了報一己私仇,然而如今究竟如何?他已經分不清了。

雅典納斯鬆開雙手,站起身來。「父親,我不怪你。」他退到後方,撿起地上的三叉戟。「你對我做的一切,我都不怪你;你對我母親做的一切,我也都不怪你。」他回宙斯身前蹲下,一手高舉三叉戟,一手扒開宙斯的褲襠。「我原諒你了。」說完對準宙斯的陰莖,一戟揮下。

就聽到「嚓」地一聲,三叉戟深入地面,直沒入炳。沒有血跡四射,沒有神力奔流。宙斯的陰莖就這麼在雅典納斯的眼前消失不見,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雅典納斯跟宙斯面面相噓,一時之間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過了一會兒,雅典納斯冷靜下來,以其超越諸神的目光看入時空之中,終於明白剛剛是誰動了手腳。

「私生子!又是你!」雅典納斯怒極吼道。「連天神的陰莖你都敢偷!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吼完舞動左手,神盾幻化風雲,衝入虛空搜尋荷米斯的蹤跡。

荷米斯偷了陰莖,正感得意,本來還想說上兩句大話,卻發現梅杜莎毫不遲疑地對準自己藏身的方向飛來。他心裡一驚,立刻高展雙翼,反過方向逃命。梅杜莎一直追,他就一直逃。他倒不怕梅杜莎,只是怕一旦被追上,讓雅典納斯發現自己的行蹤,搞不好真的會被他碎屍萬段。正自逃著,左顧右盼,突然嚇出一陣冷汗,原來雅典納斯居然跟在自己身體左側飛翔,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荷米斯嚇完之後,好奇心又起,問道:「我戴著黑暗頭盔,你居然看得到我?我身負時間力量,可以減緩時空流動,這樣你居然都追得上來?」

雅典納斯冷笑道:「我跟隨神盾軌跡,自然看得到你。至於你說時間力量,我也有呀。」說完舉起拳頭,對準荷米斯腦袋捶下。

就在這一拳將中為中之際,陽光突然灑落,太陽自天而降,撞偏雅典納斯的去勢。轟然巨響過後,阿波羅已然現身神殿之外,與雅典納斯相對而立。

荷米斯收回羽翼,落在阿波羅的身後。

雅典納斯看看阿波羅,再看看宙斯,心知想要成為新一代天神,除了要擊敗老天神外,還得要擊敗競爭者才行。他道:「阿波羅,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阿波羅冷冷地說:「沒想到我一回來就看到這種情況。你曾說過只要我在,你就不會動手。現在我回來了……

雅典納斯兩手一攤:「我已經弄到這個地步了,你覺得還有收手的餘地嗎?」

阿波羅看了看宙斯,說道:「宙斯的陰莖接回去就沒事了。你既然已經原諒祂了,祂也不會再來怪你……

「你到現在還想逃避嗎?」雅典納斯插嘴道。「你到現在還想能夠回歸從前的日子,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嗎?別傻了,宙斯註定要退位,問題是誰接他的位子?你?還是我?」

阿波羅搖頭:「不要開玩笑了,你沒有勝算的。跟宙斯大戰已經耗盡你的體力,如今你拿什麼來跟我對抗?我是為了拯救神域存亡而來,你總不會以為我會為了跟你公平一戰而等你傷勢痊癒吧?」

「我今天既然來了,就是打定主意一次挑戰所有神。你不必為我著想,來吧。」雅典納斯氣燄一張,神盾立刻將其身體圍繞。

「我不想跟你打。事情沒必要搞成這樣。」

這時神域外圍的天火熄滅,波西頓跟黑帝斯同時飛了進來。「戰況控制住了。」黑帝斯對阿波羅道。「塔塔洛斯的怪物也都被我們兩個收伏了。」

神盾越轉越急,吸取附近的空氣,逐漸形成強大的力量。阿波羅道:「雅典納斯,你已是強弩之末,不必再鬥。」

「不行!」雅典納斯叫道。「不行!」他越叫,風越狂,波西頓跟黑帝斯都必須凝聚力量才不致被捲入其中。「不行!這一輩子!打從我還沒出生之前,就有神叫我逆子!我前半輩子沒有做過任何危害神域之事,但是他們還是認定我是逆子!沒有神信任我!沒有神真心待我!即使明知不是我的錯,大家還要用異樣的眼光看我,終究將我逐出神域!大家都說這是我的天命,說我註定將會取宙斯而代之。現在我終於依照大家的期待,回歸神域,擊敗宙斯。只要再擊敗你,我就能夠完成天命,繼位成為天神。而你竟然選在這個時候才來告訴我不需要走到這個地步?我不需要走到這個地步?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呀!」

阿波羅默然片刻,綻放金光,說道:「你說的對。我辜負了你的期待。我沒有權力到這個時候才叫你放棄。」說著踏步向前,走入神盾的狂風之中。風疾雲勁,光彩奪目,神盾有能力擋下任何程度的攻擊,但是阿波羅卻沒有展開任何攻擊。他站在雲霧之中,以己身的神力為雅典納斯撥開烏雲,重新灑下和煦的日照。雅典納斯不到最後不肯放棄,一直耗盡最後一道風、最後一朵雲、最後一絲力氣,這才終於撇開臉上的陰霾,在陽光的照耀下摔落地面。

適才躲入神殿中的諸神群起歡呼,衝到殿外廣場為阿波羅喝采。黑帝斯跟波西頓分站阿波羅左右,荷米斯將宙斯的陰莖交給阿波羅,然後默不作聲地靠著旁邊的石柱而立。宙斯躺在地上,偏頭看著躺在遠方的雅典納斯。雅典納斯也躺在地上,不過他卻是看著天,看著深邃遙遠的宇宙……

他流下了淚水,但是神情之間確有一種說不出的解脫暢快……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